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我第一次去酒吧就被带走一

作者: 时间:2022-05-15 14:28:08 阅读:

【我第一次去酒吧,就被带走】(一)

我是个大三女生。一直以来,我都像大多数女生一样,个性不张扬,学习尚

可,在陌生人面前会脸红。就这样安稳的走过初中、高中来到大学,我以为我会

一直这样平凡下去。

我的大学在城市的郊区,这边的生活设施不完善,没有娱乐没有购物。有的

只有校外的小饭店和一堆小旅馆。学生间最大的娱乐莫过于谈恋爱,往往进校第

一件事,就是找寻自己的另一半。

学校里女多男少,是男生的天堂,也是女生的墓地。女生间的争奇夺艳从来

不断,无论冬夏,还是上课跟休息。

我自觉面容较好,身材也不错,但在一堆画着浓妆的女生面前,并不出彩,

依旧过着我一贯的普通生活。哦对了,还没有介绍我的室友,我的室友有3人,

燕君、蔡蔡和妖。还有我的名字,就叫我纱吧。

燕君、蔡蔡跟我都是普通的女孩子,从性格到打扮,都有点稚气未脱。而妖

呢,从名字就知道了,这是我们对她的第一评价,妖艳。她像个大姐姐,也像妖

女。她的打扮前卫性格,性格张扬不羁,这类人,势必吸引大家的目光。

妖的私生活对于我们普通女生来说,混乱。她不是处女,据她说她是刚进高

中的时候就有了第一次。而后,泡吧也是习以为常。虽然现在社会,泡吧似乎已

经成为一个普通的行为,但是对我们寝室其他三人而言,已经犹如天外飞仙了。

妖很聪明,不然以她的学习态度也进不了大学。可是聪明的女孩子为何要如

此堕落呢,或者只是她开放,我不得而知。

进校不久,机缘巧合,我也交了男朋友。浮华的时代,我也就迷茫的献出了

我的第一次。燕君、蔡蔡也如我这般。进大学,莫非真的是来学习做人的么……

一个女生,或者说是女人。第一次没有了之后,对性的看法完全就是另一种

境界。做一次也是做,做两次也是做,除了自己,谁知道自己做了几次呢?这样

的想法,让我对性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开始频繁地跟男朋友出去开房。

从此,寝室的私密谈话,也渐渐开始偏成人。妖是这方面的专家,大大咧咧

的谈着她的性经验。大家也跟妖越来越谈得来,四个人交流性、交流穿衣打扮,

等等等等。

大家的怂恿,我们开始买性感的内衣T裤、穿越来越短的裙子、夏天的衣服

或紧身或透明、冬天黑丝靴子变成标配。我们越来越爱化妆,烟熏、假睫毛,越

来越像大家说的非主流。

我的感情呢?经历了最初的激情,也【收藏】我第一次去酒吧就被带走一慢慢趋于平淡。在一起常规开房的第二

天,男朋友跟我提出了分手,说对我没有了感觉。呵呵,昨晚在我身上发泄的时

候,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感觉。我难过伤心,心灰意冷。尽管姐妹们开导,但无论

如何,我对这段感情,悔恨并后悔,而且我还是爱着他。

一个星期后,妖提议带我出去散心,说要带我去酒吧开开眼界。燕君跟蔡蔡

不做附和,我知道对于我们来说,酒吧那种场所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无奈妖的

极力邀请,我真的想出去走走,就答应了她,就我和她两个人去。

妖的想法是,去市区的酒吧,然后我们住一夜,这样就可以玩的久些。我答

应了她。去的那天,我跟她一身T恤热裤。我带了一套换洗衣物,可还没出门就

被妖叫住了。

「纱,让我看看你包里什么?」

「恩,怎么?」

她说着打开了我的包,一脸鄙夷。

「你就带这些?」说着,她打开了自己的包,黑色吊带袜,超短裙,小抹胸。

「出去玩,尽兴点好么,别穿这身去丢人,来来来,我帮你挑。」说着她就

打开了我的衣橱。

她替我挑了一双紫色丝袜、低胸吊带杉、T裤还有超短裙。她还拉开了我的

衣领,「哟」了一声,帮我又拿了个挂脖的前扣式胸罩,跟我说「等下把我们纱

的C乳托的再高点哦!」

我们出发,先来到市区的一家连锁酒店开了房。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换好衣

服,打车去了妖要带我去的酒吧。时间是晚上10点,两个大学女生,齐B的短

裙,露出事业线的上衣,玲珑曲线、性感妖娆的出现在一座嘲杂的酒吧中。

与其说酒吧,用现在的话说,我觉得这应该是夜店。夜里疯狂的场所,这里

的女生极尽妩媚,舞池中与男人贴身热舞、卡座上男人的手在女人身上肆意游走,

女人们依旧谈笑风生。这是一个成年人的世界,我的位置该在哪里。

妖把我拉到吧台边,神秘又精怪的说着「送钱的马上就要来了哦。」随即,

就有个西装打扮的男人过来邀请我们去他卡座坐坐,他跟同事就两个人。

「走吧。」妖拉起我就走了过去。我不知道她是如何看待一个陌生男人的邀

请,在不知道对方是友是恶的情况下。或许,在这里唯一的检验标准,只是看得

顺眼。

我们两男两女,喝着酒,我们说着学校里的事,他们说着社会上的事。不乏

幽默的,也不乏情色的。我一杯酒下肚,脸色已经红润,微醺的感觉还不错。

也许已经是过了午夜,妖拉着其中一个男人要去他新家看看,问我去不去。

我有些恍惚,但是还有神智,拒绝了她,我说要回酒店。她指着另个男的说

道,「你,送我们纱回去,别欺负她。」说完就扬长而去。

唉,这样的朋友,我其实一直都知道,可是我没有拒绝她而跟她来到这里,

是我自己在犯贱么。剩下的那个叫琪的男人要送我走,我拒绝。可是一起身,就

觉得晃,我毕竟是喝多了点。他一把扶住我的双肩,礼貌地说送我回去,一个女

生这样不好。

他也就30岁不到,踏上了社会,但远远比学校的男生成熟有风度。我接受

了他的请求。一路晃荡,他也许有意无意的碰触到我的胸,眼睛的余光可能也窥

视过我的乳沟。可是怎样呢,是我自己穿成这样的啊。

进了房间,我说送到这里就行了。可是他还是不由分说把我扶到床上躺下,

说给我去弄块湿毛巾擦一下。【收藏】我第一次去酒吧就被带走一我躺在床上,已经无力了,双眼半合着。

不久他就从厕所出来,用湿毛巾替我擦了脸。温温的,让我舒适并清醒不少。

我朦胧着眼神,细声说了谢谢。他回以我微笑,说没关系,为美女服务,义

不容辞。

我笑笑。微笑面对上一秒,时间却不肯为我停留。下一秒,他吻向了我的唇,

我微笑的表情,来不及阻止他舌头强而有力的探入。一瞬间,我只能发出,「呜

呜」的声音。

没有留给我思考的时间,我也没有力气推开他。我无力的抗拒,而他的手已

经抚上了我的胸。第一下抓捏,我的胸让一双陌生的手改变了形状。我羞涩,我

害怕。

尽管我尽力的扭着头,但是他没有停止他的吻。双手拉扯着我的肩带,褪下

了我的吊带衫。我穿着的是妖让我穿的挂脖前扣胸罩,C胸被整个集中托高,更

加宏伟。他抬起上半身,痴痴的欣赏我的胸部,而离开他嘴唇压迫的我已经忘记

了叫喊。

我呆呆的说了句,不要。他的眼神充满了欲望,邪邪的回问我「是不要我看,

还是不要我只看着不动」。

我刚要开口,他一头埋入我的乳沟。我要说的话,被自己「啊」的一声取代。

这一声,犹如战鼓对军人的鼓励,他卖力又饥渴的舔尝我的胸。他边舔边问,

「纱,你的胸多大?」

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没有回答他,只是求他不要。「不告诉我,我自

己估一下。」一瞬间,他熟练的打开了我的前扣,罩杯向两边划去。只被男友玩

弄过的双峰,傲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我不清楚我的心里防线是不是早已崩塌,只

是这一秒,我的感觉只是,脸红。

他两手各捏我两个乳房,俯身,亲吻挑逗我的乳头。本能的,我「恩」了一

声,这一声对他来说,也许代表着我的默许吧。

白嫩的乳房被他捏成各种形状,乳头也挺立起来。身体开始燥热,下体有爱

液流出了。那层薄纱的丁字裤,守卫着我最后的隐私。

他离开我的身体坐了起来,我等待他下一步的行动。晚了这么一瞬,我才反

应过来,用手遮住我的胸部。他笑笑,「摸摸自己的奶头,翘起来了已经。」我

不知道所措的时候,他掀开了我的短裙。

他看见了,我最后的防线。阴毛从T裤两边钻出,白纱的裆中已经有了水渍,

这层防线,吹弹即破,它的两边,不安的灵魂,各自的欲望。

他亲了下去,隔着我的内裤,我的下体感觉到了他的舌头。我「啊」的叫了

起来,不行了。他的舌头灵活又充满攻击性,我的舌,我的胸都感受过他的侵略。

这一刻,它要进入我最大的密林。

纱,一个陌生男人在吻你的下体。我这么想着,兴奋激烈羞涩。我不行了,

我身体好热。「小骚货,刚还说不要了,原来那么荡啊?」

他说什么,说我是骚货,「我不是」,我反驳着。「啊」,不好,有东西进

入了。好软好滑,在我的小穴里,我感觉到它了,它进入了,我已经没有秘密了。

我已经来过高潮了,一个刚见面的男人,用舌头给我的。我,还想要。就这

一次,就让我放纵一次吧,就一次。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