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私家女侦探的郁闷之夜812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36:43 阅读:

【私家女侦探的郁闷之夜】(8-12)

(八)

赤身裸体的我被三名女侍「松筋骨」松的去了半条命,在那名黑色制服女子

的命令下,被她们从电刑架上放了下来。不容我喘息的机会那三名女侍又把我的

手脚紧密的捆绑了起来,并且在我的手腕上还加了道手铐以做保险,被丝袜和口

球堵住嘴巴的我,已经全身绵软虚脱得好象没有骨头一样,只能任由她们对我随

意的进行束缚。

三名女侍的捆绑非常老练迅速,而且三人配合也很默契,不到5 分钟已经捆

绑完成,然后她们扶起瘫倒在地上的我,拉着我到了外面豪华包房的大厅里,由

两名女侍扶着我的双肩跪在了一张沙发前的地毯上。

我也只能任由她们摆弄,连呼吸都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跪了一会儿后,

房间的门被打开然后有人走了进来,想必就是她们口中的老板了吧,我转头想要

观察一下,但是头顶突然打开了一盏强烈的聚光灯,我被照得眼盲了一下,赶紧

低头以恢复视力。

这时候进来的人已经走到了低着头跪着的我的跟前,头上的灯光过于刺眼所

以我现在无法抬头观察,只能低着头看到来人一双秀气的脚上穿着黑色的丝袜和

高跟鞋,显见来的人是一名女子。

接着一名女侍解开了勒住我嘴巴的口球,然后把我口中虽然被塞入不久,但

是又已经被口水浸得湿透的丝袜掏了出来,嘴巴得以自由的我,忍不住剧烈的咳

嗽干呕起来,但是双肩却被牢牢按住而无法弯腰,在我咳嗽的时候,一名女侍已

经从后面把披在我脸上的几缕乱发搂到了我脑后,然后用力抓住我头顶的头发向

后一拉,我不由自主的只能抬起头,头顶的刺眼灯光照耀下不得不闭上了双眼,

头上和身躯传来的痛苦让我的脸此时多少有些扭曲,这是要让来人方便看清楚我

得模样。

就在全身赤裸的我被迫抬头挺胸的跪在地上任由那名女子检视,寻思着她要

如何审问我的时候,耳中却传来了一声疑问:「关小姐,竟然会是你?」

过了一会,想必是那名女子的示意,头顶的光线恢复了正常,我也得以睁开

了双眼看清来来的那名女子,只见眼前的人风姿灼约,美丽照人,竟然是她!

这名女子姓何名湘,今年方才三十一岁,却已经是本市一家有名的集团的董

事长,黑白两道都吃得很开,三年前她已经离异的丈夫去世时我曾接受她的委托,

潜入她丈夫家族中,找到了她被软禁的女儿并解救了出来,并且拿到了她丈夫家

族的一份重要的计划书,让她最后成功掌控这家集团(当然这是另外一些有趣的

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跟各位分享)。此后她对我颇为感激,与我交情也逐渐加深,

之后更多次对我进行委托,相当看重,而我也总是能圆满完成委托,特别是四个

月前帮她找到了被一名让人收买的财务收藏起来的一份帐册,更是让她的集团安

然的躲过了一次暗算,想不到这家会所竟然也是她名下的产业。

碰到熟悉的客户让我有些失措,特别是我是来这家会所进行一些动作的,就

好比你进了一间房子帮别人行窃,却发现那房子却是自己的熟人的一样,特别是

最后还失了手,被人赤身露体的绳缠索绑之后押着跪在了主人面前。被叫穿身份

之后即使我身为心理咨询顾问脸皮厚到了一定程度,也不免感觉脸上讪讪,非常

尴尬,不敢与之对视。

何湘却在板着脸盯着我看了一会之后,脸上浮起了一道笑容道:「关小姐,

看起来你最近的生意很好啊,连我这个会所都被你重点关注了!」

我心虚之下,一时却难以回辩。

她接着笑道:「以我们的交情,若是你想来,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来,我这里

保准为你提供最好的服务,可是这样子来拜访我,却不是作客之道啊!」

我被她打趣的难堪非常,停了一下,她接着道:「你帮了我很多,这次的事

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希望你下次来的时候我可以按贵宾的礼节来招待你。」

然后她对着旁边一名穿着藏青色制服的漂亮女子吩咐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你一会帮关小姐收拾一下,送她回去吧!」

说完之后便离开了这个房间。那名青色制服的美女在何湘离开之后,来到仍

然跪在地上的我面前盯了我一会道:「关小姐,我是会所的行政助理郭月,之前

真是不好意思了,不过她们也是职责在身,毕竟您这也不是作客之道,希望您不

要在意。」

事到如今我知道自己算是逃了条小命,口中也是应道不会不会之类无营养的

对话。郭月转过头对那三名女侍低声吩咐了几句,又对我道:「关小姐,先让她

们帮您收拾一下,一会我们再接着谈。」随后也便离开了房间。

这时候那三名女侍便把我扶了起来,解去了我身上的绳索,但是反拷的双手

却并未松开,也并未帮我穿上衣物。在帮我解除绳索时,又有四名漂亮的蓝衣女

侍走了进来,当我身上的绳索都解去时,便扶着我到了另外一个华丽的客房之中,

这次的动作却是不见野蛮粗暴,反倒是轻柔温婉,让我不由得感慨异常。

进了另外一个客房之后,其中两名女侍却也是脱去了全身的衣物,然后扶着

我进了浴室,放进了一个放满水的浴池里,便细心的开始为我清洗了起来。

在热水的冲刷清洗下,手脚的麻木也消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酸

麻难当,我却是心中暗叹自己的手脚总算是没有被捆废吊残,倒是颇为庆幸,特

别是现在虽然还被松松的反铐着双手,但比之前绳索加身,又捆又塞的情形当真

是好了万倍。

在帮我清洗完之后,她们便帮我擦干了身体,然后扶着仍然全身乏力的我出

了浴室进了卧室,坐在了床上,早有一名女侍送上了一杯饮料,喂到了我嘴前,

早已经被折磨得嘴唇发干的我咕咚咕咚就把饮料干掉了,喝完饮料之后,那两名

帮我清洗身体的女侍已经穿好制服走了进来,她们四个扶着我俯着身子躺在了柔

软的大床上,脱去了脚上的皮靴爬上床来跪坐在了我周围。

我正搞不清她们意欲何为,她们伸出了双手,在我被反铐在背后的双臂和大

腿上按了起来,随着她们手上的动作,一阵阵舒爽难名的麻痒感觉从四肢传来,

让我忍不住就要呻吟出来,猛然想起自己之前还身为俘虏,赶快收摄心神忍住了,

心中暗自责怪自己怎么突然如此,其实是之前被「松」筋骨时对我的身体和精神

都是巨大的消耗,因此放松下来人的心理就很容易放松自己。

在帮我的四肢按摩了大概20分钟左右,她们却又把我翻成了仰躺,被铐住的

双手被压在身下,陷入了柔软的床里,然后她们又开始按摩我的大腿,小腿,腰

和腹部,轻柔熟练的手法让我感到了一种飘飘的感觉,忍不住的闭起了双眼,却

是暗自咬牙强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而且此时全身无力动弹,也就任她们去

了。

就这样按了一会儿之后,闭着双眼的我突然感觉到她们的手摸上了我的一对

椒乳,同时也有手伸到了我下身的私密之处,我平日里最怕痒的脚底也被按上了,

然后同时轻巧的开始揉动,来不及睁开双眼的我全身几大敏感处同时在抚摩揉动

中传来一阵阵麻酥酥如同过电般的销魂感觉,再也忍受不住,张嘴就要大声的呻

吟,在我张嘴的同时却被人吻住双唇,一条香舌熟练的滑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

交缠摩擦,却是把我将将出口的呻吟声闷成了消魂的呜呜声压在了口中。

我全身忍不住想挣动,但是双手还反铐着压在身下,而且全身无力,被她们

按住之后竟是动弹不了分毫,拼命的曲张脚指头也无法躲开在我脚心揉动的手,

一阵阵的麻痒连续的冲击我已经很脆弱的精神;双乳的揉动轻柔顿措,还不时捻

动我早已经硬起来的乳尖,传来蚀骨刻心的消魂滋味;我几乎是用全身力气夹紧

的一双玉腿却也难以阻止探动着我私处的手指,手指探动时传来的如潮快感令我

感到全身都想放开在空中飞翔一般,偏生此时全身上下无力之时又在女侍们温柔

的压制下难以动弹分毫,万千快乐的滋味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要让我放声大喊,

却又在嘴边被温柔而又炽烈的吻堵了回来,我的舌头笨拙的回应着对方灵巧老道

的丁香小舌,无助的发出连串消魂的呜呜呻吟声,已经溃不成军的精神防线终于

在私处的手指头替换成跳弹之后全军覆没,如潮的快感吞没了我所有的意志,轻

轻按动我脚心的手指,温柔的揉动我双乳的手,与我的舌头抵死交缠的芝兰小舌,

在双腿紧夹的私密处放肆震动的跳弹,瞬间就已经把我送上了快乐的颠峰,其中

销魂蚀骨的感觉难以言名。在把我送上高潮之后,那四名女侍终于收了动作,只

留我躺在床上,大声的喘着气,回味着刚才那突如其来的疯狂。

慢慢恢复了思维能力的我一扭头看着几位女侍看着我的笑容,回想起自己刚

才的不堪一击和放纵回应,一张老脸顿时变的通红,不过还好高潮时的腮红还未

褪去,倒也不显。

就在我喘息之时,一名女侍已经打了一盆热水进来,用毛巾浸了热水拧干之

后帮我擦拭起身体了,擦到下身时我想起刚才的泛滥,心中却生出一股别样的刺

激感觉,赶忙暗骂自己实在放荡。

在帮我擦干净身体后,她们便扶着我到了卧房外的客厅中,穿着青色制服的

美女助理郭月却是已经在等我了,我在坐下之后扫了一眼郭月的脸,心中却不能

自已的想象起刚才吻我的如果换成是郭月的樱桃小口又会是何等的奇妙滋味,想

起此时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赶忙收摄心神,暗怪自己想象力太过猎奇,耳边

却传来郭月的话:「关小姐,刚才女侍们的服侍如何?下次您如果作为贵宾登门

就算点我的单也不是不行哦!」

我未料到竟然被她看穿心事,脸上也是也阵阵发热,在应付了几句不错不错

之后赶忙转移话题让她们去解救被我捆绑在租来的车上的那名女侍,然后开口道:

「郭小姐,不知道我那些小玩意能否归还于我?」

郭月笑道:「关小姐请放心,既然何夫人吩咐了,除了胶卷之外其他都能归

还于你,只不过要稍待几日,便会和本会所的贵宾卡一并送到您手中。」

我心中暗叹果然如此,但是也别无它法,于是道:「既然如此,你看这时候

也不早了,是否能借我套衣服,我们就此别过如何?」

郭月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道:「关小姐这话就太见外了,衣物早就准备

好了,很齐全,何须您开口,而且夫人是吩咐我亲自送您回去,一会让她们帮你

换好衣服我们就走。」

帮我换?为什么要帮我换,莫非不打算解开我双手的束缚了?

这时候几名女侍捧着衣物到了我旁边,看来真的是不打算解开手铐了,我也

是无可奈何。

一名女侍蹲下,拿起一双肉色的连裤袜调整了下把袜筒卷好,另一名女侍抬

起我的左脚让她把丝袜套上我的脚然后拉到大腿处,然后右脚也如法炮制,接着

扶我站起,把裤袜提到我腰间,然后蹲下帮我把丝袜的褶皱整理好。她们怎么不

给我穿内裤就直接穿丝袜?真是奇怪。

接着女侍们拿了条黑色的皮质的长方形的东西在我腰间一绕,在我腰的左侧

扣上拉链拉好,竟然形成了一条堪堪盖住我臀部的超超短裙!我晕,这也行?然

后她们拿了条细细的呢绒带子,穿过皮裙在我腰边的几个孔从背后穿过手铐中间

的孔再绕回身前在肚脐前的位置系好,该死,这样我双手就被固定在身后了。

在固定好我双手后,她们又拿起一条一样的黑色的皮质长条,比我腰间的更

短一些,从我背后穿过被腋下绕到胸前,这次却是把拉链扣在我双乳只间的位置,

形成一条勉强围住我双乳包括乳尖在内的三分之二的围胸,双乳的上面三分之一

也在挤压下形成了一道v 沟,最后给我穿上了一双脚面透明的高根系带凉鞋,我

的一双包着肉色丝袜的双脚就象直接露出一样。这就没了?这和只穿内衣有什么

分别!

我尴尬的看着这一身行头,稍微动了动被固定在背后的双手,刚想开口问她

们是否能把手铐打开,却听郭月道:「关小姐,此次您的来意不甚友好,铐住您

的双手也是不得已之举,还请海涵,大不了下次您光顾的时候点我的单,到时任

您随意,我无任欢迎!」

我无言相驳,恼道:「不是说齐全的衣物吗?未免有些不太合身。」

郭月脸上笑开了花:「关小姐,您看,这有上衣有裙子有袜子有鞋子,齐全

的很哪!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这也就不多留贵客了,我们走吧。」

我现在是她毡板上的肉,只能任由她搓圆捏扁,也是无计可施,忙跟着她走

出房间,心中却是暗自决定下次一定要来点她的单好好出口气。

我跟着郭月来到地下停车场,早有一名女侍开着辆车在等我们了,郭月帮我

拉开后车门说:「关小姐,您现在双手不便,就让我来为您服务吧。」

会不会说话啊,我双手有什么不便,有胆把我手铐解了我一个对你俩!无奈

的坐进车,郭月关上门从另外一边坐了进来,那名充作司机的女侍就发动了汽车,

我不奇怪她们为什么没有问我地址,凭她们的本事在知道我是谁后找到我的地址

易如反掌,而我房门和铁门的钥匙也在那小工具包里却是没见她们还我。

幸好这次郭月没再给我闹什么妖蛾子,30多分钟后车到了我居住的小区前,

在郭月帮我摇开车窗我对报安露了个脸之后顺利把车开到了我住的楼下面停下,

郭月下车帮我开了门,在我下车直起身子准备问她拿钥匙时,却被她一把抱住,

嘴印上了我的双唇,灵活的舌头撬开我的嘴后滑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迫不及防之下却更是有一种难以明言的无尽欢愉,良久之后她松开了我,我则在

原地不停的喘气,虽然感觉非常奇妙难言,心中却暗骂该死,肺活量竟然比不过

她!

不过背后的左手却多了两把钥匙,却是刚才接吻时她塞入我手中的,只听她

笑道:「关小姐,我就不送您上去了。话说您身手当真不错,被绑住手脚嘴里还

塞了袜子那两名女侍都差点制不住你,这小小手铐对您来说不成问题吧,以后我

难免会有事情要麻烦你,希望你看在今天的交情上别拒绝哈!咱们回头见!」

说完径直上车走了,留下穿着一身宛如内衣的衣裙,双手被反铐固定在背后

的我在原地,我心中恨恨的思咐道:郭月你个小蹄子,待我下次找上你们会所去,

包你几天,把你捆成这样那样,再把你的嘴塞成那样这样方解我心头之恨!对了,

袜子一定得是用穿了三天以上没洗的那种!

幸好现在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本小区的人都基本已经休息了,不然如果让

别人看到一身性感内衣装扮,双手还被反绑着的我事情可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前面说到人如果手脚被绑,那十成功夫就去了九成,如果是双手被绑了,那最多

也就只有四成的反抗能力,而且我晚上被她们诸多折腾,现在全身还是软绵绵的

提不上力来,就更是无力反抗了,楼下的路边是有路灯的,我不敢多站,赶快用

嘴咬了根枝条在楼下的铁门处按了通过密码开了铁门,然后上了楼,铁门自己关

上的声音把这几层的声控灯都弄亮了,吓得我赶快靠着铁门遮挡,等灯灭了后才

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四楼,也就是我住的楼层,在黑暗中背着手摸索着试验了几下,

终于把正确的钥匙捅进了铁门,慢慢的转动着把铁门的锁打开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的铁门关闭的声音传来,把一身性感内衣打扮,双手反

铐的我暴露在了声控灯的灯光之下,竟是有这栋楼的住户回来了!

(十)

就在双手被反铐并且固定在背后的我辛辛苦苦打开房子的两道门,用前额顶

开了玄关的灯时,竟然被人摸到了我的身后,须臾之间便被那人把反绑着的我紧

贴着墙壁牢牢的顶住了,嘴也被塞进东西堵了起来,还用手捂住不让我有机会吐

出,失去了呼喊的能力,更糟糕的是那人已经顺手把铁门和房门关上,彻底断绝

了我的逃生之路。

我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感觉到那人捂住我嘴巴的手力道不是很大,若是在

平时,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偏生此时的我浑身虚脱乏力,在力道上却是完全不

如了。只见那人关好门后,右手保持着捂住我嘴巴的姿势把我的身子扭得成了面

向大厅,左手搭上我的左肩,准备就要推着把我押进大厅,我却知道这是自己的

最后机会了,如果不趁那人还没按实我肩膀的时候挣脱,在反铐双手还被人在背

后近身控制的我就再无挣扎的机会了。

说起来虽然繁琐,但是也不过是转念之间的时间,心中主意一定,我在那人

的左手还没按实我肩膀的那一刻,沉下重心用右肩顶着那人的右手向左快速一扭,

那人促不及防间被我带的向我的右边一动,若是就这样不管,那人最多也就晃两

步就会稳住。但我岂能就此甘休?

在扭身的同时就顺势向后身出了我的右脚,那人从我右侧向前冲的势头被我

脚下一绊,就整个人面朝下摔在了大厅和玄关连接的地毯上,我赶忙蹲下,曲起

右腿用膝盖顶住了那人的腰,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上去,压的那人直哼哼,也因

为腰是人最难发力的部位,此时那人被我这样压住就别想起身了。

不过话说这哼哼声倒真是耳熟,我定睛一看,只见那人身着黑T 恤灰马甲七

分牛仔裤,光着双脚,脑后还扎着条马尾,象条八爪鱼似的在地毯上挥动手脚却

无法站起,口中还不断冒着「玲姐,轻点!轻点!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之类言

语,却正是刚才遇见的郑方缇!

她刚才不是进自己房子了吗?而且光着脚难怪刚才我没发觉被她靠近背后,

想起刚才被她制住时吓得我一魂不见二魂飞天不知道是落入何人手中的情况,心

中却也是松了口气。

等一下,好象漏过了什么东西,是什么呢?对了,刚才碰见这小丫头时她脚

上还穿着白色的运动鞋和运动袜的,现在却是光着脚,难道是?定下心来才感觉

到口中传来的又咸又涩的浓重汗味,弄的我胸口烦闷欲呕,赶快用舌头连顶带推

把堵嘴的东西吐在旁边,一看果然是这丫头片子刚才穿的袜子,又看这丫头现在

被我制住却在花言巧语,心中不由得气结,膝盖上一用力,顶得她直叫唤,训她

道:「好啊!正方体你这小妮子居然敢这么作弄你玲姐,亏我平时还老给你姐姐

说你好话,快给我老实趴好,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只听她连呼「不敢了不敢了」便停下了动作,老实的趴在了地上。

于是我便站起身,松开了膝盖,只留下右脚还踩在她屁股上,虽然我双手还

被反绑着,但是用双腿对付这个小丫头却是足够了。

起身后我四周扫了一下想找找看有什么东西能解开我背后的手铐,右脚却传

来一阵向上的力道,这小丫头还不老实,我便右脚用力要把她踩下去。

可是情况却出乎了我的意料,今天晚上早些的时候在会所经过一番甚是耗费

体力的缠斗后我被两名女侍捆绑住手脚,嘴里塞住丝袜迷晕了过去,清醒时又被

束缚着进行了一些很消耗身体的刑罚,在那之后又被几名女侍给服侍的欲仙欲死,

一直都没什么休息的时间,虽然在郭月送我回来的路上恢复了些许体力,但是身

体却早已经透支了,在我准备把小丫头的屁股睬下去的时候,右脚不但没能发上

力,反倒是脚下一软,双手被反铐着就这么侧着被她顶倒在了地上,摔得我垫在

地上的手臂象要断掉似的,痛得我直哼哼,此时却也只能忍住疼,努力挣扎着想

要赶快站起。

就在我努力争取起身时,郑方缇已经起身来到了我身边,一下子蹲坐了在我

大腿上,伸手一按我肩膀,就把被反绑着双手的我再次按在了地毯上,还未待我

挣扎,她已经手上用力,把我翻了个身,便成跟她刚才一样是俯着趴在了地上,

而她却用自己的双腿夹住我的双腿,然后整个人隔着我被反铐在身后的双手压在

了我身上。

这一下可就麻烦了,我一时除了头之外,只剩下双脚无用的向后踢踢空气,

其他部位根本就无法动弹。

郑方缇压住我后,左手摁着我的左肩,头身到我耳边说:「玲姐,你刚才说

要收拾谁啊?」

右手却是拿起刚才被我吐出的那双臭袜子向我的口中塞过来,我无暇回话赶

快扭头躲开她手中袜子的攻势,她却用左手拿住我的下巴便轻而易举的把袜子捂

到了我嘴上,我认命的闭起双眼等待着被她捏开双唇塞入袜子的羞辱,却发现她

并没有后续的动作,睁开眼睛一看,她竟是用袜子把我的口鼻都捂住了让我不但

不能用嘴透气,连用鼻子呼吸都非常艰难,而且吸进来的都是一阵浓浓的脚汗味,

让我一阵胸口发闷,我想要扭头,却被她的左手轻易的阻止了,无奈之下我一狠

心,一张嘴那团臭袜子被顺势含进了嘴里,起码鼻子能正常呼吸了。

见我主动把张嘴把袜子送入口中,小丫头幸灾乐祸的在我耳边大肆的打击我:

「玲姐,想不到你对我的臭袜子这么有爱,吃的狼吞虎咽的!在鞋子里闷了一了

呢,味道重,小心别噎着!」

我心中大怒,想要把袜子吐出来吐槽下她没有下限的修辞能力,却早被她的

右手把露在嘴外的袜子顶着全部塞入我的口中,只能「呜,呜」的回应她几声,

却是要把大半的精力压下心中的呕吐感觉。

此时我们的位置还在玄关和大厅叫交界处,此时只见小丫头一伸手从旁边的

鞋架上拿起了一团东西打开,却是我前些天换下却因为最近业务在身没来得及洗

的一双灰色的长筒丝袜,她把两只丝袜并在一起,勒住我的嘴绕着我的头绕了两

圈在我脑后打好结,我却是无法吐出口中堵着的臭袜子了。

接着她的双手从我身体两侧伸入我被压着的身下,我不知她意欲何为,拼命

扭动但是却毫无效果,她摸索着摸到围着我双乳下方的皮质围胸的拉链,便拉下

拉链从我身上取下了,她又把双手摸到了我的腰间,弄的我的腰间一阵阵发痒想

笑却直被袜子堵得只剩呜呜的声音。

接着她解开了把反铐我双手的手铐固定的那条呢绒带子,又把我已经卷到腰

间的那件短围裙解了下来,然后她拿着这条带子,就坐在我大腿上完成了转身,

一把把我只能徒劳向我踢空气的双脚搂住了,双脚被搂住后我感觉到她解开了我

脚上的系带凉鞋,然后用那条呢绒带子把我的脚踝交叉着捆绑了起来,便站起了

身不再压着我。

但是现在的我又能做什么呢?手脚已经被绑住,嘴里还塞着她的臭袜子,嘴

外面也被勒住,吐都吐不出来,全身上下除了下半身的肉色透明连裤丝袜外不着

片缕,只能向条蛇一样在地毯上无奈的扭动着,挣扎着,不一会就气喘吁吁了。

这时候郑方缇对我道:「玲姐,你在这里等我下,要乖哦,我去拿点好东西

一会让你好好享受下,如果不乖等下打你屁股啊,嘻嘻!」说完笑着捡起我刚才

掉落在地上的钥匙出门去了,只留下被束缚手脚堵住嘴巴的我躺在地上。

这丫头又要整什么鬼点子?暂时不去管了,我只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十一)

我被郑方缇偷袭后虽然凭借身手和急智脱身并反制住了她,却因为身体的乏

力透支被她再度掀翻在地毯上被她压住,嘴被她用臭袜子再度塞了起来,还在外

面用丝袜勒住,使我无法吐出,身上也被她脱得只剩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还用

我腰间解下的呢绒带子把我的双脚脚踝交叉着捆绑了起来,然后她丢下已经失去

反抗能力的我,出门去了。

虽然不知道这丫头又要打什么鬼主意,但是我明白在她回来之前这是我最后

的机会了,若是不能赶在她回来前至少解开双手或者双脚的束缚,就只能任她鱼

肉了。首先的选择当然是在我工作间的工具盒,如果能拿到手自然可以轻松打开

手铐,双手自由了解开双脚的捆绑就不成问题了。郑方缇解开我腰间的带子来捆

绑住我的双脚,却是让我被反铐的双手在背后可以自由移动了,我用双手撑在地

上艰难的挣扎坐起,靠着墙慢慢站立了起来。

站起来后我发觉到不行,因为双脚是交叉捆绑的,站起来都要靠着墙不然根

本无法站稳,更别说蹦跳着去到里面的工作间了,如果是坐下来用被绑的手脚推

动移动到工作间门口,还得在站立起来转门把手,然后再次坐下移动到放工具的

架子那,消耗的时间太多了,刚才郑方缇出门后我隐约有听到对面的门开关的声

音,她是进自己的家,估计再次过来的时间很快,这个方案只能放弃了。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住冷静,眼光扫了一下大厅,把注意力放到了离我不远的

双人沙发上,靠着墙慢慢的坐了下来,借着被反铐在背后的双手和被交叉捆绑的

双脚,又推又蹭的,十分艰难的移动到了沙发的扶手旁边,短短的距离让已经疲

惫不堪的我出了一身汗,用力的喘息了几下顺带诅咒了几句我口中臭袜子的主人

之后,我把双脚蜷起贴到了臀部的位置,腰间猛一发力,挺起上身变成了跪坐的

样子,双手堪堪摸到了脚上捆绑着的带子,但是郑方缇捆绑我双脚之时,带子在

我脚腕上是捆成了一个「十」字型,打的结是在前面,而现在被我的双脚压在了

下面。

于是我便用左手的食【收藏】私家女侦探的郁闷之夜812中二指用力的楔进捆绑在我脚上的绳圈里,用力扣住勾

牢,仅用膝盖顶在地毯上做支点,整个人向前倒去,然后胸口贴靠上了沙发的扶

手让我保持这样重心前倾的姿势却不至于前趴在地,左手手指也带动捆绑我双脚

的绳子,把我的脚从地上拉起仍然贴在我臀部后面,然后我就用右手的手指头努

力探着绳结的位置,这个姿势太过于别扭,而且现在我重心前倾,重量全压在作

为支点的膝盖和顶在扶手的胸部上,口中还塞着小丫头的臭袜子,只有鼻子能用,

呼吸也变的困难起来。

如果现在我的双手是被绳子交叉捆在身后的,那我解起脚上的捆绑就更加困

难了,不过还好现在反背的双手是用手铐铐住,双手间还留有一定余地,刚好让

我中指的指尖将将的够到了捆绑我双脚的绳结,但是难度依然非常高,一边要左

手用力牢牢勾住被绑的双脚,一边要用右手中指去抠松绳结,中指又不是很使得

上力,连抠了十几下才感觉到绳结上的绳子有了松动。也幸好是用的呢绒带子捆

绑我的双脚,如果是用麻绳的话绳结就更结实,要抠更久。已经是全身大汗的我

稍微的曲张放松了下抠到麻木的手指头,继续对着松动的绳结用力,口中感受着

臭袜子的咸涩味道,心中更是打定主意脱身后要好好教训下这个小丫头,不把她

摆弄成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求饶绝不罢休!

这时候却传来了对面房子关门的声音,我的房子外面的铁门也传来了钥匙转

动的声音,竟然是郑方缇那小丫头要进来了!我心下一片着急,只能赶快加快右

手的动作,已经松动的绳结很快被我抠开了,可是耳边传来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那丫头已经是进入到了玄关里。而我现在脚上的绳结虽然已经松开,但是双脚还

是被带子缠住的,虽然有所松动,却还是无法分开,反铐着的双手使我无法很快

的把缠绕在我脚上的带子给解下来,该死,只要再给我1 分钟啊!

就在我尽自己最后的努力在解着缠绕双脚的带子时,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我

被反铐的双手,被我左手提着的双脚也落到了地上,我心中顿时一阵绝望,终究

还是差了一点,双脚虽然有了些许的活动空间,但仍然不能分得很开。那只抓着

我的手突然用力向上一提,把我被反铐在背后的双手提得快到我肩头,形成一个

「w 」形在背后,把口中塞着臭袜子的我痛的呜呜直叫,不过还好平时勤于锻炼,

身体柔韧性不错,在一时的疼痛之后便适应了下来。

此时郑方缇把一个袋子扔到了我面前的沙发上,另外一只手从里面里面拿出

了一条短棉绳,在我交叉提在背后的双手手腕上捆成了一个「十」字形,现在我

的双手不但被手铐铐住,还被加上绳索的束缚,如果没有工具根本就无法挣脱了。

这时郑方缇把我向前推了点变成是跪着向前弯腰用腰贴在沙发扶手上,拿膝

盖从背后顶住我的背让我无法扭动挺身,也无法把被提起的双手放下,又从袋子

里拿出一卷长的棉绳在我面前抖开后对折,将绳子从我颈部后面绕到我肩头前面

从腋下穿到我身后,在我双臂上分别缠绕了几圈后绳子在我背心处合并收紧,把

我的双臂紧紧向后收,然后她又用余下的绳子绕着我双乳的上方和下方绕过并再

次在我背后收紧,把我的双臂和身躯也固定在一起,又继续用多出来的一段缠上

我已经被手铐和绳索捆住并被她的膝盖阻挡不能放下的手腕,向上引着穿过我颈

后的绳索再向下在背心处紧紧的打成结,我的上半身就已经被她牢牢的捆绑住了,

除了弯几下手指头外其他部位都再难动弹,谁知道她还不肯甘休,又从袋子里拿

出了一双黑色的厚棉袜,套在了我的手上,至于吗,如此严密的捆绑下就算我手

指头能动也解不开,更别说现在还要隔一层厚棉袜了。

这时郑方缇根本不理睬已经被她捆得只顾呜呜哼哼呻吟呼痛的我,继续把我

一推,我上半身便被她推得趴在了沙发上,大腿中部压着沙发扶手,小腿和脚荡

在了沙发之外,然后她跨坐在我的小腿上压住,把我还被带子缠着的双脚夹得紧

紧的,又从袋子里拿出两条白色的棉绳,在我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膝盖的上方和

下方紧紧的缠绕捆绑起来,最后还穿过我紧紧并住的双腿中间把绳子收住打结,

防止脱落。

之后她转了个身,变成坐在沙发扶手上压住我的大腿,把我还缠着带子的双

脚牢牢抱住,解开我脚上的带子后从袋子里摸出了一副手铐和一根棉绳,在把我

的双脚并住铐起后又用绳子在脚腕处牢牢捆绑住。

随着一道道绳索在身上手上脚上来回缠绕,我陷入了只能任由她戏弄羞辱却

完全无法挣扎的境地!

(十二)

就在我尽着最大的努力抓住最后的机会,即将解开自己双脚捆绑的时候,却

被返回的郑方缇逮了个正着,本来就被捆绑住手脚口中被塞入袜子难以反抗的我

只能无奈的承受着小丫头对我肆意的绳缠索绑,在身上游走的绳索,手腕脚腕上

的手铐,口中塞着的臭袜子和嘴外边勒住的丝袜,使我再无挣脱的可能。

在完成对我的严实捆绑之后郑方缇才从我大腿上离开不再压着我,然后把自

己扔在了我对面的一张单人沙发上,一边喘气一边用戏谑的眼光看着被捆绑得已

经无力扭动,只能趴在沙发上用堵着臭袜子的嘴发出几声微弱呻吟声的我。看到

我喘着气扭头看她,小丫头竟然伸出她白嫩的脚,用脚趾头调戏般的来夹我的鼻

子。

我现在被捆绑的结结实实无法动弹,人还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头扭动的空间

也相当有限,被她的脚动了几下鼻子就被夹了个正着。还好她刚才回家是应该是

洗过了,脚底板上并未有踩在地上的灰尘,但是我心中仍是一阵腻歪,无奈自己

现在只能任她鱼肉,心中当真是气苦,但是现在没时间给我气苦了,我口中还塞

着她的臭袜子,现在鼻子又被她的脚夹住已然是不能呼吸了,头左扭动右扭动就

是无法摆脱她脚趾的压制,把被严密捆绑堵嘴的我憋得是呜呜直叫,一张脸也憋

的通红,就在我感觉就要晕过去时,小丫头总算把脚趾松开了,我赶快趴在沙发

上用力的呼吸喘息着。

郑方缇却是已经起身走到了我旁边,抬起我穿着肉色丝袜的双脚后坐到了我

趴着的双人沙发上,然后便拉动我的身体移着屁股很快就把我变成肚子垫着她双

腿趴着的模样,仅仅包着薄薄丝袜的臀部却是高高拱起了。

只听见郑方缇道:「玲姐,小妹我刚才都叮嘱过你要乖的,可是你怎么就不

听话呢,果然还是得绑的结实点才行,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才乖巧听话嘛,而且也

不会再跟我乱顶嘴。」

我无奈的用舌头顶了顶塞了我满嘴的袜子,被勒住嘴的丝袜顶回来后,只能

扭头看向别处,懒的理这个可恶的小丫头。

她又继续道:「刚才在楼道里撞你时把你的围胸拉下来了,要是平时早就跟

我闹开了,今天却表现的这么乖让我很好奇啊。偏偏还穿得这么风骚放荡,一定

是去做对不起姐姐大人的事情,便想跟你去见识见识的,没想到你的脚步声到了

三楼就停了,我又不是你对手,可不敢下去看,便假装开门关门但是没有进去,

果然灯一灭就听到你上楼的声音。就脱了鞋子袜子打算在你开门后开灯的时候吓

你一下的,却发现你是铐着自己的双手玩自缚外出啊,没想到你还有M 的潜质,

正好让你享受下我新鲜出炉的袜子了!更想不到玲姐你这么厉害,手被绑着还被

我堵上了嘴都让你挣开了。还好妹子我忍辱负重,终于一举的扭转了整个的局势,

哈哈!」

原来围胸滑落是她干的好事!我想反驳她我不是自缚是被人抓住绑着送回来

的但是苦于无法说话只好作罢,只听她停了一下接着道:「刚才你可把妹子我吓

得小心肝扑扑的,你看要怎么好好补偿下小妹我呀!」

我继续看着其他方向当她不存在,可是只听啪的一声,臀部上却传来一阵疼

痛,这小丫头竟然敢打我的屁股!我顿时怒火中烧,晚上在会所失手被擒后被捆

手绑脚堵嘴,被那群女侍们折辱,好歹她们也都是成年人,而我又任务在身,所

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那份屈辱我也就认了。没想到现如今竟然被一个小了

我9 岁,往日里当她妹妹看待,平时还被我吃的死死的黄毛丫头几次三番的制服,

不但身上被她扒得只剩下半身的一双丝袜,还被她肆意嘲笑羞辱,现在更是敢打

我的屁股!真是阴沟里翻船啊,如果是陌生人当时被我摔倒在地后一定是补上一

脚把人踢的没知觉再说,平时我对付小丫头一只手就够了,没成想现在居然会被

她用几道绳索一双臭袜就轻松把我放翻,落至被严密的捆绑手脚堵嘴打屁股的羞

人境地,却是连挣扎动弹都不可得。

一股深深的耻辱感伴随着浓浓的羞意充斥全身,我的一张脸估计红的和猴屁

股似的,极力扭动早已经无力的身躯,却被小丫头牢牢按住,继续无情的在我被

她双腿高高拱起的屁股上一下接一下的清脆响着。被束缚得不能动弹发声的我沉

浸在这末明的羞辱中却感觉到身体内一股热流直冲大脑失去了思维能力,也不知

道被她在屁股上拍了几下,当我能思维时,郑方缇已经停手了,屁股上传来一阵

热辣的又痛又麻的感觉,被并住紧紧捆绑的大腿间的私处却有一股滑腻的感觉,

估计把丝袜都浸透了,我却知道那不是我失禁,莫非我的身体当真有M 的潜质,

竟然这样被她捆绑羞辱着而我的身体却如此的背叛了我的意志!我的心中怒意尽

去,一股深深的羞意涌上心头,毕竟小丫头跟我亲妹妹没什么区别,毕竟她也只

是作弄羞辱我一下,事后还能取了她性命去?可是如此羞人的事情可千万别让小

丫头看到,不然以后真的就在她面前抬不起头了,虽然现在仅穿着丝袜被她捆绑

堵嘴打屁股就够让我抬不起头了。

但是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特别是现在我这样被束缚堵嘴,小丫头又怎么会

轻易放过我?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动了动垫在我腰间的双腿,然后我就感觉

到了有一只手探到了我紧紧夹着的双腿间,隔着大腿湿透的丝袜在我的私处挠动

了几下,刹那间就如同一阵电流流过我的身躯,一股难以抑制的莫名快感冲刷过

我的身体,让早就无力挣扎的我禁不住发出了几声销魂的呻吟。

那只调皮的手离开了我的私处,却见郑方缇俯身到我耳旁,在我面前捻动着

还沾着透明液体的手指头,轻轻道:「玲姐,想不到你身体这么敏感哦!小小的

打了几下屁股就出了这么多水,那么现在你就是我的人喽!以后记得乖乖的,别

给我丢脸哪!」

该死,这乱七八糟的东西她都是哪学来的,而且之前捆绑束缚我的动作手法

都那么熟练迅速,到底是哪个不着调的教的,真是带坏了祖国的花骨朵!在比自

己小了9 岁的小丫头面前表演了高潮还被发现了,我心中涌起无尽羞意,恨不得

把头埋到地下,却无奈被牢牢捆住,也只能心中腹诽一下,哼了两声将就着应付。

这时郑方缇起了身,把浑身酸软的我从沙发上扶着站了起来,然后扶着我一

蹦一跳的跳向我的卧室,到了门口她的右手却一把抓住了我因为蹦跳而上下抖动

的右乳,我恼羞成怒的看着她,她却是笑眯眯的,右手却是开始轻轻揉动,我因

为极度疲惫而更觉敏感的身体很快便忠实的生出了一股难名的快意,很快带着沉

重的喘息声我就软倒在了她怀中。

郑方缇这才收手打开了我卧室的门,把我扶到了床边用力一推,我便被她推

得倒在了床上,稍微喘息恢复了一下,我一扭头看到她把刚才装绳子的袋子也拿

了进来扔在床上,关上卧室的门之后她踢掉了拖鞋,爬到了床上,来到俯趴着的

我的身旁,抬手把我勒嘴的丝袜解了下来,我以为自己终于要摆脱口中臭袜子了,

却不成想她又从袋子中拿出个黑色的口球,塞入我口中把带子拉到我脑后扣好。

该死的,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这些绳子口球都哪来的!

接下来她把我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从身上掏出了手机对我拍摄了起来,我

心中大急,顾不得无尽羞意想要翻身遮掩,却苦于全身实在是酸软无力哪能动弹。

被她刷刷刷的对我各个角度拍了好几十张,还特地对我的私处进行了特写,连穿

着丝袜的脚底板都没被她放过。我心中当真是万般羞涩无奈头痛,只见她却又从

袋子里掏了件东西出来,晕死,竟然是一个跳蛋!

只见她扒开我腰间的裤袜,就把跳蛋塞入了我的下体,换来了我一阵无力的

呻吟反抗声,又把丝袜提了上来把装着电池的开关别在我腰间,开动了起来。接

着她直起身,把手中的手机对着在跳蛋震动中呜呜呻吟的我扬了扬,道:「玲姐,

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哦!以后我要把你绑成这样,你就不能把姿势摆成那样哦!你

现在好好享受吧,无敌美少女郑方缇同学现在要去补充她宝贵的睡眠了!ENJOY

IT!」

然后便扭着她的小蛮腰得意洋洋的出了卧室,还高举着手机象胜利的旗帜一

样,我一阵气结,吐槽之心熊熊燃烧恨不得把口中的臭袜子和口球咬碎然后对她

进行惨无人道的言语打击,无奈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很快我疲惫的精神就在私处

剧烈振动的跳蛋的猛烈攻势下被瓦解了,终于在不知道发泄了几次的情况下昏昏

的沉睡了过去…………

脸上被一道光线给照醒了,我一看照在我脸上的阳光,居然已经是到了下午,

稍微动弹了下依然酸麻的身体,自己仍然是被严密的捆绑着,私处的跳蛋早就因

为耗尽电力而归于沉寂,床单上的泛滥也早已经风干。

小丫头倒是只戏弄羞辱了我一下,没把我捆成驷马倒攒蹄,不然我真的就毫

无机会了。深度的睡眠让我的身体恢复了一些活动的能力,艰难的翻身坐了起来,

在床角慢慢把手上套着的黑色厚棉袜蹭了下来,挪动着下了床,蹦跳着进了厨房

拿了刀具小心而又困难的割开了吊着捆着我双手的绳索,顾不得休息,又蹦进了

工作间拿到了开锁工具把腕上的手铐打开了,活动了下麻木的双手,便解去了全

身的束缚,在用手指头拉出塞入我口中一夜的袜团,已经被我的唾液浸得全湿透

了,我在干呕了一阵后,脱下了下半身的丝袜,给自己泡了杯牛奶喝下后便浸入

放满热水的浴缸,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无力再去回想昨日那郁闷而又羞人的夜晚

…………

后记:

正方体这个小丫头片子,还能翻出玲姐我的五指山?接下来的三天里我忍辱

负重又被她翻来覆去的捆了好几回,虽然每次都被她摆弄的浑身酸软却也发挥了

自己的专业特长查明了她存放我那些羞人图片的地方只有她的电脑和手机。只花

了我小小心思便成功的破解了她电脑的防护,把图片清了个一干二净,然后等她

再次带足全套工具欺上门来要捆绑我的时候,被我用她带来的绳索制服捆绑了起

来,当着她的面把手机里的图片也删除干净了,再堵上她的嘴,把她伺候的最后

写下「卖身契」才放她甘休,以后却是好管教多了。

说到我的委托嘛,那位夫人除了在那家会所流连外,自己在外的秘密住所也

养了好几个地下情人,只不过那住所当时还未被我查到确切地址所以我才优先选

择了会所而已,东边不亮西边亮,我也轻易的拍到了我需要的照片,完美交差。

至于那家会所和郭月,在那晚过去一周后郭月把我的工具包和一张vip 卡送到了

我手上,后来又与我切磋了几回,想不到她的身手也是不弱,我们之间也是互有

胜负,而我也接过她一些私人的或者会所的委托,这都是一些紧张而有趣的经历,

当然,这就是其他的故事了!

(完)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