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弟与母2

作者: 时间:2022-05-15 14:23:43 阅读:

【弟与母】(2)

卧槽,我站在房间里无语问天,额,天花板,我也想和妈妈亲亲,也想和妈

妈摸摸,也想和妈妈想些耳红心热的事,因此我下决心努力学习,连弟弟的房间

都几个礼拜没去偷窥,全为了这次月考,我也要考出好成绩,提要求,把妈妈抢

过来,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但是,我掉链子了,考试前一天居然中风感冒,还没考到一半,就送医院吊

葡萄糖去了,成绩出来,荣获全班兼全年级倒数第一。卧槽!

让我无法原谅的是,弟弟居然考入全年第三,妈蛋,他怎么不去死,他又要

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了,想到这里我又不由吞了口唾沫。

弟弟的房间虚掩着,好久没干这事有点紧张,我轻轻推开一条门缝。

妈妈被弟弟抵在墙上,温存抚弄,上身雪裸,白色衬衣解开披在肩膀上,黑

色的蕾丝奶罩扔在一旁的地上,妈妈俯首迎合着弟弟的唇舌,双乳在弟弟手上变

换着形状,看来妈妈的丰满双峰,也已经有了归属了。

恣意缠绵一番后,妈妈有些体软,两人也不分开,又亲又摸走到床前,我才

发现妈两条长腿妈今天穿了白色的丝袜,妈妈的长腿又长又直,并不会因此感觉

瘦销,反而大腿丰腴白腻,宛如雪似。

弟弟让妈妈手扶床沿弯腰,屁股向后翘起,双腿并拢,居然看不出一丝缝隙。

一转身,弟弟居然把裤子脱了,露出那丑陋的物事来,那东西早就翘得老高。

我不由惊住,这货不长个子,难道是因为营养都拿去长那玩意儿了,不得不

说,他的那东西确实比我大出不少。

只见弟弟撩起妈妈的裙子,露出丝袜包裹的浑圆的两辨屁股,双手按住妈妈

的腰,屁股一顶,那物便钻入妈妈的腿缝中横冲直撞起来,弟弟狠狠的冲撞着妈

妈的翘起的肥臀,毫不怜惜。垂下来的长发遮住了妈妈的脸,让我看不见她的表

情,胸前的白乳一跳一跳,弟弟伸出一只手抓住双乳乳尖,细细搓揉。

妈的,她们什么时候进展到这地步了,我口干舌燥的看着。

妈妈用力的夹着双腿,弟弟的那东西在腿缝中纵横来去,腹部却故意用力顶

撞着妈妈的肥臀,掀起一波波臀浪。看得弟弟忍不住一只手大力抓进一片臀肉中

细细玩赏,没想到此前一直没什么声响的妈妈的伸出一只手来反手将弟弟的手打

飞。弟弟顿时有些生气,腰间用力猛地一顶,妈妈顿时撑不住身子,趴伏在床上。

弟弟把妈妈披着的衬衣扯了下来,向前一扑,趴在妈妈光滑的颈背上,双手

绕至胸前去摸奶子,下体在母亲肥臀上顶撞研磨,头拱开妈妈的长发,绕着妈妈

的颈部去亲妈妈的耳垂,妈妈无奈转头,被弟弟叼住小嘴,母子就这样交颈缠绵。

许久之后,弟弟把妈妈翻转过来,从床上拉起,站到床前,自己却光着下身

坐在床沿上,妈妈此刻上身赤裸,长发披散,脸布红晕,眼神有些迷离,一幅让

人忍不住恣意爱恋一番的神情。

看妈妈站着久久不动,弟弟有些生气的站起来,双手压着妈妈的肩膀往身下

跪去,妈妈这才很不情愿的屈下身子,此时,弟弟兴奋至极的坐在床沿上,下体

正对着妈妈丰满的双峰,那物顶陷着两团峰峦,然后冲进乳沟。弟弟要妈妈抱着

两团肉团向中间挤,便兴奋的在两团滑腻的肉团中左冲右突起来,黑色的丑物在

两团雪白中纵横来去,不时向上顶着妈妈的下颚。

妈妈是低着头的,还几次弟弟摸着妈妈滚烫的脸想让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妈妈都是红唇微动,紧闭双眼,弟弟一松手,妈妈又立刻低下头去,只得作罢。

弟弟的喘息粗重起来,开始飞快的冲撞着两团软肉,只听一声沉喝,一道乳

白的液体正射在妈妈低下的脸上,又是一道,黑色的发梢,胸前的肉团上都沾满

的粘稠的液体。弟弟这才恋恋不舍松开眼前的丰熟女体,拿过纸巾要帮妈妈擦拭

脸上的白液,妈妈毫不领情的抢过纸巾,转身站起来慢慢清理身上的污迹,弟弟

有些讪讪的摸摸头,房间里一时寂静。

我心潮压抑的回了房间,心情久久无法平静,过一会儿,对面的房门打开,

妈妈跟弟弟手拉着手亲密的走了出来,顿时千言万语汇成三字,草泥马。

经上次月考败绩,我已经对通过成绩取得妈妈欢心的计划彻底绝望,我开始

热衷于偷窥弟弟的房间,观看弟弟一步步占有着妈妈的美体,但是,便是这份乐

趣也被剥夺了,弟弟这个混蛋居然学会拉窗帘反锁房门了。我很想揍他,但是我

不敢,我不敢肯定妈妈的立场还会公正,你都为弟弟乳交了,我打了弟弟,回头

岂不会被你打死。我只能耳朵贴着房门,听着口舌交缠声,肉体的撞击声,和弟

弟的喘气声,妈妈的呻吟声,当然还有格叽格叽的床摇,后者我自动过滤了,幻

想着房间里的画面,且聊胜于无吧。

又是一个星期天,昨天听墙角睡的晚了,起的很晚。弟弟把妈妈抱在床上折

腾了半晚上,才放妈妈回卧室休息,从门缝看着妈妈带着满脸的白色粘液轻手轻

脚从我房门前走过,我无比鄙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被你儿子肏玩吗。

憋了一泡尿,推了推房间门,发现里面有人,我顿时大怒。

「谁呀,快点,我憋不住了。」

没人回答,我纳闷的又推了推,里面才传来弟弟喘着粗气的回答:「等…

…下,马……马桶堵了。」弟弟的声音很奇怪,似压抑着痛苦又似隐藏兴奋。

堵你妹,我正要大骂,忽然心中一动,贴在门上仔细倾听起来,不仅有弟弟

剧烈的喘息声,还有一个低低的,不时发出闷哼的女音,断断续续,似哭似怨,

如泣如诉。

难道,我转头看向妈妈的卧室,发现门半开着,心中顿时烦躁起来,妈的,

还要不要脸了。

我回身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怒视着卫生间,好半天,门才开了,果然是妈妈

快步走了出来,还穿着真丝睡衣,胸前有些松垮,露出的丰乳上清晰可见几道抓

痕,妈妈皱着眉头捂着嘴,眼神躲闪根本不敢看我,匆匆从我面前走过,虽然惊

鸿一瞥,但我依然看到妈妈露出的嘴角流出一抹白色浆液。

我顿时木然当场,妈妈她居然在厕所给弟弟口交了,她居然肯给弟弟口交,

这算是她把小嘴的处女交给了弟弟吗,这是何等的……何等的不知廉耻,我嫉妒

的双眼发红。

弟弟兴奋的脸色涨红,眼里流露出的巨大征服感是个男人都看得出来。

「马桶堵了,刚刚我和妈妈在疏通下水道,现在好了。」弟弟志得意满的拍

了拍我的肩膀,走了。

疏通下水道,是疏通你的下体吧,我心中恨恨的想,不知何时我的尿意已经

不翼而飞。

我坐到马桶上,想着刚才弟弟坐在这里,妈妈跪在弟弟的胯间,用小嘴舔抵

弟弟的丑物,弟弟享受着妈妈的口舌服务,手伸进妈妈的衣里翻山越岭,肆意把

玩。直到我敲门时,妈妈起身要走,却被弟弟按住,开始使劲抽插妈妈的小嘴,

肏的妈妈有些受不了,然后舒爽的深喉口爆,一滴不剩的射进妈妈的嘴里。

想到这里,我下身挺的笔直,再也尿不出来。

此事之后,妈妈好像很受刺激,在我面前,还是严母的架势,正襟危坐的模

样,我也没有再遇到过类似于上次的情况,即使在弟弟的房间,也再没听到弟弟

兴奋的撞击声和妈妈的呻吟呢喃了,难怪这段时间,弟弟老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

子。

直到这年暑假,我们母子三人坐车回家跟父亲一起过。

去乡下的公交车人很挤,一会儿我们三人就冲散了,弟弟使劲的贴着妈妈被

挤到一边,我被挤到另一边。

我回头看着弟弟那一侧,不由暗叹弟弟悦母手段,弟弟用力的抓住一根横栏,

用身躯抵着身后的人流,另一手环着妈妈的腰搂进怀里,不让人靠近。也是,妈

妈皮肤白腻,现在穿着单薄的衣裙,丰乳肥臀的美妙身躯显露无遗,这种熟透的

女体即使隔衣亲密触碰,是个男人都挡不住诱惑

妈妈皱着眉看着拥挤的车厢,感受到周围不少恶意和淫邪的目光,也感受到

了弟弟的努力,赞许的摸了摸弟弟的脑袋,弟弟嘿嘿一笑,把妈妈搂的更紧了。

去乡下的路并不好走,石子路,走一步晃三晃,整个车厢摇来晃去就没停过,

骂声一片。

我无意间扫过妈妈的脸,发现妈妈雪白的牙齿轻咬着红唇,眉头很好看得皱

起,眼神飘浮没有焦点,鼻息也慢慢开始粗喘起来。

发生了什么,弟弟是背着我站着,我不清他在做什么。

忽然妈妈双手环住弟弟的腰,身体好像软了一般挂靠在弟弟身上,头搁在弟

弟的肩膀上,脸色通红像熟透的虾米。

你们在搞什么,我奋力的挤了过去,但是谈何容易,不小心被挤的更远了,

不过这次我转到了弟弟的侧面。这是个很好的视角,刚好能看见弟弟的动作。

弟弟跟妈妈此刻与正面拥抱的姿势的紧密搂在一起,只见这家伙不老实,搂

着妈妈腰的那只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把妈妈的内裤略微脱下,在妈妈雪白

的臀部又抓又捏,这地方绝对是妈妈的敏感之处,弟弟一直没有得手,居然趁这

机会抢占高地,难怪妈妈露出那样难见的媚态。

你到底要摸多久,别人看见怎么办,我心中怒吼。

弟弟兴奋的摸着妈妈的肥臀,力道似缓时急,举轻若重,他当然被别人发现

的危险,这美妙的触感既让他无法释手,弹软滑腻,怎么也摸不够,鼻端是母亲

熟悉的体香,耳边是美母的细细娇喘,胸腹抵着这具无比丰美的女体,清晰的感

受到这具女体的凹凸和绵软,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眼前的熟母可以任自己

予取予求,任意施为,这是何等的刺激。

弟弟的下体顿时暴怒而起,拉开拉链,直接抵进妈妈的长腿间,妈妈身体微

微一震,便恢复平静,只是弟弟清晰的感到妈妈的心跳快上了一倍,酥胸起伏如

潮,抵触着弟弟的胸膛。

看着弟弟在妈妈裙内蠕动的手,我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次,当我在看到弟弟

挺翘的下体,以及借着汽车的晃动,向妈妈的身体使劲冲撞时,我已经没有骂他

了力气了,妈蛋。

妈妈只能忍受着臀部的酥麻感和双腿间的巨大,紧紧的抱住弟弟,以免在下

次弟弟的冲击中被甩出去,暴露出两人的秘密。

弟弟的持久力一直不错,妈妈的脸也越来越红,眼波如水一般,偶尔鼻中发

出让人生出无限遐想的靡音。索性车厢很是吵闹,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我不敢

再看,只是祈祷汽车快快到达终点。

在我的千呼万唤中,汽车终于进站了,我转头看妈妈和弟弟,只见弟弟双腿

有些打颤,这回换做他靠近妈妈怀里,满足的闭着眼。妈妈脸上红潮未退,但眼

神恢复清明,她把弟弟变得疲软的物事塞回裤裆,拉链拉好,又扯了扯弟弟的耳

朵。

一下车,妈妈就往公【收藏】弟与母2厕跑,裙裾起伏间,我看见白色的浆液从妈妈的大腿间

流下来。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