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女图片

【收藏】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二十六

作者: 时间:2022-05-15 13:56:49 阅读: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二十六)

(二十六)被查觉的异样

回到家之后,祐祐已经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身上只穿着一件轻薄

的睡衣,看见我跟小鱼一起走进客厅后随口一说:「唷,你们回来啦,怎么那么

久?都过了一个小时了。」

这句话实在分不出来到底是对出门去找我的小鱼说,还是对后来出门要去公

园找小鱼碰面的我说. 自从我出门开始算起也快要过了一个小时,正常来回的路

程也不过二十分钟,确实有点过太久才回来了。

小鱼先开口解释:「因……因为我到公园后一直找不到轮子啊,所以想说他

之后还是会过来,所以就在那等着。」

知道我是后来才去找小鱼的祐祐差点露口风,看着我说:「但你不是……」

说到一半才赶紧改口:「这样的话也太久了吧,你都出门一个多小时了耶!」

我有点吓出冷汗看向小鱼,看起来她并没有发现祐祐的异常,这才接着说:

「哦……是这样,我到公园之后发现小鱼居然在跟一群小朋友玩耍,所以我们就

在那里一起玩起来了。」

祐祐也算是接受了这种缘由:「哦~~所以你们两个人就一起跟小朋友玩到

很晚才回来啰?」

或许是想到在公厕的事情,小鱼有点害羞的连忙应答:「对呀对呀,我们玩

到小朋友们要回家的时候才离开,所以才回来晚了。」

看看也到了晚餐时间,所以我打岔了这个话题:「好了,不要再说这个了,

也都到了晚餐时间,是不是差不多要去吃点东西呀?」

「喔,好啊!」祐祐答完话之后便把电视关掉,从沙发上快速站起来,往在

门口最近的我走了过来。

我有点惊讶的脱出而口:「祐祐你干嘛?」我紧张的是她往我这里走过来,

而不是因为只穿轻薄的睡衣。

小鱼也有点傻眼:「对呀,你干嘛啊?该不会是想要就穿着睡衣出门吧?你

快点先回房间换衣服啦!」

这时候祐祐已经靠我靠得很近,突然抬头对我微笑:「对耶!那如果你们喜

欢我只穿这样出门的话也是可以啦!」

这句话很明显是对着我说的,在我还反应不过来时,小鱼已经先出声:「祐

祐你又在乱说话了,快去换衣服啦!」

这时候祐祐是背着小鱼的,在她转身回房间之前对我吐了吐舌头:「我是说

真的唷,你喜欢的话我会只穿睡衣跟你出去喔!」说完之后就欢乐地转身快步走

进她自己的房间.

等待祐祐换好衣服之后,我们三个人就出门吃饭,随便找了间餐馆便开始吃

了起来。跟小鱼的互动本来就算亲密,在吃饭期间祐祐一直有意无意的干扰着我

们,小鱼倒也认为是祐祐玩心大发.

之后也就安份的吃着自己的餐点,有说有笑的吃完晚餐之后便直接回家,坐

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休息闲聊的,聊到后来祐祐已经从自己的位置上不动声

色且自然地坐到我的旁边。

等到我意识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我的旁边,一边是小鱼,一边是祐祐,被

夹在中间的我开始有些尴尬,却又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闲聊着,祐祐开始在小鱼

看不到我的身体部位抚摸。

一开始我也是浑身不对劲,到后来也渐渐地习惯了,甚至还会反击回去,同

样在小鱼看不见的死角对祐祐的身体胡乱抚摸揉捏,直到时间差不多到了洗澡时

间,小鱼才开口说要去洗澡了。

小鱼这一次倒也没有要求我一起进去洗,或许是下午才在公园女厕里才做过

一次,她有点累了,也知道我可能也有些累了,因此才会自己默默的走进浴室里

洗澡。

小鱼才刚关上门没多久,祐祐已经几乎将全身贴在我身上,用非常媚惑的神

情对我说:「小鱼每次洗澡都会花二十分钟以上,你觉得这期间我们可以做些什

么呢~~」

我反扑压向祐祐,几乎可说是将她压在沙发上:「什么都不能做,一来我是

真的好累,二来是小鱼还在里面,会被她发现的。」

祐祐嘟起嘴反驳着:「是谁先在小鱼面前搔弄我的小穴呀,那时候多惊险你

知道吗?真的是差一点就被发现耶!再说为什么会累啊?难不成你们两个在公园

不只是跟小朋友玩,还做过了?」

我无力反驳,沉默了一会儿后:「呃……对啦,就小鱼被小弟弟欺负,所以

我只好拿我的小弟弟安慰一下她的小妹妹……」

祐祐眼睛为之一亮,兴奋的追问:「哦?小鱼怎样被小弟弟欺负啊?还需要

用你的小弟弟安慰她。跟我说,我好想知道喔!」

连我都被追问得有些难为情:「就……有个小男生不自觉的弄湿小鱼,结果

她还跑去厕所……被我看见了,所以就那个了。」

祐祐一边惊呼一边爬坐起来:「哇喔~~这么刺激喔?居然敢在白天的公园

厕所里面做,你下次也带我去试试看好了。」

我一听到,马上用手刀往祐祐头上一劈:「噗……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怎

么可能特意带你去公园做那个啊?」

祐祐双手按抚被我劈到的头顶:「我是说真的啊,不然我们可以晚上趁小鱼

睡着之后过去,顺便穿上刚刚那件睡衣。」

我闭上眼睛,差点翻白眼昏过去:「我背着小鱼跟你做就已经够刺激的了,

没必要再跑去哪里吧……」

讲着讲着,我们的互动也越来越大,到后来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自制的扭在一

起……时间流逝,这时候小鱼也已经洗好澡,一走出浴室就看见我跟祐祐扭成一

团后,像是有点惊讶的大喊:「你们在干嘛?」

我跟祐祐一听到小鱼的喊声,同时间弹离彼此的身体,我反射性的坐得很端

正。在我还来不及开口解释,祐祐就已经先说:「没有啦,我在逼问他下午都跑

到哪里去。」

我随之附和着:「对呀,她还一直问我们怎么会一起跟小朋友玩,我不知道

该怎么说,到最后就莫名其妙变成你看到的那样了。」

小鱼用冷冷的眼神看着我:「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要好这么亲密的,我都不知道耶!」

我急忙起身走到小鱼面前,当着祐祐的面搂上隔着浴巾的腰,亲吻了一下才

说道:「干嘛~~吃醋了啊?」

小鱼对我微笑着说:「没有啊,我只是没想到你们变得这么要好。」一说完

就绕过我走到祐祐身边跟她又搂又抱的。

我对於这一连串的动作感到莫名其妙:「真的没有吗?那你现在的意思是什

么啊?干嘛突然跑去抱祐祐?」

小鱼并没有对这点多作解释,反而开始在祐祐身上一蹭一蹭的:「没什么意

思呀,就开心嘛!」

就连祐祐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挣扎开之后对小鱼说:「欸,你该不会真的

生气了吧?连我都觉得莫名奇妙了。」

一听到祐祐开口后,小鱼才离开黏贴的身体:「对呀!就跟我一样,你们会

玩闹到扭在一块让我感到莫名其妙呀!」

我跟祐祐异口同声的说:「所以说你真的生气了?」

小鱼一脸正经的说:「是没有,就感觉很莫名其妙。好了啦,真的没事,坏

轮子你快去洗澡。」

确认小鱼真的没有生气之后加上她的催促,我就这样直接进浴室洗澡。等到

洗完出来之后,客厅只剩下祐祐,小鱼已经进到她的房间了,突然弄起不安的氛

围,我小声的询问祐祐:「怎么了?」

祐祐却还算淡定的对我说:「哦,没什么啦,小鱼是没生气,但是真的喝了

满满的醋,你先进去好好安慰她吧!」

听祐祐这么说,我才稍微安心了一点,之后便快步的走进小鱼的房间,这时

候她正坐在梳妆台前面的椅子上涂抹一些乳液,见我进房门之后看了一眼就继续

涂抹着乳液。

看到现状后,我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咦?你之前不是都会在客厅抹吗?今

天怎么在房间里面用呀?」

小鱼没有看我,继续涂抹着一边说:「祐祐在我们回来之前已经洗过了,所

以只有我自己擦了,还有就是要等你进来。」

我理解前半段,就不知道等我进来的用意:「啥?等我进来?我现在已经进

来了呀,那……要做什么吗?」说完后我坐在床边。

小鱼这时候面向我,看着我边涂抹:「等你讲故事给我听呀!我只知道那天

晚上你跟祐祐一边喝酒,她一边说发生在工地上的事而已。你是怎么安慰祐祐的

啊?现在变得跟她这么好,我心里还是会酸酸的耶!」

我看着小鱼沉默了许久,后来才开口:「祐祐都没有告诉你吗?那我会很老

实的跟你说喔,你真的还想听吗?」

小鱼默许之后,我便开始从头一五一十的说给小鱼听,只有在最后离开前偷

亲祐祐的脸颊没有说之外。

讲完之后,我静静看着小鱼的反应,她沉默了许久才吐出言语:「真的就只

有这样吗?抱她回房间就没有对她做了什么?」

没有多作解释的我走到小鱼身后轻轻的环抱,并在她耳边淡淡的说:「还是

说你希望我有对她做什么吗?」

小鱼听到之后把头撇了撇,有些鼓腮不开心的样子,看到她这样子还真是有

些可爱,随后才说是开玩笑的,再趁着她一个不注意就将她推向床上,小鱼惊吓

的尖叫一声后我也跟着扑了上去。

将小鱼压在床上,我们对望了些久后,我率先开了口:「我开的玩笑让你不

开心了吗?」我盯着小鱼的双眼,在她开口才看着嘴半开半合:「没有啊……」

未确认是否已经讲完,我一听到没有二字就将嘴嘟向还半开小鱼的双唇。

深吻过后,我望向小鱼迷濛的双眼:「没有不开心的话不就好了吗,我就只

是好好的安慰她罢了。」

说完之后我再次深吻,手开始在小鱼浴巾底下的肌肤上游走,随后又顺势扯

下自己身上的浴巾,小鱼身上的浴巾也被我越剥越开,直到完全摊开,全身赤裸

裸为止,我才停止亲吻。

我开始舔弄小鱼的裸体,由上而下再从大腿回到胸部,或许是因为祐祐的关

系,我有些习惯性的专注吸吮舔弄胸部、乳头,等我注意到时,小鱼已经用着稍

微急促的气音说:「嗯……你明知道我胸部不是很敏感……你干嘛还弄得这么专

心、这么久啊?」

我停下动作一下子,之后才挺起身体再次与小鱼四眼对望:「我知道啊……

说不定哪天突然敏感了也说不定呀!「

小鱼举起手伸到我的脸颊抚摸了一下:「你希望的话,我倒也可以稍微假装

一下喔,所以要吗?」

我伸手摸向在我脸上小鱼的手,笑着回应她:「其实也不用啦,没有关系,

你这样就好了。」话一说完我又开始舔弄小鱼的裸体,手指也在阴户上拨弄,小

鱼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在摸的起初就已经湿漉漉的小穴,才没用多久就如同洪

水般不停地流出淫水。

手指随着淫水的润滑效果,就像被吸入一样轻易地滑顺进去小穴里面,稍微

抠弄就伴随着「嗒啧、嗒啧」的淫荡声音,然而小鱼又开始压抑冲口而出的淫叫

声,只有急促的呼吸以及闷吟叫声。

这时我脑中突然闪过念头,放荡叫出声的祐祐很好;刻意忍着不叫出声的小

鱼也不错,一想到这顿时肉棒又变得更加坚挺了,用手指让小鱼去了一次之后,

我也有些受不了了。

我贴到小鱼身上,用气音在耳边说想要放进去后,起身用肉棒在小穴口来回

滑动,并在穴口只放入半个龟头就拿出来拍打阴户,弄得小鱼开始心痒难耐甚至

要求我快点放进去。

捉弄了一下小鱼后才一口气将肉棒插到最深处,小鱼闷吟了一声:「啊……

嗯~~「差一点就叫出声来了。我顶在深处不动的对小鱼说:」即使你叫出

声音来也没有关系的啊!「

小鱼发出急促的呼吸声:「才……才不要呢!说好……要……练……练习习

惯……」在说话的同时,我开始抽插活动起来。

我一边扭动着腰部,一边对小鱼说:「好吧,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刻意忍着不

叫出声音的模样,可爱极了。」

小鱼听到后像是害羞的用自己双手把有些通红的脸遮了起来,并且同时摀住

自己的嘴巴,好抵禦我越来越大力的摇摆,只传出些微的闷哼淫声:「嗯……嗯

哼……哼呜……嗯~~嗯呜……」

突然之间小鱼的房门冷不防的被祐祐给打开了,没有争吵声也没有小鱼的呻

吟声,让祐祐误以为我们在冷战而前来关心,加上我进房后没有锁上门,祐祐一

边推开门一边喊着:「你们还在吵……吗?」

我跟小鱼交合的模样硬生生的被祐祐给看见了,瞬间被夹得更紧我又舒爽的

停不下来,剩下小鱼以及祐祐错愕的对望着。小鱼回过神后强烈的示意要我快点

停下来,而祐祐也没有立即走出房门,只是呆站在门口看着小鱼的不知所措还有

我不停的扭摆.

在内心深处,我也抱持着就算被祐又看见也无所谓的心态,因此并不理会小

鱼的制止,祐祐要看就随她去看,不想看自然会退出房间关上门. 小鱼的不知所

措以及紧张感而带来的缩紧感,让我瞬间把持不了多久便缴械射精了,我因为射

精而停下动作,祐祐这才快速的离开房间关上门.

我一边善后,小鱼一边责问我为什么不停下来,甚至还在祐祐面前射精,我

只好解释:「我都已经快要去了,哪有办法突然停下来呀?况且她突然进来看傻

眼,没有赶紧关上门才会在她面前那样的。」

小鱼用炽热的眼神看着我,我半开玩笑的说:「你害羞的模样被祐祐看见,

不然……我在你面前弄湿祐祐,这样不就扯平了吗?」

小鱼刹那间瞪大眼睛,惊呼大喊:「你果然一直在打祐祐肉体的主意,你这

个大色鬼,我不理你了啦,哼!」小鱼一说完,没围上浴巾就全裸直接走出房间

到浴室稍微沖洗,甚至连房门都没有关上。

我往外一探,祐祐也不在客厅,已经回到她自己的房间了,於是我也全裸的

追上浴室,小鱼开始沖洗身体,我走到里面抱住她淡淡的说:「我随口乱说的,

生气了?」

小鱼拿着莲蓬头沖洗身体,顺便也帮我沖洗一下:「没有啦,想也知道你只

是在开玩笑,所以没有生气,只是有一点不开心。」

我微笑摸了摸小鱼的头并道歉道:「嗯……对不起喔!」小鱼随后也以微笑

回应我。两人沖洗得差不多后就又全裸的回到房间里面,拿起床上的浴巾擦乾彼

此的身体之后便相拥而眠。

由於刚刚匆忙中只顾着安抚小鱼,没有在上床前小便,躺下后没过多久就有

一股尿意袭来,轻抚小鱼的脸庞试探她是否已经熟睡,眼看着没有任何反应之后

我将她搭在我身上的手挪开,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小鱼含糊说着:

「你要去哪里?」

我坐在床边看向小鱼微笑:「刚刚没有先去上厕所,现在有尿意要去一趟厕

所啰!」离开前还轻抚她的脸颊并亲吻了下额头.

我毫不在意自己全裸着身体,就直接走出房间步向厕所,解放后一走出厕所

突然被裸体的肌肤抱住,惊讶后镇定的确认是祐祐全裸的扑抱过来,手却不自觉

的搂在小蛮腰上:「你……你干嘛?吓到我了。」

祐祐不讲话,只是把我拉进她的房间里,进房间后祐祐把门轻轻关上:「刚

刚看到你跟小鱼在做,人家也想要了……」

我来回扫描祐祐的裸体,却因为才刚做完,所以肉棒并没有起反应:「可是

我今天已经做好几次了,有点累,你看,我就算看到你的裸体也没有反应。」

祐祐用非常娇羞的表情抬头看我:「那要怎样才会让你有冲动?不管是什么

我都可以配合你唷!」

现在的祐祐确实相当诱人,但是我实在还是提不起冲动来:「不好吧……今

天就让我休息吧,明天再做……」

祐祐扑了过来拉住我的手,扯到她那早就湿得一塌糊涂的阴部:「你骗人,

你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吧?你看我都已经湿成这样了,从刚刚看到之后就一直在

自己手淫,可是都没办法满足淫水一直流不停,你就帮帮人家嘛!」

看见祐祐这副模样再加上摸到湿漉漉的小穴,我的肉棒确实有些微的反应,

但还是提不起劲:「那我只用手帮你可以吗?我是真的累得不想动了。」

祐祐沉默了一下后才勉强答应:「嗯,说不定你弄着弄着就突然有冲动了也

不一定呀!」

我开始掰弄祐祐的阴户:「你要站好喔,就站着弄,你要忍着不要瘫软下去

也不能去床上。」话一说完后,我双手并用的另一只手在胸部揉捏。

祐祐的淫叫声响彻整个房间,为了不瘫软在地上,只好双手搭扶在我肩上,

而中心全都压到我身上了。祐祐将头部埋在我的胸口,急促的呼吸全吐到胸上,

我能够肯定我的肉棒确实在此时已经再次坚挺起来。

手指已经插入祐祐的小穴内抠动了,能够感觉到淫水随着手指而流出,甚至

因为抵不过地心引力往下滴,淫水的搅动声、祐祐的淫荡叫声,但是总感觉还差

临门一脚才会想要做。

我让祐祐将胸部贴到我的胸口,而头部则紧靠在肩上,好空出一只手可以握

住我的肉棒,这样做确实比刚刚更加的有感觉了。我一边抠弄着小穴,一边在祐

祐耳边淡淡的吐出:「我可以不戴套吗?」

祐祐听到之后有点惊慌失措的胡乱扭动身体:「不……不可以……哈啊……

嗯~~这样很……很危险……哈嗯~~「

看见祐祐的反应之后,我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哦?那我也就不想放进去你

的小穴里面啰!」

祐祐勒在我脖子上的手收缩得更紧了,呻吟一阵子后:「啊嗯~~哈啊~~

嗯呜……你……你很坏耶!」

我不禁的笑了出来:「哈哈哈,不然小鱼怎么都会叫我坏轮子呢~~好啦,

跟你闹着玩的,你把套子放在哪里呀?」

祐祐示意放在抽屉里面,我就边抠弄边带往到那个抽屉的地方,要她自己拿

出来之外还要她帮我套上。我坐到椅子上面让祐祐蹲着帮我套上,在她套上的期

间,我不断地揉捏着她的胸部,使她淫叫着无法顺利的套好。

套好之后便示意祐祐自己正面跨坐上来,她自己一手掰开小穴一手扶着肉棒

慢慢的沉了下来,祐祐屏住气直到沉进最深处,这才一口气娇喘起来:「嗯……

哼~~哈啊……嗯哼……哈嗯~~「

我双手扶在祐祐的小蛮腰上,开始亲吻吸吮她的乳头,因为我一直没有开始

扭腰,祐祐尝试自己扭动腰部,但过不了多久就无力的停下动作。知道她的努力

后,我也回报的稍微开始扭动起来:「你也要自己扭动啊!」

祐祐利用我的反作用力,也开始努力地扭动腰部,祐祐的淫水像是关不紧的

水龙头一样不停地流出来,已经流往到我的腿上,又因为湿润的效果让我有要射

精的感觉了。

我停下动作,而祐祐却还在努力地摇摆着腰:「祐祐,我已经快要去了耶,

该怎么办呢?」

祐祐娇嗔的说着:「那……那就射啊!哈啊~~我……我早就……嗯……不

知道……哈啊~~去了……嗯哼……几次了……哈啊~~」

「那我就……」我表示要直接射之后,就开始更加大力的扭摆下半身,祐祐

双手环绕到我的肩颈上,上半身重心靠在我的身上,「要……要去啰!」话一说

完,我就身体一抖的射精了。

我身疲力尽的停下动作,一边喘息一边让精液完全射出,而祐祐也像是又去

了一次的跟着我一同喘息。过了稍久我俩才总算是喘过气来,祐祐起身拔出半软

半硬的肉棒,帮我取出充满精液的套子。

两人稍微善后之后我便离开祐祐的房间,静悄悄的推开小鱼的房门,深怕她

是醒着有听到祐祐的呻吟声。推开门后见小鱼没有任何反应,轻轻的摸上床之后

我抱住小鱼,试探性的双手在她身上滑移,只听她发出长长的「嗯」声,确定是

真的熟睡之后,我也渐【收藏】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二十六渐地入睡了……

(待续)

文章TAG: