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落花若雨三十三采姀伴苏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39:38 阅读:

【落花若雨】(三十三)采姀伴苏

黄依曼很讨厌穿警服,紧绷绷的扣子总是把胸部裹得透不过气,若不是局里

开会,才不会受这份洋罪。回到办公室,换上便装,饱受压抑的豪乳才略微畅快

了些。

想着局党委交代下来的任务,美妇紧皱着眉头。虽说最近周石六的人和石靖

发生了数次械斗,但后果都不严重,属于一般的治安案件,不该交到刑侦总队这

边处理,况且周石六的能量可不小,上面交代的也不清楚,既要调查,又不能立

案,谁知道到底上面是怎么想的,这种案子一不小心就可能把自己都赔进去,再

说那个石靖是哪冒出来的?敢和周石六抢饭碗。

考虑了一会,黄依曼叫来三大队的队长,交待说,「你们从现在开始,调查

周石六和石靖的活动,发现有违法嫌疑的地方,收集证据,一定要做的秘密,特

别是对周石六的调查,慎之又慎,所有相关材料的卷宗,全交到我这,任何人未

经批准,不得私自调阅。」

那属下领了任务,似乎有些不情愿,嘴里嘟囔了几句,黄依曼猛的一拍桌子,

喊道,「你嘟囔什么呢?少他妈惹老娘,办不好把你送到巡警去溜大街!」

属下出了门口,心里骂道,「这婆娘,定是她老公喂不饱她,憋了一身邪火,

却拿我们来撒气,查周石六?谁他妈愿意干着倒霉事!」

黄依曼坐在椅子上平了平气,高耸的胸部起伏不定,心里愤愤不已,「上面

可真是贼,你们养肥了猪,却不自己来杀,让我们去擦屁股,真他妈的……」

给受伤的人留下几万块钱,石靖走出了医院急诊病房,一路阴沉着脸,二虎

红着脸膛嚷着,「大哥,姓周的王八蛋可真损,这边请你喝酒那边使绊子,咱们

可不能久这么算了。」

石靖默不作声,直到上了车才缓缓的说,「他周石六做什么生意,我们就做

什么,俱乐部,地下赌盘,拆迁公司,混凝土配送,长途运输的份子钱,我们现

在需要钱,大量的钱,这年头黑社会比的不是谁的拳头硬,是谁有钱,更有势力!」

二虎有些发呆,喃喃道,「钱,上哪弄那么多钱……对了大哥,我们可以找

李总啊!」

石靖晃了晃脑袋,「什么事都找人家,会让人看不起。走,去找那个卖建材

的台湾胖子去,他那身肥肉也该切一切了。」

【收藏】落花若雨三十三采姀伴苏

「林总,我们提出的价格是很合理的,无论是地段,客流,结构都是这地面

上首选,如果不是母公司出现资金困难,我们是不会考虑出手的。」

林娥一副冷冰冰的表情,跟对方的代表握了个手,拿起资料,转身告辞。几

天来,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整体收购一家合适的综合购物休闲商场,随即立刻展开

【收藏】落花若雨三十三采姀伴苏了询问,谈判工作。林娥脑海中闪现着一串串数字,涉及到花雨院线的巨额投资,

半点都马虎不得。繁忙的工作让林娥恢复了状态,可……若雨……你现在在做什

么?

李若雨倚在柔软舒适的靠枕上,赤裸的祝姿玲偎在怀里,眉宇间尽是极度满

足的浓浓春色。美妇拿着遥控器不停换着电视频道,内地的电视台实在是不习惯,

最终停到了TVB.听着熟悉的粤语,祝姿玲心里就像化了的蜜糖,在情人的怀里睡

到自然醒,这是多么幸福的事,除了蜜穴隐隐作痛,简直就是天堂一般。

又一次男人觉得奇怪,虽说自己向来善战,床第无敌,但在祝姿玲美轮美奂

的胴体上连番耕耘,就算不累也不该像这样欲念滔天,坚挺无比,却又毫无倦意,

动力十足,仿佛祝姿玲那嫩穴是个充电器,丢得越多,自己的巨龙便越发神威凛

凛,真是奇了。

抱着软香玉滑的美妇,李若雨忍不住又在挺耸嫩白的乳峰上摸索起来,美妇

英英两声,嗔道,「别闹,人家在看电视呢。」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李若雨颇感好奇,也朝电视看去。

TVB 正放着一档采访,数名盛装女士齐齐站在镜头前,一位穿着素雅白裙的

美妇微笑着与记者答话,恬静似水的芙蓉玉面,凤目俏鼻,眼角划出几道鱼尾,

端庄典雅,更添风致。

李若雨笑道,「这人我认得,邵雪芝,她在内地有名气的很,我小时候都看

过她的剧。」

祝姿玲不知为何笑着说。

「你们不了解芝姐,其实……其实她可不像看起来那样。」

由于电视里讲的粤语,李若雨只听了个一知半解,便问,「玲姐,她们在讲

什么?」

「哦,是慧妍雅集的一个募捐活动,记者问我怎么没来,芝姐说我到大陆有

重要的事,芝姐是这两年慧妍雅集的轮值主席。」

「你不是那的主席吗?」

「我是永久名誉主席呀。」

「还是玲姐厉害!只是她们的主席大人的要事还得我来办。」

说完猛的把祝姿玲压倒身下,在床上翻滚起来,美妇娇声惊叫,两人肢体纠

缠,搅在一处。见李若雨又动了情,祝姿玲忙抱住男人,柔声说道,「好若雨,

你还要去公司,别胡闹了。」

男人想想也是,在美妇的俏脸亲了一口,「好吧宝贝,那叫声老公听听。」

祝姿玲的脸孔越发晕红,「小坏蛋,我年纪这么大,儿子跟你年纪差不多,

你占得便宜还嫌不够,昨晚还没听腻?」

李若雨脸色一正,把美妇的胴体翻了过去,手沿着不堪盈握的柳腰,丰腴鼓

胀的肥臀,滑到笔直修长,全无缝隙,占了身体三分之二的绝美双腿,叹道,

「这样的身材,十八岁的小姑娘也不得拥有,还在那里狡辩,如不叫来,我立即

就地正法!」

祝姿玲又喜又羞,只得蚊子般说道,「好……老公……好老公」

李若雨哈哈大笑,「乖宝贝,今天可要去摄影展吗?」

祝姿玲美目一斜,嗔道,「你还说,昨天你把我衣服的扣子都扯坏了,我本

来就没带多少衣服,又都放在酒店,现在可怎么出去,我还和海岚有个约呢。」

李若雨知道这美人极是爱美,衣服装束马虎不得,笑着说,「这好办,玲姐

在这等着,我吩咐人送来,酒店那边的客房就先留着。」

说罢下了床,穿好衣服准备去公司,忽然记起件事,对祝姿玲说,「玲姐,

现在澳门的谢氏赌场是谢婉琼在管吗?」

美妇一愣,道,「是呀,你不是在香港见过婉琼吗?」

李若雨点点头,「恩,我可能有件事要求她帮个忙,等晚上我回来再说。」

李晓涵推开李若雨办公室的门,「李总,您叫我?」

李若雨满面笑容,「求你帮我做件事,起买些女人的衣服,什么香奈儿,GUCCI,

DIOR之类的,我也不大懂,反正你就挑最好的,端庄的,时髦的,前卫的,性感

的,多多益善,最好买上一车,在带部手机,送到我佘山的住处去。」

李晓涵瞪大了眼睛,「李总,您要做什么?」

「开服装店。」男人板着脸说了句,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

美人秘书不知老板为何如此开心,又问,「都是什么尺码?」

「D36 23 36 ,身高175.」李若雨想了想说。

「这么魔鬼!」李晓涵吐了吐舌头。

「快去!办不好打你屁股!」

李晓涵瞬间臊红了脸,扭头跑了出去。

「中!红心!」

吴强看着墙上的飞镖靶,得意的笑道。

紫檀椅子里吴刚慢斯条理的沏着潮州功夫茶,金丝眼镜后看不出任何表情。

「我想在市场上再融资一次。」

吴强有些惊讶,「公司现在的现金流很充足,有这必要吗?」

「趁热打铁,有备无患。」

「好,那我叫人开始准备。」

吴刚倒了杯茶递给吴强,「俞晴有消息吗?」

「来过电话了,那娘们说已经勾搭上了李若雨,大哥,她还真有点手段。」

「另外一个呢?」

「还没消息,不过听说花雨投资的东西已经开拍了,找的是那俩冰冰,他妈

的贱货,脚踩八只船,等着瞧,发行的时候让他们好看。」

吴刚摇摇头,「上面没话,就不可动李若雨,蓝若云可不是什么好惹的。」

「好吧,那也让周老六给他添点晦气,我看他搞这个花雨,也没什么正经念

头,弄了一群娘们,还不是让老二爽爽。」

吴刚笑了笑

「别这么说,那也是个能耐。还有件事,中行那姓高的又看上了一个,问我

要人。」

吴强骂道,「这老淫虫,又看上了谁?」

「凌俪,说是在电视上看了部清宫剧,迷上了,非要过把皇帝瘾。」

「这可有点挠头,凌俪出道之后倒是没少干过这事,不过这两年结了婚又有

了孩子就很少了,她老公也是咱们旗下的,有些难办。」

吴刚似乎对这些话不敢兴趣,「你安排吧,姓高的对咱们有大用处。」

「好,我知道了。」

吴强又扔了一支飞镖,这次却只打中了低分区。

申港大厦恒基风投会议室,不到一个小时商谈便告结束。三十亿的风投在很

短的时间内便谈妥,依旧是换股注资。不知怎地李若雨却高兴不起来,他知道这

是蓝翔川的意思,否则不可能这么顺利,开会时恒基的高管们说的最多的是黄蓉

的美丽,而不是花雨院线的前景。

「黄小姐,寻遍整个职场,也找不出您这么漂亮的职业经理人,花雨真是有

福气。」

一名副总仍喋喋不休的说着,李若雨见黄蓉眉宇间有了不快,便起身告辞。

恒基的高管们对李若雨倒是非常客气,齐齐送到门口。

上了大龙开的车子,李若雨一路沉默,黄蓉歪着头望向窗外繁闹的都市。良

久,黄蓉忽然开口说,「你不开心?」

男人摇了摇头。

「花雨现在不姓李。」黄蓉依旧看着窗外。

李若雨扭过头看向黄蓉,雕塑般的侧脸宛如白玉,发髻下几根发丝垂到腻滑

的颈项,异常饱满的胸部在谨慎毛衣下轻轻起伏,腰臀以惊人的弧度延伸到浑圆

修长的双腿,透过绷紧的窄裙,可以想象那里面藏着的是何等诱人的绝美身姿。

男人看的有些痴了,不知不觉,小腹下一股热流蠢蠢欲动。

「花雨会姓黄。」李若雨脱口而出。

黄蓉转过来,清澈如水的目光直视着男人,仿佛套看穿李若雨的灵魂,正色

说道,「那不重要,重要的享受这个过程,积跬步,致千里。」

忽然,迈巴赫房车急速的转了个大弯,刹车声剧烈的响起,黄蓉惊呼一声,

随着惯性扑向李若雨,李若雨的头也撞到了车窗,两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待

到车子停下,李若雨忽觉胯下一阵剧痛,原来黄蓉手正抓着自己那挺起的巨龙,

不知为何,美妇的手劲奇大,这一抓男人痛入心扉。

黄蓉也发觉手里抓着一个闻所未闻,不可想象,粗大无比的坚硬东西,当然

知晓那是什么,连忙松开手,坐直了身子,神色不变,好似没事发生,按下了隔

离窗。大龙正把头探出车窗大骂,「怎么回事?」

「刚才对面一台别克发了疯似的朝咱们撞过来,到近前却打了个弯,我自然

也赶紧避让,奶奶的,那车没影了。」

李若雨摆摆手,「走吧,回公司。」

祝姿玲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心里几乎乐开了花,心道这冤家还真体贴。现

在是上海,又不是去什么重要场合,也就不像在香港那么受约束。祝姿玲极是忌

讳跟李若雨的年龄差距,挑了挑,选了一件深绿色的棉纺衬衫,套上褐色小牛皮

短夹克,蓝色窄脚牛仔裤,土黄色小短皮靴,化了淡妆,戴上鸭舌帽,满心欢喜

的出了别墅。

准备出了园区叫计程车,还没到大门口,迎面走来一位一红衣女子,美艳无

比,妖娆绝世,两人似乎都惊异对方的姿色身材,四目相交,一个似水,一个如

火,虽气象不同,却难分轩轾。二人都看起来是正当妙龄,可互相的直觉又说对

面那女子与自己年纪相仿,稍逾不惑,因为那岁月凝结成的风韵是年轻女子无法

拥有的。

两人带着香风擦肩而过,一队经过这里的园区保安看的目瞪口呆,一不小心

绊倒了台阶,齐齐跌倒,叠了个罗汉。

回到花雨娱乐,却见方澜正在黄蓉的办公室等着,身旁还坐这位黑衣少妇

浓眉大眼,十分可人。

「你们回来啦,还顺利吗?」方澜问道。

「还可以。」李若雨的命根子还有些疼痛。

「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贾婧妏贾小姐,有心到花雨,我帮着引荐下。」

贾婧妏大大方方跟黄蓉和李若雨握了手,李若雨发现这少妇眉宇中有些憔悴

之色,而且谈及合同时并不十分热络,反倒是不断的用眼角瞟着自己。这几年台

湾的艺人到内地来发展已是常事,李若雨也见怪不怪,大致说了下梗概,贾婧妏

要了李若雨的联系方式,便告辞了。

黄蓉和方澜相视而笑,李若雨奇道,「你们笑什么?」

方澜摇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李若雨满头雾水,过了会,方美媛走了进来,拿着一摞资料和几张报纸。

「黄总,这是跟东方台合作的动听亚洲的进展情况,整条流水线都已铺开,

宣传,运营的团队都在紧张工作中。」

黄蓉结果材料,仔细看了起来。

「方助理做事就是有效率。」方澜微笑着说。

方美媛又把报纸递给方澜,笑着说,「您可别臊我了,您看看这报纸,我有

个想法。」

「哦?我看看。」

看完报纸,方澜问道,「你也想办一次美魔女比赛?」

「是啊,我觉得日本的这个创意很好,既能吸引男性观众,也能满足现代女

性的心里,对花雨产品线的丰富也有好处。」

「主意不错,可以考虑。蓉妹子你说呢?」

黄蓉笑道,「那敢情好,就有劳放小姐再辛苦些,办一个花雨美魔女大赛,

跟有实力的地方卫视谈一下。」

李若雨忍不住问道,「美魔女是什么?」

「是从日本传过来的,指的是四十岁左右,但坚持健身,保养,永葆青春的

现代女性。」

「好,好,好,我双手赞成。」李若雨大笑道。

「可惜三位姐姐不能去参加,不然定是三甲。」

方澜白了男人一眼,「少说漂亮话,我们怎么能去参加这等无聊的东西,不

过说道花魁,这的确有一个,可不是我,你家不也还藏着一个?」

李若雨大是尴尬,正这时秘书李晓涵敲门问道,「李总,有您的东西。」

男人赶忙借故走了出去,李晓涵把一束花交给男人,摘下花束的卡片,上面

写着,「宝贝儿,我去希尔顿游泳,五点钟来接我,不见不散哦。」

李若雨心头一颤,险些把卡片掉在地上。

还不到五点,李若雨就如约到了希尔顿,上了五楼的游泳室,客人并不多。

沿着泳池走到里面一处隔离开的单独泳道,男人停下脚步,一道倩影正在池中劈

波斩浪,修长婀娜的娇躯溅起片片水花。连续几个往返,女人似乎累了,游到池

边,攀着台子,摘下泳帽泳镜,看了一圈,发现李若雨站在那里,顿时笑靥如花,

娇声喊道,「宝贝儿,我在这,快来拉人家一把。」

李若雨走过去握住女人嫩白的手,拉出了泳池。这美人一袭黑色连身泳衣,

把夺人魂魄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双峰怒耸,柳腰盈握,大腿浑圆结实,小腿

纤细修长,并拢起来毫无缝隙,两瓣肥,嫩,翘,圆的丰臀骄傲的悬着,似乎在

向天下的男人询问,想跟我上床吗?

祝姿玲的身材本是极品中的极品,这美人虽比祝姿玲略微娇小些,但更加丰

满,夸张的S 曲线简直要人的命,尤其那美臀是毕生所见女人中最为销魂的一个。

美人捋了捋湿漉漉的秀发,又现出那颠倒众生的媚笑,蜜糖般的声音在李若

雨耳边响起,「我知道你会来,你也猜到了是我,是不是?我说过我们是天生一

对,这叫心有灵犀。」

说着乳峰便贴到了男人胸膛上,红唇在男人嘴上深深一吻,李若雨脑海里电

光石火,那夜被人无尽索求的情景纷沓而至,周身火热,被黄蓉那一抓弄得胀痛

不止的巨龙瞬间坚硬如铁,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姀。

李若雨也不理游泳室内的人,拦腰抱起苏姀,大步向外走去,苏姀全无惧意,

只是娇媚的在男人耳边说,「坏蛋,你也不让人家洗个澡换衣服,不过我喜欢你

这样,带我去佘山,放心,不是你家,是我们上次的地方。」

柔媚透骨的嗓音钻进耳朵里,李若雨几欲成狂,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一遇到

苏姀便如此,似乎这狐狸精能随时点燃心中的那把欲火,酒店大堂的客人见一男

人抱着一个穿着泳装的绝美女子,无不诧异,纷纷观看,苏姀却媚光四射,所到

之处,无不心颤腿麻。李若雨冷着脸,扯下外衣,把苏姀包了起来,跑上了车。

一路上李若雨更是吃尽苦头,由于没带着大龙,只能自己开车,偏偏苏姀腻

在身旁,弄的心烦意乱,在一处红灯,苏姀甚至把手摸到了巨龙上,挑逗得男人

几乎撞上了前车,总算挨到佘山,又怕祝姿玲出来瞧见,小心翼翼的把车停在苏

姀别墅的房后,才急匆匆的抱着美人进了屋子。

比起被强奸的那次,屋子里又添了些家具,铺上了厚厚的地毯,李若雨欲火

难耐,顾不上去卧室,在客厅里就把苏姀压到了波斯毯上。丰满之极,却又柔若

无骨的娇躯轻轻的扭动着,小嘴喷出一口口的热气,美妇忽然腻声说道,「宝贝

儿,上次我强奸了你,这次还给你好不好?」

说罢,蛇腰丰臀扭动的越发剧烈,美妇身上只有件单薄的泳装,滑腻无比的

肌肤显着淡淡的粉色,再加上那妖娆勾魂的媚叫,李若雨的心脏几乎快要炸开。

「不要……不要强奸人家嘛……唔……」

苏姀荡人心腑的呻吟回响在屋子里,那肥美得不可思议的丰臀左摇右摆,方

寸之地不住在李若雨胯下厮磨,男人再忍不住,一把将泳衣扯到肩下,两颗硕大

坚挺的粉嫩豪乳弹跳着露了出来,苏姀的玉手悄悄解开男人的皮带,那巨龙早坚

挺无比,李若雨疯狂的撕去泳衣,平坦光滑的小腹下,稀疏乌黑的耻毛包裹着又

肥又厚的粉红花瓣,浅沟沾着几滴亮晶晶的淫液,紧紧合在一起,似乎有种引力

在召唤着男人的巨龙。

美妇的玉腿盘在男人腰间,双颊绯红,双眼蒙着浓浓的春意,「你怎么还不

强奸我?」

李若雨双目赤红,巨龙以雷霆万钧之势,猛的插进了紧,暖,湿,滑的美穴,

两人都舒爽得剧烈颤动了一下,那不只只是性器的相交,更像是灵魂的融合,李

若雨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Living Room 咖啡店,冯海岚望着正喝着浓香咖啡的祝姿玲,本就绝美的眉

目间,添了些淡淡春意,那是种极度满足后的慵懒,相交多年的她甚是奇怪,香

江之花素来贤淑,难道……

「唉,玲姐,你那几个儿子定是难找女朋友。」

「为什么?我的儿子都很帅的呀?」

「看到了你,哪个女孩子敢进你家的门,哪有婆婆比媳妇还年轻漂亮的?」

「海岚你也来调笑我,也不想想我都这么老了。」祝姿玲笑的花枝乱颤,却

掩不住神采飞扬。。- 「海岚,你在这边过得还习惯吗?那人还找过你吗?」

「还好啦,他还找我干什么?我不会再见他。玲姐,今年的慧妍雅集年会你

去参加吗?」

「会的,到时候你要是不忙也去吧。」

「好的。」

不知为何,冯海岚忽然有些替祝姿玲担心。

李若雨粗暴的揉弄着苏姀那两颗坚挺之极的雪峰,巨龙疯狂的在窄小花穴里

奋力抽插,大量春水花蜜被巨龙带出,发着咕唧咕唧的声响。苏姀扭着细腰肥臀,

以完美的节奏配合着男人的肏弄,时而娇羞,时而淫荡,时而喘息细细,时而浪

叫高亢,每次巨龙抽到穴口,那美穴便似有吸力一般,层层嫩肉咬着龙头把巨龙

向甬道深处拉去,插到花芯,蜜穴便像无数小手在巨龙上抚摸拉弹,。

巨龙对美穴,李若雨对苏姀,好似两对历尽百世轮回才得相见的冤家,你中

有我,我中有你,抵死缠绵。李若雨也没像上次被苏姀迷奸时被人予取予求,得

到祝姿玲那秒穴滋润的巨龙神威凛凛,把苏姀插的乳摇臀浪,淫语连连,雪肤赤

红,阴液横流,真个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狂风骤雨般肏了几千插,李若雨巨龙火热,腰间发麻,苏姀美穴滚烫,阴精

怦动,美穴缠着巨龙,花心颤抖,一收一缩,泄得舒爽无比,巨龙顶着花心,猛

插了两下,射得宛若升天。

两人喘了一会儿,苏姀媚笑着楼主男人脖子,「原来宝贝儿不被绑着这么厉

害,把人家弄得快要死了!」

李若雨知晓这绝代妖姬的能耐,果不其然,片刻后苏姀便神采奕奕,爬到男

人身上,小嘴含住巨龙,香舌搅动,吹拉弹唱,把巨龙再次弄成冲天硬物,苏姀

分开粉腿,背对着男人,骑到巨龙之上,气球般的美臀款款摆动,肥腻湿润的大

花瓣一寸寸把巨龙吞了下去,待到龙头抵住花心,苏姀昂起玉颈,娇媚入骨的呻

吟了声,「啊……宝贝儿……真是太舒服了……这么大……小冤家……」

细腰摆动,美臀大起大落,套动起来。

李若雨看着身上驰骋的美妇,刀削般莹白的玉背,不堪一握的蛇腰,丰隆之

极又弹力十足的肥臀,紧若处子的美穴,心下感慨,自己真是幸运,竟能遇到苏

姀,祝姿玲这样的尤物,明明是不惑之年的妇人,却青春常驻,永葆华年,天地

妒恨。不知那黄蓉在床上是否也如此销魂,想到此处,巨龙越发雄壮。

苏姀套的正欢,每次都把穴口提到龙头之上,再连根吞入,那巨龙本就极长,

每次套动都需长距离的拉伸,换了一般女人早就丢盔卸甲,但苏姀体力极好,只

是觉得爽上了天。虽说游戏欢场,但从没有一个男人能给她这种感觉,两人像磁

石般互相吸引,穴里的巨物似乎与自己血脉相通,再不舍得分开。

肥臀每次落下,粉白的臀肉便随着抖动,肉体互相撞击,啪啪声,噗呲声,

淫叫声,喘息声,不绝于耳。不知战了多久,苏姀猛地不再套动,花心死死咬住

龙头,肥臀飞快的在巨龙上研磨起来,要知道这种弄法两人俱是爽上了天,但一

般绝不能持久,偏偏这两人绝非常人,矛盾相交,足足缠斗了半个时辰,李若雨

大脑一片空白,苏姀手舞足蹈,尖声浪叫,阳精阴液,再次水乳交融。

这次二人都歇了久些,李若雨把苏姀抱进卧室的床上,腻在一起长吻深深,

情致缠绵。

过了一阵,战意又起,苏姀那绝世狐媚又挑弄得男人欲念如火,美妇握住巨

龙,再次跨坐上去,无论那小穴屡经巨龙开拓,依旧妙不可言,虽不似祝姿玲紧

如羊肠,却犹若活物,层层叠叠。

男人抓住苏姀胸前跳动的豪乳,用尽全身之力向上抽刺着美妇的花心,苏姀

也好不示弱,扭,套,摆,磨,二人战得惊天动地,激烈无比。

待到个把小时后,两人都精疲力竭,苏姀那雪白娇嫩的肌肤隐隐透着光泽,

曼妙无比的身段几欲癫狂,妖媚绝伦的脸庞香汗淋漓,销魂蚀骨的荡呼声声震耳,

「啊……啊……啊……若雨宝贝……宝贝若雨……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

要你永远都不离开我……」

叫着叫着,已带着哭泣,两人有生以来,都第一次攀上这样的高峰,随着腻

呼呼的阴液潺潺而下,李若雨的阳精像久别回乡般冲入了苏姀的子宫,两人身体

僵直,石像般缠在一起,再动弹不得。

李若雨小憩了会,做了个梦,梦里回到了童年,顽皮惫懒,整日嬉戏,忽然

被父亲揪着耳朵,脱掉裤子,屁股挨了顿手板,正觉着疼痛,猛地醒来,见苏姀

婴儿般偎在身旁,熟睡正酣,白玉般的娇颜铅华褪尽,说不出的柔媚可人。

男人看看时间,已是深夜,记起家中还有位美人,可耽搁不得,虽万分不舍,

心头肉痛,还是悄悄下了床,给苏姀盖好被子,离开了别墅,三转两转,回到了

比邻的家。

打开客厅的灯,之间祝姿玲正蜷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做着好梦,大概是梦

到什么开心事,嘴角犹带着笑意,李若雨刚脱去衣服,挺祝姿玲说,「若雨,你

回来啦。」

「恩,有个应酬,回来晚了。」

「我给你准备洗澡水。」

祝姿玲揉了揉睡眼,爬了起来。

李若雨不禁倍感怜惜,冲了凉,回到卧室,祝姿玲换上了白色真丝睡衣,赤

裸着绝美的双腿,李若雨把美妇抱到床上,揽在怀里,祝姿玲见男人似乎很疲惫,

十分心疼,在男人嘴边吻了一记,「看你累的,快些睡吧。」

李若雨搂着软玉温香的娇躯,本想睡去,可那阵阵幽香飘入鼻中,竟又有了

精神,一手滑入睡衣领内,握住一直高耸的玉乳,一手抓住美妇的小手放到的巨

龙上,轻轻磨蹭。

祝姿玲轻声呢喃,「你……你不是累了吗?」

李若雨也不说话,只是在祝姿玲身上摸索,美妇小手里的巨龙渐渐挺了起来,

男人指了指身上,祝姿玲目光迷蒙,已动了情,又担心情郎疲劳,便解去睡衣,

跨到男人腰间,扶住巨龙,紧窄无比的美穴套了进去。

美妇娇喘细细套了一阵,觉得穴里的巨龙似乎不如往日那般粗大,正自奇怪,

忽觉那巨龙变魔术般一点点胀大,又恢复了骇人的体积,美穴里被撑得紧紧绷绷,

舒爽极了。

李若雨发现在祝姿玲的妙穴里被淫液一泡,与苏姀大战后疲劳一扫而空,心

头雪亮,暗道,「看来日后想在床上战败苏姀,少不了祝姿玲相伴,无论如何,

想什么办法也要把这香江之花留在身边。」

想罢精神抖擞,巨龙暴涨,把美妇肏的如上云端。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