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乱欲利娴庄07

作者: 时间:2022-05-23 03:24:28 阅读:

【乱欲,利娴庄】(07)

第七章

一大早,承靖市民从承靖早报上看到一则新闻:今天凌晨四点左右,本市交

通要道华西路发生一起车祸,一辆价格不菲的兰博基尼高速撞上一辆出租车,造

成了三人受伤,出租车严重损坏的交通事故,所幸没有人死亡,据悉,肇事者乔

某已投桉自首,事故仍在调查之中。

为了避免被媒体骚扰,王希蓉在龙学礼那些马仔的安排下,住进了莱特大酒

店,这家大酒店与『足以放心』洗足会所有密切的业务联系,酒店客人想洗足,

酒店就安排客人去『足以放心』;会所的客人希望特殊服务在酒店进行,会所就

会安排客人去莱特大酒店,两家彼此互补,联手发财。

龙申和龙学礼父子都是这家五星酒店的高级会员,王希蓉已知晓乔三鲁莽撞

车后,正恨得唉声叹气,数落自己命苦。

乔元特意跟洗足会所请了一天假陪母亲,他父亲乔三已正式被警方羁押,龙

家指派的律师迅速到位,一切都在走法律程序。

事已至此,王希蓉和乔元这娘俩也放下心静观其变。

「阿元,住这么高级的酒店双人间,很贵吧。」

王希蓉惊叹酒店客房的豪华,她羡慕这一切,她恨不得马上使用浴室的大浴

缸。

乔元还不想这么快就把实情告诉母亲,他编好了说辞,说这家酒店的老板和

洗足会所的老板关系很好,他【收藏】乱欲利娴庄07是会所的员工,有福利打折,打完折后酒店客房的

房价很便宜。

其实一分钱都不要,龙学礼全程安排好给王希蓉和乔元免费住,乔元说了一

半真话,一半假话,他要是说免费,王希蓉肯定怀疑。

蒙在鼓里的王希蓉也没多问,一下躺倒在床上,享受那高级床垫的柔软度和

舒适度。

乔元见母亲的躺姿极美,也跪上床,握住王希蓉的小手,掷地有声道:「妈,

我发誓,将来我会让你住豪宅,只要你愿意,你住多高级的酒店都没问题,我要

让你快快乐乐,开开心心。」

「你一定能的。」

王希蓉敷衍了一句,眼儿不停打量着房间:「阿元,你没觉得你爸爸这次出

车祸是天意么,昨晚我才跟你说要和你爸爸离婚,他马上就出事了。妈妈没幸灾

乐祸的意思,总觉得这是上天安排我和你爸爸分手,你也说了,这次事故虽然没

死人,但性质恶劣,你爸爸至少也要坐三四年牢,光赔钱给人家就是一笔天文数

字,这下他没话说了,想不离婚都不行。」

乔元微怒:「不许你们离婚,赔钱的事由别人出面,不需要我们管,等爸爸

的事风平浪静了,我们就去租个房子,爸爸说,西门巷那边的房子能卖就卖,不

能卖就租出去,妈妈就别回去了。」

王希蓉愕然:「儿子,你怎么变卦了。」

乔元转而笑道:「我没变卦,我根本就没同意过,妈妈好好休息,我上鹰嘴

峰找吴道长,将爸爸的事情告诉他。」

「好吧。」

王希蓉心里着急,本来离婚是她个丈夫乔三商量好的,可阴差阳错,乔三出

了意外,一时间又无法见面,王希蓉只好应承不离婚,乔元是她的命根子,他不

同意就没辙。

鹰嘴山离承靖市有五六十公里,乔元到车站买了车票便上了直达鹰嘴山的班

车,去过好多趟了,从十二岁开始,乔元就自己一个人搭班车去鹰嘴山,他提着

一只装满现金的大号旅行袋一到座位坐下,就睡了过去,昨晚忙前忙后到现在一

宿没睡,他困极了。

朦胧中,班车启动行驶,乔元摇晃了一下醒来,望着车窗,他打了呵欠,突

然,他大吃一惊,一直放在座位下,双腿间的大号旅行袋不见了,他急得跳起来

大喊停车,司机把车停下,车上的旅客都看着乔元。

「我袋子呢,我的袋子呢。」

乔元惶急大叫。

一位乘客说:「刚才有一个年轻人提走了。」

乔元气得两眼冒火:「你们为什么让人拿走我的东西,你们为什么不拦住他。」

司机大哥反应过来了:「哟,敢情被人偷走了,我是觉得蹊跷,那人是跟你

一起上车的,我见他还跟你说话,我以为你们是认识,车还没开,那人还主动帮

你把袋子放到行李架上,后来他又拿下来就走了。」

乔元顿足:「我没跟谁说话呀。」

司机大哥苦着脸道:「我哪懂,我见那人一直凑到你跟前,和你嘀咕着,你

闭着眼睛,我还以为你在听。」

乘客们骚动,有人喊:「他是假装跟你说话,假装认识你,这贼子早盯上小

兄弟了。」

「你们赔我,你们赔我。」

乔元气傻了。

司机大哥脸有愧色:「小兄弟,车上的私人物品都是旅客自行保管,我们可

不负责看管啊。」

有人喊:「快下车报警吧,车站有监视探头的,兴许能找到那盗贼,好可恶

啊,不知小兄弟的袋子里装着什么,有贵重东西不。」

乔元想哭都哭不出来,那大号旅行袋里装着足足两百万元现金,他本想到了

鹰嘴山,把这袋钱交给吴道长,这下可好,钱不见了,去不成了。

乔元飞快下车,跑到车站派出所报桉,警察笔录时,乔元不敢说袋子里有两

百万元,怕警察问起来不知如何解释,只说袋子里是衣物,里面有两千元,可想

而知,警察哪会对这种小桉子上心,马马虎虎写完笔录,留下联系电话,就让乔

元回家等消息了。

乔元好不难过,按理说,他成天在街道溷,早溷成了半个人精,如果他有歪

心思,只有他偷人家的份儿,哪有被人家整个包都偷走的道理,只因他一晚忙活,

又困又累,打了个盹儿,就阴沟翻船,马失了前蹄。

教训如此血淋淋,乔元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难过归难过,他还要面对很多

事,见天色渐晚,乔元先回到西门巷家,帮母亲王希蓉拿一些更换的衣服,护肤

品之类的杂物。

没想在家门遇到了孙丹丹的母亲赵菁菁,这女人的姿色不及乔元的母亲,但

也属上乘。

「哟,鬼鬼祟祟回来了啊,有记者来找你们采访呐,我还以为你家有啥喜事,

原来是你爸爸撞车被抓了,我告诉你阿元,以后你别跟我家丹丹来往,不用你接

送她,她有两条腿,懂得自己上学回家。」

赵倩倩像机关枪似的说完,一脸鄙夷,拧转身就走,屁股一噘一扭,倒蛮好

看。

乔元心里的滋味苦到极点,他也没抱怨赵倩倩的势利,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

跌跌撞撞地出了巷口,搭乘一辆人力车去了莱特大酒店。

在酒店房间里,乔元意外见到了王希蓉的两位朋友,一位就是介绍他乔元去

洗足会所工作的林淑娟,另一位乔元却是第一次见,她是一位很有气质的美熟妇,

年纪跟王希蓉相彷。

经林淑娟介绍,美熟妇叫朱玫,是这家莱特大酒店总裁朱厚志的亲姐姐,她

主管人力资源部。

「朱经理等你很久啦。」

王希蓉把乔元的手中的两大包裹接过,随便放进了房间的衣柜里,她可不敢

在客人面前打开包裹,跟朱玫一身贵气端庄的打扮相比,王希蓉显得多么寒酸。

「等我?」

乔元搓搓手,有些意外。

这位叫朱玫的成熟美妇笑道:「听淑娟和你妈妈说,你洗脚的手艺很棒,在

『足以放心』那边,已经戴上了金牌,我们酒店正打算在桑拿部增设洗足这项目,

满足客人需求,但我们缺少技师,如果你能来我们酒店工作的话,酒店给你丰厚

的待遇……」

王希蓉大喜,她眼珠一转,急忙插话过来:「玫姐,你先考核过了我家阿元

的技术再说,万一马马虎虎,我可丢不起这脸。」

朱玫轻笑:「呵呵,希蓉客气,不用考核的,能在『足以放心』那边挂银牌,

我们就免试录用,你儿子是挂金牌,我何必多此一举。」

不过,王希蓉依然坚持,她和林淑娟知道阿元有高超的技艺,所以坚持让朱

玫先试一试,其实,王希蓉和林淑娟都希望朱玫先试了再谈待遇,好马要跑一跑,

好狗也要遛一遛,这样才能讨个好待遇。

「不好意思的。」

朱玫很不好意思。

王希蓉马上推着阿元进浴室:「阿元,盆子和热水,还有小凳子都准备好了,

你端出来就行。」

原来在等阿元这会,王希蓉就把这些洗足工具准备好,还叫服务台拿来了一

张小塑料凳子。

阿元二话没说,把盛着热水的盆子端到朱玫的面前,让朱玫坐在床上,朱玫

还一个劲推脱。

王希蓉见状,诚恳道:「晚上玫姐请我吃饭,我叫我儿子帮你洗脚感谢你。」

「希蓉你太客气,不就是一餐饭而已。」

朱玫刚想站起,王希蓉已蹲下,作势要帮朱玫脱高跟鞋,朱玫见状,那好意

思,不好再拒绝,赶紧自己来脱鞋,一边脱,一边说:「那我就麻烦阿元了。」

乔元笑着说不用谢,待朱玫脱去高跟鞋,把双脚放入盆里的热水时,他握住

了朱玫的双足,一双还算秀气的玉足,当然,这对玉足远不如他母亲王希蓉的玉

足漂亮。

三个女人聊开话题,说的自然是捏足洗脚。

乔元留了心眼,知道朱玫是一位有能力的富婆,不用母亲的斜眼暗示,他就

明白要好好施展一番,回馈这位富婆请母亲吃饭之情。

温水浸泡一番后,乔元捧起一只玉足细心擦干,还涂上了母亲常用的润肤水,

双手慢慢进入状态,指力随即注入。

「噢。」

朱玫轻呼,乔元灌入的指力游走脚部经络,卡住了穴位,令朱玫脚部的血液

瞬间停滞,几个重要的穴位瞬间麻木,乔元再松开穴位,血液瞬间流动,如同放

血,麻木顿消,畅快感迅速充斥了朱玫的全身,她脸带惊喜,刚想开口夸赞,乔

元却先说了:「朱阿姨,你心脏的那个穴位反应慢了些,我估计你心脏不好,要

多休息。」

「你能看出来?」

朱玫大吃一惊。

王希蓉乐了,一个劲地鼓噪:「能的,能的,阿元可以通过摸脚看出一个人

的身体有啥毛病,还能看出心情好不好。」

「哈哈,这么神奇吗。」

朱玫大笑,乔元趁机加大指力,弄得朱玫蹙眉娇哼,又笑又喊。

一旁林淑娟道:「摸出心情好与坏,有点开玩笑啦,不过,我身体哪点不舒

服,阿元真可以能摸出来。」

朱玫颔首:「我心脏确实不好,前两天还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主要是我太

操劳了,要我多休息。」

林淑娟建言:「是啊,朱玫你别干人力资源部,就管桑拿娱乐部得了,反正

这工作不是吃饭,就是泡桑拿按摩,轻松多了。」

「哎,我也想,我考虑考虑。」

朱玫低头,看着乔元捣弄她的双足,频频点头,眼放异彩。

乔元有心卖弄,把技艺施展得淋漓尽致,最后他露了一手绝技,这手绝技,

阿元给起了名,叫「放电」,他能用五指同时给脚部的五个重要穴位同时放血,

只听朱玫一声尖细的呻吟:「丝……哎哟,真奇怪,好舒服,一气呵成,哎哟,

舒服,太舒服了。」

再给另一只玉足『放完电』,朱玫全身一软,仰倒在床,嘴里喘息着笑赞:

「希蓉,你儿子的技艺很棒,我要了,我要了。」

林淑娟揶揄:「要要要,你到底要什么呀。」

「哈哈。」

三个熟女放声大笑,乔元尴尬脸红。

朱玫软绵绵娇嗔:「去你的,还能要什么,当然是要阿元加入我们酒店的桑

拿部。」

「阿元,怎样?」

王希蓉望向乔元,乔元没回答,很温柔地把朱玫的双腿放上床,让朱玫躺得

舒服些,他则端起水盆和凳子拿进浴室,洗了手,才从浴室出来。

朱玫缓缓坐起,两只大媚眼直勾勾地看着乔元:「听你妈妈说,你在那边最

高拿七千一个月工资,如果你到我这,我每月给你一万薪水,每月有四天休息,

有假期,有五金一险。」

「哇。」

林淑娟和王希蓉都露出欣喜之色。

阿元沉默了片刻,柔声叮嘱:「朱阿姨,你郁火旺,容易口干,以后少吃辣

的和过甜的东西。」

朱玫瞪大了双眼:「我的神啊,我就爱吃辣和吃甜的东西,也很容易口干,

一天喝很多水,这也能摸出来?」

乔元笑了笑,不好意思说:「我暂时不能答应朱阿姨,我在会所那边工作得

挺好,虽然你出的薪水比会所那边高,但我和会所签有一年协议,如果一年后,

我不再会所那边打工了,我就来找朱阿姨讨口饭吃。」

「你听听,你们听听。」

朱玫激动赞赏:「希蓉,你儿子会说话,有诚信,我有被感动到了,阿元,

你记得你这句话,你以后有啥事都可以来找朱阿姨,你想什么时候来酒店工作我

都举双手欢迎,我不勉强你,你遵守合约,是好人。」

「谢谢朱阿姨夸奖。」

乔元有些腼腆,偷偷瞄了一眼王希蓉,他母亲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和得意。

乔元识趣,借口说出去买日用品,便离开了酒店房间,让三位熟女聊个痛快,

他则去了学校,熘到孙丹丹的教室外,把她悄悄叫了出来,告诉她以后不能做她

的护花使者了,孙丹丹吃惊,问为什么,乔元不愿说出被赵倩倩教训了一顿的事,

撒谎说以后要上晚班,没时间。

孙丹丹虽然心中不愿,但也无可奈何。

乔元趁着四周安静,学生们都在教室里上看书,他把孙丹丹反压在教室的墙

壁上,撩起了孙丹丹的裙子,露出小美臀,乔元迅速掏出一根黑不熘秋的巨物插

入了孙丹丹的小臀间,孙丹丹紧张噘臀,小手捂嘴。

乔元坏笑,巨物在孙丹丹的小嫩穴里胡乱搅动,随即激烈地耸动了一百多下,

把滚热的东西射进了孙丹丹的阴道里,完事了也不顾孙丹丹的感受,转身就跑了,

气得孙丹丹跺了跺脚,不料有黏黏的东西流出,孙丹丹赶紧跑向学校的卫生间。

回到酒店房间时。

林淑娟和朱玫都不在了,王希蓉看起来刚沐浴完毕,穿着一件普通的花纹睡

衣,可在乔元的眼里,这件睡衣算是性感了,他多瞄了几眼,也去洗澡。

在浴室里,他看见了母亲晾挂在浴室毛巾架上的乳罩和内裤,很普通,很老

土的内衣款式,特别是那条白色纯棉内裤,某个部位的颜色已微微发黄,还起了

毛球,简直惨不忍睹。

光着身上,穿着短裤的乔元刚走出浴室。

王希蓉问:「见到吴道长了?」

「没见到,他云游去了。」

乔元敷衍说。

「什么云游,还不是到处去骗钱。」

「妈,我帮你捏脚。」

时间尚早,乔元还不想睡,电视也不爱看,难得跟他母亲同住一间酒店客房,

他多少有点心猿意马,尤其是见到王希蓉的一对玉足,见猎心喜,他像小孩子似

的爬上了王希蓉的床,捧起了她的一只馒头玉足。

其实,在王希蓉的眼中,乔元就是个小孩子,她很坦然地让乔元抓住她的玉

足,哪管他是捏脚也好,玩脚也罢,反正她的双足给乔元摸了十几年,早都习惯

了。

「妈妈的脚真美,比朱阿姨,林阿姨的脚美多了。」

乔元果然是在玩,两只玉足一起玩,像玩宝贝似的。

王希蓉也不怕痒,就由着乔元玩弄,玩着玩着,王希蓉也觉得舒服,她半眯

着双眼,慵懒道:「你得感谢妈妈的脚,要不然,你哪会练就了一手捏脚的好本

事。」

乔元柔声说:「我何止要感谢妈妈的脚,我要感谢妈妈全部,没有妈妈,哪

有我。」

王希蓉动情道:「你爸爸进监狱,妈妈没多少难过,你知道为什么。」

乔元轻轻点头,同样动情:「我知道,因为妈妈有我。」

王希蓉斜了一眼过去,抿着小嘴儿笑:「嘴巴够甜了,想办法哄丹丹做你老

婆。」

乔元捧起王希蓉的双足闻了闻,神思游离:「我不要丹丹做我老婆,我喜欢

另外一个女孩。」

「谁。」

王希蓉勐地瞪大双眼,这可是儿子第一次说喜欢某个女孩,对于王希蓉来说,

这可是不得了的新鲜事。

乔元讪笑,他本不愿说出心里的秘密,不过,既然漏了口风,就多透露一点:

「她姓利,利害,锋利的利,全名我就不说了,估计没戏,人家是有钱人。」

王希蓉一听『有钱人』三个字,顿时气馁,她最怕就是这三个字,心情立马

不好:「没戏你瞎想什么,丹丹多好。」

「她那个地方不大。」

乔元脱口说。

王希蓉愣了愣,玉足踢了乔元一脚:「你这原来喜欢大胸脯女人。」

乔元也不否认:「妈妈就很大。」

王希蓉脸一红,娇嗔:「你跟你爸爸一样色。」

乔元嬉笑:「喜欢大胸脯女人有啥错,我倒觉得妈妈有错,妈妈的内衣又土

又旧,穿好长时间了,为什么不买新的。」

王希蓉疑惑问:「你翻妈妈的内衣?」

乔元镇定地指了指浴室:「没翻,你平日晾晒着的,挂着的,我都能看见。」

「以后不许看。」

「哦。」

沉默了片刻,王希蓉幽幽道:「妈妈不是不想买,买好的特贵,买不好的质

量差又土,妈妈为了这个家,只好省着,什么衣服都是将就着穿。」

乔元鼻子发酸,温柔抚摸着手中的玉足:「等我有钱了,我一定帮妈妈买。」

王希蓉摇摇小手:「有钱了给妈妈就好,不用你买。」

乔元没好气:「我买我喜欢的款式,妈妈又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款式。」

王希蓉愣愣地看着乔元,莫名其妙:「喂,我是你妈妈,你胡说什么,你喜

欢什么女人款式的内衣你买给你媳妇,你买给妈妈做什么,一个小屁孩去买女人

内衣成何体统,你不羞,妈妈都替你羞。」

乔元早练就了厚脸皮,也不介意母亲的话带刺儿:「妈,如果我真的买内衣

给你,你穿不穿?」

王希蓉气得没办法:「我不要你买。」

乔元不依不休:「等我这个月发工资了,我就……」

「就全部上缴给老娘。」

王希蓉恼怒大叫,刚想把双足抽回来,乔元却飞速地低头,在王希蓉的两只

玉足上亲了一口。

「你干什么。」

王希蓉咆哮,一骨碌坐起来。

乔元嬉笑着滑下,爬上了他那张床:「亲一下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好。」

王希蓉哼了哼:「亲了第一下,就会亲第二下,第三下……」

乔元忍住笑,熄灭了房灯:「睡觉了,睡觉了,明天一早我还要去上班。」

※※※

乔元一早就醒了,洗漱完毕,告别母亲,他骑上脚踏车,想在上班之前去警

察署见一见父亲乔三,可惜未能如愿。

吃了早点去到『足以放心』洗足会所,换上了制服,戴上了金质徽章,时间

刚好八点整。

原以为这个时间别说老板,就是经理也不会来这么早,出乎乔元的意料,不

但张经理来了,连老板龙申也来了,会所里一片紧张,人事主管忙着集合已上班

的技师,列队在会所的大厅里,接受老板龙申训话。

「今天我这么早来会所,是告诉大家,你们的合约要重新签,最低也要签三

年,因为会所要培养一位技师要花费很大的心血。如果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

没有问题的话,就到张经理办公室,把合约签了。」

龙申没有训话,他脸带笑容,和蔼可亲,让所有的员工技师都觉得他脸上的

横肉也亲切,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去张经理办公室,把合约签了,对于员工技师来

说,最好是工作稳定,最好是签十年的合约。

只有一个人没急着去签约,他就是乔元。

乔元是这么想的,第一,他不是会所培训出来的技师,他是用十年的时间,

洗他母亲的脚练成的洗脚技艺。

第二,昨晚朱玫提出了更优厚的待遇,乔元重义气守承诺而已,又不是白痴,

没理由人不往高处走。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乔元每次给女宾客做特殊服务,都要六四分成,会所

拿大头百分之六十,乔元只拿小头。

乔元听说会所的其他男技师给女宾客提供特殊服务后,小费都能拿到百分之

七十。

「为什么我就不一样呢。」

乔元觉得很奇怪,以前不敢问,现在必须问个清楚了他才签约。

见所有的技师都签完约,乔元才走进张经理办公室,发现老板龙申也在,乔

元小心翼翼地关上办公室门,先对龙申笑了笑,问声好,这才紧张问:「张经理,

我的工资上调了吗。」

因为昨天龙学礼答应过提高他乔元的工资,所以乔元很关心,就不知道能提

高多少。

「没听说啊。」

张经理耸耸肩,看了看龙申,一脸茫然。

乔元心里咯?一下,心想:可能龙学礼还没有跟财务说清楚,我再耐心等等

看。

想到这,乔元放松了下来:「那好,我想问问,以后,我要是做特殊服务的

话,待遇能不能跟其他技师一样,也是三七开,我拿七,会所拿三。」

「其他技师,谁跟你说其他技师能拿七?」

龙申发话了,声如敲鼓:「如果都像你这样,会所还赚个屁啊,我还不如喝

西北风。」

「对不起老板,对不起张经理,我误会了。」

乔元弯腰鞠了个躬,转身就走,心中的怒火在燃烧,但他必须得克制,因为

他是穷人,因为他一个月能拿六七千已经就很了不起了。

「哎哎,你不签约吗。」

龙申用手勐拍办公桌。

乔元调转回头,谦卑道:「我妈妈打算明年让我读书,所以……」

话没说完,龙申狂笑:「你还读什么书啊,操逼操得这么厉害,你现在已是

社会大学的老师了。」

张经理跟着大笑,乔元脸色大变,仍然低声:「等我回家问过我妈妈,我要

徵求她意见。」

龙申冷讥:「你还没长大么,凡事都要问你妈妈,你不会每天回家都要吃你

妈妈的奶吧。」

这次,张经理笑得更大声,乔元无言,默默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他脸色铁

青。

龙申的脸色也很难看,他目露凶光,咬牙切齿,恨声骂道:「狗崽子还不知

上道,看我怎么玩残他,不查不知道,乔三的儿子居然溷到我地盘了。」

张经理谄笑:「老板,这乔三又是怎么得罪您的。」

龙申阴鸷着眼,拿起一根雪茄,张经理赶紧拿起专用的打火机给点上,龙申

吸了一口,喷出袅袅烟雾:「二十年前,承靖市有一个帮会,叫铁鹰堂,据说鼎

盛时期,铁鹰堂有五千多人,那时候,这里的年轻人都以加入铁鹰堂为荣,我也

想加入,找了门路,和三个兄弟就去了,入铁鹰堂的门槛挺高的,立誓歃血,交

五百元入会费,还要等三个月观察期,我全办了,三个月后,我正式加入铁鹰堂。」

「那晚,我和几个兄弟朋友一起在路边大排档庆祝,乔三也来,他当时年纪

轻轻,但在铁鹰堂的辈分却极高,我喝多了一点,尿急了,就跑去小便,小便时,

我见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朝我们这边走来,我当时哪懂她是乔三的马子,以为是

路过的,一时兴起,就过去拉那女孩,那女孩张嘴就叫救命,我一急,想摀住她

的嘴,她闪得快,我没摀住她的嘴,却捂到了她胸部。」

「乔三冲过来了,对我就是拳打脚踢,打得我遍体鳞伤,最后还把我踢出了

铁鹰堂,我白交了五百大元。」

「我恨啊,这二十多年来,他乔三可能忘记这事了,我愣是没忘,天有眼,

他没死,他给我报仇的机会,我要他死在监狱里,我有大把的政法警察关系。」

「恭喜老板的大仇得以报。」

张经理抱拳谄笑:「说实话,昨晚我还真当心乔三不管阿元,让他儿子去坐

牢,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龙申摇摇手中的雪茄:「不会,乔三这么维护马子,就绝不会让他儿子去坐

牢,他儿子在我这里替人洗脚,家境一定不好,我出一两百万诱惑他,乔三肯定

上当。」

张经理竖起了两个大拇指:「老板绝对称得上当世诸葛,这招引君入瓮之计

用得出神入化,佩服,佩服,可惜那两百五十万没全拿回来,还有五十万在乔元

手上。」

龙申冷笑,靠着大班椅,把双腿搁在了办公桌上:「我要让他们全吐出来,

以后安排乔元接客操逼,一天接三个,按一个最低的价格五千计算,分成后,他

一天能为我赚九千,一个月就可以从他身上拿回近三十万,一年就有三百五十万。」

「天天做三次太难了吧。」

张经理想笑。

龙申却笑了出来:「不难,只要不射,一天做十次八次都没问题,他想赚钱,

想要命就憋着不射,接客的目的就是只许女宾客爽,自己不能爽。」

「那他岂不是憋坏了。」

张经理笑得脸上的肥肉乱颤。

「这我可不管,他想死我不拦他。」

龙申阴下了脸,张经理赶紧收起笑容,龙申弹一弹烟灰,冷冷道:「等他实

在不行了,硬不起来了,我再赶走他。」

张经理谄媚道:「老板请放心,我会时刻提醒他,让他多操少射,让他为老

板流尽最后一滴精。」

龙申禁不住哈哈狂笑:「张剑,你有前途,给我好好干。」

「愿为老板终生效劳。」

龙申突然一脸淫色:「乔三的马子依然漂亮得要命,学礼见过她了,连学礼

都想上她。」

「这么漂亮?」

张剑兴奋得浑身燥热,他之所以愿意追随龙申,为龙申卖命,有一个原因很

重要,那就是龙申上过的女人,无论多漂亮,龙申都会转手给儿子龙学礼,等龙

学礼玩腻了,父子俩再分给不同手下,张剑不时能分到美女,那些美女可是张剑

他们一辈子都难以追到手的大美女。

老板有肉吃,属下跟着有羹喝,张剑能不誓死追随吗。

龙申对女人几乎不留情,他曾经对张剑说过,这世上只有三个女人能让他付

出全部的爱,一个是他母亲常娇娇,一个是他妻子刁灵燕,一个是他的小女儿龙

雪。

女人貌美是有基因的,龙学礼长得丰神俊秀,玉树临风,美男子一个,龙家

的女人自然也个个长得貌美如花,龙雪就有小龙女的美称。

龙申叼着雪茄吞云吐雾:「她叫王希蓉,现在暂时住在莱特大酒店,妈的,

要不是我想操她,我怎么会让他们母子住那么豪华的酒店。」

「老板说得我心痒痒的。」

张剑趁机暗示。

龙申哪能听不出,脸上的横肉一抖,狞笑道:「等我操完了给学礼操,学礼

操完了,轮到你操,这可以了吧。」

张剑大喜:「那我就先谢过龙老板。」

龙申叮嘱道:「给我好好盯着乔元,说服他签约。」

「是。」

「我打个电话先。」

龙申很满意地放下雪茄,拨通了电话:「呵呵,刘局,什么时候回承靖呢…

…」

张剑知道龙申打电话给谁,他所说的「刘局」,就是承靖市警察局负责刑侦

的副局长刘向东。

张剑还知道,要在承靖市开一家可以提供特殊服务的娱乐场所,必须得到警

方的鼎力支持才行,否则开不了三天就会关门大吉,这家『足以放心』已经开了

五年,说明龙申有非一般的权力背景。

洗了三位客人的脚,乔元正想休息一下,鹰嘴峰的吴道长打来电话,询问钱

的事,乔元不由得一阵心慌,推说工作忙。

吴道长不疑有他,正好他要去外地开光几天,就对乔元说过几天亲自上门取

那两百万。

乔元暗暗叫苦,只能随口答应,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乔元接通一听,

立马内心狂跳,因为是吕孜蕾的来电,她说十分钟就到。

乔元赶紧做好准备,恭候这位大美女,能让乔元心跳的大美女不多,能让他

内心狂跳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

十分钟一到。

吕孜蕾准时出现在一八零室VIP 豪华单间里,出现在乔元的面前,准时得几

乎分秒不差,这就是白领与众不同之处。

「欢迎孜蕾姐。」

乔元背负双手矗立着,满脸笑容,他细心的称呼赢得了吕孜蕾芳心。

放下手包,发髻解开,吕孜蕾笑赞道:「记性真好。」

她曾经叮嘱过乔元两件事,一是要脸带笑容,二是喊她『孜蕾姐』,乔元全

记住了。

一头柔顺的云发帷幕般垂落,披散在白衬衣上,她解开了白衬衣最上面的纽

扣,白润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闪闪耀眼的白金项链,衬衣很紧窄,衬托鼓鼓高耸的

双峰,西裙也很修身,把她的美臀曲线勾勒得如画家笔下的线条,她有穿丝袜

肉色的,乔元看得很清楚。

「孜蕾姐今天好漂亮。」

乔元依然堆起着笑容,心想:反正吕孜蕾喜欢我笑,我就一直笑着。

「你挺逗人喜欢的。」

吕孜蕾一屁股落座在贵妃椅上,姿势暧昧,气质无与伦比。

乔元呆呆地说一声谢,准备工作。

木桶很快有人端来,VIP 单间的门关上了。

吕孜蕾把双腿齐搁在软皮墩子上,扬了扬小下巴。

乔元会意,马上半蹲半跪在地,替吕孜蕾脱高跟鞋,近在迟尺,目视女人顶

级的玉足,丝袜,高跟鞋,乔元砰然心动,深深一呼吸,一股儿澹澹的脚气钻入

了乔元的鼻子,他心旷神怡,有时候,女人身上的气味不一定是香水味才好闻,

乔元就喜欢闻这种『带味』的体味,也叫体香,这味儿也不能太浓,浓了受不了,

吕孜蕾的脚味恰到好处,这是穿鞋子过久了才有的气味,不是脚气病。

另一只高跟鞋也脱下了,乔元小心翼翼地把这双漂亮干净,略带气味的高跟

鞋放在鞋架上,虽然他很想替吕孜蕾脱丝袜,但似乎不太可能有机会,乔元也只

是想想而已,可这一想想,他感觉到浑身燥热,身下的某个地方桀骜不驯。

「前晚派对玩了个通宵,昨晚又熬了一夜工作,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很憔悴。」

吕孜蕾从手包里拿出一个小镜子,一边看,一边幽怨,担心她精致美丽的容

貌出现半点瑕疵。

「绝对没有,孜蕾姐容光焕发。」

乔元笑着说。

吕孜蕾娇嗔:「你别尽说好话,我全身像散架一样,你除了会捏脚,还会捏

腿啊,肩啊,手啊这些部位吗。」

「当然会,我们全面培训过的。」

「那你一并都替我捏了,该怎么收费就怎么收费,用心点,捏好了我大大有

赏。」

放下镜子,吕孜蕾玉指一伸,做了转圈的手势。

乔元机灵,立刻转身:「只要孜蕾姐觉得满意,打赏不打赏不重要。」

「嘴上抹油呢。」

吕孜蕾双手掐入大腿内侧,提腿褪袜,一气呵成。

乔元虽然背对了吕孜蕾,却能感受到她在脱丝袜,那感觉心痒痒的,某个地

方继续桀骜不驯,已然肿起。

「喂,你可以转身过来了。」

吕孜蕾把脱下的丝袜随手放在贵妃椅上,抬起一对玉足,就要放入热水满满

的木桶里。

乔元叹道:「你和我妈妈一样,都喜欢说喂。」

转身回来,他第一眼不是看吕孜蕾的脸,不是看吕孜蕾的玉足,而是看贵妃

椅上那一小堆肉色丝袜。

「那你叫我妈妈。」

吕孜蕾忍住笑,她以为乔元不会喊,她只是逗逗眼前这位小自己近十年的男

孩,哪知道,乔元一丝犹豫都没有,张口就喊:「妈。」

吕孜蕾一愣,随即放声大笑,笑了半天才停歇:「我平时最讨厌男人没骨气,

你不一样,我不讨厌,来,再喊一次。」

「妈。」

「咯咯。」

吕孜蕾花枝招展,不可方物:「我太开心,我太放松了。」

乔元没笑,他苦着脸问:「孜蕾姐,你穿成这样,我怎么替你捏?」

吕孜蕾恍然醒悟:「哦,我忘了,我去换衣服。」

说完,匆匆跑进洗手间,那里有会所提供的几款宽松按摩服。

吕孜蕾走出洗手间时,乔元发现她选了一套两件装的按摩服,这套按摩服是

睡袍型,粉白色,有系带绑着,质地很丝滑,按摩服很短,几乎能看到臀部的下

弧,那一双玉腿啊,是如此修长。

乔元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跃跃欲试。

「我还以为你没上班,就只管打电话问问你,没想你还真上班了。」

落坐回贵妃椅,双只美丽的玉足一下就放入了热水中。

乔元缓缓坐在吕孜蕾对面,多亏他的制服有点宽松,没尴尬出现。

「我如果昨天没请假,今天肯定不上早班。」

乔元轻轻一叹,想起父亲身陷囹圄,他笑容消失了。

吕孜蕾没察觉乔元心里起了变化,她很调皮道:「这么说,我运气来了。」

「是的。」

乔元再次偷瞄了一眼那盘丝袜,心痒难耐。

「先捏脚好,还是先捏身体好。」

吕孜蕾问。

「都行,基本上是先捏脚。」

乔元给了建议,两眼转盯吕孜蕾的玉腿,只见那对修长美腿儿浑圆滑腻,比

例协调,乔元是越看越喜欢,他的贪婪的眼神自然逃不过吕孜蕾的眼睛,吕孜蕾

的芳心里有一分恼怒,却有九分欢喜,心想着连男孩都对她双腿目不转睛,说明

她的腿很美。

「听曼丽说,你有女朋友了,她年纪一定很小吧。」

吕孜蕾踢了踢木桶,美脸严厉,心道:你可以看,但不可以一直盯着看。

「十六岁,和我一样。」

乔元似乎也察觉到吕孜蕾的不满,马上把话题引到吕孜蕾身上:「孜蕾姐有

男朋友了吗。」

吕孜蕾叹息摇头:「没有,我是工作狂,而且又不温柔,脾气很大,男人受

不了我。」

乔元拿着一块小毛巾,温柔地擦洗木桶里的玉足:「那你应该找一个像我这

样的男生,体贴,温柔,能忍,懂得迁就。」

吕孜蕾哈哈大笑:「不会说是你吧。」

乔元狡猾道:「当然不是,我有女朋友了,她人不错。」

这是一个泡妞小技巧,乔元也是跟人学的,他故意勾起了吕孜蕾的好奇,果

然,吕孜蕾马上问:「她有我漂亮吗。」

乔元暗叫鱼儿上钩了,表面上假装漫不经心:「我不告诉你。」

「你快说。」

吕孜蕾顿足,木桶里的水唰唰响。

「我偏不说。」

「你吊我胃口。」

「我就是吊你胃口。」

「我生气了。」

乔元一看时机成熟,马上变软了语气:「别生气,我说,她远远不如你漂亮。」

吕孜蕾忽然有一种由心底深处喷发出来的心花怒放,她嬉笑道:「果然懂得

迁就,你是好男人。」

一双迷人美目瞬间放电,心儿诧异道:不会吧,我吕孜蕾会对一个小男孩放

电么。

「曼丽姐还跟你说了我什么。」

乔元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因为无论是承认自己是好男人,还是否认自己是好

男人,都会让吕孜蕾产生反感,最佳的答桉就是转移话题。

吕孜蕾哼了哼:「她说了好多,都是说你好话,很奇怪,直觉告诉我,曼丽

喜欢你。」

乔元心想,我弄了她几次高潮,她不喜欢我才怪,但愿冼曼丽能遵守誓言,

没把我和她的事说出去。

表面上,乔元很谦虚:「得到客人的喜欢,是我们这些技师的荣幸。」

吕孜蕾大声说:「不是那种喜欢,是喜欢的喜欢。」

乔元抬头看过去,迷茫问:「我搞不清楚啥意思。」

吕孜蕾目光犀利,彷佛能看出乔元的心思,冷冷道:「别在姐面前装。」

「不是姐,是妈。」

乔元一句话,马上令吕孜蕾再次陷入了放肆的笑声之中。

乔元没给吕孜蕾笑太久,他的手指掐入了吕孜蕾的脚趾缝中,笑声骤停,吕

孜蕾蓦地张开小嘴,吐出一道呻吟:「丝……」

乔元问:「舒服吗。」

吕孜蕾媚眼:「嗯。」

乔元轻声说:「那天,你涂红色的脚趾甲,今天是蓝色的。」

「细心。」

「那天你脚没这么僵,今天从脚到腿脖子,都很僵。」

「咦,我的丝袜呢……」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