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美少妇律师白京香一家的男性事情第八章血腥娜迦浴室开苞后庭破瓜

作者: 时间:2022-05-15 14:18:05 阅读:

【美少妇律师白京香一家的男性事情】(第八章,血腥娜迦+浴室开苞+后庭破瓜)

第八章——不断加深的孽缘

【孽缘】这种东西如果一旦结下,往往就会不断加深,至于结果有好有坏

……

20XX年,6月11日上午7点半,A市自宅,一楼客厅。

今天早晨,一家人像往常那样共进早餐,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京香

小姨的神态略带尴尬,小蔷姐有些春上眉梢,平时活泼天真的小薇姐则有点沉默。

昨天晚上在自宅的京香小姨卧室,我对心爱的香姨和小蔷姐进行了初次母女

3P调教并且替她们的后庭开苞。在此过程中,调教难度较低并在抖S外表下隐

藏着抖M体质的小蔷姐自觉地称呼我为【主人】。

至于我最钟爱但调教难度也最高的京香小姨,她虽然流露出隐藏在「律政女

神」外表下的天生媚骨性癖,但直到初次3P(同时也是初次肛交)的高潮时才

含羞称我为【主人】,显然要再多花些心思才能让她真正抛开矜持。

昨晚还发生了一点意外——小薇姐碰巧发现了我对她母亲和双胞胎姐姐的初

次3P调教,悄悄躲在卧室门外目睹了整个过程。我有预感,小薇姐恐怕很快也

会加入我和香姨以及小蔷姐的现在【孽缘】中……

不过,我暂时没空顾及此事。用完早餐,我一大早就独自赶往A市机场,离

开的时候身边多了两位与我有着过去【孽缘】的少女。我带着她们从机场坐出租

车来到红灯区,在狗野叉的「雷霆崖」酒吧让她们休整了一下。

这对少女名叫司空红榴和司空翡翠,都是今年16岁的中乌混血儿(华侨和

乌克兰美女的混血),脸蛋有华人和东欧人的混血特征。一个红发金瞳,另一个

黑发碧瞳。从外表看她们除了乖巧可爱,身体发育比较早熟,似乎就没什么特殊

之处。

她们身上都穿着黑白相间的职业女仆装,黑色女仆工作裙的外面罩了一件白

色吊带围裙,双腿裹着洁白的长筒袜,脚上穿着平底的女式工作鞋,头上戴着女

仆帽。

作为大中华经济圈核心之一的国际大都会A市,家境比较优越的本地家庭聘

用外籍女仆帮佣的情况比较普遍。来自东欧和东南亚地区的年轻女性是A市外籍

女仆的主力军,在A市这般装束的外籍少女很多。不过,红榴和翡翠的情况不同。

当年,她们的祖国乌克兰因为亲西方的公知政客当权,放弃了原来的不结盟

政策与北约勾结遏制领邦俄罗斯,并且镇压乌克兰的俄罗斯族民众,给俄罗斯借

口吞并了克里米亚(原乌克兰南部地区),还导致国家陷入内战经济崩溃。

经济崩溃引发的贫穷和饥饿下,大批乌克兰青少年沦为人贩集团的商品,其

中不少被卖到A市的地下奴隶市场被「蛇族」买了下来。「蛇族」把他们大部分

作为非法色情行业的性奴,其余的要么活摘器官要么用于各种药品的试验。

红榴和翡翠(她们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就是在那时被「蛇族」买下的乌克兰

孤儿,当年她们只有9岁。她们的父母因为参加反政府民兵组织,被亲西方的乌

克兰政府军残酷杀害,尚是幼女的她们也遭到政府军的轮奸凌辱,然后被政府军

卖给人贩集团辗转来到A市。「蛇族」买下她们的时候,原本打算让她们去当幼

奴雏妓。

然而刚被「蛇族」买下不久,才9岁就经历了如此悲催遭遇的她们竟然有勇

气和机智逃跑!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她们引起了「蛇族」大头目黑蟒的兴趣。

当时,黑蟒在进行一个【血腥娜迦】研究计划——用洗脑药物和非人道训练制造

一批既拥有超常的战斗技能又绝对服从命令的死士。

黑蟒先用成年男女作为试验对象,后来改用药物适应性相对较好的女童,红

榴和翡翠与其他被选中的女童一起接受了药物洗脑和残酷训练。【血腥娜迦】的

试验成功率不高,大部分充当试验品的女童都在中途死去或者变成废人遭到「废

弃」。

经过5年后,我15岁那年(当时我已经正式成为「蛇族」的黑暗商人,并

作为黑蟒的亲信专门替他打理一部分生意),黑蟒把刚满14岁的她们交给我,

既让她们充当我的贴身侍从又让她们监视我的活动。

那时她们已经是经过实战检验的【血腥娜迦】,虽然外表乖巧可爱,实际上

具备了超一流的神枪手、格斗专家、电脑黑客等技能,并对黑蟒的命令貌似绝对

服从。

不过,黑蟒这条黑道老蛇也有失算的时候。我在与这两个少女的接触中,发

现了她们的秘密——她们在经历了5年之久的药物洗脑和非人训练后虽然失去了

几乎一切记忆,连父母甚至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却并没有完全失去人性,还残

留着对自由的渴望,只是在表面上对黑蟒的命令绝对服从,其实伺机逃走。

她们能做到这一点,除了肉体和精神的耐力天生强韧过人,还因为在严酷环

境中结下了比姐妹还深的羁绊互相支撑!

我发现她们秘密之后,她们曾经想杀我灭口,却被我反过来疼爱(调教)了

一番。具体经过不细说了,总之她们此后成为与我情同兄妹的助手。因为她们记

不起原来的名字,我就用我的姓氏替她们起了新的名字(司空红榴和司空翡翠)。

黑蟒死后,我乘着「蛇族」解散回到正常社会,也让红榴和翡翠去海外休假,

她们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一个古典庄园里度过了1年左右的平静生活。现在我把

她们叫来,是为了对方「蛇族」的最大余孽「蛇影堂」以及与他们勾结的不法权

贵。

这是因为随着对「蛇影堂」调查的深入,我和堂姐司空月儿都明白了一件事

——想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制裁「蛇影堂」和那些不法权贵其实已经不现实。虽

然京香小姨可能反对,但我已经决定做好按照江湖手段解决问题的准备。

眼下,我先要替她们搞到武器装备。A市法律对枪支管控很严,除了警察和

正规安保公司的职业保安,其他人都不能持有枪支,合法市场上也买不到枪支弹

药。

A市黑道上的一般帮派也玩不起枪,常见的黑帮火拼就是用西瓜刀互砍,只

有「蛇族」那样的大型犯罪集团才拥有各种军火。自从「蛇族」瓦解,原本「蛇

族」库存的大量军火有些被销毁,有些则落入自立门户的余孽(「蛇影堂」等等)

手中。

红榴和翡翠还没抵达A市的时候,我就盘算好了去哪里替她们搞点军火。让

她们在「雷霆崖」休整过后,我向狗野叉借了一辆越野小货车,然后带着这两个

外表娇滴滴的小女仆驾车前往A市郊区。

大约下午两点,我们来到位于A市郊区偏僻地带的一处森林,森林里有一座

半旧的私人别墅。虽然是大白天但这里的气氛很阴沉,整座别墅的外围用带着高

压电的铁丝网围了一圈,别墅入口还有荷枪实弹的枪手把守。

我的车子得到准许之后进入别墅。别墅内部除了主楼还有仓库、油库、车库

等等设施,每处都有枪手在站岗或者巡逻,简直像是一座小型军事要塞。

此地主人诨名贪吃蛇,原本也是「蛇族」的黑暗商人,狡诈狠毒有点本事,

但太过贪财,就连黑蟒都嫌他太贪了一直不重用他。「蛇族」瓦解的时候他捡便

宜拉走了一批军火,藏身到A市郊区的这个偏僻地方自立山头。

与黑蟒那样的黑道枭雄相比,贪吃蛇不能算什么大人物,但是他一直追求大

佬的做派,手下养了几十个枪法又准又狠的职业枪手。可惜他虽然想大展拳脚,

却斗不过黑蟒的弟弟海蟒的「蛇影堂」,只好缩在这里靠卖手上的军火吃老本。

我与贪吃蛇见面的地点在这别墅的主楼会客厅,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没让他

的枪手们在他身边护卫,这不符合他狡诈的性格。

主楼的会客厅内,贪吃蛇带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躺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他最

近胡吃海塞胖了许多,与其说像蛇更像一头肥猪。我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听他

对我说道:「老九!想不到你会找我买军火!你身后这两个女仆就是你的【血腥

娜迦】?我现在也有哦,而且不仅比你多一倍,还是你这两个小妞的前辈呢!」

贪吃蛇说的没错,就像我身后站着红榴和翡翠,他身后也站着四位女仆打扮

的年轻女孩,年龄比红榴和翡翠大一些,长得像芭比娃娃般可爱但面无表情。我

认出她们也是黑蟒当年制造的【血腥娜迦】,还是比红榴和翡翠更早「出厂」的

前辈。

大概就是因为有了这四张「王牌」,所以一向狡诈的贪吃蛇才敢在没有枪手

护卫的情况下与我见面。这可以理解,因为外面那些枪手加在一起也不如这四女

厉害。

我没与贪吃蛇多废话,递给他一张购买清单。他要求比正常多四倍的价钱,

我丝毫不讨价还价,立刻按照他的报价开了一张支票。贪吃蛇接过支票打电话给

银行确定没问题,便让手下把我要的军火装在一个大箱里抬进来,打开箱子请我

验货。

我看看箱内,然后微笑道:「不急,先聊聊。你这四个【血腥娜迦】从哪搞

到的?」

贪吃蛇躺在沙发上也笑了,得意地说道:「呵呵,是海蟒派给我的!他把黑

蟒留下的【血腥娜迦】收为己用组成了一支亲卫队。我已经加盟他的组织,这四

个【血腥娜迦】就是他给我安排的贴身护卫!海蟒现在可是人强马壮啊,还与A

市上流社会的不少权贵有密切关系,比如市政府里的高官……」

他没把话说完,因为他身后的四个少女对他造成了【收藏】美少妇律师白京香一家的男性事情第八章血腥娜迦浴室开苞后庭破瓜压力,让他不得不闭嘴。

我立刻明白了,这家伙已经向海蟒的「蛇影堂」臣服。至于海蟒派来的这四个【

血腥娜迦】少女与其说是来保护他,不如说是来监视他。

比起此事,更重要的是海蟒把黑蟒生前来不及动用的【血腥娜迦】几乎全部

接收(除了直属我的红榴和翡翠),看来要对付海蟒的「蛇影堂」又增加不小的

难度。

很感谢这头肥猪无意中提供的情报,但我已经没兴趣继续陪他聊下去。现在

该验货了,正好测试一下红榴和翡翠的身手经过这1年的休假有没有生疏。

于是,我坐在沙发上从学生制服的口袋掏出一盒黑色包装的圣罗兰香烟,从

黑色镶银的烟盒抽出一支叼进嘴,掏出打火机点上,然后仰起头用向身后的两个

小女仆吩咐:「去吧,把这儿的里里外外打扫干净,顺便验验货。」

红榴和翡翠立刻恭敬地鞠躬领命,贪吃蛇一时没明白过来,感到有点莫名其

妙地问道:「老九,你干嘛让你的女仆替我的别墅打扫卫生……」

就在此刻!我身后原本温顺得像小白兔般的红榴和翡翠从眼里射出森寒锐利

的目光,娇小身体也爆发出冰冷杀气——充满强烈【死亡】和【黑暗】的狂暴杀

气!与此同时,她们身影从我身后一跃而起,像两头猛禽般飞扑向对面!

贪吃蛇被这个骤变吓呆了,不等他下令,他身后的四个与红榴和翡翠同样女

仆装束的【血腥娜迦】少女就几乎同时采取迎击行动!

这四女的反应非常快,红榴和翡翠的眼神刚一变,察觉到异变的她们就有了

行动!她们一起掀起各自的女仆裙,露出统一戴在左侧大腿上的皮革战术绑带,

绑带的两侧分别配了一把97式5.6毫米口径的军用手枪和一柄68式伞兵匕

首。

97式5.6毫米口径手枪是PLA(中华人民解放军)主要用于特种部队

的军用手枪,搭配标准的子弹能在70米之内射穿目前全球各国正规军的制式钢

盔,弹头侵入人体的空腔效应(弹头贯穿人体或者在体内翻滚乃至炸裂造成的杀

伤效果)是巴拉贝鲁姆弹(北约制式手枪子弹)的3倍以上,杀伤力在全球名列

前茅。

68式伞兵匕首则是PLA主要配给空降兵的制式军刀,不计成本采用了不

含丝毫杂质的优质合金钢制造,重量轻便但质地坚硬无比,是近距离格斗战的杀

人利器。

四女快如闪电般从绑带取下这两件武器,采取一致的战术动作——左手握住

匕首刀身向外作为辅助武器,右手抬枪作为主攻武器对准飞扑过来的红榴和翡翠

按下扳机!她们的战术动作本身并不稀奇,但是她们的行动速度远远超出常人

……

然而,【收藏】美少妇律师白京香一家的男性事情第八章血腥娜迦浴室开苞后庭破瓜她们快,红榴和翡翠更快!

这四女刚刚按下扳机,红榴和翡翠的身影已经凌空飞扑到她们面前,先一低

头躲过「呯呯呯呯」四颗从她们枪口射出的子弹,随即互相配合着探出双手化为

两对犀利的鹰爪分别锁住四女的喉咙,瞬间「咔哒」齐声脆响扭断了她们的颈骨!

这个时候,一件违背常识的事情发生了——被红榴和翡翠扭断颈骨的四个【

血腥娜迦】少女并没有倒下,甚至没有停止动作,而是犹如僵尸般依然挺立着还

一齐挥出匕首直刺红榴和翡翠,动作仍然既快又狠!

是的,这就是【血腥娜迦】最可怕的地方之一。受过药物洗脑和残酷训练的

她们不仅没有痛觉还有着超常的生命力,并且对别人和她们自己的性命都极其麻

木毫不在乎。除了红榴和翡翠,其他【血腥娜迦】几乎都是毫无人性的杀人机器。

看到这四个同类现在的样子,红榴和翡翠的眼神露出一丝同病相怜的哀伤,

紧接着以更快的动作在迅速回避的同时反手擒住其中二人的手腕夺刀,随即以芭

蕾舞般美妙的动作交错着身影一闪——等到红榴和翡翠的身影停下,这四女的脑

袋随着喷泉般的血花从她们刚被扭断颈骨的脖子上飞至半空!

然后,四颗长着芭比娃娃般精致脸蛋的人头掉落在大厅地板上。被彻底杀死

的四个【血腥娜迦】少女像断线的木偶般僵硬地倒地,从悲惨命运中解脱出来

……

从红榴和翡翠出手到这四个【血腥娜迦】少女死亡,其实只有短短几秒钟。

直到四颗人头掉下来,贪吃蛇才反应过来,一边惊呼一边翻身藏到我对面的沙发

后面。

与此同时,主楼会客厅内的枪声惊动了外面的枪手,他们匆忙赶来救驾。这

个会客厅没窗户,但有前后两个门,他们分别从正门和后门突入。红榴立刻把死

掉的四个【血腥娜迦】掉在地上的97式军用手枪捡起两把,双手持枪左右交叉

开火!

顷刻之间,会客厅的正门和后门的入口就东歪西斜倒下了好几个端着各种枪

支的彪形大汉,他们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在各自的胸口或者额头开了个洞。9

7式5.6毫米口径军用手枪的强大杀伤力尽现,子弹从前面进去是小洞从后面

出来是大洞,不仅当场开胸或者爆头,还透体而出打在了他们身后的同伙身上。

外面的枪手们一见这架势顿时不敢往里面冲,贪吃蛇急了,躲在沙发后面焦

急地向外面乱叫——「他妈的你们快进来救老子啊!否则老子死了谁养你们!」

我要的就是他这么叫,红榴和翡翠也明白这一点。贪吃蛇就在会客厅内,他

的枪手们投鼠忌器不敢用手榴弹或重武器,要救他只能冲进来。

当然,外面的这些枪手也不是笨蛋,他们先集合起来堵住前门和后门,然后

准备往大厅里丢催泪烟雾弹,再一起突入。催泪烟雾弹不致命,最多让贪吃蛇难

受点,却可以给我们造成麻烦,让他们有机会救人。

问题是,还没等他们把催泪烟雾弹丢进来,翡翠已经在这段空隙从装满军火

的大箱里挑了几件家伙并且迅速组装完毕,分给红榴一些后主动出门验货……

顿时,「嘭嘭嘭嘭!」(QLB- 09式38毫米口径自动榴弹发射器的喷

发声),「哒哒哒哒!」(98式5.8毫米口径野战机枪的扫射声),「突突

突突!」(99式5.56毫米口径突击步枪的连射声),「轰隆轰隆!」(9

6式卵形无柄手榴弹的爆炸声)等等声响此起彼伏,混合着鬼哭狼嚎般的惨叫以

及建筑物崩溃的坍塌声!

主楼大厅的外面顿时充满血腥与硝烟的刺鼻气味,就连大厅里面也能嗅到,

搭配上述的各种声响,实在是很有情调。可惜躲在我对面的沙发后的贪吃蛇不懂

欣赏这样的情调,一边发抖一边向我怒问:「老九!九头蛇!你这是他妈的什么

意思!?」

我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在悦耳的枪炮声和浓郁的血腥硝烟味中吸着嘴里的圣

罗兰香烟,叼着烟从鼻孔吐出一团淡雅的白色烟雾,不急不忙地反问:「这都不

明白?当然是在验货。既然你要我支付四倍于正常价格的钱买下这批军火,那么

用你手下的性命验验货不算过分吧?你好歹也是黑暗商人,这点道理也不懂吗?」

贪吃蛇并不愚蠢,他听到我这么说就明白我今天不会轻易放过他。红榴和翡

翠还在外面验货,他如果要向我反击,就只有乘现在靠自己动手了。

于是,看到我手上没有武器之后,贪吃蛇强行压住他心头的惊恐,猛地从怀

里掏出一把枪柄镶嵌着璀璨钻石的典藏版白朗宁手枪,怪叫着就要朝我开火!

但还没等他按下扳机,我气提丹田口中一吐劲,嘴里叼着的那根香烟就脱口

而出「噗!」一声宛如锐利的飞镖般正中他的左眼,燃烧着的烟头深深刺入左目

让他「啊啊啊啊!」的惨嚎着捂住左眼在地板上打起滚来。

我慢慢起身来到贪吃蛇的身前,捡起他的那把白朗宁手枪,用脚踩住这头痛

苦翻滚的肥猪,平静说道:「听好了,这只眼睛就作为你敲我竹杠的代价。我对

你的命没兴趣,只要你把刚才提到的关于海蟒的事都说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听到我的话,贪吃蛇脸上臃肿的肥肉颤动了几下,突然猛地狠狠咬了咬藏在

嘴里的什么东西,然后整张肥脸顿时变得煞黑!我暗吃一惊,他竟在口中藏了毒

药,大概是放在类似胶囊那样的东西里面藏在口中,万一需要的时候就咬破自尽。

只见,不仅脸就连头和身体都迅速发黑的贪吃蛇惨笑一下,摇头道:「你放

过我,海蟒不会放过我……敢和他作对或者泄露他秘密的人,下场都会很惨…

…」

话未说完,通体发黑的贪吃蛇瞪圆着眼睛断气了。我缓缓松开踩住他的脚,

心中涌起少有的不安和紧张——贪吃蛇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好歹也是久混黑

道的黑暗商人,居然对海蟒如此恐惧,宁可自杀也不敢泄露他的秘密……看来,

海蟒以及与他勾结的不法权贵已经形成一股比我想象中更可怕的势力!

我这么想着,然后翻了翻贪吃蛇的身上,得到了一串钥匙和我刚才开给他的

支票。我收下钥匙,把这张支票用打火机点燃,烧成灰像纸钱般扫在他身上。人

为财死鸟为食亡,就让他带上这张支票下地狱吧。

这时候,红榴和翡翠已把这座别墅的内外「打扫」干净,顺便验完了货。回

到主楼会议厅的她们毫发无损,只是可爱小脸和身上的女仆工作服沾上了一些敌

人的鲜血。她们来到我身前,恭敬地说道:「全部收拾干净了,主人还有什么吩

咐?」

我来到外面,发现整座别墅的里里外外仿佛刚刚被战火蹂躏过,不仅一片狼

藉而且鸡犬不留,除了我们三个就再没有半个活人。看了看现场情景,我吩咐她

们先把我们购买的那一箱军火抬到越野小货车上,接着四处转了转搜刮了一番。

我从贪吃蛇身上获得的那串钥匙有两把最重要,一把是这座别墅存放军火的

仓库钥匙,另外一把是他用于办公的书房钥匙。打开仓库之后,我们三人把可以

带走的枪支弹药又挑了一大箱放上车子,尤其备足容易消耗的各种型号子弹。

在他的书房内,我让红榴用黑客手段进入他设有密码的电脑系统拷贝了他的

联系记录(尤其与「蛇影堂」有关的联络信息)。而且,我还让翡翠撬开了他暗

藏在书房内的保险箱,把里面的现钞、存折、有价债券、金条、银块、珠宝以及

各种重要文件也装了满满一箱全部带走,这些东西可以增加我对抗海蟒的本钱。

搜刮完毕,我们在这座别墅的主楼和油库等地方安装了几颗定时炸弹,随后

坐上越野小货车扬长而去。等到车子开出一段距离,我们听见从后面传来一连串

剧烈的爆炸声,回首瞭望只见一片火光冲天,这座藏匿在郊外森林中的别墅完全

坍塌陷入火海,除了我们三人再也没有其他人清楚这里今天发生过什么事……

接下来,我们回到狗野叉在红灯区的「雷霆崖」酒吧。我把今天行动的结果

向这位基友大致说明了一下,并把搞到的东西寄存在他这边,还让红榴和翡翠留

下来清点整理。目前,我暂时不便带她们回家,需要先向香姨打招呼。

忙完这些,我在「雷霆崖」吃过晚餐回到自宅的时候已经是夜晚8点半。今

晚京香小姨要在律师事务所加班到很忙,就在事务所的休息室睡觉,明天下午才

回家。至于小蔷姐去附近的闺蜜家玩也不回来睡,只有小薇姐在家,但她房间貌

似没人。

回到家中,我第一件事就是想去洗个澡——把我今天身上沾的血腥硝烟味洗

掉。

然而,我刚打开一楼的卫生间,就尴尬地发现不在自己房间里的小薇姐原来

在卫生间内正打算脱衣沐浴,连忙说了声抱歉就准备出去。

就在此刻,刚摘下眼镜的小薇姐连忙喊了声「等等!」,紧走了两步来到我

身前,披肩的淡金色秀发也随之摆动。我顿时一愣,只见她在我面前俏脸微红,

有点羞涩地说道:「少君,干嘛躲着我?最近,你好像与妈妈还有小蔷很亲热,

让姐姐我有点寂寞哦……现在她们正好不在,你陪姐姐洗个澡吧?就像小时候那

样。」

听到这位天然呆表姐的这番话,我顿时哭笑不得,却又在心里感到一些愧疚。

今晚的小薇姐如同往日那样身穿着朴素的衣裙,但即使最普通的衣服穿在她

身上也能显出知书达理的令嫒气质。虽然她与小蔷姐是容貌相似的双胞胎姐妹,

也同样是A市律政大学的18岁大学生,不过两人在许多方面都截然不同。

小薇姐不像小蔷姐那么擅长运动,她喜欢读书有点近视眼,性格比较稳重。

另外,虽然她和小蔷姐都继承了京香小姨的中葡混血儿血统,但是她的西方血统

更加浓些,有一头淡金秀发,肤色也更像白种人,因此一直很容易被人误解是外

国人。

至于气质方面,她像小蔷姐那样与京香小姨还有不少差距。更重要的是——

虽然她的外表很有矜持淑女的范儿,社会经验却比小蔷姐更加不足,是个非常天

真烂漫不知人间险恶的天然呆,所以比小蔷姐更加善良也更容易上当受骗。

由于如此的天然个性,加上成长环境相对良好,又喜欢沉浸在文学世界,小

薇姐比小蔷姐更加没有接触过社会的阴暗面。这样的美少女无疑是心怀不轨的坏

男人最理想的猎物,所幸在她周围的人大多数都很喜欢她爱护她。

我也从小喜欢这位天然呆表姐,并留意到她在这1年以来像京香小姨和小蔷

姐那样对我有了超出亲情的感情。此前我有些顾虑,可是自从我最近先后与香姨

和小蔷姐越过红线,尤其在昨晚被她发现我对香姨和小蔷姐的初次3P调教,我

就知道她迟早也会卷进来,只是想不到她会像现在这般主动。

即使再不懂风情的呆子,也明白18岁的少女请17岁的少年陪她洗澡意味

着什么。虽然我们是表姐弟而且小时候经常一起共浴,但是就算亲姐弟到了这个

年龄也男女授受不亲。如果我接受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用想也知道。

我答应过京香小姨不主动对小蔷姐和小薇姐出手,但如果她们自己找我就是

另外一回事。香姨和小蔷姐已经都是我的女人了(还正在接受我的爱奴调教),

如果我现在拒绝小薇姐反而会显得虚伪。

于是,我没有拒绝小薇姐的邀请,微笑着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因为京香小姨

和小蔷姐今晚都不回家,无人会打搅,所以我没有反锁卫生间的门。

见我接受邀请,小薇姐天真烂漫的俏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态,有点羞涩但也意

外大胆地在我面前脱掉身上衣裙。她刚脱去上衣,胸前一对饱满丰挺的J罩杯雪

巨乳就在粉红色文胸包裹下呈现出来,让我不由暗赞一声——「果然凶(胸)

残!」。

当她把手伸到自己光滑白皙的后背解开粉红色文胸的扣子取下这件奶罩,她

这对只比京香小姨略小一号的雪白大奶子就完美地蹦出来,随着她有点害羞的紧

张呼吸上下颤动。我看得心中隐藏的黑暗欲望徐徐燃起,眼神也自然而然邪恶起

来。

不知世间险恶的小薇姐根本不懂男人有多么危险,虽然察觉到我盯住她丰挺

胸部的邪恶目光,却只是用白嫩的双手交叉着放在她胸前的丰满双峰上有点不好

意思地说道:「哎呀……少君,你这样一直盯着让姐姐我很害羞的……」

如果是其她女孩在我的面前主动地露出胸部还说这样的话,我可能会觉得她

故意装纯。但是小薇姐是真的单纯得犹如无垢天使,不禁让我对她更增怜爱之情。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