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原创中的桥段编号25忆魔之禽兽的前戏

作者: 时间:2022-05-15 13:58:38 阅读: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25)--忆魔之禽兽的前戏】

王珏敞开着自己的衣襟屈辱的在四个男人面前一一走过,不时有男人或轻揉

或狠捏着自己那双曼妙雪糯的坠乳,尤其是那两粒不服岁月流逝仍旧骄傲地挺立

着的乳头更是男人们绝不会轻易放过地玩物,王珏当然还记得男人最最喜欢的就

是狠命地抓住自己那双只要是男人几乎都可以盈盈一握的乳房根部,就像是快要

渴死的人在拼命挤两只灌满水的橡皮水袋一样好让自己面积颇大的乳晕与翘起的

乳头更加的充血红肿,那种痛不欲生的肿胀感就仿佛自己乳晕和乳头马上就

会被挤出自己乳房和身体,仿佛只有这样对待自己都觉得有点淫荡的乳房才会心

满意足。

王珏来到牛匡的面前,原本莹白的奶子早已满是男人肮脏的指印,这反而让

这个淫邪的衙内更添兴致,牛匡拍拍自己椅子的扶手,示意这个几乎可以做自己

母亲的可怜女人弯下腰,把早已涨得通红的秀气的脸蛋凑近自己,这个弯腰翘臀

的的动作让王珏的乳房几乎与地面垂直,松软纤弱的胸脯仿佛已经无力再承受住

双乳的重量一般,被拉得长长地,原本骄傲翘立的乳头如今也已不得不在地心引

力的作用下黯然地下垂着,在女主人羞愤的颤抖下淫靡地来回甩荡着。

牛匡不怀好意的把这个当年自己老爸的女人在自己眼前低垂荡漾的双乳整个

地揽在自己的臂弯里,还不时淫亵地掂量着这个可以做自己长辈的女人那仍

然能让人喷血的乳房的分量,王珏为了减轻乳房被男人毫无怜悯地抓拽而产生地

让人屈辱的胀痛,不得不尽量地往下弯下自己瘦削的上身,清秀柔和的脸庞眼角

额头毫无掩饰的淡淡的鱼纹毫无疑问地告诉别人这是一位多么温柔美丽的人妻与

人母,只是如今纤薄的红唇洁白的牙齿被牛匡沾满厚厚黄苔的臭舌强行的撬开,

红润的香舌早已无处可藏,被男人强行的吮吸啃咬着,满嘴的烟酒臭味让几乎窒

息的王珏不得不用鼻子急速的搜寻着新鲜的空气,让男人销魂的呻吟声也不自觉

地渐渐在屋内飘荡起来。

「把裤子解开,小美人,让我摸摸你的骚屄,听说刚被你家男人用过对不对,

嘿嘿……」

男人手掌轮流在王珏两只悬垂的乳房上有节奏地挤握着,就像是给奶牛挤奶

一样,看到王珏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牛匡便开始抓着女人娇嫩的奶子拧拔起来,

很快王珏胸脯上的两只乳房便在这个小衙内的魔掌中变成了麻花状。

「唔,痛……不要拧……」

王珏的眉间几乎也和自己的乳房一样拧成了深深地「川」字形,额头上也开

始渗出细细的汗珠。王珏知道再悲切地哀求对这些男人都只是更加悲惨羞辱的开

始,唯有让男人们尽快地发泄才是自己免遭令人羞耻的陵辱的唯一办法,而这不

仅意味着自己要无条件的顺从这些畜生,有时候更要违心的去取悦它们,所以王

珏毫不迟疑也毫不介意周围还有其他的陌生男人,照着牛匡的命令解开了自己直

筒裤的裤腰,过于肥大的的裤子一经挣脱了裤腰的束缚,便像飞流直下的瀑布一

泄而落地掉在了自己着着白白棉袜的脚背上。所有的男人都被眼前这个正在被人

强吻捏乳的成熟女人突然显露开来的那两瓣晶莹雪白的尖尖玉臀和那两条细细匀

称的裸腿所震撼,甚至超过了对这个女人羞耻私处的关注。

就在大家都惊叹于女人莹白的玉肌的时候,女人发情一般的哼哼声让所有的

人都注意到一只男人的咸猪手已经不知道何时插进了女教师本能地想合拢的两条

赤裸的大腿间,在女人撩人的肉缝上来回的摩擦起来。这时男人们才注意到

这个纤瘦娇小的有着小女孩一样身材的成熟女人的性器居然和她的乳房一样肉感

十足,谁也不曾想到的是,在这两瓣尖尖的无肉的屁股中间竟然会有如此丰美的

良田,那两片肉唇肥厚的被同样厚厚的阴埠挤在肉缝的外面,仿佛这个女人身上

仅有的那一点点脂肪都好像被填充在了自己的乳房与私处里了。原本大多阴唇厚

翻的女人都会让有的人感到恶心,但是王珏的肉唇居然是那种很淡很淡的粉褐色,

就像是在肉缝上镶着一顶美丽晶莹的肉冠,长长浓密的阴毛只在小腹上发布,肉

缝的周围却只像是一个还未发育的小女孩一样一片光洁。只是现在光洁的肉缝与

肉冠上不仅闪现着水珠的光泽更不时发出淫荡地水渍响声。

在肉缝的上端两座雪白尖峰的夹壁深处,同样粉褐色的菊蕾随着肉缝的不断

被袭而不时地收缩着,太阳纹状的细腻皱褶一会儿绽放一会儿含苞,诱人至极。

离着这个诱人菊蕾最近的就是严子坚,原本这种把戏已经早已不能令这个已

经上了年纪的老色鬼动心了,只是适才听牛匡说是自己给这个小娘们的屁眼开的

苞才特地地留意一下女教师近在自己眼前的裸臀,虽然王珏那令人震撼的玉肌确

实也不禁让严子坚这种吸女人骨髓的老鬼有点心驰神往,但是当看到王珏那独特

的瘦臀山谷中的那个仙人菊洞时,尘封的甚至是遗忘了的记忆开始在自己已经老

朽的不愿再费心记那些无足轻重的脑子里开始闪现出来。

「是啊!女人对自己这个老色鬼实在是太普通了,就像是自己换过的床单一

样,谁还会记得自己换过的床单呢?可是有些床单是不会忘记的,自己的第一次,

那是一个洋妞,肥肥的真像一只疯狂的小母猪;自己的妻子,一个冰冷的女人,

自己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可自己也不喜欢她,虽然她也很漂亮,但是整天对着个

玻璃美人又有什么意思,自己只所以要娶她,是因为她的嫂子,还有自己老爷子

看中的她老爷子的那份家业;那女人可真好啊,自己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女人都是

水做的,虽然自己是乘人之危,但是那女人虽然哭得像个泪人,从头到尾都紧闭

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但是在自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找不到入口的时候,她却会

用她那只温柔的小手帮自己对准她干涩的肉洞,虽然自己知道这只是女人想快点

结束这种不伦的陵辱,但那也足以让自己在那只冰凉的小手里在她温暖的肉洞口

一泄如注的了,可是,可是为什么她不肯嫁给自己,当她被那个好色苏联专家盯

上后,自己告诉她只要她做自己的妻子就可以摆脱那个老毛子的纠缠,可是可是

她最后宁愿被那个老毛子用甘蔗一样粗的大屌强奸也不愿意嫁给自己,女人真他

妈的贱;还有眼前这个女人,对了,自己当然记起来了,那已经是差不多十年前

了,这个女人的身子可真白,但是身上好像只有奶子和小屄的地方才是肉乎乎的,

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老师了,可看起来就像个学生一样,连不知道给别人肏过

多少回的生过小孩的骚屄居然也还是雪白的,自己肏她时几乎就是当个雏儿来玩

的,可是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开苞的感觉,那天我就一直问她第一次跟她男人是怎

么做的,开始她还死都不肯说,可是经不起我一番恐吓,哭哭啼啼地讲了,不愧

是做老师的,讲得还真好,肉棍越来越硬,自己就照着她自己讲得肏她,只是自

己走的是她的旱路,刚进去的时候居然痛得一下子晕了过去呢,嘿嘿……」

严子坚开始用已经干枯的又长满褐斑的鸡爪手在眼前女人的屁眼上摸索起来,

不时随着王珏不由自主地收缩捅进她的肛门。

「这女人还真不错,虽然原本当年被自己开苞的菊蕾已经不再像当初的那样

雪白嫩粉,看来这些年没少被男人尤其是这牛家的两个草包享用,但也只是淡淡

地染上一层薄薄的粉褐色,比起有些小丫头的屁眼还要显嫩,怪不得这小衙内会

今天叫这个女人来作陪,一定是找不到新鲜的丫头让这个天生肏不老的老娘们来

忽弄忽弄自己,嘿嘿,老喽,自己怎么还能像年轻人一样在这种老娘们身上浪费

自己的越来越宝贵的精血啊!」

王珏越来越感到难受,尤其是男人们在自己胯间的两只手就像是在互相的攀

比又像是在合谋,伸进腔道的手指愈来愈快也愈来愈多,嘴里的香舌也被男人拼

命地往外吸,肉壶里的爱液与口中的口水已经流了满地,胜雪的肌肤上就像被人

刷了一层透明的汗液在昏晕的灯光里闪烁着淫靡的光泽,此时的王珏只有娇小的

身体无奈而又痛苦地扭动颤抖着,一双软绵丰腴的乳房就像一对狂风中的风铃一

般无章可循的剧烈甩动着,不时在女主人呜呜的哼哼声中互相拍打在一起发出撩

人的肉响声来。

「真没想到,做老师的奶子居然也会甩地这么荡,就是以前的窑姐也难得有

这么一幅撩人的奶儿呢?嘻嘻……」

不知道刚才去了哪里的春露又回到了这春色满桌的酒席间,看到王珏胸前那

一对白糯木瓜奶在男人们的亵玩下上下翻飞的俏模样也不禁有了一丝微微的醋意。

「春姑姑,做老师的都他妈的闷骚,只要被肉棍一戳,他妈的任多看上去三

贞六烈的娘们骚水比其他的女人都要多,嘿嘿……」

「是吗【收藏】原创中的桥段编号25忆魔之禽兽的前戏?一定是憋得太久了,嘻嘻……」

就在牛匡与春露的调侃下,兴奋的牛匡此时已经把手抽出了女人的阴道,慵

懒地往椅子上一靠,朝着女老师向自己早已高高勃起的裤裆努了努嘴,王珏心领

神会地明白男人无声地命令,忍着生理上羞耻地高潮解开男人的裤裆,一根灰白

色的肉棍耸立在自己的眼前,看到这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王珏不禁想到了自

己的女儿,心灵深处那久久埋藏着的秘密让王珏几乎要崩溃了。

「哼……怎么,时间久了忘了规矩了吗?」

男人的冰冷地话语让王珏暂时收敛了心神,俯下身子想用嘴去够男人的肉棍。

「用奶子,让老子的鸡巴戳戳你的奶子,对,把你的奶头对着鸡巴头,我今

天给爷爷表演一下百步穿奶,哈哈哈……」

王珏娇弱的身子实在是再也经不起一前一后的两个禽兽一样的男人变态一样

的施虐,整个人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使自己暂时脱离了男人们的蹂躏。

匡和严子坚一边看着这个瘫倒在地的女人一边看着自己那只湿漉漉的沾满女人爱

液的手掌,一老一少两个禽兽相视而笑。

「王老师,快去给严老把手收拾干净,你还以为你屁眼里的是大闸蟹的蟹黄

吗?嘿嘿……」

王珏已经顾不得自己女性的羞处皆露,强撑着爬到严子坚的跟前,捧起这支

刚才还在自己排泄的器官里龌龊进出的干瘪的老手,老手的手掌里积满了自己阴

道里喷涌出的透明润滑的阴液和柴柴的像鸡爪一样的手指上裹着的一层黄黄的散

着一股腐臭的东西。王珏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清爽秀气的脸上顿时臊得发烫,

而这个老男人此时居然不时捻着手指恶心地玩弄着在自己手指间的女老师的排泄

物,不怀好意地把它们凑到王珏知性的红唇上像涂口红一样抹在了上面。

阴道爱液腥臊的气味混合着排泄物的异味让王珏简直要呕吐出来,但是王珏

知道眼前的这个曾经第一个在自己苦苦哀求下都不曾放过奸淫自己肛门的变态老

男人是绝不会这样就满足的,一阵干呕之后王珏不得不屈辱地伸出自己的舌

头,

任由眼前这个比自己父亲还要年老的老色鬼把满指自己的排泄物反复地抹擦在自

己舌胎上,仿佛自己的舌头就像是一张厕所里肮脏的草纸一般,很快王珏鲜

嫩粉红的舌头顿时变成了到人胃口的土黄色。端庄的女教师此时就像一只发情的

母狗一样伸着舌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一双美丽的凤眼饱含屈辱的泪水,任由

男人

肮脏的手指在自己的嘴里龌龊地翻弄着自己的柔唇和香舌以及越来越多不由自主

地分泌出来的唾液,直到男人把手上所有的污物都抹进了自己的嘴里才罢手。

王珏再也无法忍住自己愈来愈加剧地恶心,「哇」地一声,早已盛满的一嘴

黄稠的唾液连同胃里的酸水一股脑地被呕在了地上,还伴随着一阵剧烈不停地咳

嗽,当王珏终于平静了下来时,男人们才发现这个一脸书卷气的女教师此时早已

泪流满面,嘴角旁一条黄黄的粘液还在不受控制地往下流淌,一滴一滴地不停地

滴在敞开衣襟的赤裸胸乳上,这种女人天生的柔弱无助与无可奈何的神情让这些

禽兽的男人们无一不用手按着自己的那根女人们的祸害,就连一向认为自己已经

没有多少性欲肏弄个雏儿都要酝酿半天还要嗑药的严子坚都觉得自己现在的肉棍

的硬度足可以顺利地肏进眼前这个女教师早已经泥泞不堪的花径,甚至说不

定还能再重温两下这个为人人母的女教师幼齿一般紧致的菊蕾。

男人们的呼气声越来越浑浊也越来越急促,这预示着什么对王珏和春露来说

都是不言而喻的事情,王珏虽然知道被男人奸污本来就是自己被叫来的目的,但

看着这群眼睛慢慢变红呼吸渐渐变粗的禽兽,还是会本能地掩住自己裸露的乳房

与女人的羞处。

「各位爷,瞧瞧,这正戏还没开锣就打算歇菜也太那个了吧,嘻嘻……小匡

我带她去洗洗,你陪各位爷再喝两盅,待会儿正菜就要来了哦。」

「春姑姑,你看我的手,你替我嘬嘬,否则怎么吃饭呀,嗬嗬……」

牛匡把还是满手从王珏阴道里扣出来沾满女教师阴液的手伸到春露的跟前,

满脸的坏笑。

「你这小祖宗,谁弄的你让谁给你嘬呀,找我干什么。」

「你没看她吐地那样,好姑姑,你就给我嘬嘬。」

「脏死了,你就会作践人。」

「不脏,春姑姑你不是最喜欢女人的骚水了吗,我这不是孝敬你吗?」

「去你的,一股子男人的骚味……」

春露一边说着一边还是像舔男人肉棍一样把牛匡满是白浆的手嘬得干干净净。

「嘿嘿……那一定是她男人的骚味,王老师,你和你家男人真是好兴致啊,

大白天就搞这个调调,你男人是不是弄进去很多啊,嘿嘿……真是个老骚货。」

王珏的俏脸又一阵通红,今天老公确实是早回来的,为的就是趁女儿还没回

家好和自己同房,毕竟现在女儿都是大闺女了,晚上睡在一个房里根本没法畅畅

快快地干那事,有好几次女儿都突然醒来问为什么妈妈和爸爸的床摇得那么厉害,

是不是有老鼠。这样几次三番夫妻两个再也不敢晚上女儿在时同房了,所以现在

丈夫每次想了就会约好早回家,在女儿回来之前和自己亲热一番,今天王珏知道

又要被牛氏父子侮辱,所以在丈夫要时也刻意地主动逢迎,想补偿一下自己对丈

夫深深地无法诉说的愧疚,其间王珏使出浑身的解数让丈夫憋了许久的精力在自

己孱弱的身体里释放了四次之多,一度竟然脱阴晕了过去,让丈夫好一阵的紧张

心痛。

「王老师,走吧,先到我房里去歇歇,等各位爷吃好喝好了你再去伺候,嘻

嘻……」

文章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