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爱无界四坠无止尽

作者: 时间:2022-05-15 14:13:44 阅读:

【爱无界】(四 坠无止尽)

幽静的小巷子里,一辆破烂不堪的五菱荣光面包车里。婉蓉已经把衣裤穿好,

正在拿卫生纸擦拭挡风玻璃和操作台上的狼藉。

阿强在旁边抽烟看着,「蓉姐,不擦了,明天不就干了吗?」

「你还说?你还说,都怪你,把我弄成那样,」

「好了,好了,已经干净了。」阿强把烟一掐,把女人又搂在了怀里。刚刚

潮吹完的女人,身子软软的,根本就无力反抗。

阿强抢过了女人手中的卫生纸,放到鼻子上闻了闻,「嗯,这次真是尿了,

骚的。」

气的怀里的婉蓉香肩乱拧,「你可真会糟蹋女人,拿手乱扣,我,我,忍不

住,才,」

「那蓉姐你舒服吗?」

婉蓉没有回答,只是在男人怀里微微点头,娇羞不堪。勾得男人一阵爱怜,

把手又插进胸罩轻轻抚摸。

刚才经历了巨大刺激的身体又被摸得蠢蠢欲动。

「你还没摸够呀?嗯,,,啊,,,」

阿强一只手揉着奶,另一只手拉住女人的手放到了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棒上。

「呀!怎么又硬了,吓死人呢!」婉蓉说着,又不由地慢慢揉动肉棒。

阿强穿的是一条薄运动裤,粗长的肉棒再包着一层布料,竟和婉蓉小臂粗细

差不多。

「蓉姐,你都舒服了,能不能帮帮我,你摸它都硬成个啥样了?用嘴帮我吹

吹箫吧!」

婉蓉摸着这么粗硬的肉棒,心里砰砰直跳,她当然知道吹箫是干什么,可是

自己根本就没有过这种经历,老公也从没提过这种过分的要求。

「可我不会那样啊!」婉蓉小声道。

阿强一听心里已经有了把握,因为女人回答的是「不会」,而不是「不要」。

「什么?_ ?,你连个鸡巴都没吃过?还总说我笨,我看你才笨。」

「你又说脏话,讨厌得很,我,,我就是没吃过,谁会做那种下贱的事情?」

女人这时的心理变化是非常细微的。她说不会,没说不愿意。又说那样下贱,只

是为了向男人表示自己以前如果做过这种事,就是下贱的女人。其实是在向男人

发誓这是第一次,不想被误解。也许这种暗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阿强了如指

掌。

「不会没关系,我教你,好不?」阿强试探道。

婉蓉的身体对这个男人早已毫无秘密,今天又被颜射,刚才还连尿带喷,弄

了人家一车都是,对于这种要求,她从心里并不觉得过分,加上男人给她舔过,

她觉得这样也算是公平的。

「你不许笑我,你说现在怎么弄?」

「谢谢蓉姐!」阿强一看女人答应了,急得抬起屁股,把外裤连内裤一起猛

退到膝盖,勃起的肉棒,「啪」一声弹出来后打在了小腹上。

「急死你,流氓死了!」婉蓉被这粗大的肉棍子差点打到脸。

「蓉姐,你先趴过来」

婉蓉白了他一眼,身体还是调整了一下,越过档杆,趴了上去,刚准备用手

抓住肉棒,就被阿强制止,「等等,刚开始不能用手动,先舔一遍,然后再说。」

婉蓉说了句,「这么麻烦呀?」但还是听话的伸出香舌,在肉颈上面轻轻一

舔,感觉有点臭臭的,但又感觉舌尖麻麻,热热的,有种怪怪的感觉,心里也有

种莫名的激动。

「啊,,舒服,,现在你用舌头先把它全部舔湿,要全部舔湿,多些口水。」

阿强指挥着女人。

婉蓉没想到吃鸡巴还有这么多工序,但她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照男人教的做,

应该没错。

「对,就这样,一下一下舔,都要舔到,」

婉蓉都认真照做,硬硬的肉棒上不一会儿就布满了她的口水,泛着亮光。

「好麻烦呀!你看一下,可以了吗?阿强。」

「让我看看,嗯,学的真快,好了,你再往下边点,舔蛋蛋吧!」阿强把靠

背朝后调了一下,屁股又抬了抬。

「啊?那里也要舔啊?」婉蓉没想到,看男人已经做好了姿势,又不忍扫兴,

整个头都钻到了男人裤裆底下。伸出舌头在黑黑的卵袋上舔着。

「啊!,,蓉姐,你真好,你吃一颗到嘴里,然后换另一颗,啊,轻点,,

对,,舒服,,换另一边。」

「嗯,,,嗯,,阿强,,好了吧,我都舔完了。可以了吧?」

「好,,了,,蓉姐,可以吃了。」

婉蓉在下边歪着脖子正感觉难受,一听可以了,抬起头来,握起挺在男人小

腹上的肉棒,放到红唇之间,一股刺鼻的男性味道窜入鼻子。

「蓉姐,你现在用嘴含住,不要用牙齿碰到,然后就像吃冰棒那样噱就可以

了。」

婉蓉尽量长大嘴,把核桃大小的龟头含进嘴里,然后照男人的指挥开始上下

撸动。

口技全无,但从阿强的角度看上去却无比兴奋,这种口交,让他觉得有一种

给处女开苞的感觉。心里的快感大于肉体。

好像天性使然,只用了两三分钟,女人就适应了肉棒的味道和尺寸。不用阿

强指挥就开始尽量的吃的更深,但最多也只能含住一半左右,有空隙时就用舌头

挑逗麻眼儿。发出「嗯,,嗯,,滋,,滋」的声音。

婉蓉含着粗大的肉棒,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动情了,阴道里又渐渐湿润,心里

不禁想,「我这是怎么了,好像又想要了,,他又没有碰我,,自己也太那个,,

了吧。」然后含着肉棒悄悄歪头看了一下男人。

阿强这时正抽着烟,看到女人吃着肉棒侧脸看他,抚摸着女人的秀发,嘿嘿

一笑,只说了声,「蓉姐,加油!」

婉蓉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淫荡,赶紧低头不敢再看男人,继续嘴里

的工作。十分钟过去了,连阿强都惊讶她的工作热情,口水已经顺着肉棒流到了

卵袋上。

性感红唇的套弄,温热的口腔充满了口水,香舌挑逗的轻重越来越熟练,阿

强感觉舒服的都快要飞起来了,「蓉姐,你学的可真快!我好舒服。」

「嗯,,,我不行了,头都晃得没力气了,你到底还有多久才可以。」婉蓉

吐出肉棒,改用手撸动。

「我要多久?应该问你,不是问我。比如你刚才要多久高潮,我就知道,说

一分钟,就一分钟。」阿强抽着烟,一副随你的便的样子。

「你,,,,那我再给你弄,你快点儿,好不?」婉蓉想起自己刚才的潮吹,

可是只用了一分钟,怪自己不争气的同时也考虑是不是第一次,自己弄得不好。

「阿强,你说,我怎么样含着,你能舒服,能快一点,」

「嗯,我想想,对了,如果你请我射你嘴里,我估计我坚持不了两分钟的。」

阿强其实就是等女人问他,婉蓉其实已经吹的很好了,但他要是想忍精不射,估

计一个小时都出不来。

「真的?,,那我愿意让,让你射。」婉蓉其实今天被颜射的时候,已经有

好多精液都流到了嘴里,有点腥,但并不是不能接受的程度。

「真的,,那好,你先吹,,吹一会儿以后,,再抬头看着我,邀请我射你

嘴里,我想我肯定受不了。」

「坏的很,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流氓。嗯,,,嗯,,」说完,就低头含住肉

棒,开始套弄。

果然,婉蓉在又卖力吹了两分钟左右,吐出肉棒,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阿强,

「阿强,请你射到我嘴里,好不好?」

「嗯,你求我!我就射给你。」

婉蓉心想,刚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现在又涨价,但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了,

只好依着男人,「我求你了,你射我嘴里吧!求你了,射给我吧!」

「真乖,,蓉姐,快吃我的鸡巴,我答应你!」

婉蓉气的白眼一翻他,又低头含住肉棒,加速套弄,舌头无师自通地绕着龟

头转圈摩擦,「嗯,,,嗯,,,吸溜,,吸溜,,」

阿强感觉精关已经慢慢开启,有了些感觉,「把你的奶子放出来,我再揉一

下,就忍不住了。」

就见胯下的女人,嘴上不停撸动,腾出一只手,撩起毛衣,把胸罩朝上一翻,

一只大白奶就跳了出来,【收藏】爱无界四坠无止尽随着晃得的身体也摆动起来。然后几乎没有停顿,就拉

着男人的手,盖到了奶上。

「啊!,,蓉姐,,你真好,,加油,,我射给你。」阿强再也不忍了,精

关放松,麻眼儿一开,就要在温暖的嘴里射了个痛痛快快。

随着嘴里的肉棒一阵抖动,婉蓉夹紧红唇,觉得奶头被大力撕扯的同时,第

一股浓精狠狠地打在口腔上颚,接着两下,三下,四下,再射就要装不下了。还

好,虽然后面还在射出,但量却越来越少,力道也减小不少,刚刚装下了满满一

口。

「嗯,,,,嗯,,」

婉蓉赶忙夹紧嘴唇,缓缓吐出肉棒,摇下玻璃,把一口的精液吐出窗外,就

这样还是有一些精液流进了食道,烫烫的,滑滑的,她忍不住又对着窗外干呕了

几次。

「呜,,,讨厌,,你,,射太多了,,都流到肚子里了!」她本来还想继

续抱怨,但看到男人高兴满足的样子,又想起自己半个小时以前还尿了人家一车

都是,就当是补偿了吧!

「你这下满意了吧!我该回家了,一天比一天能折腾,都十二点了,送我回

去吧!」

阿强今天是最满足的一天,美美射了两炮,一次颜射,一次口爆,现在也是

两腿发软。他伸手从后座上提来一个纸袋,递给婉蓉,「蓉姐,这是送给你的,

我现在开车就送你回家。」

「送我的,什么啊?」婉蓉从没想过这个流氓还会送东西给自己,好奇地接

过纸袋,从里边拿出了一个包装盒,拆开后一看,是一部包装完好的苹果X手机。

「啊!手机呀,还是苹果的。不错呢!好像要不少钱吧?」不管怎样,女人

被送礼物的时候心情还是不错的,婉蓉也一样,一时间也忘了嘴里的腥涩。

「我也不懂啥手机好,就买个价格高的送给你。」阿强边开车边说。

「谢谢你,阿强,可是我不能要,你赚钱也不容易,我真的不能要你的东西,

你拿回去自己用吧!」婉蓉虽然推辞,其实她一直想要换一部手机,只是家里的

情况暂时还不允许。穷养儿,富养女,何况两个女儿。

「什么不能要?,送你,你就拿上,你要敢再说不要,我就把你拉回我家,

哈哈,,折腾你一晚上。」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要就要,送我回家。」婉蓉就没见过这样

送人东西的。

「嘿嘿!要就对了!」

又是一个人在家,冷清的房间,孤独的自己。老公已经离开了半年多,该过

去的都已经过去,而另一个男人的身影和面貌只用了不到一个礼拜,就探索了她

身上所有的秘密地带,在她心里越来越清晰,也占据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婉蓉洗漱完毕,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床上,看似手上在摆弄着新手机,而心早

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明明我是被逼的,可是,为什么会越来越主动?明明知道不对,为什么还

要想着他,为什么感觉他越来越亲近了?」

「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么贵的手机,他说他的车才六千块,可这手机好像也不

止这个价钱吧?他那么辛苦,一个月可能也挣不了多少钱吧?」

从回到家以后,婉蓉想的所有事,都是围绕着阿强的,没有工作,没有去世

的老公,甚至连女儿都没想过。她的心已经彻底被这个刚刚认识,并且用卑鄙手

段猥亵她的男人所占据。

其实婉蓉并不知道,又或者不愿意承认,男人打动的,并不全是她的心,而

是彻彻底底打动了她的肉体,所以说阴道是打通女人心灵的捷径。

「他好像越来越帅了,还是我看习惯了?为什么满脑子都是他的脸,讨厌死

了,,为什么他就是不好好刮刮胡子,那样肯定会好看的多,而且舔的时候也不

会把人家扎的痒痒的了。」

半夜一点了,婉蓉还在胡思乱想,毫无睡意,脑子里刚开始是男人的脸,再

后来是裸露着胸肌的样子,再后来就被婉蓉想象的一丝不挂,挺着粗长的肉棒,

向她示威。

「怎么会有那么粗大,还那么长,像条大蛇一样,,讨厌的东西,,想让我

吃,,我吃就是了,还要刁难人,说什么先要舔一遍,味道好怪呢!,射出来的,,

好多呢!现在想想,,嘴里还有他精液的味道呢!……嗯……嗯……阿强……,

啊!」

婉蓉越想脸越烧,不知不觉中手早已挖进的腿间的蜜穴内,揉着阴蒂,「啊

……啊……好,好想要……嗯!」

可是,这次足足二十分钟,翻来覆去却怎么也无法高潮了,被阿强玩弄了几

天的肉体,再也不满足主人的自渎。

「呜……阿强……都怨你……我……为什么我是这样的女人?……嗯,」

这漫长的一夜,婉蓉是昏昏沉沉睡去,直到早晨被闹钟吵醒,手指还按在阴

蒂上边,任内裤湿了一片,依然没有高潮。

今天是礼拜三,双休日积累的大部分工作早已经在礼拜一,二做完了。也多

亏是这样,不然婉蓉可能是无法应对的。一整天都是昏昏沉沉的,精神萎靡。

性的欲望在压制了二十年后,突然被人挖开了口子,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不

顾一切地翻腾涌出,让婉蓉这个本该一生只仅供路人观赏的美妇,变得想要索取。

婉蓉下班后没有回家,在超市也只是用了五分钟就买了一部剃须刀。按她的

计划,晚饭不吃,就当控制体重。然后,不回家直接去舞蹈教室,那个阿强说他

最近也不出摊儿了。他送我手机,我回送他剃须刀。

婉蓉只需要想这么多,因为她不好意思再想下去,再想自己又是送屄上门,

送东西只是她自欺欺人。

阿强最近得了美人儿,也不知他为什么再也不做他的水果生意了,今天才六

点,就在院子里抽着烟玩着手机。

「蓉姐,你,你今天咋这么早?不是八点半才给学生上课吗?」阿强一抬头

看见了婉蓉正进院子,惊喜的问道。

「我,,我,,阿强,你昨天送我手机,谢谢你!,这个给你。」婉蓉说着

把剃须刀递给了阿强。

「哎呀呀!蓉姐,你还真是有心,不过,,我用不惯这个,,我都是拿剪刀

随便一剪,哈哈,哈!」阿强嘴上说着,心里不停地在琢磨着。场面有些尴尬冷

场。

「那个,你不请问进去坐坐吗?」婉蓉以为自己计划的很好,但见这个呆子,

再不说话了,只好自己提出要进屋,谁知自己心里有鬼,话一出口,脸马上就涨

红涨红的。

这细节被阿强瞬间捕捉到了,心里想,「哦,是等不及了呀?这女人性欲真

强,哈哈!」

心口不一,嘴上却说,「这才几点,不是说好,每天你下课的嘛?」

「你,,我今天给你买完剃须刀,来早了,没地方去,就不能早点找你呀?」

婉蓉已经有些胡言乱语,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阿强也不想让场面继续这么尴尬下去,拉着婉蓉进屋。刚一关门就从后边抱

住了她,一手拉起连衣裙的下摆,另一只手就顺着丝袜和内裤的边缘插了进去,

穿过黑亮的阴毛,剥开阴唇,按在了粉肉之中。却发现那里早已湿透【收藏】爱无界四坠无止尽了。

「啊!」婉蓉一惊,进屋一秒钟不到,就被男人摸到了里边。

「蓉姐,你是湿着来的呀?」

被男人一下说破,婉蓉脸像火烧一样,连忙解释道,「不是……啊……啊

……我不是……是刚才洗了……啊……是水……不是我的,那个」

「水?哈哈!那你是把屄洗干净了来的。」

婉蓉这下自己把自己埋了,更是羞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但是她的身体已

经不想离开了,男人的手指已经插进了她的蜜穴里放肆地搅动开了。

「啊……啊……你不要这么用力……轻点摸不行吗?」

「蓉姐,你记住,我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来,但是不许找任何借口,好吗?」

阿强一边说,一边掏出粗大的肉棒顶在了女人丰满的屁股上。

「嗯……我知道了……我不找借口……啊……轻点……我受不了……」

「好,既然这样,你说你今天来这么早,是为什么?」阿强问着,又把手指

抽出,按到了女人阴蒂上轻磨。

「啊!现在不要揉那里……我不行的……啊!」

「快说,」

「呜……啊……我说……我说……你别磨了那儿了……我想早点来……来,

被你欺负……呜……」婉蓉说完都快羞晕过去了。

阿强得到这样的回答,才算满意。把女人转过身来,一口吻住了红唇,舌头

伸进去搅动,一下下地把口水送了过去。

这样的接吻,婉蓉是第一次,一时间感觉自己根本无法呼吸,瞪大了眼睛咽

着男人的口水。

「唔……唔……」

但是这个淹没在性欲中的女人,只用了半分钟就学会了如何换气,如何与对

方互送口水,连阿强都不敢相信那边的香舌,每次送过来的口水比他还多。

这法式长吻竟持续了十分钟之久,期间,婉蓉早已主动抓住了男人粗大的肉

棒,一边温柔撸动,一边制造口水递给对方。

感觉身体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婉蓉推开男人,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了个

一丝不挂。

长腿圆臀,蛮腰丰乳,笔直的双腿严丝合缝,平坦的小腹下一摸黑亮的芳草。

可是,她就这么直直地站着,没有下文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是欲望让她忘掉羞涩,第一次主动脱得一丝不挂,可下

来怎么办,她还真是不知道,「我……我……」

阿强看的直想笑,又不忍打击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只好把调侃她的话忍了回

去,一个公主抱把这一身的美肉抱上床去。

「今天我们一起爽!」阿强说完,和女人头对脚躺下,两手一抱女人的胯部,

把她翻了起来。

这下,婉蓉更是不知所措了,现在她的姿势就像上厕所一样,只不过是跨坐

在男人头上。正想下来,蛮腰被用力一推,趴下时一根火热的肉棒就在鼻子尖上。

天才般的女人立即明白了什么叫「一起爽」。这是一个标准的69式。

「蓉姐,快把你的骚屄送过来!」

几乎没有停顿,婉蓉就乖乖的放下屁股,把肉嘟嘟的美穴准确地喂到男人嘴

边,一股温热从下体传来,阴蒂立刻被吸到了男人嘴里。

「啊!……慢……慢点儿来,不要一开始……就吸那里……啊……好舒服」

婉蓉被吸的一阵抖动,丰臀也是荡起层层肉浪。

男人终于放开了那个小肉粒,开始舔弄蜜穴里的粉肉,婉蓉也慢慢得适应了

这种姿势,回过神儿来。接着她看见了眼前的肉棒,青筋暴起,龟头泛着红色,

「啊!好近呀!这样看的好清楚,,这么粗,,就是它昨天射了我一嘴吗?」婉

蓉想着昨晚的口交经历,想起肉棒在嘴里进出的感觉,发现自己竟然咽了一下口

水。然后马上又有新的口水生成,源源不绝。

「我,我是个什么女人,我太没用,太丢人了,,就这么馋他的这根东西吗?」

心里虽然狠自己没用,但欲望让她还是选择拿起了肉棒,刚准备放进嘴里,又想

起了男人昨天教她的步骤,伸出香舌,从上到下,仔细的地舔湿。

「阿强,那我已经都舔了一遍了,可以吃了吗?」婉蓉一边舔着最后一颗睾

丸,一边小心的问着。

「不行,再仔细舔一遍,」阿强说完,又忙着掰开女人的阴唇,细细地观察

里边到底是哪里在不停的流水,玩的正尽兴,没空指挥她,所以干脆让再舔一遍。

「欺负人,啊,,别掰那么开,,」

阿强这样近距离的观察着眼前这只美鲍,无论从哪里看都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肉肉的阴唇颜色稍深,上面没有一根毛草。小小羞羞的两片薄肉,湿哒哒地。美

穴里的尿道,阴道也是一览无余,粉红的穴肉如果受到侵犯,就会一缩一缩的蠕

动回应。即便男人已经尽力的掰开两侧,但是最里边被粉肉包裹的阴道口,也只

是个铅笔粗细的小口儿。

阿强的肉棒已经被女人的口水洗了一遍,享受的同时,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

女人的阴蒂,「咦!,不对呀?这里刚刚才被我吸了几下而已,怎么红红的,像

是被侵犯了好久的样子。哈哈!自己偷吃了呀,看我怎么让你说实话吧!」

阿强想完,用食指挖开肉穴,插进女人阴道深处,指节一弯,抠到了G点之

上,马上感觉脸上的大白屁股,一阵颤抖,已经快要缴械投降。

「啊……不要……啊!又是那里……那里不……不行……我会……啊!」婉

蓉只觉得全身一阵酸麻,抖动不止,又说不出的舒服,穴里瞬间如决堤开闸般,

泛滥泥泞。

「说,你昨晚干啥了?,不说实话,我就抠到你说。」

「啊!我没有……你不要这么用力,,嗯……嗯!我不行了……啊,」婉蓉

感觉一阵酸疼,G点已经是在被男人的指甲狠抠。

「停下……啊!求你……我说……我手淫了……我昨晚睡不着……自己手淫

了。」

阿强心里得意,「就说嘛?还不说实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又问,「你为

什么手淫?」

手上同时也不再用指甲狠抠,而是轻轻抚弄G点上粗糙的纹路。婉蓉立刻感

觉舒服了不少,又怕说假话再被男人惩罚。

「我想你,呜……我都说实话了……呜…………我偷偷想着你……手淫…

…」

听完这话,阿强更是得意,追问,「那你爽了吗?」

「呜……没有……我没有……」

「为什么没有,把阴蒂都磨的这么红了,怎么没有,你还敢骗我。」说完又

要用力抠弄。

「不要……啊……我……呜……没有……真的没有……我弄得没有你好…

…我一个人不行,所以……才来找你的。」

婉蓉把什么难堪的话都说了,反而觉得一身轻松,把自己全部都交给了男人。

阿强这才满意,又心里犯坏,抽出手指,照着女人阴部,「啪,啪,」抽了

两巴掌。

「谁叫你手淫,骚屄该打,以后不许偷偷自己用,除非先问我,听到没有?」

这种情况,婉蓉就是自己性幻想一辈子,怕也想象不到,正在舔着肉棒的她

竟然吓得张着嘴,不知所措,「他……他竟然打我的……打我的屄……那里怎么

可以用手扇巴掌……呜……」

「别打了……我听话……我听话……啊…………我,不行……要……啊…

…啊!」

虽然肉嘟嘟的阴唇缓冲了不少力量,但这种心里的冲击,这种羞辱感真的是

前所未有地冲击着女人对性生活的认知底线,而且一击即溃。因为此时的婉蓉已

经被打的高潮了。

这是另一种不同的刺激带来的高潮体验,没有潮吹,只是全身颤抖地不能停

止,足足抽搐了一分钟,直到最后趴在了男人身上还在抽动,脸下边还压着粗大

火热的肉棒。

这种高潮是纯粹的心里刺激带来的,所以恢复的也很快。婉蓉被脸上热热的

肉棒顶了几下,同时小穴里又被男人的舌头顶了进来,「啊!好舒服……为什么

会这么舒服,他还没射出来……好粗的鸡巴!」

婉蓉的浴火又被轻易地重新点燃。不知不觉中,她也在心里开始使用「鸡巴」

这种以前听了就会脸红的词。

「阿强,我也想吃你的……我也想让你舒服……让我吃好不好?」

「吃什么啊?说清楚!」阿强装着糊涂,戏弄着女人。

「吃鸡巴,我想吃你的鸡巴,」第一次说出这个词,羞涩的同时也觉得很淫

乱,很刺激。

「好,你记住,你是我的,你的屄只能我来玩儿,自己以后不许手淫。」阿

强一边抠着一边说。

「嗯,我知道了,啊!以后不会了,,啊……轻点……不能再掰开了。」婉

蓉根本就已经无法思考,只知道顺着男人的话说。

「真乖,蓉姐,你可以吃我的鸡巴了!」

话音刚落,就觉得龟头一阵湿热,被满是口水的口腔紧紧的包裹,就像泡在

热水里一样。女人就像疯了一样用嘴猛吸,舌头以极快的频率在龟头上摩擦,挑

逗,,发出「嗯,,嗯,滋,,滋,」的下流吸食声。

阿强被这样疯狂的口交也是头一次,仅仅五分钟就有些招架不住,隐隐有射

精的冲动,可他必须强忍,因为要趁着今天,他要攻破女人舌头的最后底线。

所以他守住精关,手指再次插入肉穴,按住阴道里边的G点加速抠动,舌头

挑开大阴唇,轻挑阴蒂。

「嗯……嗯……嗯……不行了,啊……啊……」婉蓉嘴里含着肉棒不能说话,

被男人一阵玩弄,只见屁股突然高高撅起,对着床头就是一股淫水喷出,完成了

今天的第二次高潮,嘴里也被迫吐出了肉棒,爽得浪叫不止。

阿强也是长出一口气,再晚一点就要败给这张小嘴。

「说了一起爽,蓉姐,你不要每次都这么自私好不好?」阿强还在故作镇定。

「我……我……忍不住……阿强,我不好,我再给你吹,」

还在抽动这身体的婉蓉,再次将硬的发烫的肉棒含进嘴里,拼命的舔食,套

弄。

结果,阿强既然忍住了第一次,再后来就更加容易了。足足半个小时,无论

女人怎么动情的吹舔,肉棒还是硬挺如初,毫无射精的反应。

而这期间婉蓉又撅起屁股高潮了两次,把床头都打湿完了,爽得已经两腿发

软,眼冒金星。

阿强用巴掌「啪啪啪」扇着女人的大屁股,「敢弄湿我的床,打烂你的大屁

股,,哈哈,快给我吹出来,,」

「嗯……阿强,我……不行了……我够了……不要了……我给你弄就好了

……我真的没劲儿了。」

得到阿强的同意后,婉蓉翻身下来,跪趴在男人的胯下,继续含住肉棒,努

力的吹弄。

可是这根如铁一般坚硬的肉棒十分钟后依然毫无反应。婉蓉哪知道男人是故

意的,她感觉自己的嘴都已经麻木没有知觉了。

「呜……阿强……我……我真的没劲儿了,我求求你了,你快点射给我好不,

像昨晚那样,好不,求你射我嘴里!」婉蓉想起昨晚就是求男人以后,被射了一

嘴。

「嗯,我也想射,,这么硬着,我都快炸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弄,才能让你射出来,我听话,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婉蓉求道,她有些着急了,因为离她上课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她还要给

恢复体力留些时间。

「好,你不用嘴含了,我自己来。」阿强答道,说着自己用大手抓住肉棒,

就在婉蓉面前撸了起来。

「你自己来?那,那样可以吗?,那我上来让你摸着我的胸,会不会更快点

儿啊?」婉蓉觉得自己挺对不起男人的,自己舒服了四次,却给男人弄不出来,

这时候她想尽量做些什么。

「不摸奶了,你趴低一些,给我舔蛋蛋。」

「好,好,,我舔,」

终于自己能出一份力,婉蓉自然愿意,趴低身体,撅着还湿淋淋的大圆屁股。

仔细的舔着男人的睾丸,时不时还温柔地含在嘴里,用口水泡一泡。

「蓉姐,再往下舔,,」男人抬了抬屁股,婉蓉听话地舔着卵袋的根部。

「蓉姐,再往下。」

「嗯,好,你快点,,」

一阵臭臭的味道传来,婉蓉才看到,自己的舌头已经几乎舔到了男人的屁眼

儿。

「舒服,蓉姐,你再往下呀!再往下我就会射了!」

「阿强,我再往下……就……就舔到你屁股了,」

「好,那就在朝下一点点,那里舒服」阿强催到。

「嗯,只能再朝下一点点了,不然真就舔到那里了!」婉蓉又听话地朝下挪

了一点,几乎已经挨到了男人肛门上的黑黑菊纹。

「好,你就一直舔这里,我一会儿就射了」

其实这时的阿强,早已经不再撸动肉棒,而是点了一根烟,欣赏着胯下的女

人舔弄他的肛门上方。

婉蓉傻傻的一直认真的舔着,口水已经流满了男人的屁股缝,舔的久了,那

种臭味混杂着唾液被逐渐的稀释。留下的更多是男人胯下的雄性荷尔蒙散发的气

味儿。

男人在这两分钟的时间里,以最缓慢的速度,悄悄地把屁股向上移动。而婉

蓉一心想要让男人舒服,好早点结束。哪里能察觉到这种细微的变化。

阿强现在已经成功了,今天没有白白的忍精不射。因为欣赏着李婉蓉这样的

女神级美女,忘情地给自己舔屁眼儿,内心是多么的满足!

一条香舌,正飞快地舔弄着阿强的肛门,阿强爽得又点了根烟,狠狠地吸了

一口,「蓉姐,你知道女人给男人舔屁眼儿,代表什么吗?」

「什么?」婉蓉这会儿有点儿缺氧,头昏昏的,胡乱答应一声。

「代表她愿意永远忠于这个男人,一辈子把他当做主人。」阿强爽得胡扯一

气,其实这有个狗屁关系。

「啊!你,,,,」婉蓉听话不对,才发现男人早已把屁股抬得老高,自己

的舌头正在舔着男人的肛门。

「蓉姐,我的屁眼儿,早就被你舔干净了,继续,,我现在开始,,马上就

射出来了」说完,掐了烟,开始狠狠地撸了起来,「快点,像刚才那样舔!」

婉蓉撅着大屁股,两个大奶子压在床上挤出身体两侧,溢出雪白的乳肉,而

脸贴着男人的屁股,呆呆的看着男人发黑的肛门儿,上边早已被自己的口水舔的

干干净净。

又看到男人正撸动着粗大的肉棒。

「我,,我干了什么?,我竟然给他舔屁股,还已经都舔干净了?」婉蓉还

在发呆,接着又听见男人连续催促。

「快,快,,蓉姐,,继续舔呀?」

婉蓉这次眼睛一闭,又把香舌伸向了男人的肛门儿。缓缓地扫着上面的菊纹。

「啊!,姐,,你舔的真好,,我的屁眼儿好舒服,,我刚才说了,女人愿

意给男人舔屁眼儿,就是发誓永远忠于这个男人,你愿意吗?」阿强一边撸一边

兴奋地问婉蓉心想,「自己连他的屁股都舔得这么干净了,就任他疯吧!」

「我愿意,,嗯,,滋,,嗯,,愿意」

「太好了,,蓉姐,我爱你,,你爱我吗?

「嗯,,嗯,,,爱,,爱你!」婉蓉一边舔着一边回答,虽然含糊不清,

但是也能听见。

胯下的女人舔着屁股,喘着粗气,阿强继续撸动肉棒,「啊,,我快射了,,

蓉姐,舔里边,,舌头顶进我屁眼儿里去。」

扫动的香舌只稍一犹豫,就钻进肛门里,在肠壁上舔弄。婉蓉现在已经不顾

一切了,心想,「好吧,,我是个下贱的女人,我就这样了。」

阿强被这毒龙钻搞得已经头脑充血,感觉肛门儿被顶开了,精关再也守不住

了。猛的起身跪坐,一把撕住婉蓉的头发,「张嘴接好!」

婉蓉知道男人要射在自己嘴里,一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要有结果了,乖乖

张嘴想含住肉棒,让男人在嘴里射精。

谁知阿强,把她头固定在十公分意外,撸动肉棒,「啊!,射了,射死你,

蓉姐!」

一股股精液,从麻眼儿喷出,瞄准射出,几乎全部命中目标,只有最后一股

力道不足,射在了下巴上,流下来落在乳沟之间。

「不许吐,先让我看看。」阿强说话的语气非常的强硬。婉蓉还真的没吐,

傻傻的跪在床上,张着小嘴,眨着眼睛。

阿强又点了事后烟,抽了两口。用手抬起婉蓉的下巴,看着她小嘴里满满的

浓稠精液,简直太有成就感了。

「我昨天已经射了两次,没想到今天还能射这么多,哈哈!」

婉蓉这会儿,又气,又羞,都快晕过去了,看男人不但检阅着她嘴里的精液,

还用手把嘴角遗落的部分,刮到她嘴唇上。实在是忍不了了,翻身想吐出来。

「等一下,蓉姐。」

婉蓉一愣,合住红唇,含了满满一口精液,想听听男人说什么。

「咽了,不许吐,以后都不许,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

婉蓉不能说话,扭了扭香肩,以示抗议。但又一想,自己今天最肮脏的事儿

都做了,现在已经这样了,不让他尽兴,谁知道又会咋样折腾我。咽就咽,反正

昨晚已经都流到胃里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眼睛一闭,「咕嘟,咕嘟,咕嘟,

嗯,,」腥滑的精液加上自己的口水,满满一口,三次才吞咽干净,索性又一张

口,「啊,,,,看清楚了吧?我都吃下去了,满意了吧?流氓,哪有你这样的

呀?」

阿强抱着婉蓉全裸的身体,一使劲,把她架了起来,跳下床,高兴地转了起

来。

「讨厌……放我下来,你转晕我了。」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