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风雨里的罂粟花26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31:10 阅读:

【风雨里的罂粟花】(2.6)

第二章(6)

等我和小C在卧室里擦乾了身子,我俩又在床上大干了一次。这一次我俩都

不再去香一些花样招数或者新奇的淫词浪语,全程只是单纯的干柴烈火,单纯的

性欲和激烈的抽插,还有毫无保留的娇吟低吼。

小C今天第三次的潮吹,完全喷洒到了我的床单上,她满脸香汗,很娇羞地

看着我。我却十分地满足,这也算是给我的新房添了暖房大礼。

我俩都躺在床上聊了一会天,聊着聊着,我和小C就睡着了。我在彻底睡着

之前,从行李箱里帮小C抽出了一条我从家里带来的毯子,我跟她在这两场性交

中所消耗的体能,不亚於去了一次健身房,确实需要休息一下。

等我再次睁眼,是被手机吵醒。

电话是美茵打来的。我捧着手机,像触电一般地坐了起身,然后把枕头靠在

背后。「喂?」接通了电话以后,我还刻意地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笑了笑。

「喂?嘿嘿!今天第一天上班怎么样啊,何警官?」美茵在电话那头调皮地

问道。

「惦记我呢?行,没忘了哥哥。看来这么些年我没白疼你。」

「哼!你好意思说呢?你都不主动打电话给我!」美茵有些生气,接着问道:

「如实招来,今天到底怎么样?」

「能怎么样?就是累呗……我刚才都睡着了……」我想了想,一时不知道该

说些什么,「今天……唉……实在是发生太多事情了。」

「见到夏雪平了?」

「怎么能不见到呢?她是我的直属上司……我的办公桌就在她旁边,以前每

天在警校,我想的都是有朝一日,让夏雪平看看,我在警校被训练得有多么优秀;

现在可好,想不见她都不行。」

我转过身,看着小C正趴在床上露着半边美背,便伸手帮她掖了掖毯子。

「那好吧……她没为难你吧?」

「那倒没有!她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当妈不及格,但是当警察还是一丝不苟

的。这你就放宽心吧。」我宽慰着美茵说道,接着又问:「你今天在学校还好吧?」

「还好啊!今天好的很,哈哈!我早上到了学校才发现有一套化学练习题忘

了做了……没想到今天咱们化学课周老师请假了没来!」美茵答道。

「……我的妈呀,听你这侥倖的笑声!以后可别再忘了写作业啊!」我想了

想,又问道:「你们那个班主任……孙老师,今天又挑你毛病没有?」

「挑了啊!她能不找我茬么?只是没有之前那么频繁了,而且找我茬的时候,

说起话来……她好像有点……怎么说呢?有点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说说话,眼神

就会分神——反正是气焰没有以前那么嚣张了。我总觉得……这孙筱怜是不是遇

到了什么事情了?」

我不禁窃喜:她不是遇到什么事情,她是遇到你哥了。

「她对你的态度不如以前那么差了就好,别的你就别多管了。」我长舒了口

气。看来威胁孙筱怜还是有效果。

「只是今天班级还有一件事:钟扬这傢伙没来,然后唐书傑那帮狐朋狗友下

午逃课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说道,「——我昨天不是照那小子来了那么一脚么。」

「哥,该不是你给人家踢坏了吧?」美茵问道。

「呵呵,毕竟你哥的身手也是警校里训练出来的。你关心他啊?」

「谁说我关心他啦?我关心那个人渣干嘛!……钟扬他们家,不是一个什么

小领导么?他们家不会找你麻烦吧?」美茵问道。

原来她是在担心我。

我笑了笑,说道:「没事,不会的。毕竟他们理亏,当领导的也得要面子。

你就别操心了。」

「那好吧……这只是这件事的一部分,」美茵顿了顿,说道,「江若晨今天

也没来。咱们一帮同学都在猜,钟扬没来,江若晨也没来,那,江若晨会不会去

看钟扬了?韩琦琦跟我说,她们昨晚散伙之前,江若晨还总说她有点担心锺扬…

…他那个人渣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还等着她来学校把她骂醒呢!下午唐书傑那几

个货还都逃课了,我在想,江若晨会不会落在唐书傑他们几个手里了?」

我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这个事情告诉美茵,因为她早晚都会知道:「美

茵……你那个朋友江若晨……以后永远都不会去学校了。」

「怎么了?」

「她被人杀了了……」我顿了一下说道,「你哥我遇到的第一桩命案就是这

个。我也是开会时候,听鑑定课的同事核实的死者身份,我才知道是她的。」

「……死了?」美茵的语气有点悲伤,「怎么死的?」

「被人割了颈动脉,失血过多而死……别太难过了,美茵。」我说道。我并

没有给她讲述死亡现场和屍体照片上面的样子,算是给那个女孩留下最后的尊严。

估计讣告传到学校去的时候,校方恐怕也不希望把江若晨死亡时候的状态公佈出

来。

可在这一刻,我却又想起早上夏雪平跨坐在我身上的姿势……就在刚才的浴

缸里,我和小C,还使用了那个姿势。

「好端端的一个人……就在这么死了?太难以置信了……」美茵说道。

「给谁打电话呢?男朋友啊?」美茵那边,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子的清脆嗓音。

「什么男朋友?我哥!」美茵叹了口气,跟她说道,「唉……你知道么?…

…江若晨死了。」

「啊!真的假的?」

「美茵!美茵!」我对着话筒叫到。

「哥,你说,我听着。」

「这个事情,就你……还有你的身边的那个朋友知道就好。千万不要再跟别

人说出口了:第一,这件事我估计江若晨的父母要么目前还不知道,要么目前还

不想告诉别人;第二,如果你和你朋友说出去,不利於调查不说,还会暴露这个

案子我正在接手的事实,说不定会给案子带来很多麻烦,你能明白么?」

「我明白!」美茵坚定地说道,又对她身边的朋友说:「欸!我哥让我告诉

你,这件事,除了他以外,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再让别人知道了,明白吗?」

「那当然了!你跟我讲过的事情,我什么时候跟别人大嘴巴过?再说了,尤

其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好事……你说说我宣传它干嘛!」

听着这个女孩的说话声,我感觉有点耳熟,因此我又对美茵问道:「美茵,

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韩琦琦家啊?她的说话声你没听出来啊!」美茵说道。随即韩琦琦也

放开嗓音,对我甜甜地拉着长音说道:「哥——哥——好!」

「哈哈!你好!」我被韩琦琦逗笑,然后又对美茵问道:「你怎么没回家,

又赖到人家家里?」

「老爸今晚不在家啊!他又加班!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下午给我打电话的时

候,听他办公室乱成一锅粥了。」

——可不是么,上午门口刚被炸弹袭击过,身为F市警察局重案一组组长的

夏雪平,在现场还差点被暗杀;下午安全保卫局的特勤又要去光临那里,还要加

班加点讨论是否让那些杀人预告暴露在大众面前,老爸算是时事传媒的负责人之

一,此刻肯定要忙得不可开交。

「那好吧……那你没想着回家跟陈阿姨在一起?」

「何秋岩,你这话问的就是多余你知道么?」美茵的情绪马上降低了,「要

是有老爸在还好,我勉强能跟她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但今天老爸加班,你觉得

我还能单独和那女人处在同一屋簷下么?老爸打电话的时候也告诉我了,那女人

知道老爸今晚不在,回自己的公寓去了——她还挺有自知之明。所以今晚家里一

个人都没有,你说我回去干嘛啊?怪孤单的。」

也对,美茵要是一个人在家,有点不安全;遇到个小蟊贼倒还好,万一来个

色胆包天的,对美茵有所企图怎么办?我真不敢想。在韩琦琦家起码还有韩琦琦

和韩女士陪着,多两个照应;并且韩琦琦她爸爸在江湖上名号那么大,也是一种

威慑。放在全F市,试问有哪个蟊贼敢对张霁隆的家打主意的?

「哟,来我家里原来是嫌孤单啦!所以求着饶着,非要跑我家里来给我暖床?」

「对啊,就是想给你韩大美女暖床!你韩大美女乾脆做我老公得了!」「滚滚滚!

你求我当你老公,也得看我答不答应呢!」美茵和韩琦琦嬉闹着。

「那行吧。你和韩琦琦你俩也别玩得太晚,都早点睡。明天你俩还要上学呢。

替我跟人家韩琦琦的爸妈道声谢谢。」我说道。

「知道了……我说哥,你这啰嗦劲儿真的越来越像老爸了。老何家的男人哪

哪都好,就是这啰嗦劲儿最让人受不了!」

「行了行了!那我不啰嗦了!晚安喽。」

说完,我挂了电话。然后我依旧举着手机,盯着屏幕发呆。

小C早就睁开了眼睛,靠在我的身旁看着我。

我举着手机对她示意着:「我那个不省心的妹妹……嗨……」

「你妹妹……是今天你们一组在鹊桥公园发现的那个死去的女孩的朋友?」

小C问道。

「对啊……你要知道昨天我还为这孩子打抱不平来着……那个叫江若晨的女

孩,还是那天在我监视的我妹妹那个老师家里,那个一身肌肉的小男孩的前女友。」

「啊?怎么会这么巧?」小C听了,也是一脸的不信。

「是呗……人生何处不相逢,却没想到有的人见到第二面就是天人两隔……

不说了!」我举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我对小C问道:

「都这个点儿了,你什么打算?还要回去么?要不今晚就在我这睡算了。」

小C赶忙揉了揉眼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说道:「不行,我必须回去:我

还得买点盒饭快餐呢!老白这几天不是弄他那个软件吗,结果不仅作息都没点儿

了,吃饭也不按时间。这都连着几天了,我要是不买点饭菜回去,他就一直饿着。

唉……他老早以前也不这样啊,我现在还真怕他给自己饿坏了……」

「那你得劝劝他,再忙也得按点吃饭按点睡觉啊。」

「我说了多少遍了……就是没用。所以他才熬了一堆鹿茸枸杞水,说是能提

神……」说着,小C从被窝里爬出来,拿起自己的包,然后一件一件穿好了衣服。

「那玩意是补肾,但是也不能当饭吃啊。」我说道,「那这个点儿了,你怎

么回去?」

「唉……等公交呗。」

按我的印象里,这个时间段内市局周围这几路公交车,平均是半个小时一次。

万一错过了,还得再等半个小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也从被窝里跳出来,然

后取了警裤口袋一摸,之后对小C说道:「算你今天赶上了!我送你。」

小C正系着胸罩的系带,看着我手里的车钥匙,睁大了眼睛:「你这是哪来

的车?」

「嘿嘿,这你别管了,只管安安稳稳地让我当司机就好了。」

我从行李箱里找出新的背心和内裤,穿了件牛仔裤和黑色T卹,外面又套了

一件化纤布料的军绿色夹克,拿好了钱包、钥匙、手机、警徽和手枪,带着小C

出了门。

「你就这点衣服?」出了房间的门以后,小C对我问道。

「对啊!平时上班穿制服穿西装,下了班我也不准备去哪逛,不至於带太多

乱七八糟衣服。袜子和内裤背心带够了就好了。」

小C没说话,跟着我回到了警局院里。我启动了夏雪平的那辆SUV,让小

C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她回头看了一眼车后面的那一堆纸张,看着我笑着叹道:

「没想到夏警官平时看起来很整洁的一个人,车里居然是这样的乱。」原来小C

已经猜到了这车的车主是谁。

「呵呵,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很小的时候她还比较爱收拾收拾,后来我外

公家里发生变故,从那以后她在家就邋遢得一塌糊涂。我妹妹那时候还小、不懂

事,有一次跑到她家里的书桌上玩,就是把她桌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纸叠成了一

摞,就被她狠批说是弄乱了她的书桌……呵呵,你回头看看,跟当时如出一辙。

还有再弄乱的必要吗?」

小C笑了笑,没说话。

「你笑什么?」我问道。

「我就是笑你,其实一直很在乎夏警官,无论你把她当不当做自己的妈妈,

你都很在乎她。还是那句话:只是你自己都被你自己骗了。」

「……你说是就是吧。」我不想多做辩驳。

「停一下车。」小C让我把车子停在了一座商场附近的停车场,她风风火火

地下了车:「你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

上商场专门买吃的?我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F市的好些商场现在晚上

12点才关门,地下一层的美食广场现在都会提供夜宵。

二十几分钟以后,小C匆匆跑回来,仔细一看,她一手挎着包,拎着三盒塑

料盒装的饭菜,而另一只手上,则提了一个大纸袋子。在我还没明白所以然的时

候,小C把那个大纸袋子放到了我的腿上:「喏,送给你的。差点就关门,还好

赶上了……」

「你……这是乾嘛啊?」我打开了纸袋,里面是一件黑色棉质拉炼卫衣和一

件白色长袖线衣。这是从小到大,除了自己家里人、当然包括曾经的夏雪平以外,

第一个给我买衣服的人。要「送给你的!收着吧!」小C对着我恬美地笑了笑,

「怎么看你还有点不高兴?难道尺寸不对么?」

「不是,」我摇了摇头,我看着小C,心里感觉到瞭如沐阳光的温暖的同时,

也有些不太舒服,「怎么着,你这是发财了还是彩票中奖了?给我花这么多钱干

嘛?你花你俩的钱给我买衣服,怎么能够让我过意得去?」

「你别担心我和老白,我俩有的是钱!」知道小C和大白鹤两个人的花销其

实也不小。【收藏】风雨里的罂粟花26别看两个人在市局里做的都是专业技术性比较强的职位,但是他俩的

个人工资其实也没比我高多少,更别说现在大家都是刚入行还没工资;他俩平时

的花销,全是小C打零工和老白帮别人搞软件攒下来的,都是辛苦钱。只有很少

一部分,是大白鹤的妈妈当年判死刑后,政府考虑到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生活,

留下来一笔没被罚没的储蓄。

她嘴上这样说,分明就是为了宽慰我。

我不住地点了点头,对她说了两个字:「谢谢。」

我是真的心疼小C这个姑娘。

给小C送上了楼,进了小C他们家门,果然白铁心这傢伙正传着睡衣,坐在

电脑前面忙活着,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手指头还在键盘上不停地敲着,而且怎么都

要缠着我给我的手机按上他的那个监控系统。

「好了。」我的手机刚连上他的电脑,还没等我坐下,他就把手机拔下来还

给我了。

「好了?」我诧异地看着他,「哥们你这什么软件?我从app商城上下载

的都没这么快。」

「嘿嘿,上次你连我的电脑以后,你的手机的所有数据和端口都在我电脑的

硬盘中记忆储存了,这次直接一写入,马上就好了。」大白鹤得意地说道。我将

信将疑地鼓捣着手机,反正我也不懂IT,只能是大白鹤说什么我信什么。大白

鹤接着说道:「可连接USB端口,也可以链接蓝牙……大体功能跟GPS导航

仪基本一样,唯独不同的是可看时事路况,点一下带深绿色标识以后,还可以看

到标识地点的所有实时监控。唯独一点:平常什么游戏软件你就别安装了啊,我

给你弄得这个' 大千之眼2。0加强版' 佔的内存可大。」

「『大千之眼2。0加强版』……你怎么想出来的这么个破名字?1。0在

哪呢?」

「呵呵,在电影里呢。《夕阳天使》看过么?」

「那都哪年的片子了……」我接着问道,「今天你后来没去上班?市局的网

络系统被黑了你知道么?」

「知道。我在家也没闲着。我这不就是给防火墙修补丁呢么?」

「那行吧,我也不打扰你了。记得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知道么?小C都担心

死你了。你再忙,点个外卖的时间还是有的吧?」我说道。正好刚换完睡袍的小

C也走过来,对我说道:「对!秋岩,你帮我说说他。」

「哎呀行了行了!我吃我吃!把吃的放旁边,你(指了指我),赶快回局里

住宿楼吧,这么晚了;你(指了指小C),老实儿上床睡觉,天色也不早了。只

要你俩,一个回去了一个睡着了,我保准吃饭!」

「我不睡!嘻嘻,我要喂你!」小C撒娇道。

看着这一对儿,我会心地笑了。跟她俩道了别,我便下了楼。

此时是夜里11点07分,因为刚才睡了一觉,现在的我一点都不困。我开

着车,漫无目的地行驶在夜幕下的F市,璀璨的灯火令人着迷,光芒照射在人的

皮肤上,却无法感觉到一丝温暖。

北风渐渐起了。

我很少逛街,因此在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消遣;而好不容易能在

毕业以后,少有的在夜里看看这个城市的街道,我也不想就这么回到那个孤零零

的单间。

能去哪呢?

我想了想,低头看了一眼车子里。没想到手边的杯座里,竟然有一张夏雪平

这辆车的保险单,那上面,有夏雪平的详细地址。

馨园小区10栋三楼302。

要不要去看看她呢?不进家门,就只是看看?

或许是因为好奇她现在的生活吧,我瞄了一眼夏雪平的地址,只是稍稍犹豫

了一下,把车子转了个弯。

这个地方,正好处於市局大院和大白鹤吴小C他们家之间的地方。我把车子

停在了小区楼下的停车场,然后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到了10栋楼门口。这里的住

宅楼全部都只有六层,每家每户有一个阳台一个靠着阳台的窗户,另一面自家的

房门外,是一个全层通透的户外走廊,四四方方围成一个天井,风格有点像日本

的住宅,也有点像过去苏联的「筒子楼」。

在我关上这里的住宅风格的时候,我已然走到了302。

门板是白色的,门把手下面还安装了一个电子密码锁。

我迟疑了片刻,把手放在门铃按钮上,终究没敢按下。透过门旁边的窗户,

我试图往里望去,但是由於白色纱帘挡着,里面什么都看不见。我靠在窗边听了

一会,房间里似乎没有一点动静。

我记得以前的夏雪平,还是很喜欢白色的。我记得她跟我说过,白色乾净而

整洁,并且这种颜色生来就给人一种很柔软的感触。

正在我有些疑惑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了熟悉的高跟鞋的声音,以及另一个男

人的皮鞋底声音。

「……真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辣。」

「还好吧,这一家的水煮鱼不算辣,而且他们家的火候掌握的不错,莴笋片

还脆脆的。」

「今晚这部电影好看吗?」

「还可以。我不是很喜欢喜剧,但是这部电影还挺有意思的。」夏雪平说道。

「……恕我直言,雪平,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那男人说道。

「是么,呵呵。」夏雪平笑了笑。

在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我连忙躲到了301隔壁的凸出墙角处,

我或许只是出於下意识的反应,想要把自己藏了起来。

藉着户外走廊安装的声控廊灯,我终於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庞:五官端正,

俊朗得很,脸上没有一点臃肿,透出一股精气神;三七分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

又用发蜡擦得锃亮;身上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也是十分端正规矩;他的个头高

出了夏雪平一人头,给人很魁梧的感觉,即便看起来仍然没我高。

这个人,就是能打动夏雪平跟自己交往的男人吗?

我瞇着眼睛看着他。

两人站在夏雪平的家门口,那男人伸出手去,握住了夏雪平的手掌。

……那么接下来,他俩会做什么?

我微微咬着牙,我能感受到自己的眉头已经皱得变形,脑袋上的血管都在紧

绷着……

可是此时,我心里突然跳出一个声音对我说道:「何秋岩,你管得着么?夏

雪平跟你老爸何劲峰已经离婚那么多年了,她跟谁约会,约了会之后是不是会进

自己家门,进了自己家门以后会干什么,你这个当儿子的有权力管么?」

——滚开!梅菲斯特!这么明显的事情,轮不到你来说!

是啊……我又有什么权力干涉呢?

可此时在我脑海里,开始产生如下的画面:等一下夏雪平对这个男人真的卸

下了心防,请他进屋,而且几分钟之后,两个人会关灯;在房间里的两个人会拥

吻、然后相互脱掉各自的衣服,相互抚摸着对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接下来,那

男人会把自己的邪恶之物插入夏雪平的神秘禁地里……

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有一团无明业火烧起来。

——管不了那么多了!

管她夏雪平对这个男人是什么感觉,今晚我既然来了,这个男人就别想进夏

雪平的房间!

「那你说我会像那个男主角一样,在命运最为多舛的时候拥有了女主角一样,

拥有你么?」

「嗯……你,刚刚说什么?」

「雪平……」

正想着,那男人突然搂住了夏雪平!而且从她身后扶住了夏雪平的头,准备

低头吻下去!

我捏紧了拳头,往二人那边踏出了一步——可就在我刚要走出墙角的时候,

但见夏雪平及时伸手挡住了那个人问过来的嘴巴,然后抬起胳膊肘一挣,从那个

男人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

「抱歉……」夏雪平贴着户外走廊的扶手,顺着天井看着楼下。

「你还是无法接受我?对么?」那男人失落地说道。看着他失落的样子,我

的感受却是特别的安心。

「不,不是这样的。」夏雪平低着头说道。

「那你还拒绝……」

夏雪平接着果断地说道:「段捷,你听我说:我不是无法接受你,我是我无

法接受任何人。」

接着,夏雪平惭愧地笑了笑,「从大概三十岁左右到现在,差不多十年,我

一直都是一个人,早就孤独习惯了。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说要跟我以结婚为目的进

行交往的男人,让我有些不适应。」

「是我给你太大压力了么?」那个叫做段捷的男人问道。

夏雪平点了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知道…

…你可以这么说吧,但是对於我自己来说,真的不知道。」

「好吧……或许真的是我太心急了,对不起。」

「别这么说,你用不着抱歉,你又没做错什么。」夏雪平说道。

在昏暗的廊灯下,我看到了一张疲惫的脸,和一双落寞的眼睛。

无论是之前的好妈妈夏雪平,还是现在的冷血孤狼夏雪平,从我出生到现在,

我从来没看到过她这样的表情。那张疲惫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和隐忍;而那双落

寞的眼睛,明明充满了爱的渴望,但同时理智二字像一桶冰冷的水一样,冲灭了

那份渴望。

在这一刻,在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无论现在的夏雪平是谁,她

经历过什么,她之前对我做过什么,她的那些个什么冷血女警花、喋血酷吏之类

的头衔把她包裹得再严实,她毕竟也是个女人啊。

——也会渴望有人能够关心、守护的一个女人啊……

不管当年她在外公全家被灭门之后,她对我和美茵多么的严厉甚至残酷,她

当初打我的那一巴掌给我心里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

段捷看着夏雪平,轻松地笑了笑,「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给我能让自己更

加接近你的时间,好么?」

「……可以。」夏雪平微笑着说了两个字。

「那好吧……那,今天就这样?你快进去早点歇息吧!时候也不早了。」段

捷说道。

「那……我就不送你了。」夏雪平看着段捷,明显还是有些不舍。

「嗯。你不用管我。进屋吧。」

夏雪平笑了笑,背过身用手挡住了另一只手,输入了密码,打开了房门。跟

段捷摆了摆手,然后关上了房门。房间久久没有开灯。

段捷站在原地叹了口气,然后下了楼。

等段捷离去了五分钟以后,我才从墙角处走了出来。我又驻足在了302门

口。

该不该跟夏雪平聊聊呢?见过了夏雪平刚才那一副令人动容的表情,此时的

我,真的好想和她聊聊。

可我依然没有勇气敲她的门。

就在这时候,房间的灯亮了。我站在窗前,依旧试图往里望去……

於是,透过朦胧的白色纱帘,我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夏雪平正拉好了床前

窗户的窗帘,然后站在屋子中央,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紧身的衬衫把她

的身材曲线完美地展现出来;紧接着她伸出手解开了皮带,然后任由腰带自由落

体,掉到地板上——於是那件薄薄的纱质休闲西裤也被脱了下来,她小麦色的双

腿上端,就是我今早看到的那件紫色T字裤……

而接下来,她又伸出手,把自己的衬衫钮扣一颗一颗地解开,当她解到第二

颗和第三颗的时候,她手上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她的眼神也有些发痴——难道

她是想起了今天上午,我为了救她给她扑倒之后,她胸前走光时候的场景么?

——可她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解开了最后一颗釦子,她的肩膀往后一震,

衬衫就这样被脱了下来……今天上午的那片令人血液沸腾的春光,又这样展现在

我的面前,一对豪乳,依旧老老实实地藏在那件紫色胸罩里……

这是免费的内衣秀么?这是冥冥之中,我这个意外的偷窥者遇到的天赐大礼

么?夏雪平的身姿,不单单可以用好看来形容了,哪怕是T台走秀的那些维秘模

特们,都应该比不上她。她彷彿,是一尊并未失去婀娜双臂的维纳斯雕像这场以

外的表演,依然没有结束:她把自己的双手绕到背后,解开了胸罩搭扣……然后

把丁字裤轻轻地往下一拉……浑圆饱满而只是微微有些下垂、却仍然不失丰腴的

双乳,终於被从差不多E罩杯尺寸的无情文胸里解救了出来,就这样被我尽收眼

底;两只巧克力色的乳头,彷彿两只玲珑的眼睛一般,严厉且羞涩地与我对视,

让我不禁脸上发烫;他四肢上的肌肤依旧紧緻光滑,偶然有一些地方,看起来有

些坑坑洼洼,我看不清那是纹身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同时被我偷看到的,还有

夏雪平双腿间的神秘三角地,茂密却并不杂乱,那片黑森林简单地形成一块整洁

端庄的长方形,覆盖住了下面精緻的肉体……

我记不得小时候,是否看到过夏雪平的裸体,但是我确信,这是从我见到了

女人的裸体以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全身的热血都在翻涌冲击,而不仅是双腿间

的那条肉棍撑的巨大;我的眼角中在温热地湿润着,我的鼻腔里似乎有一股火热

的气息,我感觉我差不多就要喷出鼻血……

而夏雪平依旧不知道,在走廊窗户这一侧,有一个作为她远离了多年的亲生

儿子正在偷窥着自己,她伸出手从一个桌案上拿起了一盒油质性的白色膏状物,

伸出手去,在自己的肩头、背后、腰间和小腿上,把那个膏状物仔细地涂抹着。

而我就那样看着,看着随着她的动作,她的那两只大方的乳圆偶尔上下波动

和她双腿间的黑森林的来回扭动;而她在腿上涂抹的时候,大腿也分开了许多,

我甚至可以看到她下面颜色依旧很浅、贴近她小麦色肌肤的浅褐色阴唇上端……

她伸手的姿势似乎有些吃力,在心理的冲动之下,我真的忍不住伸出手,想

要敲敲门,然后强行进去帮她把那个膏状物给她全身涂抹一遍,也可以藉机摸遍

她的全身……

可进去以后我该怎么说呢?

「夏雪平」或「夏组长」,或者「妈」?——我连该怎么样称呼她都是个问

题;

「我刚才就在窗外看着你的肉体来着,让我来帮帮你吧。」——难道就这样

说吗?而就算是帮她礤完了,我又该做什么?

如果是普通的女人,在我这样的生理反应下,我一定会就势来一场痛快的性

爱;

可是跟夏雪平呢?——呵呵,我在想什么呢?那些母子奸系列的AV情节么?

——与离异母亲久别重逢的儿子看到母亲的裸体之后,缠着母亲为自己实施性处

理,最后演变成生奸中出?

别幻想了!依照夏雪平的脾气,她要是知道我偷窥着她的身子、而且还起了

生理反应,恐怕我都能被她打死吧?

我正这样胡思乱想着,夏雪平似乎擦完了那个膏状物,从桌子上倒了些热水,

「咕嘟咕嘟」喝了两大口,然后便关了灯。

我赶紧闪身,把自己藏在她的门口,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身影正投射在那白

色纱帘上面。

听着声音,她应该一头倒在了自己的床垫上。没过两分钟,微弱的鼾声渐起。

我今天才知道,夏雪平现在有裸睡的习惯,这也算是我这次站在她家门口的收穫

了。

确定夏雪平已经睡下了以后,我才敢挪动自己的步子,把身子往楼梯口移去。

站在走廊里,吹着凉风。夜晚的北风,终於让我身体里不该出现的欲火平静

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依旧不愿意离去。

我最终还是捱不住冷风对我的身体的侵袭,我便跑回了车子里。一坐到驾驶

位上,我突然觉得满身疲惫再一次袭来。在我眼前,此刻全是女人的裸体,密密

麻麻,一个挨着一个,在我的脑海中站成一排,高矮黑白、环肥燕瘦,各不相同,

有我很早以前看到的A片里的、下面被打了马赛克的肉体的暗黑女优,也有老式

三级片里只能看到双峰的含羞带臊的裸体女星,之后是在警校时候被我上过、或

者把我霸王硬上弓的女学警、我在异地实习参加临床试验的时候、被我一并肏过

的那个小护士还有那个前一秒严厉正经、后一秒飢渴风骚的护士长,然后就是小

C的一身健美胴体,甚至还有孙筱怜的那一套巨乳细腰肥臀肉弹。

最后的两个,是我自己娇嫩的妹妹何美茵,还有就是今天看到的夏雪平。

我指了指美茵和夏雪平,什么都没说;她俩也很配合地走了过来,一起在我

面前跪了下来。我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握着坚硬的肉棒看着她们两个;她们两个

相视一笑,毫不避讳地从左右两边开始吸吮着我的龟头和睾丸;周围的一大帮裸

女,都在围观着我们仨,有的议论,有的捂着嘴巴做吃惊状,有的则是为我们三

个大叫加油;等到美茵完全把我的阴茎吞食下去以后,夏雪平居然站起身,分开

自己的大腿,引导着我的手,让我的手指插入她的双腿间那个蜜壶当中,她还对

我伸出了一个大大的怀抱,对着我的嘴唇,亲吻了上来……

我突然感觉下体一阵颤搐……再一睁开眼,天已经亮了。

我梦遗了。

车里面实在是闷得很,我连忙打开车窗。呼吸着新鲜空气的同时,我揉着自

己的睛明穴。

都说一个人的梦境是一个人的潜意识的体现,而在梦境里,我却同时对自己

的妹妹,和自己的亲生母亲产生了禁忌的肉欲,可同时当我在梦里被她们两个同

时吸吮生殖器的时候,当我在梦里触摸到夏雪平的湿润美穴的时候,我心里确实

是难以名状的快乐。

嗬,同时对妹妹和妈妈产生性欲,或许我死了以后是会下地狱的吧。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