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王小军的操屄人生03

作者: 时间:2022-05-15 14:13:40 阅读:

【王小军的操屄人生】(03)

(三)

王小军除了体育成绩优秀的过分,其余语文数学英语什么的都能列入班级倒

数的前三甲之列,综合成绩倒数第一更是从小学二年级到五年级雷打不动地保持

了三年。中国的特殊国情下,中小学教育工作者中大部分是女性。王小军的老师

们除了体育老师是男的,其余都是女性。有了老妈这个堪称绝世尤物的珠玉在前,

王小军的眼光也就挑剔起来。在他的眼中,众多的女性老师中,可堪一操的除了

英语老师外就没有别人了。

要说这个叫闫秀秀的英语老师,刚从北师大毕业不久,在学校就是校花,属

于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平时走大街上遇到都算是运气的那种,一看就让人

眼前一亮的美女。话说这位美女老师,刚来到他们学校的时候,还引发了不小的

轰动效应。总之,闫秀秀是众师生所公认的美女教师,全校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美

女在教英语,她屁股后面的追求者排队能绕操场好几圈。

王小军本人继承了他老妈的遗传,性早熟,且身体发育早。他一米五八的身

高在班级里排第一,想不被人注意都不行。而且他长的还很帅,白白净净,五官

匀称,初见都以为是个斯斯文文的奶油小生。事实上,王小军却是篮球足球乒乓

球羽毛球样样精通的体育能手。尤其擅长羽毛球,在本校内罕逢对手,包括一众

老师在内,没几个能赢他的。

从小就爱打羽毛球的闫秀秀,在羽毛球上的造诣自然不在话下。人家上大学

的学校运动会上都拿过名次。奈何她初来乍到,第一次去体育馆打球,就遇到了

王小军,就被王小军这个弹跳和爆发力都是一流的小学生扣杀地一点脾气都没有。

她和王小军打了三局,输的球加起来都可以再开一局了。她本来还想通过球技,

在大家面前长长脸的,结果被王小军这个小怪胎弄得很没面子。

从此,她就和王小军对上了,每逢英语课,不是让他默写单词就是背诵课文,

总之都要让他出丑一次。

「下面,我会抽五名同学,上黑板默写单词……XXX,YYY,ZZZ,

KKK,王小军,就你们五个。」

「哈哈哈哈……」一喊到王小军的名字,班里爆出一阵哄笑声,他在全校都

是出名人物,出了名的成绩差体育好。

王小军目光扫视全班,笑声很快就压了下去。全班属他年龄最大,长的最高。

在整个小学部里他就是个混世魔王,打架是出了名的厉害,都揍过初中部的学生,

还是一打二。

「老师,我放弃!」王小军懒洋洋地举手回答道:「谁都知道,我除了IS

AMARE以外就知道COMEONCOMEON……还有一句是什么来着,对

了,是IT' SSOBIG!」

王小军的回答又惹全班哄笑。

「很好,很有自知之明!」和王小军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闫秀秀已经能

做到淡定地面对他耍流氓。

「不上来默写也可以,我当你全部不会,罚你把昨天学的每个单词抄写五十

遍,明天交给我。」美目环视全班道:「被我发现有谁帮他抄,我罚他每个单词

抄一百遍。」班里但凡成绩好的,都曾在王小军的武力威慑下,帮他做过作业。

闫秀秀曾在电话中向王宝珍反应过这种情况,奈何王宝珍早帮儿子做好了职业规

划,并不准备让儿子靠读书成才。只是简单训斥王小军两句了事,她只比较关心

儿子的鸡巴又长大多少。

「切,难道我不会让别的班的人帮我抄!」王小军暗道。实在不行,他还可

以让他上初二的女朋友倪安安帮忙,根本不把这种处罚当回事。不过,这个闫秀

秀天天找茬整他,实在可恶。

闫秀秀讲完课,离下课还早,就让同学们自己念课文。她在走道里,来回巡

视。

「梆……梆……」

「什么声音?王小军,是不是你弄的?」走到王小军课桌前,听到敲击桌子

的梆梆声,下意识以为王小军在搞怪,开口问道。

「老师,你别乱冤枉人!」王小军摊开双手。

闫秀秀才发现他双手根本没放在课桌上,「梆梆」的响声还是一直存在。她

只好带着疑惑,继续来回巡视。

如果她低头看一看桌下,她就会发现制造响声的罪魁祸首正是王小军。他的

座位在最后一排,响声是他甩动勃起的鸡巴,敲击到桌底发出的。估计真的看到

了,会受到不小的惊吓。从小非凡的家教,让王小军养成了没事就甩甩鸡巴的习

惯。他还时常用舌头舔自己的鼻尖和鼻翼,把圆珠笔灵活的在五指间转动。

「闫老师,放学有空么,咱俩练练?」下课铃响后,王小军追上闫秀秀问道。

「练什么?」

「羽毛球啊,您还想练什么?练别的也可以啊,我舍命陪美女呗。」

「没空!」闫秀秀甩下两个字,急匆匆地低头离开了。王小军细心地发现,

她脸红了。

「难不成对我有意思?」王小军有点纳闷,这个可能性很低,他太小了,闫

秀秀的年龄比他妈王宝珍小不了几岁。

闫秀秀走进办公室,小心肝还扑通扑通地跳。她真的看到了,看到贴着王小

军大腿的那夸张的圆柱形状,那尺寸大的她怀疑王小军的真实年龄。

她大前天在女厕所不经意间,听到有初中部的女生议论王小军,说他不仅人

长的帅,球打的好,还长着一条异于常人的大鸡巴。那两人当时在笑话一个叫倪

安安的初中女生,好像还是王小军的女朋友。笑话她上周和王小军开房办事,把

王小军的裤子一脱,看到王小军的鸡巴当时就吓哭了,躲进宾馆的卫生间里把门

反锁,坐马桶上过了一夜。

她刚听到这事,还不太相信,以为是哪个女生为了争夺王小军编排另外一个

倪安安的女生呢,这次看到王小军的巨大,心下对那个故事就相信了几分。暗道:

「他才十一岁,就带着小女友开房,现在的少男少女开放的有些不像话。幸亏没

办成事,否则那种尺寸,哪里是这个年龄段的小女生们消受得起的。要不要上报

学校呢?到时候,学校会怎么处理呢?算了,事情闹大了,对这些孩子来说伤害

挺大的!还是抽空单独找他谈谈吧,可要怎么谈啊!这种问题让人怎么好开口么

……」美女英语老师闫秀秀开始为自己的学生头疼起来。

放学后,王小军约了他女朋友一起吃饭。虽然王宝珍自认为对他的零花钱控

制的很严厉,事实上王小军手里从来没缺过钱,每回他替王宝珍收嫖资的时候都

会把客人多给我小费截留下来。八岁的时候,他就知道用手机偷拍王宝珍的露奶

露屄照,去向微信上嫖过他老妈的叔叔们换红包。王宝珍发现了,也没怎么责怪

他,只是收缴了非法所得。

按王宝珍所教导的理论,这个世界的女人大多数女的都和她是同一种人,都

是成天把自己打扮地风骚漂亮,以求出来卖个好价钱。只不过那些女人不会在骚

逼上明码【收藏】王小军的操屄人生03标价,也不喜欢接受男人太直接的报价。男人想操这类暗婊其实很简单,

说点甜言蜜语,送些值钱的礼物就可以了。倪安安这个公认的校花就是被王小军

在这个理论指导下攻陷的。前前后后,不过是送了两束玫瑰,一个钛金十字挂坠

和一个生日蛋糕,总花费不超过3K。这点钱连王宝珍的一次性收费的一半都不

到,就为他换来了一个花季小美女做女朋友。有事没事叫出来拉着小手在操场转

一圈,在同学面前倍有面子。

「安安,这里!」王小军在初中部的教学楼门口朝一个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女

生摆手。女生个头和王小军差不多高,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眉,五官精致,脖颈

修长。皮肤嫩的好像一把能够掐出水来,胸前也鼓起了两座小山包,小屁股高高

翘起来,让人怀疑能不能放个杯子上去。小美女即使穿着一身校服也难以掩盖住

婀娜多姿的身段。

「别喊,有人看着呢!」倪安安走到王小军身前,抱着他的胳膊嗔道。

「怕什么,谁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啊!他们不服找我,来几个我揍几个。」

「别说了,快走。我怕我被我爸知道我在学校谈恋爱,他得打死我!」倪安

安扯着王小军胳膊就拉他走快点。

「嘿嘿,你爸知道我这么优秀,搞不好给我们提前摆酒席订婚呢!」

「想的美,我才不嫁给你呢,我爸同意,我也不同意。」倪安安口不对心地

笑道。

「不嫁给我,嫁给谁啊!你说,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娶我王小军看上的

好老婆?」

「谁是你老婆,乱说,不理你了。」倪安安假装生气,甩开王小军胳膊跑了。

「我抓住你,你就做我老婆啊!」王小军撒腿追了上去。倪安安哪里跑的过

王小军,没过几十米就被他追上抱住,朝着白嫩的小脸亲一口就跑。倪安安又追

着他打,两人闹了一会。

倪安安两只手臂都被王小军抓住,他道:「忘了对你说,我今天请你吃牛排!」

「我也忘了告诉你,我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我得回家吃饭,妈都做好饭了。」

「你再给你妈说一声呗!」

「我妈不会同意的。」王小军一听还有戏,忙道:「找方琼,找她帮忙告诉

你妈,就说你在她家,反正她家里父母也不在家。就让她告诉你父母说让你晚上

陪她一起睡。」

「不太好吧,上次已经麻烦她一次了,我和她也不是很熟。」倪安安显然心

动了,她上周和王小军去宾馆开房,就是找方琼编的谎言。只不过她不知道,方

琼已经把她的丑事和闺蜜们分享了。

「我给她打电话。」王小军掏出手机就拨方琼的号码,他和方琼其实很熟的,

比认识倪安安还早认识方琼。方琼对他表白过,他给糊弄过去了。没答应做她男

朋友也没拒绝和她亲嘴,上回在方琼家里,他还解开方琼的小奶罩,抓着人家那

双小乳鸽玩了半天。方琼其实也算是挺有气质的小美女,只不过颜值比起倪安安

要逊色不少。方琼在学校里的名声也不太好,经常逃课和一群社会上的无业小青

年鬼混不说,男朋友都换了好几个,还留两次级,整整比他大四岁。泡这样的女

生九成九会被人笑话,哪有泡倪安安这样的清纯小校花有面子。

倪安安看着王小军走开和方琼打电话,莫名有了几分醋意。她听人八卦过,

好像方琼一直在倒追王小军。

「我和她说了,她同意帮忙。不过让我们到她家,她做饭给我们吃,要我们

俩尝尝她的厨艺。她保证不做我们俩的电灯泡……」王小军放下电话,走回来高

兴地对倪安安说。

「她会烧菜啊?」

「不知道,应该会吧,你们女孩子不都会烧菜么?」

「我就不会。」倪安安白了王小军一眼。

「不会好,不会好,将来结婚后我烧菜给你吃,我会烧菜。」王小军讨好道,

这也是他妈教导他的泡妞理论。追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处女,一定要好好哄,因为

一旦你要了她第一次,收获往往会很丰厚,起码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两人打的到了方琼家,是个远离市区的独栋小别墅。方琼家是蛮有钱,只是

她老爸老妈好像比较忙,很少回家,恐怕这也导致她性格比较叛逆的原因之一。

双耳带着不下六七个耳钉的短发少女,招呼王小军和倪安安在客厅坐下,给

他们每人拿了一杯果汁。

「方琼,没看出来,你还会烧菜啊……」王小军和两位小女生吃饱喝足后,

夸赞道。

「我会的东西多着呢!等会你就知道了!」方琼看到王小军和他小女友都端

起果汁喝下,神秘地笑道。

「方琼,你真够朋友!」王小军想到人家费心招待自己和女朋友,心里想说

谢谢的,奈何谢字说不出口。

方琼没搭话,看着他笑。王小军觉得她笑的有些得意。

倪安安喝完果汁,身子就开始打晃,眼里看人都重影儿。王小军两句话没说

完,她就一头倒在他怀里。

「安安醉了!呵呵,我就说么,她没喝过酒,她还不承认。」

王小军拍了拍靠着躺在他怀里「醉倒」的倪安安,没有反应。

晃了晃晕乎乎的大头,他自己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了。王宝珍打小就训练他的

酒量,到现在不说千杯不倒,喝趴三二个成年人都不在话下,怎么会被一瓶红酒

弄得看人都打转呢?

「方琼,你是不是……在酒里……下药了?」王小军说话都口齿不清了,感

到「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

「王小军,你喝醉了,我扶你去卧室睡觉。想不想和倪安安一起睡啊?」

「想……想……」王小军说着,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等到王小军再次恢复意识,发现坚硬的大鸡吧被一个比他老妈还要紧凑的小

嫩逼紧紧夹着,嫩屄的主人正吃力地挺动胯部,吃力地套弄。他第一反应是沉腰

挺胯,抱着怀中光滑的少女躯体,大力冲刺起来。

「嗯……嗯……小军……轻点……你……太大了……我……受不了……」少

女的呻吟和哀求声把他拖入现实。

「方琼,怎么是你?安安呢?」王小军诧异道。他以为身下把他的大鸡吧套

的严丝合缝的小嫩逼是倪安安呢。想是因为上次开房不成功,倪安安这次在补偿

他。

「……嗯……你好……坏……操……着人家……还……想……别的……女人

……」方琼媚眼如丝,白皙的小脸红扑扑地,说话声音也是嗲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如果不是她的小嫩逼夹的自己实在太舒服了,王小军差点被吓得拔屌就跑。

两人侧着身子连接在一起,这个姿势让王小军每次抽插都能一捅到底,狠狠

撞在阴道深处的子宫口上。

王小军努力回忆,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为什么会和方琼脱光光滚到一张床上

玩操屄的成人游戏?要说方琼虽然是挺漂亮挺有个性的女生,但却不是他喜欢的

类型,倪安安这类成绩好名声好又美的冒泡的女生才是。

「你不是处女?」不知为什么,这个问题脱口而出。

方琼哭了,压抑不住的呻吟着,同时眼泪像是断了线的雨珠般滚滚而下。

没有回答,王小军内心其实早有了答案,这也是他不接受方琼示爱的原因之

一。他是不介意左拥右抱,多三五个小女友的。可女友是被人插过的破鞋,传出

去也很没面子不是!出来混,面子很重要的。

「行了,你别哭了。我没说嫌弃你不是处女啊!」王小军语气有点不耐烦,

一来是他烦女孩子动不动就抹鼻子,尤其是那个女生还不是那么讨人喜欢的;二

来他忽然发现这是他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他是第一次完全插入女生的小嫩逼,

即拿走他处男之身的不是他最爱的老妈王宝珍,也不是他的处女校花小女友,而

是方琼这个传闻中的「公交车」。王小军觉得自己亏大了。

「……嗯……嫌……我脏……你……滚……」流着眼泪的少女,承受不住王

小军的抽插,说话都是拼尽全力,一个字一个字从喉咙间迸出来的。

虽然不是处女,但是方琼的小嫩逼实在是紧的很,王小军明显感到推进困难,

抽插的速度快不起来。

「我都不嫌我妈脏,我妈睡过的男人可比你多很多倍……」王小军操的高兴,

说话不经大脑。

「……那……你……答应……让……我……做……你……女……朋友……」

「切,我们都这样了,你的屄都被我操了,还能反对啊?我们现在这个负距

离接触状态,就是反对也是无效声明。嘿嘿,不说了,咱们还是专心操屄吧,你

起来换个姿势……就那狗爬式吧,我试试感觉怎么样……操屄真太妈的爽啊!」

方琼听他的话,翻身跪在床上,还拉了枕头垫在肚子下面,显然干这事已经

轻车熟路了。

王小军扶着鸡巴,用龟头在芳草萋萋的嫩屄口轻轻拍打,坏笑道:「我要好

好教训一下你这个好色的小浪货!」

方琼被从未遇到过的大鸡吧捅得正爽,在王小军鸡巴抽出来的时间,感觉身

体里少了一部分似的浑身不自在。转头用饱含幽怨和乞求的眼神望着王小军。

「你别这样看着我,想要就大声说出来,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

「我要!」

「大声点,听不见。」

「我要啊!」方琼闭着眼喊了一声,伸手就抓身向身后,那根可恶的大鸡吧,

只在嫩屄口探头探脑,就是不进去。

「想要什么?」王小军握着鸡巴躲过方琼抓来的小手,继续戏弄她。

「想要大鸡巴!」

「老师没教你要礼貌用语啊,想要了就要说欢迎王小军老公的大鸡巴光临浪

货方琼的小嫩屄。」

「欢迎王小军老公的大鸡巴光临浪货方琼的小嫩屄……快点插进来……」

「嘿嘿,真乖。我来了……」说罢,王小军扶着方琼的小屁股,把鸡巴用力

捅进冒着热气的湿润小屄。老妈王宝珍是各种无法掌握,无法掌握的大屁股和无

法掌握的大奶子。而方琼这类小美女,则是各种可以掌握,那双鸽乳相对王小军

可以单手抓起篮球的大手自然不够看,小蛮腰是盈盈一握不必说,就连雪白的小

翘臀也是一只手就能覆盖一半。

用双手固定住像一条又白又嫩的小母狗趴跪着挨操的方琼小美女,大鸡巴毫

不留情地次次齐根而入,插得方琼银牙都快咬碎。怎奈那手臂粗的大鸡巴把阴道

塞满的饱胀感实在是太舒服了,舒服的她浑身每一个毛孔都炸开,只想和这根鸡

巴永远永远结合在一起。

王小军放开禁锢着小蛮腰的双手,改为一手一个奶子,紧握乳根处,半趴在

美少女背上,借着攥紧的一双嫩乳的力道大力操屄。这样每次有力的冲击都插得

方琼整个身子像虾米一样蜷缩一下,紧接着又情不自禁再次舒展身子,挺屄迎上

大鸡巴,承受下一次撞击。

「……啊……啊……受不了了……别操……了……」

方琼哪里是从小受「名师」指点训练的王小军的对手,只不过二百余抽,就

被插的尿了出来,狗爬式的姿势都维持不住,身子直往一侧倒去。

王小军把她翻过来,扛起两条纤细修长的玉腿,扶起鸡巴再次捅进方琼的小

嫩屄。

「……嗯……不要……了……不要了……求……你……小军……别……操…

…了……受……不了……轻……一点……操……啊……」方琼看王小军的眼神充

满了乞求,使劲摇头哀求他不要操了。

王小军充耳不闻,他正在兴头上。这种姿势让双方都可以看到粗大黝黑的鸡

巴急速没入粉嫩的小屄中,又被屄肉咬着棒身吐出来的画面。由于王小军的鸡巴

异于常人的粗大,每次侵入时,那硕大的龟头连着阴户周围的屄毛都一起压入少

女屄门。等到完全进入,都能看到方琼的肚皮上鼓起一个棒状的包来。

「……啊……它……插进……肚子……里……了……」方琼从未遇到过这么

大的鸡巴,更从未被这样深操过,舒爽酸胀之余,深感惊恐。

「插进去,就插进去呗,你不说喜欢我的么。操个屄而已,你嘴上说不要,

小浪屄肯定爽翻了吧!」王小军继续怎么爽怎么操。方琼由于被操的爽翻了,说

不出话,浪哼哼地呻吟着。

少女毕竟是少女,性经历不足,嫩屄也不禁操,尤其是受不了王小军这种大

鸡巴爆插。

方琼被王小军扛着一双玉腿,压着小屁股猛操了十分钟不到,白眼仁就开始

往上飘,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儿少,好像快给真个操死了。

看到身下的小美女玉体都开始间歇性的抽搐起来,呻吟也是有一声没一声。

王小军暗叹一声晦气,没想到方琼这位传说中的「公交车」那么不禁操,他都快

射精了却不得不停下大开大合的抽插动作,不然真的搞出人命成杀人犯就悲剧了。

王小军留恋方琼又紧凑又暖和的小嫩屄,胯下的鸡巴仿佛自己长了心眼,插进去

不愿意拔出来。

大手轻拍着方琼白皙的小脸蛋,她用轻哼一声作为回应,像是刚嗑了药一样,

意识还在云里飘呢!

这时王小军才发现,感情方琼把他弄到她爸妈的卧室里,睡在她爸妈睡的婚

床,床边不远处还摆放着中式实木梳妆台。

转眼一瞧,大床另一边还有一个小美女。

赤条条的倪安安被摆成一个大字型,正被皮质手铐紧缚双手双脚分别固定在

床头床尾,口里还塞了口塞,口水都顺着口塞的通气孔流到下巴上。

尴尬的是倪安安正歪着头看着他这边,眼角还不时滚出一滴泪珠。怕是他爽

操方琼的画面落入了正牌小女友的眼中,导致她极度失望,从而落泪。

一边是被自己操的半死不活的方琼,一边是被SM用具束缚住的心爱的小女

友,这个画面让王小军没由来烦躁不堪。

平心而论,他其实对倪安安并没有太强烈的性欲,只是觉得喜欢她,有这么

个校花女朋友很拉风,更别提方琼了。毕竟和亲妈王宝珍这种绝世尤物对比一下,

两个小女生基本没有任何得分。轮脸蛋论身材论性技,王宝珍样样都是万里挑一

极品

眼下王小军不光操了一个不怎么喜欢的人,还将要失去一个打心里非常喜欢

的校花女友。他也没心情再继续享受方琼的小嫩屄了,把浸满少女屄水的大鸡吧

从紧凑湿热的少女嫩屄中拔出来,用床单擦了擦,就移身到倪安安身边。

「安安,你要相信我,我心里喜欢的是你……」

倪安安没听他说完就别过头去,不理他。

王小军把倪安安的头掰回来,让她看着自己,继续道:「你听我解释,不是

你看到的那样。对,我是操了方琼不错。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记得我

们一起吃饭喝酒,醒来就发现我和方琼在操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

的。你想我一个男子汉,能忍住么,我是一时忍不住了,才会将错就错,干脆操

了方琼的。还有,你被绑成这样,肯定也是方琼干的。她趁着我们都睡着了,把

你给绑住,把我给强上了。然后,让你看到我和她操屄的画面,这些都是她设计

的。就是让你生气,然后要和我分手。这样她就能趁虚而入,做我女朋友了。恩,

一定是这样。我没告诉你,方琼不光暗恋我,她还向我表白过,不过被我断然拒

绝了……真相就是这样。你一定要相信我,你要【收藏】王小军的操屄人生03和我分手的话,那就是中了方琼

的奸计!」

任凭王小军如何解释,倪安安闭着眼,看都不看他。她这种态度,让王小军

又急又气。想自己打小就跟着亲妈王宝珍学习对付女人的技巧,现在却拿一个十

二岁的小学生没办法。

王宝珍教的东西自然不可能一无是处,只是面对着心爱的女人,王小军不想

运用从亲妈那里学来的床上技巧。他原本是想着让倪安安,心甘情愿地献上处女

贞操。可惜的是开房那晚,倪安安被他的大鸡巴吓着了。他不急,反正他和倪安

安都还小,时间有的是,机会也有的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切都被方琼

给破坏掉了。

哄不好倪安安,王小军先是气自己,想扇自己耳光。然后就气方琼了,他要

惩罚方琼这个小浪货。

方琼再叛逆,也毕竟是少经人事的少女。性能力和王宝珍相比是一个天一个

地,被王小军一阵爆操后,那粉色的嫩屄口就开了一个快二指宽的小洞,怎么也

合不拢。

「浪货,你干的好事,我要操死你!」王小军「啪」一声,扇了方琼屁股一

巴掌,抡起粗壮的大肉屌,对准开着门的屄洞就一杆到底地捅了进去。

少女的嫩屄哪里经受得了王小军这种摧残,方琼经过休息后刚飘回头脑的几

分意识,被他这大力一捅,又炸成了千千万万片。两眼一翻,就此晕了过去。

王小军要的是惩罚方琼,哪里管她死活。在他的意识里,操屄死不了人,他

亲眼看到老妈王宝珍被操的晕死过去都不止三回五回了。这次看到方琼翻白眼,

也不停下来。

一顿长达十多分钟的爆插,杆杆到底,方琼像一堆烂肉一样被压着小屁股干

的阴毛都掉了几十根。王小军像是不知疲倦的机器野兽,直到发现鸡巴上沾满血

水,把方琼的小嫩屄真个操烂了,才清醒下来。

冷静下来的王小军,看到被自己操的脸色惨白舌头都开始往外吐老长的方琼,

给吓的不轻,急忙又是掐她人中,又是给她做人工呼吸。

折腾半天,方琼还是醒不了,王小军找手铐的钥匙找不到,只能先拿掉倪安

安的口塞,问她怎么办,要不要叫医生。

倪安安惊恐地看着他,眼神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怪物,她被吓傻了。

王小军心里不愿意叫医生,把事情闹大。拍着脑袋努力回忆,回忆每次亲妈

王宝珍被操晕过去的时候,那些嫖客们的处理措施。最后,真给他想到一个。

火急火燎地去客厅,拿起餐桌上没有喝完的红酒。

「噗—」王小军含了满满一口红酒,喷在方琼脸上,发现没反应。

「死了,你把她弄死了,呜呜,她死了……」被帮着双手双脚的倪安安吓得

崩溃了。

「你闭嘴,再哭,操死你!她还有气!」王小军心情奇差,吼她道。

吼得倪安安放低哭声,王小军又含了一口红酒,嘴对嘴往方琼嘴里渡。

「咳咳……」昏死过去的方琼终于被红酒呛得咳嗽起来。

「这不醒了,多大的事,你们女人就是麻烦,就知道哭。」王小军心里后怕

不已,这不耽误他数落倪安安。

「冷……」被操晕死过去的少女睁开眼睛,呢喃道。

「你没事吧,我没想到你那么不禁操。你都不是处女了,才坚持半小时。我

都没射出来,你就晕过去了,唉!」嘴上碎碎念,伸手拉了被子盖在小脸煞白的

方琼。

「……冷……」

「想让我抱啊!我女朋友就在旁边呢,我抱你有点不合适!」王小军对蜷缩

着身子往自己怀里钻的方琼道,她虽然是女生又比王小军大四岁,身高却比早熟

的王小军要矮半头。

「你还真不客气啊,安安是你绑的吧,开手铐的钥匙在哪,我给她松开!」

王小军把方琼抱在怀里,抚摸着少女滑腻的粉背道。

「疼!」把头枕在王小军胸膛上的少女颤抖着喊到。

「怎么了,哪里疼?」

「那里……下面疼……」

王小军往下一看,方琼胯间娇嫩的少女屄正缓缓滴水,滴下来的粘液里鲜红

的血丝分明。

「我给你检查一下!」王小军把少女的头部放到自个大腿上,伸手去掰开少

女鲜艳的嫩屄,仔细查看。

「没大问题,你小屄里面破皮了,多用妇炎洁清洗,做好杀菌的工作,不到

一星期就能完好如初。」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见,王宝珍的屄也曾被客人们用

粗暴的性交方式玩烂过,且烂的比这还厉害,滴答滴答流下来的都是血水。他那

时才七岁,用棉条擦都擦不干,急的直哭,又不敢打电话喊医生,毕竟他妈是在

「工作」中受的伤,怕被警察抓。他就抱着脸色发白的王宝珍哭,王宝珍也抱着

他哭,哭着哭着两人就睡着了。醒来后发现其实也没流多少血,只是那屄肉肿得

发亮,屄口严丝合缝的。找人问了医生,就说做好消炎工作就成。王宝珍按医生

说的做了,果然刚过一星期就又可以正常上班接客了。

「脏死了,你帮我擦干净……」方琼躺在王小军怀里发号施令,她刚挨了王

小军一顿爆操,现在是浑身乏力,连一个发丝都不想动。

「成,我帮你擦,你们女孩子就是娇气。那里是尿尿的地方,脏一点怎么啦!」

王小军对于清洁女人骚逼的工作已经轻车熟路,他顺手摸起被单三两下就把少女

那里的淫水擦得干干净净。

方琼见他敷衍,气的直皱鼻子。

「那个,我还没射呢,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们接着干?」

「不要!」方琼吓得赶紧用小手捂住小屄。

「那我怎么办?我憋的很难受唉!」

方琼用目光示意旁边还有一个光溜溜的小美女,花开堪折呢!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我就和你分手!」倪安安看到一对奸夫淫妇把

主意往她身上打,色厉内荏地道。

「嘿嘿嘿嘿……」王小军搓着双手,装成饥渴难耐地大色魔,一个虎扑,就

往倪安安身上压了上去。

「啊!」倪安安惊呼一声,被王小军压在身下,胸脯都被挤扁了,那跟又热

又烫的大鸡巴也跟着陈兵屄门口。

王小军在发疯一样爆操方琼的时候,心里就下定主意把倪安安给就地正法。

因为这样一来,生米煮成熟饭,倪安安就不会和他分手了,他就可以继续牵着校

花的小手逛操场了。搞不好,还可以时不时犒劳一下小弟弟,让他给小校花松松

屄。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