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遥远的祝福01030

作者: 时间:2022-05-15 14:13:03 阅读:

【遥远的祝福】(01-03)

***    ***    ***    ***

(一)

「叮叮当!叮叮当!铃声多响亮……」

随着圣诞节的即将到来,各个商家早在一个多月前开始就都在自己店门口播

放着圣诞歌曲吸引人潮。

播放这些耳熟能详的芭乐歌,除了告知圣诞节的到来外,这些商家更想利用

这难得的大节日,掌握这年终最后的商机,狠狠地捞它一笔,以弥补这些日子来

受经济不景气所累而造成的损失,提前过个好年。

只不过二十四岁的项国志,在这时候完全无法感受到任何过节的欢愉气氛。

自从十月份爸爸发生车祸,被送进医院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必须为家庭的生

计及父亲住院所需庞大的医药费而伤脑筋。而去年才刚退伍的他,直到现在还找

不到心目中理想的工作。从退伍到现在,除了白天在便利店打工外,原本精彩无

拘无束的夜生活,这时也不得不告一段落,另外找寻兼职的工作机会来支付庞大

的家庭开支。

「哥……你又在烦恼医药费了呀?」

十九岁的妹妹项佳馨,在客厅就看到哥哥边看着报上的征人分类广告,边摇

头叹息。聪慧体贴的她,知道此刻国志无奈焦急的心情,而基于兄妹情,好意出

声安慰着国志。

「唉……现在的工作怎么那么难找!没想到正常一点的工作,只领能那么一

点钱!更可恶的是,还有一大堆骗人的公司都没人去检举!这社会是怎么了?」

国志看完了一份又一份的报纸,在找不到适合的工作下,合上报纸抱怨着。

「哥,你别再烦恼了啦!我已经打算休学,出去外面工作,帮你一起负担这

家庭的担子。所以呢,你就别再愁眉苦脸了……」

「不行!你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怎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学业!你这样做,

爸妈一定不会答应的。再说,你大学都没毕业,怎么可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妳看

我都已经大学毕业了,还不是找不到什么工作!」

「哥,你别这样想嘛……两个人工作,总比你只有一个人的收入,来应付全

家的开销还来得强吧?」

国志叹了口气道:「妹,你别就烦恼这事了。关于钱的事,哥会尽量想办法

的。而你呢,就好好的把书念完再说好了。所以,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对了,

我要去跟妈换班了,你好好去读书吧……」

国志不想再跟妹妹争执下去,所以他赶快找个理由出门,并且头也不回的骑

上机车,就往医院的方向骑去……

「唉!哥……为什么你都不了解我的心情呢?」佳馨难过地对着冰冷的门板

叹气着。

************

「妈,我来了!你回家休息吧,换我来看着爸就好了……」

看着因长期照顾爸爸而日渐憔悴的妈妈,国志看了之后,在心中也为妈妈的

处境及心情而难过起来。

「国志呀,记得要好好看着你爸,一有反应就马上要通知我喔,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

「唉!每天都是念一样的台词,都过了这么久了,也不知爸什么时候才会醒

来?」

国志虽然心里这样想,但看到妈妈每天都抱着一丝希望,照顾她的老伴,在

于心不忍之下,也就没把这些心里话说出口。

目送着妈妈离开医院后,国志拿着就业周刊无聊地翻着,看看可不可以找到

一些较好的工作机会。

「阿伯……恁今仔日有卡好无?」

「喔……妹妹,恁又来哦!哇真好啦……」

安静的病房,内突然被这银铃般清脆且热情的问候声所划破。正专心地看着

手上杂志的国志,已经快进入禅定境界的他,冷不防地被这声音吓一跳,整个人

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

而此刻心情正低落的他,正好找到了借口,可以好好的骂人,来发泄不爽的

情绪。

「喂!你难道不……知道……」

本来要先声夺人的他,一开始满腹的委曲化为第一个字发出声来时,的确有

那种石破天惊的味道:但当他转过身来,看见站在病房门口的女孩时,接下来的

那几个字,就好像蚊蚋的声音一样,全给他吞进自己的肚子里。害他差点像武侠

小说里所形容,因为走火入魔的关系,而造成经脉逆转得了内伤。

因为他在病房门口,看到一个戴着白色皮毛帽、长发及肩,穿着白色棉袄滚

皮草边,下身穿着及膝的白色皮裙,及高底白色长马靴的年轻女孩。

她此时所露出亲切的笑容,令寒冷的冬天带来了阳光般的温暖;而且她正体

贴细心地,问候着隔壁病床上的老人。

看到有如天仙般的美女,国志的口水差点没流满地。

而女孩也因为国志刚才的怒叱而开始注意到他的存在,只见她不好意思地吐

了吐舌头,点了点头向国志道歉。

既然美女向她表示歉意了,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这时女孩用她轻柔甜美的嗓音说道:「真不好意思,我好像吵到你了。因为

我刚进来没注意,所以不知道还有别人在这里。如果我刚才的举止有打扰到你的

话,那我郑重地跟你说声对不起!」

「没……没……没关系!我也是一时心烦才会口出恶言,对不起!」

看到眼前的美女,国志说起话来不由得结结巴巴;更何况刚才无礼的行为,

根本就是他的错。所以在此时此刻,他当然不能再摆出凶神恶煞的样子,惊吓眼

前这位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有如仙子般美丽的可爱女孩。

「阿伯……恁好好呀休息。哇有闲再来看恁,好不好?」

「没关系啦,只要你有闲就来看看。阿伯只要看到你,心情拢好起来呀,也

不用吃药了……」

「阿伯,恁很会说笑话吶!哪有人看到哇就免吃药就会好?我来走呀喔,再

见!」

眼看着女孩就要离开,国志心急的叫住她:「嗯,小姐,不……不好意思,

可不可以请你等一下?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女孩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转过头来,眨了眨明亮美丽的明眸,好奇地看了看

这位大男孩……

~~你的出现,就像上帝派来的天使,温暖了一颗早己绝望的心~~

(二)

在楼下的麦当劳,点了二杯热咖啡后,国志跟这大约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就面

对面地坐在一旁的角落。

这时女孩水汪汪的大眼不时咕噜咕噜地转着,静静地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形

影;而国志从她的从侧面四十五度角看过去,就好像看到某位明星坐在左岸咖啡

馆拍广告的模样。那灵活的眼神,好像有许多话想说,但却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看到令人心醉的画面,国志看得不由得痴傻了起来。

于是,两个陌生【收藏】遥远的祝福01030的男女,就这么静静地坐在角落,喝着各人手里的咖啡,继

续看着落地窗外的人来人往。

隔了好一会,女孩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国志:「嗯……你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说

吗?怎么现在你又像哑巴一样都不说话?」

国志有些不知所措的说着:「呃……其实呢,我是想为刚才对你的不礼貌道

歉,希望你能原谅我;而且我想跟你认识,和你交个朋友。」

女孩露出温和的笑容道:「那已经没关系了!我早就没放在心上,所以你也

不必太在意,因为,我也很了解你当时心情。对了,我叫小珍,你怎么称呼?」

「啊!我叫国志,你可以叫我阿志就好了。」

第一次遇到这么漂亮大方的女孩,国志想今天可能是他的幸运日!在一扫连

日来所有的不愉快的心情后,他整个人也开朗了起来。

「对了,刚才那人是你的亲戚吗?还是你有什么认识的人在这工作?」

「没有啦,我是这里的义工,没事来这帮忙的。因为我看到,如果能帮助这

些人,在住院的期间快乐的话,那我也会跟着他们一样快乐。」

国志有点感动地说道:「妳好善良喔!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么善良的女

孩呢!我觉得你呢,就好像是天上派来的天使,既漂亮又善良……」

小珍突然露出疑惑的神情道:「奇怪,看你的长相及行为,很像是标准的孝

子;但为什么你说出来的话,又像花花公子所说谎言,让我觉得你好像很会骗女

孩子吶!老实说,你骗过几个女孩子?」

国志一脸无辜的说道:「拜托!要是我这样就叫会骗女孩子,那全天下不就

都没说谎高手了吗?你嘛帮帮忙,我只是诚心的赞美你而己!」

小珍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道:「好啦,我跟你开玩笑的。」不过当她抬起

手遮住她的香唇而看到手表上的时间时,她突然惊慌地道:「啊!不好意思,时

间太晚了,我要回家了!」

「这样呀,那要我送你吗?」

小珍直接拒绝道:「不用啦!我就住这附近而己,一下子就到了。嗯,谢谢

你的咖啡。改天再换我请你好了!」

女孩说完后,就起身急忙的离去。而当国志匆忙的收拾完东西时,才想起忘

了跟她要连络电话。等到他抬头找寻她的芳踪时,却早己看不见那位刚邂逅的女

孩──小珍。

而接下来的几天,国志却像变了个人似地,每天都提早到医院跟妈妈换班。

不但如此,他每天来到医院时,心情都显得特别愉快。

他会这么做,其实不为别的,他只想再看见小珍充满天使般的笑容及亲切的

问候语出现在病房的门口。而且他盼望着,可以藉由小珍甜美的笑容及美丽的身

影,让己无生气的病房再次出现一些朝气与活力。

但是一天、二天、四天过去了,国志每天的期望,却变成了一次次的失望。

看不到心目的天使降临,国志差点就掐破自己的蛋蛋!他悔恨当初为什么忘

了留下她的连络方式,害他现在却落到单恋相思的窘境。所以他现在也只能不断

祈祷上天,能让她再见一次心目中的仙子;一个萍水相逢,如天使般的女孩。

~~假如你是上天派来的天使,为何我根本感受不到你的祝福~~

(三)

「奇怪!佳馨又跑到哪去了?这几天怎么都很晚才回来,她到底跑去哪儿混

了?家里的家事也都不帮忙做!真是的……」

这几天国志回到家后,都还不见佳馨在家;有时她还在外面混到半夜一两点

了才回来。不但如此,她一回家后就往房间跑,有时国志还从她身上闻到一些酒

味。

虽然国志曾经问她到哪儿去了,但她总是含糊其词地带过。不过曾经在外面

混过夜生活的他,判断妹妹应该是跟朋友在外头吃喝玩乐。

想到这里,国志忍不住叫骂道:「这个佳馨!今天回来之后,我一定要好好

的说说她。她如果要出去外面玩,也要看时机嘛!她又不是不知道家里现在的状

况是怎样……」

被经济压力压后快喘不过气的国志,在这种情形下,就算修养再好的人一旦

遇上这种事,也都会忍不住想发飙一番,更何况这些钱都是他赚的辛苦钱,没想

到,这些钱却被妹妹拿去乱挥霍。

这天当项佳馨蹑手蹑脚,轻轻地进入客厅想溜回房间时,在客厅早己恭候多

时的国志,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股脑地就往佳馨身上发。

他会这么做,无非是想藉此展现一下他兄长如父的权威。

「喂!项佳馨,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到底这

几天跑到哪去鬼混?如果你这么靡烂的样子被爸妈知道,你要我如何向他们交待

呢?」

如连珠炮般的咆哮声,划破了冬天寒冷的宁静!

佳馨也自知理亏,所以只好任由国志在她耳边不停地放炮却默默承受着。

「好了!你说够了没?你口会不会渴,要不要我倒杯水给你呀!真是的,以

前你在外面混时,我有干涉过你吗?可是我只不过出去玩一下,就被你这样念念

念,我去哪儿关你屁事呀!」

佳馨终于受不了国志的恶言恶语,所以也开始反驳顶嘴起来;而且她说完后

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接着国志就听到『砰』的甩门声。

大力地关上房门后,佳馨就不再理会国志在门外的狗吠声,只留下在客厅独

自生闷气的国志。

「干你娘卡好!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管你去哪儿被谁操穴呀!

真的气死人了!」国志怒气冲冲地走回房间时,还自顾自地喃喃自语,发泄自己

心中的不快。

「喂!阿志,听说最近我们以前常去的PUB,来了几个钢管辣妹,我听说

她们的脸蛋及身材都不错……怎么样,今天是周末,听说还有『丝被秀』喔!晚

上要不要一起去见识见识?」和项国志一起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张明祥,这时突然

开口邀国志出去鬼混。

「丝被秀?」项国志露出不解的神情。

「哎呦!就是『特别』的意思嘛!这么简单的英文单字都不懂,亏你还是大

学毕业的知识份子!」

「哇哩咧!你用这种英文跟外国人说,看他们听不听得懂?要是听得懂,我

就叫你阿爸!」

没想到张明祥立刻接口道:「好乖!乖儿子!」

「去你的!」项国志毫不客气地朝他一拳挥出。

经过一阵打闹之后,小张又不死心地再次问道:「喂!说真的啦,晚上到底

去不去?」

其实国志被张明祥的话挑得心也痒了起来,只不过他因为父亲的病情,所以

一直不敢答应。

「哼!还说什么你是PUB王子、美眉终结者?我看呀,吹牛王子的称号比

较适合你吧!」

小张见软的不行,于是就改用激将法,希望国志会上钩。最后在小张的软硬

兼施下,国志不禁想起了以前夜生活多采多姿的日子,再加上昨晚跟妹妹大吵一

架的情形下,他也就答应了晚上的约会,藉此转换连日来郁闷的心情。

「阿伯,哇够来看恁呀,恁今天有卡好呒?」

当项国志日思夜盼,清脆如银铃般的熟悉声音又出现在病房中时,他早己放

弃、逐渐淡忘的甜美亲切的问候声,再次从病房内传到外面的走廊时,他立刻三

步并做二步,急忙地冲向爸爸的那间病房,因为他深怕如果走得太慢,那么他将

会就此错失了再次跟她相见的机会。

等到国志站在门口,就看到那道上半身穿着红白相间的毛衣、下半身一袭暗

红色呢绒裙,以及脚上的咖啡色马靴的熟悉背影。而那道熟悉的背影,正在国志

爸爸的病床上体贴地握着国志爸爸的手,亲切的问候着。

经过这段期间细心的照料,尽管项爸爸仍然意识不太清楚,但他至少已经可

以睁开眼睛看东西。

国志看着病房内,那位天真善良女孩子居然不分亲疏地关心着每一个病患,

虽然她的举止显得有些白痴,或者说她的行为带着一份不屈不挠的阿甘精神,但

是跟他妹妹在外过着放纵的生活比起来,两人简直差太多了。

看到令人感动的画面,国志在门口居然想找个地方痛快地大哭一场,藉此宣

泄他积压已久的郁闷情绪。

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国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以高兴的口吻对小珍说道:

「嗨!小珍,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女孩转过头来,看着国志,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嗯,你好吗?我看你爸

爸,好像恢复得不错唷!」

国志难得害羞地道:「多谢你的关心!如果医院里能多几个像你这样美丽的

义工,我想这医院的生意会更好的。」

「噗哧!呵呵呵!」小珍银铃般甜美的笑声,顿时充满了整个病房。

「怎样,我说的话有那么好笑吗?」国志有点不悦的说着。

小珍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后,赶紧解释道:「不是啦,那有人会希望医院的生

意好,那不就表示大家的身体都不健康了吗?」

「啊!对喔!呸呸呸!算我刚都没说这话。」

国志尴尬的表情,与小珍要笑不笑的四目相交,结果两人还是忍不住笑了起

来。只不过两人开怀的笑声,却在隔壁病床的阿伯制止下,他们才止住笑声。

这时国志突然道:「嗯,对了,晚上我跟几个朋友约好要去PUB玩,不知

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参加呢?」

「不好意思,那地方太吵了,我不太喜欢。所以,我可能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了。」

「这样呀,那没关系啦,下次有其他活动我再找你去好了。不过,你都比较

喜欢什么活动呢?」

只见小珍想了一下后,露出天真的笑容道:「我呀,我喜欢看雪。」

「看雪?」国志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认真打量起眼前这美丽的女孩。

他心想:「难道小珍是一位精神方面有问题而住在这儿的病患,然后不时偷

跑出来游荡,并且骗他说在这里当义工?不然为什么在台湾这种不太会下雪的地

方,她居然说喜欢看雪景?再加上她之前的那些行为举止……嗯,这女孩果然有

问题。『有了这层想法后,让他不得不对眼前这位曾经对她魂萦梦牵的女孩,开

始设起心防来。

不知他心中想法的小珍,仍然继续天真的说道:「嗯……以前小时候,我爸

妈曾经带我,到合欢山去看过一次雪。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过雪,所

以,我好想再看一次喔!」

国志听了她的话后,心里又嘀咕着:「靠!我真的遇到肖仔了!她又不是不

知道,在台湾要看到雪景,可说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我看我呀,还是别再跟她哈

拉太多,免得也被医院里的人当成病患。『不过,他说出嘴的话却变成了:」好

啊!好啊!有机会的话,我就陪你去赏雪……「

于是,国志就开始跟她打起太极来了;并且把平时跟同事打屁所学的功夫使

得是淋漓尽致、炉火纯青,简直到达一代宗师的境界。

小珍听了之后,还非常认真的说道:「嗯……那就太好了!」接着她看了手

表后又说道:「对了,我时间到要回家了。那么,改天再和你聊了,拜拜啰!」

等到小珍和国志,以及病房里的病患打过招呼后,她又像微风吹般一下子就

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而这回,国志却像好不容易送走一尊可怕的瘟神般松了口气,这次他再也没

有想跟她要连络电话的念头。

~~虽然你的一颦一笑,牵动了我渴望已久的爱情,但是我却提不起勇气追

求妳~~

【待续】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