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40芊蓉部分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48:18 阅读:

【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40 芊蓉部分)

「行了!这样就搞定了!」

晶亮的电子片,一片一片被镊子夹住,塞进芊蓉粉红水嫩,渴求男人的大鸡

巴抽插,就连里面一褶褶嫩肉都在不断蠕动的小水洞里,再又拿镊子夹住,看看

是不是粘紧,连着芊蓉小穴里的嫩肉都是一阵扯起……

「嗯嗯……」可怜在众人面前赤裸着身子的当红女VJ,简直就好像一个洋娃

娃一样,忍受着马主任用镊子强奸自己,小穴里的嫩肉被冰凉的金属拉扯,那种

痛并着快的感觉,袭遍自己全身,颀长粉白的玉足,涂着银色指甲油的趾尖,都

是一阵受不住的夹紧。

「嗯……」她控制不住的轻轻喘息,就好像在等待高潮结束一样,扭着自己

不堪一握,因为现在这种姿势,而稍稍升出几丝充满肉感的褶痕的水蛇般的腰肢,

白里透红的水嫩身子上都升出少许汗珠,显得更加水嫩。

「这些呢,就是记录Janis 在和男人亲吻,做爱,还有高潮时的数据用的。

数据嘛,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但可以帮我们为整个方案提供改进。比如说嘛,

Janis.」,相貌略显猥琐的男人直起腰来,舒展了一下因为弯腰的姿势而有些难

受的后背,拿手一捏芊蓉右乳的乳尖。

「嗯嗯……」立即,那早就渴求被爱抚,希望男人的舌头玩弄,舔吮自己乳

尖的饥渴,就随着马景寿的手指对自己乳尖的捻动爆发出来。

雪白丰腴的玉乳上,红樱桃般的乳尖在男人的手指下再次挺立起来,亦带着

芊蓉觉得自己的小嘴似乎十分干涩的感觉。她控制不住的伸出丁香小舌,分开的

双唇间,红绫软糯的舌头跟的下面,满是晶莹琼浆般的涏液。她知道自己不该这

样,明明这些人这样对待自己,但是身子里的那种感觉,那种希望被男人干的感

觉,却控制不住的让她双颊酡红,眼中充满春色——虽然这个男人的样子是那么

讨厌,自己平时连多看他一眼都不会……

旁边的机器里,一条条波状的线条快速起伏,留下一串除了马主任和刘莉莎

外,几乎没人可以看懂的数字。

「明白了吧?就是这样。」男人继续用手指不轻不重的,捻着可怜的当红女

VJ饱满的右乳的乳尖,手指下,芊蓉的乳尖是那么富有弹性,肉呼呼的,就好像

小橡胶皮头一样,随着他的手指的拉扯,捻动,掐紧,和丰腴的乳球化成V 字形

的角度,被指尖挤压着向上翘起,挨在她殷红的乳晕上,让她的小嘴不自觉的张

开,娇喘,维持着那种期盼男人立即把鸡巴插进她身子的神态,让她那两只大大

的水汪汪的眼睛都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渴求的,舌尖向上微微抬起,甚至让她那雪

白的美乳都化为笋状,随着马主任的拉扯,变得更加坚挺起来,随着乳尖的微微

转动,白嫩的乳肉,红晕的乳晕,亦是不断旋动。

身子里似乎有团火在燃烧的当红女VJ,面对马主任的手指,只能紧紧并住自

己颀长粉白的双腿,不让自己羞人的样子,那水蜜洞里更加湿润的样子被人看到

——不过幸好,此时大家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那个新奇的玩具上,要不然,不管芊

蓉再怎么并紧自己又白又长的双腿,那湿润的液体不断从她双腿根部的花蕊中渗

出的动静,都瞒不过这些人的眼睛。

「怎么样?倪导,是您亲自来试一下呢?还是?」相貌略显猥琐的男人继续

就像舍不得松开自己的手指一样,捏着当红女VJ的乳尖,欣赏着她那躁动饥渴的

样子,微微张开的小嘴间的湿润,还有双眸中映出来的神情。

他瞧向屋子里的众人,嚼着槟榔的导演嘴角边上的肥肉一动,「老陶,怎么

样?你刚才不是就像和Janis 试试配合度吗?现在怎么样?你先?」

「这个?那好啊!我就当仁不让了!呵呵,不过先问下,这算是试镜呢?还

是出工?后者的话我可是要收费的哦。」

「干!这可是Janis 啊!多少人想一亲芳泽都没机会呢,现在这么便宜你,

你还说要收钱,你就不考虑考虑Janis 的感受了吗?」

貌似斯文的男人搓着手的一阵说笑,戴着墨镜的大脾气导演也是一阵假装生

气的吼出,话音一转,竟然手指着赤裸着身子坐在那里的当红女VJ,竟似乎要芊

蓉自己表态要不要付钱!

灯光下,可怜的当红女VJ赤裸着似乎出水芙蓉般的娇躯,娇小圆润的肩膀,

因为马主任依旧捏着她的乳尖的缘故,竟然控制不住的向后微仰,就如她向上微

微抬起的香下,微微分开的芳唇般,似乎已经等不及男人将自己抱起,抓住,玩

弄自己的美乳,把自己就这样按在那些粗糙的塑料沙发上,使劲的肏自己,强奸

自己一样!

芊蓉两只C 罩杯的大奶子,散发着柔白的光泽,乳尖红润翘立,虽然就罩杯

来说,并不算太大,完全不能和陶正道昨晚玩过的欣恬相比,但在亚洲女性当中

也算相当不错的了,而且因为青春,娇嫩,长起做瑜伽的缘故,特别的丰挺翘立

充满弹性,就像两个被削去小部分的白色奶球做成的球体一般,随着身子微微向

后仰起,和胸部肌肤连接的地方,就好像是被线捆扎住一样,显示着丰挺的,向

上翘起,红红的樱桃般的乳尖上都沾满了等待不及的汗水。

她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还有那流水似的粉白小腿的曲线,玉足,似乎

都已经等不及男人侵犯,散发着让男人迷醉的女性荷尔蒙的气息。不光是陶正道

他们,甚至就连那个一直提心吊胆的陈彼得,在这一刻,看着自己的女友时都是

一种说不出的心态,口干舌燥,似乎自己的鸡巴都又硬了起来。

「我……」,在倪导的逼问下,可怜的当红女VJ不知该如何回答,酡红的小

脸羞耻的自己都觉得发烫,低下缳首,似乎都想把自己的小脸埋进自己的大奶子

里一样,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小女生的样子。

「哈哈,这么扭扭捏捏的可真不像Janis 啊!电视里的Janis 不是一向大胆

泼辣吗?怎么样?Janis ,我可是很贵的哦!这可不是谎话哦。」搓着手的热门

时政节目主持人笑着挨过身来,在马主任终于松开手指后,笑着,捧起芊蓉羞的

酡红的小脸,将自己的嘴唇印在了她那两片温软酥滑的唇瓣上。

不是简单的一吻就结束,而是摩挲着,捻动着她灼热的芳唇,再又强迫她分

开唇瓣,让自己的舌头伸进,舔弄挑逗她的香舌,吸吮着,张开自己的嘴巴,让

芊蓉受不住的,把小小的舌尖伸进自己的嘴里,就好像美味佳肴一样啜吮,用牙

齿叼住。

旁边,三好他们自然不肯放过这一幕,赶紧又用摄像机拍下不少现在电视里

最热门的当红女VJ,满脸娇羞的吐出自己的香舌,让另一个老牌节目主持人用牙

齿咬住,叼住,晶亮的唾液从她粉嫩的小嘴的嘴角流出,从舌头尖的下面向下滴

落的情景。

芊蓉的心内说不出的羞耻,但被这些人这么对待,又挑逗了半天后,再加上

她真的已经不敢反抗,尤其是在陶正道这么一番有技术的湿吻后,更是自己都麻

醉着自己,在潜意识中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在不断说着: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有

什么办法呢?只要……他们不再虐待我……

房子中央,仍然穿着西服革履的热门节目主持人,和赤裸着身子的当红女VJ

一阵热吻,不仅是用着自己的舌头和牙齿,让刚才心里还不愿意的芊蓉双眸含春,

身子的燥热的都变得越来越厉害,更是双手齐施,一只戴着结婚戒指的右手滑过

她晶莹雪白的芳肩,轻柔的,抚摸着她已经布满汗水的裸背,那就像出自最完美

的雕刻师的手笔一样,微微陷下的脊椎中间的缝隙,轻轻的摩挲着。另一只大手,

则顺着她柔软光滑的美背,抚摸着那道让无数男人看到后都会忍不住,收不回目

光的雪背中间的脊缝,那道迷人的线条,一直滑到她圆翘的香臀上,用手轻轻摩

挲着,压着,抓紧在那弹性惊人的裸白香肉里面。

「嗯嗯……唔唔……」

激情热吻下,可怜的当红女VJ在此时甚至觉得自己双腿发虚,无力,自己的

身子都已经无法站稳,刚才就一直持续不断,因为马景寿将冰凉的鸭嘴钳插进自

己小穴里才降下的灼热,焦渴,又迅速升出,让她在陶正道终于放开自己的小小

舌尖后,都忍不住张开小嘴,似乎想要再去抢回他的热吻一样,丁香小舌的舌尖

紧紧的动着,呼出让人迷醉的芳香。

「嗯?怎么样?我说我的技术不错吧?」男人成心的向后仰起脖子,发出一

阵轻笑。

一声话语,让香腮酡红的当红女VJ瞬间又羞的不知该如何才好,明明自己这

么讨厌他们,可是在面对陶正道厉害的吻功,自己竟然完全把持不住。电视里机

灵伶牙俐齿的才女,变得好像小姑娘一样眼神迷离,茫然着。

依然穿着西服的男人,把手伸到芊蓉两条粉白的大腿中间,摸着她早就湿润

分开的花瓣间,那些晶莹的蜜液,继续开玩笑的说道:「放心吧,Janis ,我说

你要付钱我才会做,可绝对不是夸口。」他再次把自己的嘴唇伸到芊蓉莹如美玉

的小耳旁边,咬着她的耳珠,真是比芊蓉之前遇到过的最好的男友的调情手段还

要高的,继续挑逗着她,让她缓缓躺下身子,忍着自己动作,自己分开双腿。

不,不行……芊蓉心内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轻轻响起,但双腿间男人手指触摸

处的瘙痒,已经让她丢盔弃甲,无力反抗。

高倍广角的照相机,闪光灯的灯光,还有那些特意凑过来拍摄她羞涩的表情

的摄像镜头下,芊蓉忍不住想要用双臂挡住小脸。

「嗯?」

但是在倪导的一声冷哼中,又惧怕的不敢去做,可怜的当红女VJ只能将双臂

放在自己身侧,就好像自己第一次和男人做爱时一样,羞涩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一

般,心如鹿撞,虽然一遍遍对自己说着:不是,我并不喜欢他们,不是……但是

当这个自己一直崇拜的热门时政节目主持人脱下外衣,露出他人过中年,也已经

发福的身子,肚囊,还有那最最关键的足有二十厘米的阳具之后——芊蓉的小脸

上,在那一刻,真是红的就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一样。

不知为什么,在那一刻,她竟然将陶正道的鸡巴和陈彼得的鸡巴,还有那两

个鬼佬的鸡巴做起了对比。

陈彼得不过十里面左右的鸡巴自然不用说了,自己和他交往,是看重他的英

俊,潇洒,学识,还有对自己的关心,至于那两个鬼佬,芊蓉心内真是觉得那两

个家伙都不是人类,足足二十五厘米的鸡巴,粗如电筒,即使现在想起,都让她

双腿发颤,再也不敢回想他们强奸自己时是什么样的滋味。

而陶正道的鸡巴……热门的时政节目主持人很有技术的,弯下身子,用手分

开芊蓉的双腿,用手抓着她修长雪白的左腿,让她尽力将双腿分的再开一些,殷

红滴水的耻缝,可以再露出的多有些的,缓缓的,压下了自己的身子。

镜头下,芊蓉大腿根部的肌肤被拉起,绷紧,白的都像透明一样,显出就好

像白色羊脂玉石在水中浸泡经年后,那抹湿润的白色,饱满的阴阜处,那道殷红

的美蛤,早已因为之前的挑逗沾满了蜜液,肉缝张开,殷殷红红的色泽,娇艳欲

滴,就连里面小穴的小嘴,都因为等不及男人的鸡巴的插入,微微的张阖起来。

「怎么样?Janis ,已经等不及了吧?」男人继续笑着问出。

可怜的当红女VJ此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想用手遮住眼睛,可是却不敢,

只能在照相机和摄像机的镜头下,在心里求着,希望这一切可以快点将结束,

「嗯嗯……」,但是当陶正道的鸡巴真正插入她渴求男人粗大热热的肉棒,插入

的小穴里的一刻,「呜……」她又忍不住娇啼一声,整个身子都是瞬间绷紧,被

男人抓住的左腿的脚趾,右腿,都在瞬间用力的夹住了男人的身子。

「嗯嗯,真是不错,倪导,Janis 肯定会让你挣大钱的!这小穴,这水,又

紧又热,真是不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动作,就

似乎为了更加挑逗起芊蓉的情欲一样,一下一下的动着自己的腰部。

「嘿,说什么呢,把我说的和个拉皮条的似的。」大脾气的导演笑骂一声,

重新开始优哉游哉的坐在那张椅子上,看起当红女VJ和陶正道交配的镜头。

画面下,男人开始将女人的左腿向上扳起,让她修长的左腿都变成趾尖向上

的姿势,本就没有脱下的透明高跟鞋,变成更加有挑逗味道的,被涂着银色指甲

油的婉圆的拇趾和第二只娇小的趾尖夹紧,搭拉在她一道道红嫩肉摺的脚掌上。

「嗯嗯……唔唔……」随着芊蓉控制不住的呻吟,一下一下,在她的小脚上晃动

着,一粒粒涂着银色指甲油得脚趾,都因为灯光的照射,反光的发出着银色的光

泽。

「怎么样?Janis ,我的技术不错吧?」男人继续一下下按照节奏的,挺动

着自己的腰肢。

分开的大腿根部,粗大的肉棒一下下插在早就已经汁水泛滥的红嫩嫩的小穴

里,镜头下,可以清楚看到芊蓉的小嫩屄是怎么被陶正道的鸡巴撑成了一个O 形,

小小的穴口,翻着娇艳的嫩肉,紧紧的箍着这位当红时政节目主持人的大鸡巴,

一绕一绕的肉环箍锁在上面,不断的随着粗黑的鸡巴钻进翻出,一下一下,又怎

么在粗黑的鸡巴的抽插下,带出些许的白色粘沫,直让芊蓉不管再怎么不愿,在

这一刻都控制不住的,羞涩的呻吟:「是的……唔唔……好……好棒……」

「唔唔……哇哇……」在那渴望男人鸡巴的小穴终于被插入后,此时的当红

女VJ简直就好像忘记羞耻一样,双眸微阖,雪白的贝齿咬着自己粉润的双唇,胸

前一对大大的奶子,都在陶正道有技术的抽插下,轻轻的前后荡起,两片鼓胀雪

白的美乳,就好像两个倒扣的玉碗一样,顶着那红樱桃般的乳尖,一下下的轻轻

晃动。

小穴里,一褶褶的嫩肉,被男人鸡巴上的龟头顶开,男人龟头上的肉楞在上

面划过,再又一下一下,鸡巴从自己小穴里抽出,过于文雅的动作,甚至让芊蓉

都感觉不能满足,都忘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自己是在被人强暴,在自己的男

友面前(虽然是几乎已经结束了关系的),控制不住的动起自己的纤腰和美臀,

两片大大的屁股紧挨着塑料的沙发座椅,使劲向上翘起,不断的磨动着,竟然配

合起了男人的动作。

画面里,清楚的录下了芊蓉雪白的双腿,那娇嫩雪白皮肤下的腰胯的形状,

是怎么一次次分开,绷紧,再又松下。

「要不要再深一些呢?」男人继续微笑着问出,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动着,粗

黑的二十厘米长的鸡巴,带着被芊蓉小穴里的蜜液沾湿的光泽,一下一下,在她

粉嫩的肉壶中进出,挤压着那些嫩肉,一下一下,跳动着芊蓉身子里的饥渴,让

她不堪的张开小嘴,眼中满是迷离。

「要~~」可怜的当红女VJ羞红过耳,甚至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是在

男人问出后,她那白色的贝齿间,还是羞耻到极点的吐出这么一语。

照相机闪光灯的光影,还有摄像机在自己四周环绕,芊蓉明知道他们在做什

么,可是在这一刻,当陶正道终于把鸡巴插进来后,还动作那么折磨人,叫人觉

得辛苦,吊着自己的性子下,在性爱上绝对没有这个老手经验丰富的当红女VJ,

真是控制不住的念出。

她辛苦的随着陶正道的动作,每一下他把鸡巴抽出的时候,都控制不住的挺

动自己的双臀,往后追着,每一次他鸡巴插进的时候,都扭动起自己的腰肢,自

己抬起自己的臀部,努力的迎合着。

噗嗤噗嗤声中,一下下粗黑的肉棒在已经一片泥泞的阴唇间,黑色只有不多

几根的耻毛间穿过,在摄像机放大的镜头下,都可以看到芊蓉的那两片小阴唇殷

红的好像可以滴出血来一般,散发着晶莹的光泽,在鸡巴的抽插和她身子的前后

摆动间,一下下的被挤压,压下,再又弹起。

「唔唔……要……在深一些……唔唔……」可怜的当红女VJ控制不住的叫出,

只是刚刚开始,就变得好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样,自己都觉得自己羞耻,见不

得人,就像个淫娃荡妇一样,可就是控制不住。

粗黑的鸡巴一下下在小穴中的抽插,男人叫人疯了一样的文绉绉的时快时慢

的动作,「呜呜……可以……呜呜……」,直让她都快疯了一般。如果换在平时,

她绝对早就转为主动,骑再这个男人身上,可是现在,是被这些男人……,而且

还是在彼得面前。

「唔唔……」

虽然可能已经不再爱自己的男友,但是心中,那牵绊又怎么会是一句话语就

可以斩断。可怜的当红女VJ在男人的鸡巴的抽插下,身子一下下挨着沙发,向前

荡起同时,又控制不住的,用眼角的余光向陈彼得瞧去。

此刻,芊蓉的心内全是说不出的滋味,而她的这个动作,自己都觉得羞耻的

叫声,又让陈彼得的脸上升出一种愤怒。

为什么要这样看我,我会被这些男人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可怜的当红女VJ

无法忍受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种就好像自己在做什么伤风败俗的事,在给他丢

脸一样,在心内尖叫。陶正道的鸡巴一下下在她小穴中耕坛的快感,让她的呻吟

声越发控制不住的变大,两者结合在一起,简直就好像自怜自艾和自己麻醉自己

的堕落和在一起一般,让她想要享受这短暂的欢愉,完全忘记这些混蛋,这些事

情。

……呜呜……为什么……

旁边,提着裤子站在那里的男人,绷紧了额上的青筋,眼看着自己的女友在

自己眼前被别的男人干,自己却不能去阻止。贱货!贱货!他在心里充满愤怒的

骂道,但是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么看着,看着芊蓉的嫩屄被别的男人的鸡巴

插出水来,她那被陶正道抬起,都快压到奶子上的裸白左腿上布满汗液,变得晶

亮淫亮,颀长的大腿根部,臀部和大腿连接的地方,那雪白的近乎透明的白色,

还有男人的鸡巴在她殷红的花蕊中来回抽插,一下一下,扑哧扑哧,白色的沫子

不断从小穴里面翻出,他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愤怒。

甚至,他都想起前几天,自己因为在从摄影棚回来后,因为愤怒而把芊蓉绑

起来,在房间里肏她时的情景。那一晚,虽然她被那么多男人操过,甚至卡车司

机都在她身上尝了鲜,但是她的小嫩逼还是那么紧,那么热,自己的鸡巴插进去

后,一下下,她的小穴就像要把自己的精液立即从里面全榨出来一样,啜紧了自

己的鸡巴,自己使劲在她身体里动着,她在自己身下哀啼……

房间里,著名的时政节目主持人继续挑逗着芊蓉的欲火,但是也开始加快速

度,啪啪啪啪,他的小腹和芊蓉雪白的因为双腿和臀部微微弓起,现出一抹小小

的腹肌的白嫩香腹,一下下撞击在一起,两颗黑黑的卵蛋也是一下一下的,啪啪

的,拍打在芊蓉张开的美腿根部,殷红的秘唇和雪白臀部的沟股缝隙间的夹缝处。

「怎么样?怎么样?」男人继续恬不知耻的问道。

「哇!好棒……快……唔唔……再快点……哇哇……」镜头下,可怜的当红

女VJ似乎动情的叫出,但是心里,那种膨胀升出的欲火,却又让她明显感觉陶正

道的动作还不能满足自己,而让她发狂,发嗲的不断不知羞耻的呻吟着。

一下一下,芊蓉胸部的两团大大的奶子,一下一下,随着陶正道加快的速度,

摆动的越来越厉害。

而旁边,那位穿着白色医师袍的猥琐男,他本来笑盈盈的脸上,虽然笑容依

旧,但是他的额上,却明显露出一些皱痕。

永远是那么冷艳迷人的刘莉莎,扭着被医师袍包裹的两片翘臀,修长的双腿,

踩着恨天高的露趾高跟鞋,走到他的身旁,俏魇上,也是露出凝思的神情。

「怎么了?」大脾气的导演似乎也注意到这一幕,发声问出。

「嗯……有点小问题……」姓马的男人说道,又抬头看了看小嫩屄里不断被

挤出水来的当红女VJ,又瞧了瞧压在她身上的陶正道。

「似乎……Janis 是在演戏啊!」马景寿琢磨着措辞的念出。

「嗯,好像是吧,好演员都得会演戏。」大脾气的导演似乎早就看出了这一

点,完全没有意外的说道。

「嗯,好演员确实应该会演戏,不过,现在是在记录数据啊!得有Janis 真

的高潮,发情的记录才行。」

不过,当马主任后面的一句话追出后,倪导的脸上似乎就不是那么特别自然

了,虽然只有一瞬……

他继续嚼着嘴里的槟榔,隔着大墨镜看着被陶正道压在身子底下,在塑料沙

发上婉转哀啼的当红女VJ,一层温蕴的汗珠,已经布满了她赤裸的娇躯,在电视

机里明媚动人的当红女VJ,现在在自己面前,却赤裸着身子,就好像刚出生的婴

儿一样展露着自己的胴体。

她的身上,陶正道为了加快速度,已经不再是用手抱着她裸白的左腿,而是

让她支着的长腿弯曲着,压在自己的胸膛上,雪白的玉足和那好像一柱擎天一样

的白皙韧筋的足踝,搭在他的肩膀上,她涂着银色指甲油的趾尖就那么的夹着高

跟鞋上的透明夹脚,就那么一下一下,随着自己的鸡巴在她泥泞的小穴里的抽插,

一下下敲击着她脚心的嫩肉。

啪啪啪,「唔唔……」,电视里也是极为出名的热门时政节目主持人,手搂

着芊蓉的小蛮腰,一下一下在她身上驰骋,「……快些……用力……你真的……

好厉害……唔唔……」

「当然了,Janis ,你的小嫩屄也真不错啊!我都不敢相信照彼得说的,你

早就和那么多男人做过了,小穴里还是那么嫩,那么水?」男人得意的说着,动

着自己的身子,说话时还不忘朝陈彼得看一眼,似乎都在怀疑他说过的话一样!

啪啪啪啪,两人私处肉片拍打的声音,芊蓉羞耻的,想要用粉嫩的双臂遮住

小脸,可是却不敢,就那么放在沙发两侧,葱白的指尖微微攥起,白嫩的让任何

一个男人看到后都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的指尖,向掌心内缩着。

「数据不对?」导演沉默了片刻后,闷声不响的念出,房间里,那种女性私

密出和男人的鸡巴,前列腺液体已经稍稍分泌出稍许的味道,充满了人的鼻腔。

「是啊」

「我看老陶的技术很好啊!差的很多?」导演再次问出,墨镜上映出着芊蓉

雪白赤裸的身子,被一个皮肤略微显发深的男人压在身下,婉转莺啼的样子。

「实际上,如果就这样下去的话,这记录也没什么用了。」穿着白大褂的男

人耸了耸肩膀,摊开了一只手臂。

「会不会是前阵你们太重口造成的?」化妆冷艳迷人的女医师用一只纤细的

右手,支着下颌,左手横着抱着右臂的臂肘,颀长的双臂,直将她那绝对是D 罩

杯的高耸酥胸压得紧紧的,思索着,轻声念出。

「确实可能,如果Janis 真的习惯了重口味的话,您也知道,米斯特—DY说

过,环境和性爱的改变,是可以让一个人的口味改变的。」

「怎么样?Janis ,以前遇到过的男人没我这么好的吧?」

沙发上,只有在做爱时才摘下眼镜的男人,继续将自己的鸡巴一下又一下加

快了速度的插进芊蓉的小穴里。录制播放器里,芊蓉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升出汗水,

纤细的发丝已经粘在她的额上,蓬松发梢外翻的秀发,亦是随着身体的前移,一

下一下向前甩动,「是的……唔唔……没有……正道……你好棒……好……唔唔

……厉害……」当红女VJ也似乎早已没有了羞耻的感觉,娇小的身子就像一条小

船一样,承受着男的大鸡巴一下下在自己小穴里的抽插,粗大紫红色的龟头在自

己小穴里和蜜肉的剐蹭,一下一下好像电击一样,穿过她敏感的耻肉,让她的身

子都酥碎的感觉。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那么回事,似乎芊蓉不可能是不深迷于此,但是……

倪誉舔了舔自己肥厚的嘴唇,瞧了瞧裤裆里的鸡巴又勃起了的陈彼得。

「彼得,你是不是很很我们啊?」他继续嚼着嘴里的槟榔,张口问出。

一句话语,让额角也已经绷起青筋,双眼血红,都好像快愤怒的哭了的男人,

差点没瞬间跪在地上。

「怎么可能啊!倪导……那个我……」本来就是显得胆小懦弱的男人,慌的

不知该说什么的,话都说不清的说出。

「嗯,Janis 确实是不错,不止做主持人的时候像那么回事,身材更是没的

说,又水又白,要不然我怎么会选她呢?」

嚼着槟榔的导演似乎完全没在乎陈彼得会怎么回答一样,又将目光转回到沙

发身上,看着芊蓉裸白的身子,继续一下一下,在陶正道的抽插下,向前荡去。

啪啪啪啪声中,她那两个像水蜜桃一样的大大奶子,和着上面的两点殷红,花枝

乱颤的摇曳着,两粒翘立的乳尖在上面不断甩动。淫靡的液体,甚至顺着她两天

粉白大腿根部的缝隙,一直浸过了她粉色的菊穴,淌到了塑料沙发上面。

「怎么样?彼得,要不要和老陶一起干Janis 啊?」

「我……我……」一时之间,陈彼得似乎没弄明白导演的意思。

然后,他似乎又瞬间明白过来——不管怎么样,芊蓉都是自己的女朋友,虽

然自己不是没参加过乱交舞会,和别人一起分享过芊蓉年轻芬芳的娇躯,和别人

在一起同时将鸡巴插入她的小穴里面,不是没尝试过三明治的玩法。可那毕竟不

是现在,或者更准确说,除了芊蓉外,那时候还有别的女人,或者不管怎么说,

陈彼得都做不出真的那么绿帽的事,一面看人干自己的女朋友,自己还一边帮忙

……虽然他之前被威逼的时候也不是没做过……

「我……」他不知所措的动着嘴唇,诺诺的,但是不等把话说完,只见倪导

脸色一变,立即就差点跪在地上的说道:「想,我想的!」

他不知羞耻的说着,自己都觉得自己可耻,不要脸。

「哈,那就别愣着了。」大脾气的导演乐呵呵的说道,又朝正在卖力干着芊

蓉的陶正道说道:「正道,马主任说要再做些测试,加点数据,不介意和彼得一

起分享Janis 吧?」

他笑着说出,但是大手一挥,已经根本不允许陈彼得做出什么反应,就示意

他过去。

年轻的男人脸色淌满汗水,简直好像从没碰过女人一样,虽然裤子里的鸡巴

已经顶起高高,甚至都硬得发疼,但是却好像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一样,站在了

沙发边上。

「什么?」摘下眼镜的热门时政节目主持人咬着下巴,似乎没听明白的瞧向

倪导,在看到他依旧满脸笑容的表情后,「……,好啊!爱美之人人皆有之嘛,

而且Janis 还是彼得的女友嘛!来,彼得,一起玩玩吧!Janis ,我和彼得一起

干你,你是什么感觉啊!」

他笑面虎似的,就似乎完全不介意的说道,同时,下面的鸡巴又是用力一顶。

「唔唔……」被干的花枝摇曳的当红女VJ,似乎在这一刻终于清醒过来,她

睁开双眸,迷离的双目一瞬间变得清澈起来,黑白分明的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闪过

一丝恐惧,害怕,就好像陶正道和倪导刚才说的事情是多可怕的事情一样。

「不要,我不要彼得……唔唔……导演……唔唔……正道……正道……哇哇

……就……哇哇……就可以……」在陶正道一下下用力的抽插下,一次次,他那

二十厘米长的鸡巴,简直就像小钢炮一样,剐蹭着芊蓉小穴里的嫩肉,一下一下,

啪啪啪啪,都顶到她的宫颈口上,直都让她的小嘴话都说不利落,张开的粉嫩双

唇间,说话同时,雪白的贝齿都不断咬住唇瓣,为了想要说话而忍着呻吟的声音,

颀长粉白的脖颈,都随着想要支起身子的动作,雪白赤裸布满汗珠的上身向上仰

起,化出优美的曲线,向后弯曲着,露出娇嫩肌肤下的青色的脉络。

她就似乎费尽所有的力气一样,娇啼着,呻吟着,「哇哇……哇哇……」想

要拒绝,娇小雪白,现在都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的身子,都在陶正道不知是不

是心里也是有气,比刚才更快速的抽插,将她的腰身抱起,搂在自己的小腹前,

和她分开的大腿根部猛力的撞击中,语不成声的不断呻吟。

沙发【收藏】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40芊蓉部分上,芊蓉赤裸的身子,下身微微向上仰起着,两片肥大雪白的屁股,白

白的嫩肉,随着陶正道不断抽插的动作,一下一下就像弹力十足的橡胶球一样,

改变着形状。而她赤裸的雪白上身上,那两个大大的奶子,则更是夸张的,一下

下猛力的甩动,年轻女性富有生命力的青春雪乳,再加上长期做瑜伽健身,胸部

按摩而锻炼出的乳球的弹性,在那一下下剧烈的颤动中,都像是要从她胸部上飞

走一般,甩动着,在镜头下甚至露出了完整的奶球的形状。

可怜的当红女VJ似乎真是不能忍受导演的这个决定,想要挣扎。但是当导演

冷眼看了看陈彼得,这个怕这些人怕的要死的男人,再次自己脱下自己的裤子,

将鸡巴露出,而瞧着自己的女友竟然这样反对后。他的心中,那股没法发泄的怒

火蹭的一下,涨到了脑门顶上。心中想着,为什么你宁愿让这些男人干都不肯被

我干?他的喘息开始变重。

「嘿,彼得,你看Janis 的叫声多好听啊,又嗲又酥,那什么,她的小嘴儿

就交给你吧。」沙发上,明显不愿停下现在的动作的陶正道,继续抱着芊蓉的纤

腰,两手深陷在她湿滑软腻沾满汗水的肌肤间,粗黑的被芊蓉的蜜意涂的晶亮的

鸡巴,一下一下继续在她殷红的小穴中不断进出,粗大青筋暴起的鸡巴,撑开着

芊蓉的湿红泥泞的小穴,每一次拔出时,直将里面的少许蜜肉都带出的,和她双

腿间雪白的嫩肉不断的,啪啪啪啪的撞击在一起。

沙发旁边,这个还戴着眼镜的男人看着自己的女友,看着她的小脸变得煞白,

眼角竟然还含着泪水的,摇着缳首,咬紧唇角,不想自己碰她。他的愤怒,不甘,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却无法发泄的感觉,达到了极点!

「不……唔唔……不要……」沙发上,可怜的当红女VJ用手撑着身子,上身

扭曲着,在陶正道一下下继续在她小穴中的抽插,似乎都快支撑不住,都要散了

架一样,头上的青丝不断飘舞,但是一对丰挺的大大奶子,就这么斜侧在身子上,

竟然都不显得丝毫下坠,随着那些撞击而猛力的摆动中,可怜的当红女VJ伸出双

手,想要去拦阻陈彼得——在这一刻,似乎不想让这个男人碰自己的想法,甚至

大过了她对倪导他们的恐惧!

「不……倪导……唔唔……求你……唔唔……哇哇……谁都行……不要……

不要……不要彼得……」她近乎哭泣的哀啼着,叫着,举着藕白的双臂,用着十

指纤细葱白的指尖,挡着陈彼得就好像山一般的身子,在粗粗的喘息中压到自己

身上。

瞧着她奋力挣扎的样子,本来脾气很大的导演反而笑了起来,嚼着槟榔说道

:「诶,新人就是新人,没经过好好培训就是不行,三好,你们也准备一下,回

头也陪Janis 玩玩,喂你们两个,准备一下,回头好好教教Janis 怎么讨好男人。」

一声话语,让旁边那些拿着摄影器材的男人们微微一愣,两个本地话不太好

的鬼佬似乎也没听明白,但是芊蓉,当她在挣扎中,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她几乎

立即就是一声尖叫,「不要,不,我……哇哇……」

身下,继续用自己的鸡巴一下一下肏着当红女VJ的热门节目主持人,眼看着

她的挣扎,陈彼得费死牛劲的想要抓住芊蓉的小手,把她抓住,想把自己的鸡巴

插到她的小嘴里,可就是不行,他继续用力一挺腰部,直让芊蓉的小嘴里又是一

声高分贝的尖叫,就似乎她的小穴都要被自己的鸡巴顶穿一样。

他感觉自己的鸡巴被当红女VJ因为挣扎而扭动的身子夹紧,紧的似乎都要把

自己的鸡巴夹断一样,粗涨的龟头在炙热的肉腔里,和芊蓉的蜜肉没有丝毫间隙

的紧紧地挨着。他的左手离开了芊蓉满是粘滑汗水的肌肤,伸到她和自己的身体

紧密连接在一起的那片殷红的肉缝上方,那粒小小的肉芽上。

「哇哇……不……」,当他的手指碰到芊蓉那粒已经立起来的小肉芽的一瞬,

本来还在使劲挣扎的当红女VJ,就好像忽然被电击一般,整个身子都是控制不住

的向上弓起,双手也失去了阻拦的力气。

一瞬,时政热门节目主持人感觉到芊蓉小穴里,那更加要命的紧致,几乎将

自己的鸡巴都要夹断一样的夹紧。也是利用这一下的机会,陈彼得也终于抓了芊

蓉的小嘴,将他十厘米长的鸡巴塞到芊蓉的嘴唇旁边,挤开她粉嫩的双唇,将自

己的鸡巴,紫红色的龟头,杵进她满是晶莹唾液,温润的小嘴里面,穿过她一颗

颗雪白的贝齿,紧紧的滑过柔软的丁香小舌,一直抵到她的喉咙根部。

「呜呜……」那一刻,喉部被异物堵住的当红女VJ,难受的几乎都要哭了出

来,就好像要呕吐一样,连呼吸都不能。陈彼得下腹部的屌毛挤压碰触着她嫩白

的面颊,刺的她生痛,甚至一细毛丝都钻进到她娇小的瑶鼻,还有嘴唇里面。

「呜呜……」她使力的想要挣扎,推开陈彼得,但是却架不住他的力气,还

有陶正道一面继续掐捏着她阴蒂,一面用力肏她。

喉咙被异物堵住的难受,阴蒂被男人的手指掐住,揉捏,那种电击般的快感,

还有热门时政节目主持人的鸡巴一下一下在自己的花蕊中进出,一下一下剐蹭着

自己敏感的蜜肉。

「呜呜……」可怜的当红女VJ不知是喜悦还是哭泣的,因为小嘴被陈彼得的

鸡巴堵住而呜咽着,本来就是架在陶正道肩膀上的左脚,都绷紧了玉足,化为弓

形,趾尖都夹弯起来,透明的水晶高跟凉鞋随着她修长美腿的晃动,一下一下,

不断抽打着她娇嫩的脚心。

「呼呼」,终于将鸡巴插进芊蓉那张不知含过多少次自己的鸡巴的小嘴里的

男人,感受着自己女友的喉咙,就像一个阴道一样,紧紧的夹啜着自己龟头的快

感,在那一瞬,甚至升出想要射精一样的感觉。

他猛地抓住芊蓉的脑袋,让她娇小的瑶鼻,紧贴在自己腹部下的屌毛上,让

她湿润热热的小口,含着自己的鸡巴,不管她的挣扎,她的痛恨,不快,心中只

有一种似乎报复似的快感的,在控制着没有当场射精后,感觉着芊蓉的舌头、贝

齿和自己鸡巴的挨处,开始抱着芊蓉的缳首,一下一下,也开始挺动起了自己的

腰部。

滋溜滋溜声中,可怜的当红女VJ的小嘴,不断吞吐着陈彼得不过十厘米长的

鸡巴,鼻涕泪水淌满了脸颊。

「嗯?还真是这样!」而马主任那里,眼看着芊蓉在挣扎不行,被这样粗暴

对待后,机器上的波纹开始剧烈波动,数字开始上后后,居然还笑着说出一声,

「看来Janis 真是喜欢重口味啊!不是粗暴的话根本不行?倪导,你们将来可以

试试专门给Janis 准备专门的SM特辑啊!」

「名字就叫喜欢人家鞭打的女VJ?」面容略显猥琐的男人笑着说出。

房间里,大导演也是乐呵呵的一笑,看了看站在另一边的叶正顺,「正顺,

你怎么看?这样重尺度的行吗?」

「行啊!有什么不行的,Janis 是最讲究演艺道德的艺人了,既然签了合同,

合同说随制作方安排,她就肯定没问题的,是不是啊?Janis ?」

「呜呜……」,沙发上,可怜的当红女VJ在两个男人的加持下,根本无法回

答,在一下下滋溜滋溜的,口水和鸡巴在自己小嘴中滑落声中,被一个男人用鸡

巴插进小穴里面,就连小嘴里面都被插入了一根鸡巴的,赤裸着雪白的娇躯,无

力的哀啼着。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