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花满楼九激情成都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36:50 阅读:

【花满楼】(九 激情成都)

九 激情成都

刘羽住了几天就出院了,毕竟没有内伤,不过令他欣慰的是,外界并没有什

么闲言闲语,毕竟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绑架为什么单单找他,总会有好事之人,

拿来说事,不过毕竟还是少数。

这还要多亏了沈梦洁,警方公布的结果是:韩玉祥因吸毒缺乏毒资,抢劫路

人,后急于逃脱,挟持正在询问案情的警察和刘羽,被警方击毙。

刘羽本来是想找沈梦洁吃顿饭,顺便谢谢她没有举报自己窝藏韩玉祥的,却

被告知已经辞职了,刘羽也没多想,看来这次的事件,对她的打击很大啊。

陈雨婷的生活也慢慢恢复正常,刘羽只是跟着柳岚和王曼文去过几次,最近

车间相当忙,新来了一批美国进口的数控机床,刘羽成天跟在美国佬身后偷师,

和那些技术服务组的人学习,因为刘羽发现一个问题,国内企业的机床都是和老

外的一样,有些的机床参数还是世界一流,可为什么就加工不出好产品。

这也许是国企的通病,企业花成百上千万购进设备,可根本没有太大的作用,

有些甚至买回来就是摆设,比如有些设备,需要厂内人员自己根据产品需要,设

计模具,可压根就没人管,刘羽每当想到这些就很郁闷,还不如把买机器的钱发

给大家。

这天下班后,刘羽正在食堂吃饭,却看见欧阳浩天远远的和他招手。

欧阳浩天笑着说道:" 这下你可满意了,没有韩玉祥这块绊脚石,看来你马

上就要得手了。"

" 少说废话,直接说你找我的目的。"

" 呵呵,你现在跟我上车,也该履行你答应我的另一个条件了。"

总统套房的大床上,正躺着一个熟睡的女人,刘羽此刻也无暇多想,欧阳浩

天是怎么把这个女人弄到这来的,他摆好摄像机,将女人的脸翻转过来。

竟然是照片上的女人!贾权和蒋文兵两个人一起对付的女人,她能有什么来

头吗?比照片上看可漂亮多了,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刘羽自然而然的又看向女人

的腿。

现在已经是三月初了,早晚还是很凉,可女人下面依然穿的裙子,脚上一双

黑色的及膝靴子,一双肉色的加厚裤袜,刘羽不喜欢厚袜子,因为他觉得这会严

重影响视觉美感,找不到那种朦胧感。

他脱掉女人的长靴,一双小脚暴漏在视线中,一双36码的小脚,脚型非常好

看,裤袜虽然很厚,可是看起来质量相当好,摸起来手感光滑,忍不住在足尖一

闻,气味很浓,刘羽硬了。

他抚摸着小脚,突然摸到脚踝处,有一条心型的脚链,内心不由得想到自己

在足浴城打工时的情景,那次是他第一个客人,也是他真心的按摩一个女人的脚,

他觉得那是他见过最美的,白嫩的小脚,目视应该只有36码,虽然未涂指甲油,

五根脚趾紧紧地并在一起,让人有舔的冲动,她的脚上带着一个脚链,用红绳穿

着的一串铃铛。

刘羽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三两下扒光衣服,开始了最原始的动作……

当他拿着摄像机出来的时候,欧阳浩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心里很是烦躁,

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这么久呢,他打开摄像机看了一下,怒道:" 怎么这么短。"

摄像的内容,只有刘羽扳着女人的脸,对着镜头插入的一个瞬间。

刘羽笑道:" 条件上又没说要我拍多久,只要把我俩的脸照上,不就OK了,

我可不想让你偷学我的性爱技巧。" 刘羽得意的吹着口哨走了。

西安,一处豪华的别墅里,沈梦洁在屋里撅着嘴巴,走来走去,看什么都不

顺眼,李碧兰说道:" 宝贝女儿什么事不开心啊,自从从XX那回来就这样,我早

都说了不要你去那种小地方,你偏说要去体验基层的生活。"

" 什么嘛,我觉得那里挺好的啊,就是有个人特别恶心,竟然有两个比他大

很多的女人,他心里却还想着另外一个比他大的女人,又没多大本事,还……还

看那种情色片。"

李碧兰心里咯噔一下,作为过来人的她,知道女儿心里一定是喜欢上谁了,

本来出生贵贱倒无所谓,可是这么年轻就贪图女色,还都是年纪大的,多半是为

了钱,想到这里,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大很多的女人,该不是救你的那

个人吧?"

" 不是他还有谁,那个大色情狂!"

" 这种男人没有几个好的,多数都是贪图钱财的。"

" 可是我看不像啊,他对每个女的好像都很好。"

" 不管怎么说,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回头让你爸爸在市里给你找个

职位,一个女孩子跑去当什么一线警察,成天让我提心吊胆的。"

……

连着几个周末,刘羽都去了韩玉祥的老家,以韩玉祥工友的身份去的,同时

也作为她儿子生前唯一在身边的人,他说了许多关于她儿子的事,小时候到成人

的,包括老太太的一些事。

老太太听到这些以前的陈年旧事,泪眼婆娑,不由得对刘羽好感增加了许多,

儿子能将这些事都告诉他,那一定不会是外面传说的那样,两个人同抢陈雨婷。

刘羽说道,韩玉祥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老娘,老婆和辰辰,这次来的

目的就是,他答应了韩玉祥要照顾她,所以拜她为干妈,要替韩玉祥养老送终。

老太太也不是不讲理之人,他知道儿子吸毒、抢劫路人之后,就慢慢的原谅

了陈雨婷,毕竟陈雨婷是她看着长大的,而自己儿子的性格他最了解,他知道儿

子肯定会走这条路。

……(这段自己觉得写得很糟糕,我想浪费太多的口水叙述,也没太多意义,

总之,目的就是让陈雨婷感激刘羽。我觉得进展太慢了,每一章基本都要写一段

色文,后续好多的花朵还未出场,何时才能开满整栋楼呢,汗一个!^_^ )

刘羽带着韩星辰来到陈雨婷面前,陈雨婷惊呆了,她不知道刘羽怎么做到的,

对她而言,现在孩子就是她的希望,她的寄托,不管自己是不是爱韩玉祥,这毕

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陈雨婷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开心的笑了,看到刘羽的目光,她总是很快的躲

闪,她害怕自己内心的抵抗,会彻底瓦解。

寡妇门前是非多,刘羽经常出现在王曼文和柳岚的家中,对于生活在大城市

的人来说,可能无所谓,虽然同住一个小区,也许一年之中根本见不到几次。

可对于国企来说,虽说几千人,可毕竟都在一个厂里,就好像同在一个村子

一样,有一个人知道了,等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所以她们俩为了避免这种情况

出现,却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将房子卖掉,在相隔30公里的市里买了一栋复式

房,反正她们有车,来去也很快。

不过,她们现在不是领导夫人了,在单位就不是那么风光了,虽然工作量很

少,可以前那些职位小的官太太,就会在她们身边摆摆架子,冷嘲热讽,刘羽每

每想到这些,就觉得异常难过。

陈雨婷在大家的眼中,是普通的员工,不会像看待官太太那种眼光去看,会

把她当做自己队伍中的一员,这也许就是国人的恶习或者说弊病,她在大家的眼

中就是贤妻良母,再加上她婆婆经常过来,而且对待刘羽像亲儿子一样,人家的

婆婆都不说,别人还会说什么,况且刘羽也并未做什么出格的事,就是帮忙干点

重的体力活,当然除了刘羽也有别的男同事来帮忙,毕竟好人还是很多的。

刘羽开着车,行驶在高速路上,难得的5.1 黄金周啊(貌似2008年取消了),

车后排,王曼文和柳岚昏昏欲睡,小家伙韩星辰,却很兴奋的透过窗户,看着外

面的风景,是不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陈雨婷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时不时教训下顽皮的韩星辰。刘羽觉得很

幸福,三个自己喜欢的美妇,一起陪自己去九寨沟玩,到了外面,谁还会管你和

几个女人出来呢,有的只是羡慕,或者说是嫉妒,不过多数人应该都认为是家里

人吧。

到了成都,几人开始品尝各种特色小吃,四川人爱吃辣,虽然一个个辣的满

头大汗,可是就是想吃,还有火锅,尤其是野山菌的汤锅,那个味道实在太鲜美

了。

晚上住宿的时候,韩星辰可不干了,非要拉着刘羽和他一起住,在他的心里,

叔叔和妈妈住在一起,可没什么不方便,柳岚和王曼文两人偷偷的笑着。

小家伙对刘羽可是死拉着不放,先让刘羽和他一起洗澡,然后一起看动画片,

虽然疯跑了一天,可丝毫没有睡觉的意思,直到晚上10点多,才睡着。

陈雨婷无聊的换着台,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她不敢看刘羽,两个人第

一次单独的住在一间房里,每次看到刘羽火辣辣的目光,就觉得自己快要崩溃,

而自从韩玉祥死后,晚上时不时会想起那个三亚的晚上,那个在自己眼前,疯狂

插入柳岚阴道的肉棒。

刘羽在阳台抽完一支烟后,打破了沉默,说道:" 姐,跑了一天的路,我帮

你捏捏脚吧。" 在刘羽心里,这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自从发现陈雨婷的脚后跟,

有少量的死皮后,就开始在网上查方法,这次出来专门把东西都带着。

陈雨婷正想着心事,冷不丁刘羽说话,还没反应多来,刘羽已经从卫生间端

来了热水,示意陈雨婷坐在床边的沙发上,陈雨婷脸" 腾" 地红了,说道:" 不

用了,我……我一会洗澡去。"

刘羽说道:" 没事啊,弟弟帮姐姐做个足部护理,可以去除多余的死皮,你

看脚后跟这里,经常护理,可以让足部皮肤变得光滑细腻。" 刘羽强行抓住她的

脚,脱下她的肉色短丝袜,给她指了指。

陈雨婷平时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一直觉得这些是应该有的脚茧,虽然将信

将疑,可是没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每寸皮肤都很光滑,也就没有太过反抗,

说道:" 这个是脚茧,真的能除掉吗?"

刘羽晃了晃手中的塑料袋,说道:" 放心吧,我早都准备好了。" 他握着陈

雨婷的小脚,在温水中轻轻地揉着,细细的滑过每一寸肌肤。

陈雨婷的心开始狂跳,刘羽每一次的抚摸,就像在她心里挠痒一般,以前每

次都是她给韩玉祥端好洗脚水,而刘羽却为自己洗脚,他的手怎么像带电一样,

她紧张的紧紧握住沙发的把手。

刘羽仔细的为她做过护理后,又给她涂上了宝石蓝的指甲油,虽然只是短短

的40分钟,可是已经比刚才漂亮多了,陈雨婷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刘羽握着她的小脚,刚才一心为她做护理,此刻握着她的脚,只觉光滑异常,

不禁抚摸起来。

陈雨婷感觉到了异样,慌忙收回小脚,满面羞红。刘羽尴尬的捏了捏鼻子,

而陈雨婷粉脸更红了," 你,你怎么……"

刘羽一愣,随即明白了,说道:" 没事,我喜欢这个味道。"

一时间,气氛很是尴尬,陈雨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而刘羽却仍然眼睛

直直的看着自己,她站起身,躲开那炙热的目光,感到轻松了许多,坐到床上,

说道:" 没看出来,你还会这手艺,是不是经常给她俩做护理啊。"

" 那倒没有,你是我的唯一客户,这是我第一次做,上次和你出差,我发现

你的脚后跟有死皮,就找资料学习,这次总算派上用场了。"

陈雨婷感到心里甜甜的,就连她俩都没有享受过,刚才被他握住脚的感觉,

好像很舒服……自己再想什么啊,她感觉脸烧得厉害,好在刘羽并没有看自己,

说道:" 你那次是不是给我做过护理了,我就说怎么早上起来袜尖皱巴巴的。"

"啊……"

两个人同时惊呼一声,刘羽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又是亲,又是舔的,袜子上

全是口水,想着想着,鸡巴硬硬的挺了起来。而陈雨婷想的是,他做护理,要脱

丝袜,自己那天穿的短裙,岂不是那里都被他看过了。

刘羽觉得很不好意思,说道:" 对不起,陈姐,我那天实在忍不住,亲了亲

你的脚。"

陈雨婷惊呆了,突然之间反应过来,那……那是他的口水,他竟然亲自己的

脚,难怪他说喜欢这个味道。

刘羽看着一脸娇羞的陈雨婷,回忆那天自己让她的小手握着自己的肉棒,还

有她内裤上销魂的味道,此刻陈雨婷身上的香气,更加刺激着自己,只觉得欲火

越来越厉害,忍不住一把抱住了陈雨婷。

陈雨婷惊叫一声,奋力想将刘羽推开,却被她搂的更紧了,感觉到他的手在

自己身上胡乱的游走,已经摸到了自己的乳房,情急之下,在他肩膀上狠狠地咬

了一口。

吃痛之下的刘羽,猛然惊醒过来,连声的说着对不起,狠狠地打了自己两巴

掌,逃也似的跑出房间。

陈雨婷此刻平静下来,心中却没有任何责怪,而在回味刚才刘羽抚摸自己的

感觉,他身上的味道,闻起来身上软绵绵的,会不会把他咬疼了,这么晚了,他

跑哪去啊,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心里不由得一阵失落。

刘羽抽着烟,将事情说了一遍,柳岚咯咯笑个不停,挽住刘羽的胳膊说道:

" 她的奶子软不软,比我的怎么样。"

刘羽正烦躁不安,说道:" 我的姑奶奶,都这时候了,你还消遣我,我都后

悔死了。"

柳岚笑道:" 傻瓜,她要是真对你没意思,会让你和她住一个屋吗?就算是

姐弟,也是成年人啊,而且还明知你对她一直心怀不轨,人家是女孩子,肯定会

害羞啊,难道你要她对着你主动说,小羽,我要。"

王曼文扭动着身体,将半透明粉红睡衣,向下扯了扯,腻声道:" 小羽,我

要嘛。"

" 哎呀,曼文,你好讨厌,把我要说的话抢了!" 柳岚用巨乳在刘羽胳膊上

晃着,玉手却径自握住刘羽的肉棒,在他耳边吹着热气,说道:" 姐姐的小穴随

时等着你操。"

刘羽还在想着柳岚的话,可鸡巴已经在王曼文的嘴中胀大,王曼文吞吐着肉

棒,吐出一口唾液,抹在棒身上,用手撸动着,说:" 小羽今晚的味道特别浓,

估计想干雨婷的骚穴,不停地流水水。"

柳岚也蹲下来,两人一起舔着他的鸡巴,一会吞吐肉棒,一会吸含睾丸,刘

羽的欲火再次燃烧。两女的小嘴,紧紧地贴合在一起,贪婪的吸食对方的香津。

刘羽一边摸揉着一个屁股,将两女推倒,两人跪在床沿,双唇仍然激烈的吻

着,性感的屁股高高的翘起,调皮的柳岚,还不停地左右摇摆。

刘羽挺着鸡巴,龟头插进柳岚的穴口,慢慢地研磨,柳岚侧过身子,使劲掰

翘臀,贝齿咬着嘴唇,等着刘羽深深的插入。

他握着肉棒的根部,快速的在穴口颤动起来,柳岚欢声喊叫:" 进来,不要

折磨岚岚,快点!"

刘羽在两人的交合处,摸了一摸,将手指上的淫水,舔了舔,说道:" 岚岚,

是不是想要啊,淫水流了这么多。"

柳岚揉着大奶子,说道:" 我要,岚岚想要,官人,你就从了奴家吧。" 大

屁股往后迎合着肉棒。

刘羽笑了笑,说道:" 真是个小骚妇。" 仍然浅浅的插入,手指进出的频率

却越来越快,趴着的王曼文,已经被指奸的快要瘫软了。

他拔出手指,递到柳岚的面前,说道:" 看看曼文的淫水多吗?" 柳岚将手

指含进嘴里,拼命地吸舔,刘羽感到手指上强烈的吸力。却走了一步,将大鸡巴

猛的刺入王曼文的小穴里。

" 啊!" 只这一下,王曼文就觉得快顶不住了,刚刚被手指抽插得快要发软,

突然火热的肉棒刺入,每一下都是尽根没入,频率越来越快。

就在王曼文快要高潮的一刹那,刘羽却抽出肉棒,一把按倒正撅嘴的柳岚,

插入她湿滑的阴道,快速的动起来。

王曼文此刻却像被人从高空扔到地下一般,整个人缠在刘羽身上,呻吟道:

" 老公,操我,文文难受死了,文文也要。"

刘羽喘着粗气,说道:" 文文要什么啊。"

" 要肉棒,要鸡巴,要老公的大鸡巴。" 她看着那根肉棒正快速的抽插着柳

岚,疯狂的喊叫着,同时手指插进蜜穴。

柳岚此刻正快乐的呻吟,害怕刘羽突然抽出,她用一只性感的美腿,缠住刘

羽的腰,将刘羽的手按在自己的大奶子上,同时另一只美足,贴在刘羽的脸上,

淫荡的说道:" 老公,狠狠地操岚岚,岚岚好爱你啊,舔舔岚岚的脚。"

王曼文慢慢的爬到柳岚身边,在她脸上胡乱的吻着,一只手捏着柳岚的乳头,

另一只手把自己的乳房,塞在她嘴里,说道:" 岚岚,帮我吸一吸。" 同时也伸

出一只玉足,在刘羽的唇边滑动。

刘羽将两只白嫩的脚,翻来覆去的舔,腰部仍在急速的抽插,柳岚在身下扭

动的更厉害了,他将两女的玉腿放下,让王曼文趴在柳岚身上,王曼文与柳岚激

吻在一处,丰满的翘臀,在刘羽身上蹭着。

刘羽抽出鸡巴,插入王曼文的小穴,抽插几下,又插入柳岚的蜜穴,如此反

复,把两人插得玉体乱颤,却又得不到满足,两人都在插自己的几下,紧紧地收

缩阴道,想要夹住刘羽的鸡巴,想让他在自己的骚穴里多停留几下。

终于两人无法忍受了,在刘羽刚抽出的瞬间,王曼文坐起来,翻转身体,将

刘羽推倒在床上,急切的扶着湿淋淋的肉棒,深深的坐了下去," 啊!好深啊,

臭小羽,想要把我们姐妹折腾死啊,水都要被你插的流干了。"

刘羽刚要说话,却被柳岚湿淋淋的蜜穴,骑在脸上,一股淫乱的气息,湿腻

的液体,在嘴边徘徊,王曼文一边和柳岚激吻,一边喘着气,狂乱的耸动臀部,

缠着声音说道:" 岚岚等一下,我……我就要来了。"

王曼文全身香汗的瘫软在一边,柳岚此时却不急了,仍然将蜜穴放在刘羽嘴

边,小手却在他的龟头上画圈,说道:" 这个臭小羽,今晚这样对我们,看来是

想被执行家法了。"

王曼文休息了一会,此时听到这话,坐起身来,笑道:" 我看也是,几天不

收拾,开始调皮了。"

柳岚索性下了床,说道:" 我刚刚也小舒服了,就让他歇会吧,反正他也不

想干我们,曼文,咱两去洗洗睡吧。"

刘羽一脸急色的坐起来,刚刚王曼文高潮的时候,阴道强劲的收缩,已将他

欲火烧到极点,此刻见两女突然要闪,哪能受得了,一手搂一个,说道:" 好姐

姐,不要这样嘛,我还不是想让你们都快乐。"

王曼文伸出玉指,在他胸口一指,说道:"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把人家弄

得不上不下,还不如不插呢,哼,今晚你自己解决吧。"

" 强奸啊!" 柳岚大声的喊道,刘羽见两女都挣脱的要跑,一把按倒柳岚,

就要插入,冷不丁被柳岚这声大喊,喊得一愣,柳岚格格笑着从他身下逃脱。

刘羽说道:" 喂,喊这么大声干嘛,也不怕别人听见,真的过来把我抓走。

柳岚得意的趴在沙发上,扭着屁股,说道:" 来呀来呀,谁让你欺负我们。

"

当刘羽走到她身边的时候,柳岚突然转身紧紧地抱着他,大声喊道:" 老公,

干我,狠狠地干我,把我当成雨婷,干死我,我现在就是你的婷婷。" 双手在他

的背上游走,香吻如雨点般印在他的身上。

刘羽心中一阵感动,深深的插入她的身体,同时吻在她的香唇,说道:" 好

岚岚,你是我的岚岚,老公好好疼你,任何人都不能替代。"

陈雨婷在洗手间里,任凭热水击打着自己的身体,心里突然有种失落,她知

道此刻刘羽一定在和她们两人做着那事,刚刚自己明明是好舒服的,脱下内裤的

时候,一滩好大的湿痕,这个讨厌鬼。

陈雨婷心里异常矛盾,刘羽喜欢自己,看着他为自己做的点点滴滴的事情,

很是感动,也想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与他一起分享,刘羽的出现,让自己尘封的爱

情开启,在她学生时代,就认为爱情应该是这样的。

现实生活让爱情还没绽放,就悄悄地凋零,如今在自己已为人母的时候,爱

情却悄然来临,怎能不让她心动,可是该怎么面对韩星辰,面对世人的眼光,他

已经有了两个女人,怎么还来纠缠自己。

精神上的折磨,还有这身体,最近怎么也不听使唤,老是希望有人来爱抚【收藏】花满楼九激情成都

陈雨婷对着镜子,注视自己的身体,白皙的奶子,依然是那么挺翘,她一路抚摸

下去,丰满的大屁股,弹性还是这么好。

她将一只腿踩在马桶盖上,看着宝石蓝色的指甲,心里不禁想到,如果刚才

没有咬他,会不会那个东西正在自己体内运动,右手不由得抚摸上下体那颗突起

的肉粒。

肉体上的快感,渐渐让陈雨婷疯狂,心里的抵抗慢慢消退,手指轻柔的拨弄,

美目紧闭,诱人的红唇,发出销魂的呻吟,嘴里含糊不清的呼唤着:小羽,小羽

……

陈雨婷躺在床上,整个人平静下来后,看到还未归来的刘羽,翻来覆去睡不

着,真是的,不就咬了他一小口吗?还不打算回来了啊,会在隔壁睡觉了吗,心

里莫名的感到一阵酸楚,脑海里一个激灵,这是什么,自己是在吃醋吗?

她长叹一声,他在哪睡,自己也管不着。转念又想,会不会一个人跑到外面

去了,这么晚了不会出事吧,她坐起来真想去隔壁看看,或者打个电话,可是万

一他们正在那个……

陈雨婷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讨厌死了,披上外衣,站在阳台上,想让夜风吹

走自己的烦恼。隔壁突然传来一声" 强奸啊" ,声音很大,正是柳岚的声音,接

下来的话,更让陈雨婷震惊。

真是的,他们做那种事,还要扯上自己,她担心了刘羽半天,而此刻他正在

一墙之隔,别的女人身上驰骋,她生气的躺在床上,将头蒙住。

可是心里很乱,怎么也睡不着,柳岚为什么要那样喊,是不是他更爱自己,

让他觉得身下的就是我,他才会更加勇猛的那个,心中不由得有种得意。随即又

想,既然喜欢我,又和她们纠缠什么,哼,再不理他了。

王曼文和柳岚一脸满足的靠在刘羽身上,柳岚说道:" 看来不能再给你喝那

个药了,迟早被你弄死,到时候你的新婚妻子,怎么受得了啊,几天都下不了床。

"

刘羽笑道:" 还不是你说要我干死你的,我这还不是听你的话嘛。"

" 你讨厌死了,你是把我强暴的。"

王曼文说道:" 不早了,我们该睡觉了,你也该回去了。"

" 啊?" ,刘羽一脸惊讶的看着她,说道:" 我回哪去啊?"

王曼文打了个哈欠,盖好被子说道:" 当然是你的雨婷那啊,你不回去,她

一晚上都睡不好的,现在人家可是巴巴的等你回去哦。"

" 姐姐说的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女人,快点回去吧,明天我们还要出去玩呢。

" 柳岚把刘羽赶下床,也盖好了被子。

刘羽悄悄的走进房间,发现自己床边的灯依然亮着,不禁想到一句话,无论

多晚,回到家里,总有一盏等你归来的灯。

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他看了看陈雨婷,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走到床边

看了看,然后蹲下身,在她的右足上,轻轻一吻,给她盖好被子。

陈雨婷在他进屋的那一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就好像打胜仗一般,你在外

面疯够了,还是要回来才对嘛,她就好像在等待自己的丈夫一般。

刘羽吻她脚的时候,心里一阵紧张,他要是想要我,我是不是要任他所为,

他却关了灯径自睡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想让他再亲一亲。

在九寨沟游玩的时候,刘羽发现离他们不远处,有个女人似乎很眼熟,不由

得觉得自己怎么神经兮兮的,望着如潮的游人,心里暗笑,这么多人要是真能碰

到故人,还真是缘分啊。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羽又看见了那个女人,身材真是不错,一身黑色长裙,

白色的旅游鞋,小腿上露出黑色的丝袜,他想一定是这双丝袜惹的祸,当那个女

人摘下墨镜的一刹那,刘羽觉得自己错了,额头不禁冒出冷汗。

他有点做贼心虚,根本不敢往那边看,王曼文察觉到他有点不对,顺着他的

眼神一看,说道:" 干嘛啊,眼前这么多了,你还看着别的东西,快点吃吧。"

刘羽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嘿嘿傻笑一声,低头吃东西。柳岚却说道:" 是不

是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啊。" 左顾右盼看着。

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 喂,你们看,那个女人也在这也。" 她突

然压低声音说道:" 传说中装备部副主任的干女儿,白傲雪,也就是他情人。"

刘羽差点将嘴中的饮料喷出来,他看见柳岚说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看到的,

也就是自己和欧阳浩天谈的条件,对于他们这种生产军品的国企来说,装备部就

是上帝的上帝,他们说产品不行,那就一定不行,想要收拾一个人,还不是易如

反掌。

柳岚接着说道:" 我还是上次听蒋文兵说的,这个白傲雪本来是在厂里市场

部上班的,结果被副主任强暴,后来就成了他的干女儿,其实领导都知道咋回事,

就给她在市里买了一栋别墅,每月工资照开,具体她什么职位,厂里也没人知道。

"

王曼文说道:" 所以我说这些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那个副主任我见过,

最起码60多了,也真会想,当别人的爸爸。"

韩星辰这时候,走到刘羽身边说道:" 叔叔不老,做我爸爸吧,我爸爸不见

了,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

王曼文笑道:" 好啊,辰辰真会说,你叔叔早就想当你爸爸了。"

韩星辰仿佛受到了鼓励,开心的叫道:" 爸爸,爸爸带我去那边的爬梯玩吧,

我们比赛爬楼梯,看谁爬得快。"

陈雨婷脸红红的,虽然觉得很不妥,看见韩星辰开心的笑容,却又不忍拒绝,

心底有一个声音,也渴望他能当孩子的爸爸。

刘羽此时也无暇顾及白傲雪了,毕竟自己认识她,她又没见过自己,怕什么。

他发现现在和陈雨婷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了,只是最后的防线还未突破,看得出

来,她还是很在意自己的。

这几天的游玩虽然很累,可是心情很好,在这深山深处,没有了城市的喧闹,

有的只是青山绿水。不过刘羽晚上没再和陈雨婷同房住,生怕自己忍不住,做出

抱憾一生的事。

黄金周结束,刚刚上班,刘羽就听到一个消息,全国相关企业将整合为一个

总公司,各子公司继续发展自己的产业,同时与其他各公司合作研发新产品,打

造最尖端的军工产品。

届时各子公司的领导班子,将会做一些调整,也许从原企业挑选,也可能国

家委派,一时间公司里上层的一些领导,都是心怀鬼胎,各自打着如意算盘,这

时候站错队伍,会影响自己的仕途。国企的领导能不能长期稳坐,就看自己倚靠

的大树是否厉害。

刘羽听着工友们,议论着某某领导靠山是谁,或者XX领导的亲戚是哪个,一

时间一阵惆怅,这样的企业,自己怎么才能出人头地,全是人际关系,有心想创

业,先不说资本,自己压根就没这方面的经验,哎!想归想,眼前还是和这些老

外偷师吧,起码也是个手艺。

刘羽发现自己跟着美国佬,最大的收获,就是英语口语,不一定会写,每天

在休息室和三个美国人聊天,再加上一个翻译,口语能力提高的很快,而那些老

外也似乎很喜欢和刘羽聊天,可以顺便学习中文。

沸沸扬扬了两个多月,集团公司整合的事还没动静,只是听说不停地开会研

究,就好像一个女的就要结婚了,可是等了许久,也不知道她的老公是哪一个,

时间一长也没人关心了。

就连欧阳浩天三个人都很安静,没有一个人来找茬,刘羽发现这段时间,公

司的产量、质量都有大大的提高,几乎每个领导都尽职尽责,看来这些当官的都

还是有点本事的。

这天刘羽依然和老外学习,现在混得熟了,也不用偷师了,有什么不明白的,

直接问,老外会把机器中常见的问题,大致说了一些,有些所谓诀窍的维修方法,

当然是不会说的,因为这些都是钱啊,都告诉你了,别人就赚不到钱了,至于一

些加工复杂零件的方法,他们的技术人员都是嘿嘿傻笑,无可奉告,不过就算这

样,刘羽的编程技术也比一般人要好。

就在刘羽和老外工作的时候,现任公司一把手王文峰和一堆领导走进厂房,

他看见一个身穿工人制服的人,竟然能和老外交流,很有兴趣,随口说了一声:

" 这个工人不错啊。"

生产主任看见被自己无数次" 照顾" 的刘羽,说道:" 王总不要被他表面现

象骗了,他叫刘羽,其实没什么本事,就会吹牛,以前在技术部干的不好,就跑

到部长那里说要去基层体验生活,结果到了车间也老是报废零件,让他去维修组

却跑到这来偷懒。"

王文峰笑了笑说道:" 这么说以前是欧阳的手下咯?" 看了刘羽一眼,径自

走出厂房。

王文峰拿起电话,对秘书说道:" 你马上把刘羽的档案给我拿来,从技术部

调到车间的。" 挂断电话,他靠在老板椅上,揉着太阳穴,欧阳浩天最近势头很

劲,在上级的眼里印象很好,工作能力强,而且正符合现在干部年轻化的政策,

看来要赶快除掉这个劲敌才行。

贾权跟着秘书走进办公室,王文峰对着秘书说道:" 让你拿个档案,怎么让

贾部长亲自送来了,不知道部长很忙的吗?" 心里暗想,早就听说贾权和欧阳浩

天是一伙的,看来果真不假,一个小小的职员值得他们这样折腾吗。

贾权说道:" 这不今年新招的大学生,就要陆续进厂了,我刚好把人员资料

拿来给王总过目,就顺便带来了,不关她的事。"

王文峰拿着刘羽的档案,看了一遍,说道:" 这个刘羽在技术部犯了什么错

误,怎么跑去车间当工人了。"

贾权一听到刘羽,心里就窝火,可一时间也摸不清王文峰的意思,只好照实

说,毕竟刘羽去车间,可是在技术部的大会上宣布的,想瞒也瞒不住,说道:"

他是主动要求的,说是要去基层多体验体验。"

王文峰捕捉到他眉宇间的一丝不快,说道:" 哦,那这么说是人才了?" 喝

了一口水,突然说道:" 贾部长怎么看他呢?要是实在能力不行,我看就直接开

除掉好了,国企也不是慈善家。" 王文峰说着话,故意很生气的将水杯重重的放

在办公桌上。

贾权心道,这个活宝不会又把老板的女人搞了吧,或者是再套我的话,说道

:" 我先前有些耳闻,据说干活干得不怎么样,奖金经常被扣,我回去马上查一

下。" 他权衡了一下,这样说最保险,不管领导什么意图,自己都没错。现在可

是非常时刻,如果欧阳浩天胜出,自然没事,万一失败,也不至于得罪这位大神。

贾权走了以后,王文峰黑沉着脸,心中暗骂:妈的,和我玩这套,等到老子

赢了,让你们一个个全他妈滚蛋。他看了看刘羽的档案,既然都对这小子不满,

那就是我的朋友了。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