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少年叶天19

作者: 时间:2022-05-15 14:25:40 阅读:

【少年叶天】(19)

(十九)  交易与噩耗

「啊……啊……好哥哥……我错了啊……就饶了我吧!」何敏撅起丰满诱人

的屁股两手抓住床沿,口中不停的求饶。

「饶了你想得美!看我今天不干死你这个淫妇!」我邪邪的笑着,下身的抽

插速度更加愈发的快起来。

我昨天晚上用强硬的手段得到了任清梦的身体,但是却没有得到她的心。本

来按照我的计划,可以一步步慢慢的将她俘虏。没想到昨晚出了和楚韵那档子事

情;更没想到何敏这个骚货居然这个时候冒出来火上浇油,逼得我不得不面对楚

韵和任清梦三女。结果就只能对任清梦用先上车后补票的办法。当然这个车票的

价钱还不是一般的贵……

任清梦醒来,并没有向我预料中的又哭又闹,自然更加不可能就这样向我屈

服。只是两眼直盯盯的看着我全身发毛,良久才开口道:「我知道你喜欢我,我

承认自己也喜欢你,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对我做这种事情。即使这样我依然不

怪你,但是我又没办法就这样接受你。我的心很乱,你让我静静,也许我会有想

通接受你的时候但……不是现在。」

任清梦的话无异于对我判了死刑,什么时候想通就什么时候接受我!要是一

年才想的通呢?或者一辈子都想不通呢?那我不是彻底没戏了!我理亏自然不敢

说什么,只好悻悻的离开。正好何敏这个骚蹄子耐不住寂寞打电话给,想起事情

的起因就将心中是愤怒和欲望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

「好老公不要生气的了嘛!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再说谁叫你处处留情的。」

何敏的皓腕搂着我眉眼如丝的说道。

「啪!」

「哼!你还说要不是哪会弄出这么多事情。」我不满的在她浑圆挺翘的臀部

上拍了一巴掌。

「哼!人家只不过想和你跳舞嘛!谁知道你的红颜知己会有那么多而且个个

都是醋坛子!」何敏不依的在我身上乱蹭,胸前的奶子划过我的胸膛带来异样的

感觉。

「怎么样?最近和小紫的关系缓和了一些了吧?」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想再

继续纠缠下去,毕竟我总不能为了这事跟何敏断了关系吧!

「嗯!现在小紫和我的关系基本上恢复了!这多亏你呀!」何敏脸上一副慈

母样子很难把她和刚才一脸荡妇像的女人相比。

「哼哼!知道我的好了吧!该怎么感谢我?」

「嘻嘻!人家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我怎样感谢你?再说我是淫妇你是

奸夫,难道你就没有责任吗?」何敏玉手不规矩的套弄着我的肉棒。

「骚蹄子你是不是下面又痒了?」

「怎么你怕了?」何敏一脸挑衅的看着我问道。

「怕?等会别哭着向我求饶啊!」敢跟我叫板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我不再多言将何敏背对着我拦腰抱住,因为我们是坐在床边上的何敏无法保

持坐姿找两腿踩在地面,阴户大大的向正前方打开。我腾出一只手在何敏阴户上

摸索着不断的在她那粉嫩的肉肉上面拨弄。

「冤家你别再弄人家了,快、快给我。」何敏动情的反搂主我主动的向我送

上香吻。

我将手指在何敏的蜜穴中来回扣着,下身的阳具死死地顶在她屁眼外,随着

身体的晃动的不停在的她臀部的缝隙间摩擦。另一手在她胸前的乳房上粗暴的蹂

躏。何敏还真是骚的不行了,我感觉插进她蜜穴中的手指一阵暖流流过,低头一

看原来何敏自己忍不住先解决了一次。刺鼻腥臊的淫水更加刺激了我们,这时何

敏实在等不及了,两条雪白的美腿连连蹬在地上借力让自己的身体往上移。

「哦!」伴随着何敏一声淫叫,她那美妙的屁眼将我的肉棒全部包裹住。

我躺在床上两手枕着头享受着肉棒和小穴摩擦带来的快感,而何敏则狂野的

两手按着自身的膝盖快速的上下起伏。

「啪啪!」不知道是交合出传来的声音,还是何敏胸前的奶子因剧烈运动传

来的声音。刺激的我一阵「火」起,像僵尸那样直直的坐起来。

「啪啪!」我不停地打着何敏的「奶光」蹂躏着、撕咬着。何敏显得既痛苦

又舒爽更加淫荡的大叫:「啊……啊……好老公……不……不要这样……呜……

好舒服。」

同时她下身的动作更加快速起来,每一次都狠狠的坐下然后又立刻提起,向

上的时候刻意将屁眼紧收使穴口变小让我感到他的屁眼有一种吸力。由于是体力

活没过多久何敏就气喘吁吁满身是汗。

见此情况我主动地将何敏压在身下,扶住肉棒对着阴道入口缓缓的插入,何

敏的那俩片阴唇随着我肉棒的进出不停地翻动着。

「啊……啊……啊……大鸡巴哥哥……亲亲老公……你的肉棒真大……人家

爽死了……」何敏一边淫叫一边卖力的配合我,胸前的奶子在我胸膛上蹭啊、蹭

啊,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无比。

「啊……啊……要丢了……要丢了……」何敏在我的奸淫下很快的达到了高

潮,一股腥臊的气味从我们的结合处传出来。

我可没有就此打算放过何敏,直到她给我又做了一遍全套累的连路都走不了

才结束了这次「游戏」。

***    ***    ***    ***

「是叶天少爷吗?」一个身材高大戴着墨镜的男子走到我面前恭敬的问道。

「我是叶天,你是?」在我记忆里好像不认识这个人吧!

「哦!叶天少爷,我是施礼光先生的保镖,施先生想请叶天少爷去一趟红河

饭店。」

「嗯?我和施礼光没什么交情啊?怎么会突然想请我了?难道……」

「好吧!」去看看施礼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要。

「施叔叔好!」我见到施礼光先问候了句。

「哦!叶天公子来了!请坐!」施礼光客气的伸手示意我做在他面前的椅子

上。

「施叔叔我们开门见山,您老人家叫我来有什么吩咐吗?」

「呵呵……也没什么,只是最近突发奇想,想与叶少爷做笔交易!」施礼光

道。

「交易?我想施叔叔找错人了吧!你应该找我义父才对啊!找我做什么?」

我好奇的问道。

「不!我没有找错人,这个交易还只能和叶少爷做,林大老板还做不了。」

「哦?那我倒想听听是什么了?」

「呵呵……其实叶少爷明白,我就小紫一个儿子将来产业必定的由他继承。

众所周知叶少爷是林老板的产业继承人,所以日后我想请叶少爷看在你们是同学

又是兄弟的情分下,放小紫一条生路不要对他赶尽杀绝。」

「施叔叔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和小紫是兄弟,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

搞什么,这施礼光不会是脑子有病吧?说什么胡话呢!

「世事无绝对!也许将来有一天呢?我希望叶少爷能答应我。」施礼光语气

此刻竟充满了恳求。

「好吧!我答应你。」反正根本没有这天的,先给你开个空头支票再说。

「有叶少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出来吧!」施礼光扭头对着身后的门道,不

一会儿,一个全身身穿黑丝透明渔网,脚踩黑色高跟鞋的妖艳美女缓缓的中门后

走出来。

我定睛一看不禁在心里大叫一声:「我靠!」。这个女人竟是小紫的妈妈、

施礼光的原配夫人,我的姘头何敏。

「施叔叔这、这是什么意思?」我故作镇定的问道,施礼光搞什么飞机,还

有何敏怎么会在这,还穿成这样怕施礼光不知道和我有一腿啊!等等……刚才施

【收藏】少年叶天19

礼光说和我说做笔交易,难道说跟何敏有关?

「叶少爷不必故作不知,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何敏的关系了。我刚才说了,

我们做笔交易你答应我刚才的条件,我就付给你报酬。她就是你的报酬。」施礼

光指着何敏说道。

「果然!」我心里暗道,早在来的时候我就预料到施礼光知道了我和何敏的

奸情,没想到居然会用这种方法……看来为了自己的儿子,施礼光可是下来血本

啊!老婆都拿出来了。

「既然知道了,我明人也不说暗话,既然施叔叔这么慷慨,我向你保证在我

有生之年绝对不会伤害小紫,也绝对不会让人碰小紫一根汗毛。如何?」

「痛快!既然如此老夫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施礼光满意的点点头,像是

做了一笔天大的买卖。完全不理会自己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贤侄可先到旁边的客房休息一下,我和何敏有几句话要说。」我闻言也不

矫情,毕竟人家连老婆都送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为什么?」何敏率先问道,她今天一早起来就没施礼光强制让人给她穿上

这身衣物,又被强行带到这,没想到居然是把她当做货物交易出去。

「敏敏!我很久没这样叫你了吧?」施礼光语气有些萧索的说道。

「自从我出了车祸后,我们夫妻的感情就一天天淡薄起来,我不能人道对于

正处虎狼之年的你来说,是无发忍受的事实我也经常为此责怪自己,所以即使我

知道你红杏出墙和黄永胜搞上了,我也依然没有怪你。最后又和叶天发生了关系

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时不我与,我不得不这样做,我的时间不多了,

最迟三个月我将离开人世。」

「在此之前,我必须将小紫的未来安排好。我不希望他日后无依无靠孤苦伶

仃。我不得不拿你当筹码和叶天做交易。叶天我虽不了解他,但我也听说他是一

个重信义的人,所以只能出此下策。这样对于你、我、小紫及叶天都是最好的,

希望你可以谅解。」

何敏半信半疑的接过施礼光手中的化验单,不禁脸色一变道:「肺癌晚期?

这、这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这样,谁也没想到,所以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了,多照顾小紫,

这也就是把你送给叶天的最大的一个原因。」施礼光苦笑道。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小紫是我的儿子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何敏不

在理会施礼光转身向我的房间走去。不一会儿,便传出了一阵阵淫靡的呻吟……

施礼光一阵苦笑:「儿子啊!爸爸能为你做的都做了,以后就看你的了。」

转眼间过了两年,这两年见发生了许多事情,首先是本市最大的地产商人施

礼光因肺癌晚期抢救无效死亡。从此,小紫便没有了爸爸,我因记得和施礼光的

约定帮小紫取得了公司的最高控股权,在那以后小紫就退学继而学习企业管理,

开始接手施礼光的产业。

二是我和楚韵同时考上了本市的重点大学,当然我们两的感情是日益加深。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干爹林龙竟然大发神经,向道上宣布从此金盆洗手退出

江湖,位置自然是由我接任。帮会肯定有不服的人,不过全都被我用铁血手段压

下去了。自此我掌管龙帮,成为南方黑道的新任霸主。

最后就是我和谢雨婷的关系穿帮了,被小姨抓了个现行。好家伙这下可不得

了,妈妈知道后联合小姨是又哭又闹,弄的我不胜其烦在安慰和哄骗皆无效的情

况下,结果我小宇宙爆发,当着谢雨婷的面将妈妈和小姨操了一下午。最后两人

不得不用着幽怨的眼神不甘心的向我屈服了。

我觉得还没够,将何敏和咪咪也叫来了,我们六人在家里开了两天两夜的无

遮大会,妈妈和小姨心虽有不愿但也无可奈何,只能默认下来。

我接手龙帮后就让妈妈和小姨辞了职在家做我专门的女奴,那样的日子真是

好不快活啊!

「滴滴……」我正躺在六女的怀中享受着快感,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大煞

风景。

「喂!谁呀?」我不耐烦的接起电话问道,任谁被打断都不会高兴。

「呜呜……天儿……是我……干妈……呜呜……」干妈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

说道。

「干妈你别哭啊!出来什么事情了告诉我?」我心一紧升起一种不祥预感。

「你干爹……你干爹他快不行了!」

「什么?」我如晴天霹雳,手中的电话砰然落在地上。怎么会?昨天我和干

爹一起喝酒,今天怎么就……

我连忙拿起电话道:「干妈你们现在在哪里?」

「就在我们自家的私立医院里。」

我闻言推开六女慌忙的穿好衣服,开车向私立医院驶去……

在我心里干爹不仅是我的亲人同时还是我的好老师、好爸爸,没有干爹哪有

现在的我!

当我到达医院时,医院早就被人围的人山人海。众人见我来了就乖乖的让开

一条道路,我跑就去看见干妈正坐在回廊板凳上抽泣着。

「干妈,干爹怎么样了?」我关切的问道。

「天儿……呜呜……」干妈一见到我立刻扑进我怀中哭起来。

「干妈你别哭了,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干爹不是还好好的吗?」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干妈萧玉伸手就想王子进脸上扇去。

我连忙拦下道:「干妈你这是做什么啊?」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昨天你走之后,我趁着酒意和你干爹开玩笑,说

以前你说过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你都会摘给我,我现在就要,没戏想到你干爹当了

真,真的跑到二楼阳台去,结果、结果一个重心不稳就……就摔了下去。」干妈

萧玉边哭着便说道。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原因,两人年纪加起来都八十岁的人了居然还学年轻

人。不过另一方面我明白干爹确实爱干妈,哪怕是不要命也要给她想要的。

我正想安慰几句,这是就见医生走出来,我只好迎上去问道:「情况怎么样

了?」

医生无奈的摇摇头。

「什么?你个狗东西不想活了?我告诉你救不活老大,老子要你抵命。」旁

边的秦猛粗暴的抓着医生的领子道。

「秦叔住手!」我喝道。

「可是……哎!」秦猛终究还是放下了手。

「我们去见干爹最后一面吧!」我扶着干妈萧玉和秦猛进了病房。

看着头上包着绷带的干爹,我心里泛起一阵心酸曾几何时从横黑道的林龙会

变成这副摸样。

「天儿你来了?」林龙虽然躺在受伤但脑子此刻还是很清醒的。

「是的,干爹!天儿在这?你有什么要对我说吗?」我握住干爹的手问道,

终究强忍着要流出眼眶的泪水。

「天儿干爹不行!」

「不干爹你不会有事的,我记得当初你挨了那么多刀那么重的伤你都挺过来

了,这点小伤算什么?」

「天儿你不用安慰我,干爹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其实干爹这辈子能活到现

在没有死在江湖仇杀就算是幸运的。我有一个爱我的和一群忠肝义胆的兄弟。在

我有生之年又送给我一个儿子,我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唯一遗憾的是……」

「干爹你别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有什么事我们以后说好吗?」

「不!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我这辈子有两件事情很遗憾,一个是不能

和玉儿(干妈萧玉的小名)一起白头到老了。咳咳……咳咳……」林龙生命确实

已经走到尽头了,现在完全是凭着一股毅力强撑着。

「龙!不要这样说,我们会一起白头到老的。」干妈萧玉握住干爹另一只手

戴着哭腔道。

「另一个是,我不能看见天儿你结婚生子。」

「会的,干爹你会看到那一天的。」我安慰着。

「我真希望老天多给我几年时间啊!可惜……可惜……」干爹林龙的声音渐

渐小了下去,眼神也慢慢涣散起来。

我连忙把脉将真气一股脑输进去,结果全都如泥牛入海毫无反应。我不禁向

干妈摇了摇头。

干妈受不了打击昏死过去,而秦猛则扑到林龙身前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至此,原南方黑道魁首林龙就此世事享年五十五岁……

钱宇那个白痴以为干爹林龙去世龙帮就没了人,完全不将我放在眼里开始大

肆的开始扩张,结果被我阴了一把损失惨重,只能又乖乖的夹起尾巴做他的缩头

乌龟。

而干爹林龙死了之后,干妈萧玉受不了打击,想要殉情几次都未果。我害怕

干妈萧玉出事,只能将她接到我家里让妈妈安慰她。毕竟妈妈也是过来人嘛!一

年后干妈从悲痛中走出来。

当然,我的生活不可能因为干妈的到来而改变,再说家里的那些骚货会同意

吗?不管我们在怎样掩饰,干妈还是察觉到了一丝蛛丝马迹。结果一次无遮大会

中被干妈发现了,自然免不了一阵数落。我见此情况,在妈妈五女的帮助下强行

将她吃掉了,变成了我生命中第六个女人。至于任清梦,当然也逃不过我的手心

最终还是臣服下来。从此我开始了幸福无边的生活……

【全文完】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