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端庄的上海岳母之岳母的自白05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39:30 阅读:

【端庄的上海岳母之岳母的自白】(05)

第五章、禁忌事件

我发现我居然开始享受起小故的调戏来,有时候甚至有那么点儿打情骂俏的

意思!这让我很震惊,难道,我真的如狼似虎欲求不满了吗?他可是我的女婿啊!

这几天我看见小故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总觉得他的眼神带着色情甚至猥亵,

让我浑身不自在,可又无计可施。又一个无意的发现更让我确定了小故对我的目

的绝不单纯!这天我跳完健身操觉得挺累,洗完澡忘了洗内衣,第二天洗的时候

发现居然被动过!家里就这么三个男人,老公大大咧咧的自然不会,公公半身不

遂的肯定也不可能是,只剩下小故了!我拿起裤衩儿感觉有点潮,拿到鼻子跟前

闻了闻,那是熟悉的精液的味道!这味道让我有些失神,鬼使神差的又深吸了几

口才慌忙扔掉。我用手撑着洗手台,看来我让他们不要行房的话,闺女和儿子还

真是听了的,有些欣慰,又有些禁忌的刺激,胸有些发胀,我忍不住抓了一把,

舒服了很多,下身居然有了一些湿意。我闭上眼,那些与小故的若有若无的肢体

接触像放电影一样从心里闪过,一只手不知不觉的伸到了阴部,嗯……鼻腔里发

出的声音惊醒了!我睁开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满脸桃红,嘴唇微张,眼角含春,

一手抚在胸口,一手插在阴部,我慌忙撒开了手,像躲蟑螂一样的逃走了……

随后的几天,就该来例假了,每个月这几天总会有些想要,这个月的感觉尤

为明显,心慌慌的,空落落的,总希望有根东西能给我填满。有时候光是小故的

眼神就能让我脸红心跳,阴道发痒湿润。我老公,哎,不提他也罢!正好赶上这

几天保姆小刘请假,我还得亲自伺候老头子吃喝拉撒,别说,早上照镜子的时候

就发现脸色不大好,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这天下午给老头子擦身子的时候,看

着老头子那硬挺着个鸡巴,我的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鬼使神猜的居然同意了帮

老头子手淫。看着老头子的那老而弥坚的鸡巴,想着它也曾进入过我的身体,我

浑身不自在,心里空落落的。似乎手里抓着的东西能帮我来把这些空填满。老头

子也发现了我的异常,居然用手开始抚摸我的臀部,在我的纵容下,竟然把手插

进了裤衩揉我的阴蒂!那湿润的阴部似乎给了老头子继续的勇气,半身不遂的他

居然插进了两根指头!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撅起屁股配合着老头子手指的插入,

趴在床边盯着在我手中撸动着上下翻飞的包皮哼出声来!老头子听到我的呻吟,

很快就射了出来,我来不及躲闪,居然有些喷到了我的衣服上,我被老头子射精

给惊醒了啊的一声,赶忙挡开老头子的手,站起来收拾,这时,听见开门的声音,

我暗自庆幸老头子射的及时。着还没到下班的时候呢,家里不应该有人啊!我收

拾一下出门见小故回来了,下意识的往小故的裤裆瞥了一眼,居然发现鼓起好大

一坨,而且居然是湿湿的露出深色的裤衩儿,我心里一惊假装没看见迅速的拿着

盆儿往卫生间逃去。

我一边洗手,一边心里琢磨着小故的裤裆,莫非他出轨了?这个兔崽子!我

心里暗骂一声,转念又一想,不会是他早回家听见什么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一

阵发虚,完了完了,要是被发现我就没法儿做人了!心里有些懊恼的盘算着该怎

么办?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只能怀着侥幸心里希望小故什么也没

发现吧。我洗完手就去厨房切了一块西瓜,给小故拿上去,先试探一下小故的反

应吧。我平息了一下呼吸,假装淡定的走进小故他们的房间道:「小故,来吃些

西瓜吧,这么热的天儿!别中暑了!」这时小故已经换上了居家衣服,正聚精会

神的玩儿着电脑。小故接过西瓜开始吃了起来,从表面上看不出一丝异常,我的

心一下放在了肚子里。一放松却发现刚才因为太紧张,脖子竟然有些僵硬了,于

是仰着头旋了一圈还是有些不得劲。小故见我扭头不得劲的样子赶忙说道:「妈,

你脖子怎么了?要不我帮你捏捏吧。」正合我意,不过嘴上却道:「你?会吗?」

小故两口把西瓜啃完擦了擦手道:「您试试就知道我行还是不行啦!」小故

故意把『行』字加重了一些,我突然想到这个行字的其他意思,脸上飞起一丝红

云,装着没听懂的道:「试试就试试,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整天伺候公公,现在也

该我享享女婿的福啦!」说着就坐了下来,小故一边开始给我捏着一边道:「妈,

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的!」小故又把『孝顺』两字加重

了语气,我心里一丝狐疑,莫非他真的发现了?心理刚刚开始怀疑,小故就用力

的捏了一下我的脖子,我有些吃痛的哎了一声,小故却道:「怎么这么僵硬呀?

您真得好好按按了,补补钙,颈椎最容易出毛病了。」我嗯了一声,随着小故的

揉捏我慢慢的收起了那意思疑虑,开始享受起来,双眼慢慢的闭上,身体放松下

来,脑袋配合着小故的按摩头尽力的往后仰。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感觉背一个

硬硬的东西抵在了我后背上。我马上意识到那是什么,心砰砰跳了几下,脸上有

些发热,睁开眼就看见小故的眼睛正钉在我的领口里,我心里一阵娇羞,忙把头

一低稍稍往前靠离开了顶着我后背的那东西,挣了挣道:「好了,就这样吧。」

说着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突然看见衣服兜子里小故刚刚换下的要洗的衣服,

我想也不想就顺手抓了起来。只感觉入手一片凉凉的湿滑,我呀的一声惊呼转过

身来看着小故,才想起刚进门时的情景,脸刷的红了,那是小故的精液啊!我的

手不自觉的就松了,「啪」的一声,裤子掉在了地上,我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

正在发窘,「我……」小故两步就跨了过来,一下把我撞了个满怀!我往后一倾,

小故顺手把我搂住,把嘴凑到我耳边道:「那个……嗯……我自己洗……」耳边

传来女婿的声音,鼻息闻着女系浓烈的男子气息。突然被搂住的我身子竟然有些

发软,呼吸莫名其妙的有些短而急促。这时小故搂着我后背的手往下一滑,我的

整个胸部以下都跟小故贴在了一起,只感觉一根坚硬的东西,像一把手枪顶在我

的小腹间,让我有些眩晕。小故的屁股再往前一送,那个触点就从下往上的划出

一条直线,像一条毛毛虫从我心里里划过,下身竟迎来一阵浪涌。我轻推了小故

一下失神的道:「嗯……那就你自己洗吧。」小故随着我的手推动,身体跟身体

之间脱离出了一丝间距,让我心理一松。小故见我窘迫的样子,带着一丝笑意继

续道:「算了,还是妈给我洗吧。不过……」说着低头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看的

有些心慌,小故继续戏谑道:「不过……里面那条内裤,要手洗哟!」我的心砰

砰的跳着,这明明是在调情啊!可我竟不知不觉的有些发娇的嗔道:「我才不管

呢!

你自己的脏东西你自己洗……「说完就有些后悔自己的轻佻,我居然配合了

女婿调情!我赶紧挣扎起来,想要快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是我哪儿是女婿的

对手!

他手上用力把我往怀里一按我就又撞上了那把坚硬的手枪,女婿却痛苦的

『嘶』了一声,道:「啊……妈您轻点儿……嘶!」我赶紧停止了挣扎,一动也

不敢动。

小故缓过劲儿来,温柔的道:「妈你真漂亮!」说着居然开始吻着我的秀发,

屁股又向我顶了一顶,我被顶得浑身一僵,内心的空虚加倍的袭来,下身已经湿

乎乎的了有些难受,可他是我女婿!我一下把脸沉了下来,刚想发飙,这时小故

却道:「对不起,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段时间媳妇怀孕,我……我实在是

忍不住了……」我心里闪过一丝慰藉,毕竟这孩子还是知道分寸的。我装出了长

辈的威严,严厉说道:「嗯!可以理解,可是你现在在干嘛呢?赶紧松开!」小

故松开了搂住我的手,却没有离开,恳求道:「妈你……你帮帮我。」我脸上闪

过一丝羞意,语气也不再那么生硬的说道:「我能帮你什么?你自己不是弄得挺

好的吗?」说完我就后悔自己的口气不应该软化下来,小故果然步步紧逼的道:

「妈,您帮帮我,像帮爷爷那样帮帮我……」我的心一下就炸开了,眼前一阵发

黑,身子晃了晃。完了完了!果然被他看见了,我慌乱的问道:「你……你看见

了?」小故双手把我搂进怀里,继续让那把坚硬的手枪抵在我的小腹上,把嘴伸

到我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妈就帮帮我吧,你看我这都硬得发疼了。」说着又

顶了顶,我被顶的心里发慌,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小故继续说道:「妈,我……

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只看见妈您的孝心,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

的。「

这臭小子又把『孝敬』两个字加重了语气。孝敬!孝敬两字把我打得浑身一

颤。

小故趁机搂紧我,嘴巴一口叼住了我的耳垂开始吸吮起来。从他鼻子里喘出

的粗气吹进我的耳朵,我的身子一下就软了。臭小子的手也没闲着,揉捏着我的

屁股蛋子,让我的小腹与那手枪贴得更加紧密,小故开始吻向我的脖子,我的锁

骨,我的心里开始呻吟起来,啊……我竟然有些享受这种感觉,但心里暗自盘算,

看来今天必须得给这臭小子一点甜头才能堵住他的嘴了。

我赶紧挣扎起来道:「停!」小故停下来,用发红的眼睛盯着我的眼睛,我

的眼神躲闪开来,喏喏的道:「嗯……我可以……用手帮你。不过,今天的事是

我们俩的秘密!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吧!」小故听完大喜,双手捧着我的脸,一

下就亲了上来,我知道躲不过,怎么也得给他点儿甜头,闭上了眼睛,嘴却紧紧

的闭着——我真的怕自己会忍不住配合他,而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小

故也发现了我的企图,但却锲而不舍的用舌头在我的嘴唇舔舐吸吮着,慢慢的我

的嘴唇被占领了,可我仍然紧紧的咬着牙,舌头是我最后的阵地。小故赢得了初

步的胜利开始更大规模的进攻,手脚也开始在我身上摩挲起来,只感觉屁股蛋子

被小故用力一捏,我吃痛嗯了一声,牙床一松小故的舌头就伸了进来。我的舌头

躲闪着他舌头的追逐,可地方就那么,总有碰面的时候,就像一个屋子住着的两

个陌生人终究会碰面,一回生二回熟,两个陌生人开始了你来我往礼尚往来的交

往,我的舌头甚至开始主动追逐着他的舌头。我的鼻息越来越重,浑身越来越热

越来越酥软,脑【收藏】端庄的上海岳母之岳母的自白05子一片空白,我的双手不知不觉的就搂在了小故的腰上。胸也有

些发胀,两个樱桃骄傲的挺立起来,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让它们在小故的胸前摩挲。

突然一只手慢慢的抚上了我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我忍不住从鼻腔里嗯出

声来。

小故像是得到了鼓励,有些得意忘形的用力得捏了我的乳头一下,我有些吃

痛但更多的却是爽。这一下也让我清醒过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用力得推开

了小故,大口大口的吸了几口气才道:「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小故傻在那

里,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到口的肉也会飞了。看着他眼神中透出的失望,我竟然

有些心疼,不由得低声道:「说好了只用手帮你的……」说完就红着脸低下了头。

小故兴奋得像孩子一样拉着让我坐到沙发上,他却站在我身前,一把把裤子扒了

下来,那鸡巴腾的一下就弹在我的面前,我害羞的偷瞄了一眼:好长!我心里一

惊赶忙转过头去,没想到头发却打在了小故的鸡巴上引得小故又是「嘶……」的

一声。我一听有些戏谑的道:「哼,怎么?这就不行了?」说完我又后悔了,这

语气,为什么我在小故的面前就严肃不起来?配合甚至主动的与他的调情?我有

些懊恼,一伸手抓住了小故的鸡巴!天,太长了!另一只也上前握住还露出一个

头,这要是真插进我的阴道不得插坏了啊!想到这里下身有涌出一阵春潮。我开

始认真的给小故撸了起来,心里期盼着赶紧完事。可是越心急,越不得要领,有

时候可能把小故弄得有些疼,引得他龇牙咧嘴的,可是他却什么也不说,那我就

不客气了!哼!人都说占小便宜吃大亏,后来我才知道,这样根本无助于他的喷

发,反而在他有射意的时候疼痛和不适会缓解他射精的欲望。

这真是一场马拉松,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没射,我突然想到小故刚刚进门的

时候才射过,难怪这么久!我的手有些发酸,不禁埋怨道:「怎么还不出来啊,

这么久!」小故道:「久吗?平时我一般都半个小时的……嗯……」半个小时?!

我的天,那不得被插死了啊,我有些心疼起闺女来,可是想起闺女那明艳动

人的脸,不由得又有些羡慕起来。「要不,您让我摸摸吧?」小故说完也不等我

答应,两手就按在了我的双胸上。老实说,看着女婿那根烧火棍子我的下身也一

阵一阵的涌着淫液,乳房正有些发胀,每次撸动心里都好像是插进了我的身体,

那种黯然销魂又隔靴搔痒让我欲罢不能。小故的手在我的胸上爱抚着,揉捏着,

我身子越来越烫,呼吸越来越急促,那大长鸡巴就在我的眼前,我的鼻子甚至能

闻到它的味道,我不禁伸出舌头舔舐着嘴唇,我没有给人口交过,可是那么一瞬

间,我真想一口把它含在嘴里呀!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已经,我真的累了,两只手改为一只手

换着班儿的撸动着,说道:「怎么还不出来啊!你别控制着!」小故有些委屈的

说:「我没有控制啊,平时也就差不多半个小时,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说着

小故从我的嘴到胸再到大腿的打量了一遍,停留在我的大腿根部,道:「嗯……

到是有一个办法能快点儿!「我的身体随着他的眼光点燃,停留在大腿根部,

我不禁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道:」这样已经过分了,你不要再动歪心思。「小故

一笑道:」妈,你说的歪心思是怎么弄啊?「我有些发窘,喏喏的道:」你不就

是……不就是……嗯……「说到这里我手上用力捏了一把,小故哎呦一声道:」

天地良心,我没往那儿想!「」嗯!就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我反驳

着,小故认真的道:」我真没往那儿想。「我脸一红,仿佛是为了自己想歪了而

感到羞耻,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有啥办法?「说完我又用舌头舔舐了一下

嘴唇,小故一下看呆了,半晌才说道:」我是想……嗯,妈你用……用嘴帮我啊

……「

我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正微张着嘴想假装闻闻味儿再奚落小故一番,没想

到小故一手抓着我的头往前一送,那长长的大鸡巴一下就插进了我的嘴里,一句

话被插回我的嘴里嗯嗯嗯,一阵浓郁的男人的味道从我的嘴里直接反射到了我的

阴道,仿佛裤衩儿一下湿了一大片。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只听说过得词:口交!我

被口交了!一阵羞耻感涌上心头,又有一丝丝的兴奋。小故开始主动抽插起来,

手抓着我的头前后的抽送。我的嘴里哼哼着手上挣扎着,可是小故的力气是那么

的大,插得那么的快,有好几次都插到我喉咙的深处,弄得我有些难受恶心,又

有点受虐的兴奋。小故也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我知道他快射了,赶忙挣扎着想

要拔出来,可是我怎么是他的对手,突然一股精液激射而出,一下就窜进了我的

喉咙,呛得我直翻白眼,被迫咽下。紧接着又是一股、一股……这时小故的手才

松开,我赶忙把把嘴里的鸡巴拔了出来,第四股第五股接踵而至,打在我的脸上

有一些生疼!我咳嗽着捂着嘴冲出了房间……道从我的嘴里直接反射到了我的阴

道,仿佛裤衩儿一下湿了一大片。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只听说过得词:口交!我被

口交了!一阵羞耻感涌上心头,又有一丝丝的兴奋。小故开始主动抽插起来,手

抓着我的头前后的抽送。我的嘴里哼哼着手上挣扎着,可是小故的力气是那么的

大,插得那么的快,有好几次都插到我喉咙的深处,弄得我有些难受恶心,又有

点受虐的兴奋。小故也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我知道他快射了,赶忙挣扎着想要

拔出来,可是我怎么是他的对手,突然一股精液激射而出,一下就窜进了我的喉

咙,呛得我直翻白眼,被迫咽下。紧接着又是一股、一股……这时小故的手才松

开,我赶忙把把嘴里的鸡巴拔了出来,第四股第五股接踵而至,打在我的脸上有

一些生疼!我咳嗽着捂着嘴冲出了房间……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