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4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41:54 阅读: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4)

(二十四)

秦语没有回答,只是咬紧她的嘴唇。

我也咬了咬牙,用手扶住已经再一次烧得紫红的铁棒,对准那神秘的洞口,

将龟头部分先慢慢地挤了进去。

「喔……嗯……快进来……喔……」秦语娇哼着。

我腾出双手,拉住秦语的腿作为支撑。

这一次,我故意没有和秦语提前打招呼,而是直接将她的腿突然向后一拽,

并趁势往前一顶。

随着一声男女骨盆撞击的声响,肉棒直插花心。

「咿咿啊啊啊啊啊啊——」秦语的手死死地拽着床单,腿也死死地锁住我的

腰,让我动弹不得。

下体处,肉壁富有周期性地一次次收缩着。

凭我对她的瞭解,我知道,阴道在瞬时间被异物塞满会让秦语「性」奋不已,

又有刚才那么一番惹火的话做铺垫,可能之后几次轻微的抽插,就可以让她高潮。

而我本来在听了秦语的描述后就已经精虫上脑,加上现在下体受到如此强烈

的刺激,射精的欲望就更加强烈了。

虽然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我并不想这么快就解决战斗,但身陷这桃色诱惑

中的我已经无法自拔。

秦语的腿死死地盘在我的腰间,使我无法施【收藏】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4展开拳脚。看起来,她很享受这

种阴道被塞满的感觉。

我轻轻地抚摸着秦语白皙的大腿,而秦语心里一定也很清楚我现在的尴尬处

境,虽然双腿依旧交缠在我的腰间,但却放松了对我的束缚。

我慢慢地把腰向后顶,把肉棒抽出。

秦语嘴上不说什么,身体却很老实,再次将腿盘紧。

「语姐,这么想要吗?」我开始有意地撩拨她的情欲。

「哼……嗯……你好坏……哼……」

「小骚货,答非所问!」

「嗯啊……哼……讨厌……嗯……」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嘛?」

「讨厌……哼……学……学坏了……嗯……」

「还不说?不说我可撤了啊。」

「嗯……你……你敢……哼哼……嗯……讨厌……啊……快点……快点啊…

…受不了了……快点……啊……进来……进来……「

「还说我学坏了,学坏了也是你带坏的!」

我一边笑骂着,一边也做好了准备。

我先轻轻地往前顶了一点,然后藉着秦语腿部的力量,将肉棒猛插进去。

「嗯……咿呀啊啊啊啊……讨厌……啊……好热……嗯……再……再来……」

伴随着秦语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床声,藉助着秦语腿部收紧、放松的力量,我

一次次地将肉棒送入她的花心。

「嗯……嗯嗯……哼啊……慢……慢点……嗯哼……不……不行啊……哦…

…好……好热……啊啊……快……啊啊啊……又……又要来了……「

我知道,越是到了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放松。

我乾脆俯下身去,藉着抽送的力量,扑在秦语的身上。

正是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冲击,也让秦语冲上巫山之巅。

「嗯啊……好重……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肉壁剧烈地抽搐着,一股股的热流从秦语身体最深处喷出。

在如此强烈的刺激下,我也卸下了最后一层防线,滚烫的精液喷射出来,灌

进秦语的阴道之中。

交合处,雌雄两性的生殖器官紧紧地贴合着、拥抱着。

柏拉图说,很久很久以前,男人和女人是一体的,是紧密结合着的。

或许我的想法十分肤浅,但可能柏拉图说的这种原始状态就是我和秦语现在

这样子吧。

我趴在秦语的身上,两人的汗液也黏合在了一起。

我和她都喘着粗气,低吟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语一伸手,猛地把我从她的身上推了下来,软下去的肉

棒,也随之滑出。

「我说你啊,是越来越坏了。刚才干嘛呢?直接就倒我身上了,懂不懂怜香

惜玉啊?」

「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再说了,我们都别了半年了,是吧?」

「是什么是啊,我问你,我们婚了吗?」

「那不是早晚的事嘛!」

「切,就你这样,老娘日后看不看得上你还是另一说呢!」

「哎呦,小姑娘,胆子不小嘛!」

「几天不在家你还真当你是领导啊,我告诉你,以后你只能跟我婚,你要是

敢跟别的小女孩那啥,看我不弄死你!」

虽然是秦语的一句玩笑话,但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了杨译婷,心头也为

之一震。

秦语还是太瞭解我了,一下就看出了我表情中微妙的变化。

「想什么呢?不会真有了吧?」

「咳,说什么呢?再说了,你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是不是?」

「哈哈!」

秦语虽然笑着,但我还是觉得她并不放心。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能想着换个话题。

「语姐,说说那朵玫瑰花吧,挺霸气的!」

秦语明显对这个新话题很感兴趣,转过身来,对我说:「真的?你喜欢吗?」

「怎么还要问啊?当然喜欢啦!」

「其实,这还要感谢他们三个咧!还有纹身师……」

「哦?说说看,反正睡不着!哈哈!」

「好!我慢慢跟你说。」

说着,秦语轻轻地握住了我的下体,慢慢「按摩」着。

「其实就是和你视频完的下一个周末嘛,Ricky姐说带我出去玩,我没

多想就答应了。」

「然后就把你带去了?」

「对啊,她直接就把我拉过去了。我记得是在学校后面的一个小巷子里面,

Ricky说她就在这做过,很不错的。」

「你同意了?」

「没有啦,我一开始肯定不干啊,都说纹身是坏孩子嘛。」

「那你怎么同意的?」

「嗯,然后Ricky姐就跟我说了好多,我拗不过她,只能答应了。」

「然后就纹了?」

「嗯……额……也不是啦……其实……钱明,刚才有一段没说,想过几天才

说的,但你问到了,就现在说吧……」

我心中一阵狐疑:「你是说你和纹身师也……?」

「要说你就是聪明嘛。」

「还真是啊!我就说嘛!」

「你看看你那样,跟好不容易找到一本黄色小说的单身汉一样!」

「主角是你我一定看!」

「去去去,大色棍!」

「你还说不说了?」

「看把你急的,这不正准备说呢吗?」

「……」

「进去以后,老闆是一个白人小哥,不过好像和Ricky姐很熟,Ric

ky姐和他耳语了几句,然后告诉我说,现在这里有活动,纹身可以打折。」

「打折?」

「对啊,Ricky告诉我大概的价格之后我真是吓到了,巴掌大的都要几

百美元。」

「你同意了咯?」

「不不不,我先问了问是什么活动。然后老闆就先把我和Ricky带到了

后面的操作室,自己出去招呼客人了。」

「然后呢?」

「Ricky姐告诉我,如果可以和老闆做一次的话,不光打折了,免费都

行。」

「你呢?」

「我当时肯定不同意呀,搞得我和妓女一样。」

「那你刚才说……?」

「还没完呢。我拒绝了她之后,Ricky姐就出去了。不一会,老闆一个

人进来了。不过,老闆已经全身赤裸了。」

「全身赤裸?」

「嗯。他全身都是漂亮的花绣,但他的鸡巴着实把我吓到了。」

「哦?」

「他的鸡巴上被他纹上了花花绿绿的图案,虽然还是软绵绵的,但目测上去

的长度已经十分吓人了。《百年孤独》你看过吧,就像何塞-阿尔卡蒂奥那样。」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

「我装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看着地面。不过,老闆主

动走了过来,介绍着他自己,说他叫奥利弗,希望他这样不会吓到我。」

「你呢?」

「我当时就像赶快出去,然后我就想来个踢腿把他撂倒。哪知道,老闆虽然

看起来瘦小,却也是个练家子,我腿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他一把抓住我的脚踝,

另一个手把我托起来,扔到了旁边的床上。」

「那他算强奸你咯?」

「可以算,不过也可以不算。」

「嗯?」

「然后他就沖了过来,抓住我的头发,就想把当时已经开始变硬的肉棒往我

嘴里塞。我凑近了才发现,他的那条肉棒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大、最粗、最长的一

条,上面还有四五颗凸起的入珠。」

「后来呢?你就先帮他发泄了一下?」

「对啊,我当时想不如先认怂,然后再想办法嘛。而那个时候也由不得我多

想了,那条肉棒已经凑到我嘴边了。

「我就张开嘴,把他的肉棒吸了进去,但刚一吸进去,我就后悔了。」

「后悔了?」

「对啊。不知道为什么,一把他的肉棒含进嘴里,下麵就开始痒。这种感觉

除了你以外,就是他了。」

「哦?我还没感觉到呢,哈哈!」

「去去去!然后奥利弗就抓住我的后脑,与其说是口交,不如说是他把我的

嘴当作是小穴,一个劲地抽插着。

「他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即使到了极限我也只能吞进它一半的长度。」

「最后呢?射进去了?」

「嗯,我的下体也越来越痒,手也情不自禁地伸进了裤裆。这个动作显然刺

激到了他,只感觉到一大股腥臭的液体在自己嘴里爆开。我也实在控制不住了,

一下子把刚刚射进来的精液喷了出去,但他还没结束,又在我的脸上喷射了好几

发,搞得我脸上、头发上都黏乎乎的,泪水、汗水、精液都混在了一起。」

「然后呢?他接着干你了?」

「没有没有,他好像很愧疚,拿来湿毛巾帮我擦乾净,他说他从来没见过这

么美的东方人,所以一下没控制住。

「当时我也很想要了,再说了,我也挺想试试那个大肉棒的,就乾脆跟他明

说了。」

「明说?怎么个明说法?」

「本来嘛,都已经这样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就说我已经不是处女了,我

也有男朋友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剩下的他自己看着来吧。」

「语姐果然是语姐,霸气啊!」

「老闆也很羞涩,问我能不能把衣服先脱了。」

「啧啧啧。」

「然后……然后就那啥了嘛……」

「哎哎哎,最关键的一段了,别糊弄我啊!」

「哎呀,我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晕晕乎乎的,脱了衣服以后,他就夸

我,说我身材好,很丰满,很好看。」

「然后呢?他怎么干你的?」

「你个变态!都硬了,还得寸进尺!」说着,秦语故意按压着我的铁棒。

「哎呀哎呀,谁让你的描述这么引人入胜呢?」

「去你的!」

「说说嘛。」

「真是的,讨厌。一开始他说怕我受不了,就让我撅着屁股,从后面进来的。

他的傢夥真的好大啊,一开始刚插进来一半的时候,我就觉得下体要爆开了一样,

很痛。不过,入珠摩擦肉壁的感觉真的很棒!」

「那语姐一定爽翻了吧?哈哈!」

「就你话多!后来他越插越深,而且几乎每次都是斜着插进来,然后捅进最

里面的。没插几下我就高潮了。

「奥利弗倒是很绅士这一次,看我高潮了,就停下来了。过了一会以后,他

就让我翻个身,开始从正面插我。

「虽然说刚才后入式的时候已经差不多适应了他的尺寸,但到正面我发现和

刚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感觉插得更深了。

「当时虽然还是有些疼痛,但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亲爱的,你知道吗?就

像被东西托了起来,沖上天空一样。我也不知道后来高潮了多少次,就记得我已

经说不出话了。再后来,我就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后来呢?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呢?」

「嗯……记得我清醒一点的时候,就看到胸前、小腹上全是黏糊糊的精液,」

说到这,秦语停顿了一下,看着我。

「那个,亲爱的,能不能平躺下来,这样老侧着不舒服。」

「嗯!」我乖乖地躺好,伸出胳膊想揽住秦语。

哪知秦语十分灵活地从我的怀抱中溜走,来到我身子的下半部,一口就含住

了我的鸡巴,缓慢地吞吐着。

「这么快又想要了?」嘴上这么说,我却很享受这样的「服务」。

「哪里?本来都好好的,你非要我说。好了,现在又湿了。」

「又说我,还不是你自己骚!快快,接着说。」

「啾……然后奥利弗看我醒了,就把精液擦乾净,又夸了我。说我胸部很软,

下麵也很紧,好久都没有这么棒的女人了……啾……」

「怎么感觉你在自夸呢?哈哈!」、「自夸?啾啾……你不最清楚了吗?啾

啾……」

「那玫瑰花呢?」

「别急啊……啾……他说刚才很谢谢我,然后就给我免费了……」、「还真

免费了?!」

「那是!啾……」

「那为什么要在腰上纹呢?」

「也是奥利弗提出来的……啾……他说要纹就要纹在一个最美的地方……啾

……然后我就觉得腰这里不错……」

「那图案呢?」

「图案是我选的。我觉得玫瑰花很美,又是红色的,很好看嘛。」然后奥利

弗又问我男朋友名字的首字母是什么,我说是『Q』,结果他在电脑上就画出了

这么个图形……啾……「

「那……很疼吧?」

「确实有点……啾……不过弄完之后自己看确实很帅,效果不也很不错吗?」

「是是是,相当霸气!」

「哈哈哈!可是结束了以后,奥利弗还想再和我做,但这次我没同意……啾

……」

「哦?」

「我要是同意了,不就真和妓女一样了!我才不要呢!」

「然后呢?他没强迫你?」

「这次没有,他看我态度比较坚决,就没说什么了……啾啾……出来的时候,

天都黑了,Ricky姐还在门外面等着。她坏坏地看了我和奥利弗一眼,悄悄

地跟我说……啾……刚才她在门外,耳朵都快要震聋了!」

「没有了?」

「哼,你还想怎么样啊?」

「在美国就这么多了?确定?」

「你还不相信我吗?」

「当然相信,当然相信了!」说着,我就想往下鉆.

秦语一下子就看出我心怀不轨,说:「你还真是喂不熟啦!再来?安全,也

不安全了呀!」

可我仍旧不罢休:「好好好,这次我戴套,可以吧?」

「不行不行,这么累了嘛,明天一天不都没事嘛,明天再说嘛!」

说着,秦语下了床,穿好衣服,背对着我,关了灯。

可是,床那头的我,依旧心潮澎湃。

(待续)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